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646

【搬运】【POI】主观臆断(FR·ABO) [3]Drugs

Chapter.3 Drugs

 

Reese在看到马路上的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一瞬间,便被心中的羞愧、恶心、愤怒、痛苦所击倒。他逃跑了,就像一个普通的omega躲避残酷的洪 流一般逃跑了,而这正是他最不希望的。像一个柔弱的omega一样----可耻,想想就让他烦躁。他不应该跑的,他应该揍Finch一拳?不,他永远也不 会伤害他的;反驳?拿什么反驳?更早之前他邋里邋遢,而对方衣冠楚楚;一个alpha,以奇怪的摆腿姿势从黑色汽车旁走来,穿过八百万人流向他走过来,走 近他,看着他。那时他知道这个alpha即使武装着三件套和保镖也仍然心有畏惧,他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他没必要和一个神神叨叨的有钱人站在纽约的大街 上胡言乱语。他看到这个人有些苦恼,他苦恼的时候鼻子先皱起来,就好像春风吹起了湖水中的涟漪,清湉的alpha信息素微微震荡,他莫名的有些晕眩。从那 时开始,他就觉得他总会给他带来些什么。他的直觉从不出错。随后他解决了第一个POI,知道了TM,他俩坐在河堤前,他给了他一份工作,一个目标,即使这 并不容易。他就发觉有事发生了,或即将发生。他的直觉从不出错。后来他为这位新雇主解决或解救了更多POI,而对方为他拆弹、为他医治、为他置办房子衣服 身份等等等等、甚至为他端枪去劫狱, 他就知道他已经落到了这个男人的掌控之中了,不是信息上的,不是属性上的,就是精神上的、心理上的。也就是说,他爱 他,疯子似的爱他,要了命的爱他,中了毒般的爱他。

 

但他却不能告诉他他爱他,因为他也是一个“alpha”,至少表面上是,而且已经很久了。而alpha和alpha是不会彼此产生罗曼蒂克的,从来 都不会。他不想告诉这个人他其实是一个omega,很简单,他爱他不是世人看见的一个omega爱上了一个alpha,而是一个男人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仅 仅这样,就是这样。

 

他走了那么远,好不容易有一个人,敬重他,陪着他,和他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他一方面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他有多么多么爱他,另一方面又小气 的只想让这个人一个人知道他喜欢他。但结果悲伤地是他不能说出口,这简直快要了他的命,但又有什么法子呢。于是他对自己说:就这样吧。他这么好,你既然如 此爱他,那怎样都是可以的,只要他安宁就好。或许有一天,你还是会有机会,走到他面前,对他说:我爱你,爱你的坚强,爱你的温柔,爱你的孤独无告,爱你的 年华老去,爱你受伤却依然闪耀的灵魂。这份爱与性征无关。

 

但是,怎么敢、Finch怎么敢,就这样用一个omega的身份,就否决了他。难道他以为,如果情景相同,换一个人,不是他,他就会听从那个人的吗?他就会跟着那个人走吗?像一个omega盲目无措的臣服于某个强大的alpha吗?

 

他沉溺于灾祸中的悲戚忧伤,直到手机响起,一条短信收到。

 

“Mr.Reese,新的号码。“

 

刹那,心中的空虚被填满,呼啸的罡风停歇,蓬勃的恶归向死亡。

 

像个男人一样。他对自己说。那个人还在,他还有机会和时间。即使前路绝望渺茫要他及早离去,即使他存在的理由需要假以外求。

 

--

 

Reese继续他的工作,好像那份新的合同从来没有存在一样,即使他已经连续两个月和Finch没有直接的语言交流了,他和Shaw搭档,通过这位 时时板着脸的alpha女人同他的老板传递信息。Shaw烦不胜烦,但迫于武力值问题只好闭嘴,存了一肚子牢骚,靠差使Reese给她买汉堡和死抱着 Root不放来发泄。但万幸,在她稀薄的情感反应下,她没有对Reese变成一个omega发表什么言论,该怎样还是怎样,而这正是Reese所需要的, 也是他所感激的。

 

当Reese孤身一人闯开了那扇据说关着POI的大门时,那里空无一人,随后,脖颈间微微的电流酥麻感让他沉入了黑暗。

 

--

 

Reese艰难的从困顿的迷雾中清醒过来。

 

他被绑在一把椅子上,麻绳绕过脖子和胳膊,最后在手上打了一个死结。他的面前蹲着他的POI,Alan White,一个看似柔弱的omega女性,笑盈盈的注视着。

 

“哦,你醒了。”小女人眨眨眼,用一种虚伪的欢乐语调叫到。

 

原来这才是perpetrator。Reese虚弱的想,他和Shaw都以为她是victim,而那个alpha想对她做点什么,没想到反转了过来。虽然他一时半会还逃不开,不过没关系,Shaw应该已经发觉了,他只要再等等。

 

“虽然我不知道知道你是谁,”Alan缓缓的说道,“不过,我最讨厌alpha了。”

 

是的,你当然讨厌。Reese迷迷糊糊的回忆起Shaw传递给他的资料,一个因拒绝alpha的求爱而毁了学业、毁了与一位beta的爱情、毁了家庭关系,毁了生存繁衍的一切的omega,做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

 

“所以,我想这个会很适合你们这些alpha的。”Alan站起,打开黑色的手提箱,里面是一管试剂一样的东西。她拿出来,走回到Reese面前晃了晃,贴着他的耳廓再次开口的语气冰冷而兴奋,“被你的alpha信息素折磨死吧。”

 

Reese想挣脱,但他还没有从电击枪中缓过劲来,他只能无力的看着Alan把液体注射进针筒,然后是他的手臂。

 

刚刚抽出针头,枪声响起,Alan的膝盖爆出两朵血花,她扑通一声倒在地,Shaw举着枪踹门进来。

 

“你还好吧?”Shaw一边抽出刀子把麻绳割开,一边问道。

 

“还好。”Reese喘着气小声说到,“就是不知道她给我注射了些什么。”

 

Shaw无言的把Reese扶起,支撑着他走出房间,路过Alan时夺过她手中的针管,在瞄了一眼后扔进了外套口袋,并顺便给了她一狠脚将她踢晕了过去。

 

Reese被塞进了后座,Shaw爬回驾驶座,“Hi~大个子。”副驾驶座的人转过头来向他打招呼,是Root。他点了点头回应。很奇怪,在他的性征暴露后Root对他的态度更微妙了,但至少不是以前那种嘲讽和假惺惺的平易近人。也许是因为两人同为omega?谁知道呢?

 

汽车驶向安全屋的路途行进了一半,Shaw猛地一个刹车,她开口,声线颤抖,“Root,你闻到了吗?”

 

“是的,”Root的声音同样惊恐,她扭头看向后座,“大个子发情了。”

 

而Reese,他瘫软在后座,大脑弥漫性钝痛,神志不清,眼前尽是黑朦,前排两个人的对话像是发生在极其遥远的远方。

 

“他被注射了什么,对吗?”

“对。就是这个。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试剂。”

“什么试剂?”

“就叫‘试剂’,刚研发出来不到三个月,主要作用于alpha,造成alpha信息素暴动,进而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和其他系统,导致惊厥、震颤麻痹、 心率失常、肺气肿、颅内高压等,实验者多死于脑栓塞、或是脑干延髓被抑制引起突发呼吸抑制;对omega的效用大大削弱,以强制发情为主。”

“那好,给他找个alpha就行了。”

“没那么简单,效用削弱不代表没有,发情期和药物反应重合,解决难度翻了几倍。颅内高压的护理需要保持安静和绝对的卧床休息,你觉得一个发情的omega可以完成这项任务吗?”

“….我知道了,我们去图书馆。”

 

Reese在听到‘图书馆’的一瞬反应过来,“不….不要…..别去图书馆……”

 

他听到有人转身的声音,即使他看不见,也能想出Root说话时可怜悲叹的神情。

 

“亲爱的John,你知道你现在闻起来有多么迷人吗?你需要尽量柔和的alpha信息素安抚来帮你度过发情,而不是被往死里操,颅内高压会杀了你的。除了Harold,又有谁能帮你呢?”

 -----TBC or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龙骨(周更)

(13)缠斗

石室空间很大,墙壁上,柱子上挂着的东西,泽漆一开始还以为是白布条,哪晓得居然是蟾猿的卵,成百上千,挤在洞穴里,孵化的,未孵化的,挤挤攘攘的,巨大的母蟾猿趴在地上喘气,身上灰褐色斑驳凸起让她宛如一颗巨大的石头,她隔一段时间就要产卵,随即便有特定的小妖怪过来把卵带去孵化室孵化,像许多母系的动物群居一样,母蟾猿负责了整个部落的壮大和繁衍,然而等他的双眼睁开满眼血红发亮的时候,三人便断定这东西的任务一定不

封锁线

(1)

《封锁线》     (1) “干什么啊大早上的……”魏无羡闭着眼摸到响了半天的手机,不耐烦地接起来。 “什么大早上的你看看现在几点了!”电话那边的人不但没有扰人清梦的愧疚,反而比他更为不满。 他虚虚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时间道:“也才九点啊?” “才九点?昨天跟你说的什么你都忘了是吗?跟医生约的就是九点,你已经迟到了,快点收拾收拾过去!” “哎,江澄啊,我跟你说了多少遍,”魏无羡揉着眉心艰难地爬了起来,

通州那些小巷子有小姐

通州那些小巷子有小姐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962912d81c684aae9be38750c45fafd0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061120

SophieZhang
挖坑,会填,欢迎催文。 Study hard and keep reading.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