•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75

【石青】东京片隅 (3)

03

 

 

 

清晨4时起床,洗澡、熨衣服,早餐三个煎蛋配牛奶面包,4时30分拿好皮包和衣物出门。

5时20分左右到达世田谷,在藤泽先生的公寓楼下原地活动身体,5时30分藤泽先生下楼,陪藤泽先生慢跑闲聊,委婉地打探新作完成进度。

6时30分慢跑结束,恭送藤泽先生上楼,回到车内换上休闲服皮鞋,7时50分左右到达品川的筑前社大楼,打卡、查看传真、检查前一日任务完成情况。

一切顺利的话8时即可离开,不过多数时候都会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需要返工,快速安排好修正指令后约莫8时30分从筑前社出发,9时到达都立中央图书馆,换软底休闲鞋,将取材资料交给小椋先生并听取接下来的取材要求。

将各位作家要求的小说取材、购买手办等任务分派给各个编辑,11时30分前往西洋银座饭店,与同属于筑前集团的筑前映画子公司业务负责人共进午餐,初步达成新作映画化意向,约定进一步展示详细企划的时间。

查看邮件信息,没有急需回筑前社处理的事务的话姑且可以悠闲地度过午休时光,为了抓紧时间青江会选择放平座椅在车内小睡片刻。

午后4时到达小松川运动公园,更换网球服网球鞋,费一番功夫顺利地在抢七输给宇贺先生,趁宇贺先生心满意足时提出文学赏评委的担当邀请,并无意外地邀请成功,与宇贺先生共进晚餐。

横跨四个大区,终于返回住处,已过午夜1时。

 

这是筑前社王牌主编青江的一日。

 

 

石切丸对自己姑且有个比较清晰的认知:东大博士,但研究方向是较为冷门的古典文学,不打算做学者的话,专业对于求职基本上没有助益;在校期间,既没有参加学生会,也没有涉足任何类型的校友俱乐部,即使东大毕业生到了社会上抱团很紧,怎么也抱不到从未留心培养人脉的他的头上;而没有校友人脉、不做学者、不从政,这样的他所拥有的就只剩下东大博士招牌带来的部分负面影响——在多数商务会社看来,东大生自视甚高,很有宁折不弯的味道,然而本身行为也不是多么清高,不免要嘲讽一句“东大病”。尤其像他这样博士毕业后缺乏年龄优势的社会新人,更容易给人以“东大病病入膏肓”的印象。

“东大病”是现在的他最不需要的东西。从事出版行业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他可以借助家人的人脉谋取职位,可以对无法认可的前辈低头,也可以暂时充当多方角力过程中的一枚棋子。

社长、人事常务与那位前辈主编之间似乎已经达成了一种不言自明的默契,一方利用他来分流另一方手中可怕的资源,另一方毫无畏惧欣然接下挑衅。石切丸原以为自己可以角力中用力成长、达成自己最初的愿望,可是一天下来他开始对自身产生怀疑。

 

原本打算低头之后就此离去,青江却突然邀请他留宿——当然只是普通的留宿,便于次日可以从醒来时跟随青江一起行动。石切丸当然是拒绝的,但在青江轻飘飘的一句“那你早晨四点在楼下等我”后也不得不屈服下来,在客厅打了地铺。次日天不亮就被惊醒,跟着青江跑了一天的行程,见到了许多名震日本的文坛巨匠。且不论青江主编为人如何,这样的一个人,他手中的资源、已有的地位,真的是自己可以取代的吗?即使真的取代了,自己又真的能够为了掌握手中资源做到相同地步吗?

 

旁观着青江脸上越来越深重的疲惫,石切丸心中的反感情绪也渐渐软化许多。

——至少,至少自己可以帮他开车让他多一点时间补眠。

这样想着的石切丸就要出言提议,不料青江进了楼道就开始脱外套,开门后更是一路走一路丢下满地衣服,赤条精光地扑进浴室里去。石切丸被前辈的豪放惊得近乎失语,回过神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便将满地外衣内衣一件一件捡起来放进洗衣机——等待衣服自动烘干时青江已经以战斗的速度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软塌塌地扑倒在长毛地毯上,呓语着招呼石切丸:“过来给我按按。”

 

……诶?

诶!!!???

 

 

 

  • 举报帖子
喜欢 30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瓶邪】《绝处》

(75)

75 胖子这一趟县城足足去了半个月,期间音讯全无,还好我在家休息的时候他没出现,不然我要被他嘲笑死了。我还记得胖子是高高兴兴去县城的,没想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脸拉的比长白山还长,一见面就把一个包裹怼给我,怒气冲冲的朝我床上使劲一坐。 我抱着那个包裹,有些莫名其妙的道:“咋啦,谁惹你生气了?这什么玩意啊?” 胖子道:“你不会自己看啊?” 他像吃了枪药一样,我也懒得跟他计较,自己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块崭

太乙仙魔录之江湖变

第八章 援军与友军

  “叮。”一声脆响与一位长衫男子,同时在常英的背后出现。   “看来我来的还不算太晚。”长衫男子扮相奇怪,脖子上挂着一条长长的围巾,腰间别着四把短剑,背后背着的长刀已经出鞘。“去。”长衫男子手一动,四把短剑同时出鞘,一齐打向阴月刀,将阴月刀击退。   “多谢前辈相救,还未请教前辈名讳。”常英见此人可以以一敌二,想来是没什么危险了。   长衫男子扯了扯围巾,露出围巾底下的下半张脸。“不必不必,你等

《爱你入骨》

第十章

第十章 倾尽一切,只愿你对我温柔 距离顾梓骞的不远处,持枪的苏渠正眯着左眼瞄准阿飞,蓄势待发,额角上的汗液已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推移而一滴滴滑过面颊,重重地坠落到地上,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瞄准镜中被放大的阿飞。 阿飞的脑袋早已在他的瞄准镜中,额头正对着他的枪口。 不远处的阿飞还带着一副得意的笑脸,沉浸在不知情中。   一时间,苏渠也同时注意到不远处瘦弱的人影轻微的晃了晃,继而又一次强硬地挺直。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