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4-29
阅读 306

【蓝河X王杰希】那一天我为什么要淋雨 32-37end

32

这才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

很坦诚,很直接,很……出乎意料。

两个人靠在一起聊天。

“没想过和我?”王杰希声音有点沙哑。

“不敢想。”许博远回答。

“现在呢?”

许博远形容了一下:“……你知道明明买个盖浇饭,结果厨子是米其林出身的感觉么。”

“味道如何?”王杰希顺势打机锋。

“味道环境服务全五星好评。”许博远坦然做出评价。

“有没有兴趣把店盘下来?”王杰希得寸进尺。

“接受分期付款?”许博远迂回试探。

“只接受分期付款。五十年以上那种。”王杰希做出承诺。

“你确定?”许博远趴在王杰希身上,“你——确定?”

王杰希笑:“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决定了,但——你怎么知道我是?”这是许博远的第一个疑问。

“我一看纹身,就猜到你八成是。然后你自己承认。”

“我承认了?”

“断片儿时承认了。”

“嗯……老王,你真的是下面的?不是让着我?”这是许博远第二个疑问。

“是啊。天生的。不过他们都觉得我不像。”王杰希说,“而且我身高和外表并没有什么说服力,更没竞争力,你懂。”

——身高超过一米八,外貌众所周知。

“喂——”许博远打断他。

王杰希并不在意,笑:“难得遇见你,合眼缘,合心思,所以套你上船。”

“好吧,好吧。”许博远说,“说实话,我很久没上过船了。还有,我觉得你不是老司机。”

“还老司机,根本没什么机会。”王杰希舒舒服服换个姿势,“自从做了队长,哪有什么心思。就算有,也就望梅止渴,毕竟战队声誉还是很重要的,我又不能戴个眼罩。”

“那怎么现在这么大胆?”

“因为快退役了啊。”

“你要退役?”许博远一惊。

“不然呢?年纪大了,打不动会退役很正常。退役以后淡出大众视线,终于能找个人,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王杰希解释,“其实我有想过退役以后再出手。但是你这样的,万一被人捡漏呢?离开微草,我什么也不是。这个险值得现在冒。”

许博远高举双手认输,魔术师的心思没有那么难猜,只要猜对方向,也是个普通人嘛。

提起微草,他想起另一件事:“那你什么时候归队?”

“原本是今天的飞机。”

“原本?今天?”

“嗯,试探过你不是,或者你是但对我没兴趣,我当然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

“那现在?”

“改签到明天。博远,我们可以一起规划未来了。”

“这、这也太快……”

“没关系,慢点也行——至少现在我挺放心。”

“放心?”

“是啊。”王杰希说,“至少你重视我胜过夜雨声烦。”

“老王,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杰希比划了一下周围,提示:“周边产品。”

许博远惊了:“这么多夜雨声烦手办!周边!”

他后知后觉:“我们这是在哪儿?”

“你偶像家里。”王杰希回答地点。

“什么!”

“你偶像床上。”王杰希将地点精确到两米X两米。

“卧槽!!!”

 

33

“从时间上判断,我想你们过了一个很愉快的夜晚,以及早晨?”

喻文州穿着一身蓝灰格子家居服,随意地窝回到懒人沙发里,向刚进来的两个人微笑。

“……喻队。”在兵荒马乱过后,终于洗刷干净转移阵地的许博远简直无地自容。

“十点半而已。”王杰希窝进另一个懒人沙发,坦然回答,“承蒙款待,十分感谢。”

喻文州指指厨房:“锅里有鸡肉粥。”

“我去盛。”许博远赶紧去了。

“冰箱有小菜,碗在柜子里,你随意。”喻文州在他身后说了一声,看着他进了厨房,这才转向王杰希,轻声问,“定下来了?”

王杰希点点头:“嗯。”

“恭喜。”喻文州祝福。

“多谢。”王杰希眯了眯眼,心情颇好。

 

场上的对手,场下的朋友。

而且还是难得一个小圈子里的人,关系自然比较亲密。

所以喻文州很轻松地说:“这下少天终于不用太吃飞醋了。”

“还飞醋?这都多少年了。”王杰希说,“我是你们的催化剂。竟然连红包都没有,还落着褒贬。”

喻文州笑笑:“谁让你手腕太高,他很紧张的呀。”

“紧张?”许博远端着鸡肉粥过来,不明所以。

“在很久以前,我考虑过文州。不过刚一试探,他立刻反应过来,拒绝了。”王杰希坦言。

许博远消化着信息量:“喻队……也是?”昨天他断片儿前似乎听到了些什么?

“我和少天。”喻文州笑眯眯,“这可是一级机密。”

许博远立刻敬礼:“一定保密到底!”

——不过,黄少?

 

“黄少呢?”

“他一大早就出去买红曲米了。”

“红曲米?”许博远不明白。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笑笑:“因为要煮红鸡蛋。”

“红曲米煮出的鸡蛋皮是红色,民俗用红鸡蛋表示结婚生子的庆贺。”王杰希扶额,“他就折腾吧。”

“难得折腾你一回。”喻文州笑道,“你该感谢我没有在卧室装摄像头。”

“可惜了。”王杰希点评他这一行为,“不然我可以拷贝留念。”

“……”太凶残了,这都什么脑回路。许博远这个汗啊。

“不行,我怕少天误会我对你有想法。”喻文州果断回答。

 

当天下午,他们吃到了红鸡蛋,一人两枚。

黄少天很自然地跟许博远勾肩搭背,面授机宜:“我跟你说啊,老王平时啊blablabla……你得这样对付他blablabla……但是要小心他blablabla……”

王杰希看表:“我们该回去了。”

“嘿,你是怕我把你老底掀了吧!还是急着……”黄少天意味深长地打量王杰希腰以下大腿以上的部分。

王杰希说:“我明天回B市。”

“果然是后者!”黄少天一拍大腿,“没事没事,反正我有博远手机号,Q和微信什么的统统加起……”

“少天,”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打断他:“少天,去拿车钥匙。”

“好的队长!”

 

“还说少天醋,我看轮到你醋了。”王杰希接过许博远递来的外套穿好。

“是啊,那又怎样。”喻文州说,“这种乐趣,你慢慢会懂。”

“其实我一直对你俩醋得不得了。”王杰希回答,“但现在我有能醋的人了……”

“……”许博远当机立断给出一记配合。

——他吻了他对象的双唇。

 

“喂喂,有伤风化啊。”黄少天提醒。

“嗯,伤眼睛。”喻文州说着,举起手机连拍。

“队长英明!下次去B市他再推三阻四不请客,就发微博!”

对此,王杰希只有一句话:

“——挑好看的传我。”

 

34

大年初五下午四点半。

在楼下告别喻黄二人,许博远和王杰希肩并肩回了家。

是的,回家。

一个人住的地方,叫宿舍,叫公寓,叫房间,叫陋室。

两个人……回家。

许博远一边走,一边不时扭头看看身边的人。

我,带着我对象回家。

他对自己说。然后偷笑。

“想起什么了?”王杰希问。

“想你啊。”

“我就在这里。”

“是啊……我想我对象,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光想就行?”

“……太直接了。你怎么能这么、这么……可爱?”

“你都上船了,当然要直接。”

 

一进门,王杰希感到一股大力袭来——许博远把他按在了墙上。

狠、狠、亲、吻。

王杰希当然不怯场,两人进行了一番充分的唇枪舌战,气喘吁吁。

许博远抱着对方,慨叹:“现在我才觉得是真的。”

“这才是张牙舞爪的凶豹嘛。”王杰希抬腿顶顶对方。

“你喜欢?”

“很喜欢。”

许博远抱着他的双臂又紧了紧:“我的过去,你想什么时候听?”

王杰希冷静回答:“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或者我们这么早回来做什么?”

“刷本打boss啊。”许博远理直气壮,自己说着说着笑了,“上午你认真的?”

“认真的。”王杰希说,“关于将来。”

“让我想想。”

“好。”王杰希往屋里走,“先过来换药,你慢慢想,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你家里……”

“我家里我搞定。”王杰希回答。

“我家里……”

“你家里已经有一个卧底了。”

 

“谁?”许博远不明所以。

“咱妈。”王杰希拆绷带。

“等等!我没太懂你意思。”许博远抽回手。

王杰希抓着他手不放:“是这样的,昨天下午,你的母亲过来看你了。我们度过了一段和平友好的时间,她不让我打扰你,但是承认了我们的关系。”

“什么!”

“她让我探探你的意思,再决定是不是告诉你她来过。”王杰希继续道,“既然你提及过去,我可以认为你愿意和我一起面对?”

“……”

“没搬家,家里座机号码没变,她手机也没换号——她的照片你想看看吗?”

“你……”

王杰希划开了手机:“回不回去,由你做主。”

 

许博远叹气:“乱的很……”

王杰希说:“有我。”

“老王?”

“嗯。”

“吾王?”

“嗯。”

“王杰希?”

“嗯。”

许博远扑过去把人抱住:“那是一条命,我又不能对家里人怎样。”

无法释怀,又怎么好原谅?所以他不回去。

“听你的。”

“谢谢。”

“应该的。”

 

那是一个漫长的、温馨的夜晚。

体温温暖着彼此,视线时而交织,全神贯注,全力以赴。

剑客带着魔道一共下了八个副本!其中一个百人副本杀通关底!

 

最后,王杰希问:“你这几天怎么都是夜班?”

许博远回答:“本来就是专门向大春申请的,怕你和我在一起尴尬。”

“你挺能把持啊。”

“我还是能管一管自己的。”许博远苦笑,“不然呢?二堂哥郑重其事嘱托,你又这么有身份,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对自己人下手。”

“幸好我对你下手了。”王杰希十分欣慰。

“吾王威武。”许博远伸个懒腰,“休息一会吧?”

“一起?”王杰希指着大床邀请。

“当然一起!”

 

农历正月初六,微草队长王杰希,归队。

 

35

时间转眼就要跨过停暖气的三月,来到草长莺飞的四月。

也就是说,快到清明小长假。

“队长,下一场打完去踏青?”训练结束后,袁柏清建议。

“你们去吧,我那天有事。”王杰希说,“费用走公账,记得给我份书面申请。”虽然他是队长,也得跟经理申请走流程。

“是!谢谢队长!”

王杰希打开手机,看着Q上留言,回复:“扫榻相迎。”

 

许博远是一个十分省心的恋人。

不会胡搅蛮缠,不会公私不分,懂得人情世故,知道轻重缓急。

他不会黏糊糊缠着人不放,也不会一板一眼像个老古董。

每晚电话问候,偶尔下个小本聊天,气温突变会发提醒……停暖那天,王杰希还收到一盒暖宝和护手霜。

至于其他方面……许博远在确认队长宿舍不隔音之后,果断放弃了另一方面的沟通。

两人都不算初哥,尽管素了很久突然开荤,但是一个平时就冷静自持,另一个更是身负重任,必须理智,因此通过视频和电话可以完成的事,也都没做。

这都快两个月了,许博远说他要过来,王杰希对此深表高兴。

 

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是个周五。

傍晚时分,许博远背着一个包,拉着一个箱子,搭乘机场大巴,转了一道地铁,步行五分钟,来到了距离微草俱乐部大约五站路的一个小区。

刷门卡。

上电梯。

掏钥匙。

定神三秒钟。

钥匙插入锁孔,微微一旋。

许博远打开了房门。

——仿佛打开新世界。

 

一室温暖明亮。

肉香、肉香、肉香、肉香和肉香。

王杰希正小心翼翼地,专心致志地,将一个大海碗端上桌。

他穿着一件浅绿色围裙,里面是同色系珊瑚绒家居服,两个袖子高高挽起,小臂和手腕在灯下看来富有光泽而线条流畅,十分的美味可口。

“回来了。”他往门口看一眼,随意招呼着,几步走到许博远面前。

许博远定定地看着他。

王杰希微微歪头:“怎么?”

许博远反手关门,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老王你太帅了……”

王杰希在心里给自己这套方案打了九十分。

许博远抬头,亲了他好几口。

王杰希给方案打了九十五分。

 

正所谓,投其所好。

许博远不是小孩子,这里大城市交通便利,更不会找不到路。与其在机场碰头,提早相见那么一两个小时,不如在厨房摆弄摆弄。

——王杰希的战术果然十分有效。

他看到许博远双眼亮晶晶的,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而且当天晚上,许博远特别热情,特别卖力。

王杰希心满意足地,终于给自己的方案打到一百分。

 

第二天周六。

晚间还有比赛,白天不会安排强度大的训练,选手主要以调整为主。

因此这天早上,王杰希难得地在醒来后没有立即起身,而是懒了一回床。

许博远还在呼呼大睡。

在他身边,温温热热。

王杰希顿觉人生圆满,果然心想事成。

他正想着,忽然闹钟叮叮响起。

许博远睡眼惺忪,摸到闹钟看看:“老王……你该起床归队了。”

“……”这人怎么还这么周到!

于是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说:“老王起不来,需要亲亲才能起来,唔……”

三分钟后。

“老王,你把我心目中正直严谨严肃认真责任感爆棚微草队长藏到哪里去了?”

“被你吃掉了,不是么。”

“……我竟无法反驳。”

 

当天晚上,微草大胜。

 

36

许博远到来的第一晚,就这么开了荤。

许博远到来的第一周,也定下了大致日程——他十分干脆,既然下决心过来,就在B市、在王杰希的公寓,安然住下。

微草队长王杰希,通常住队长宿舍,周末回家。

清明节以后,作息也没有改变。

因此每周日的休假最为难得。

大体是这样的:早上睡个懒觉,中午弄一桌子好菜,下午打扫卫生,聊天,做运动,看电影,做运动,做运动,做运动……

好像一天要把一周的量补上。

——没办法,素了太久,容易成狼。

 

时间跨过四月奔五月,过了五月是六月,常规赛结束就是季后赛。

密集的季后赛,对选手精力是一大挑战。

尽管黄少天一直怂恿许博远把王杰希按在床上,“做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直到季后赛结束再放出来”,许博远还是很知趣地收敛了自己行为,主动提出,王杰希要专注比赛,别再折腾了。

正好王杰希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在季后赛前,最后一个在一起的周末,许博远使出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手段。

那天的战果包括一张床单、一床被子、四条枕巾、一块桌布、两个沙发垫、六个套子……

第二天王杰希归队集训。

队员们看到队长的模样,纷纷表示队长辛苦了。

第三天开始,微草队长陆陆续续收到几十件治疗感冒和咽喉肿痛的中药西药偏方含片。

只有黄少天往他家里寄了一包非常对症下药的消炎软膏。

收件人:许博远。

 

六月之后是七月,季后赛之后是夏休,夏休没几天开始第二届世邀赛。

“……我随团?”

“当然!因为去年我们不是拿到冠军,开了个好头么,这一次体育总局拨款很痛快,允许携带官方粉丝团到前线加油助威!所以我和队长争取了一下,给你留了一个名额,博远你是来呢还是来呢还是来呢?好好看我们国家队的英姿blablabla……”

“官方粉丝团?”许博远已经能很熟练地从黄少天话里提炼精髓。

他还在蓝溪阁,只是减少了工作量,空出的时间用来进修。

因此说他是粉丝也依然没错。

“我跟老王商量一下。”

黄少天欢快地说:“哈哈,就猜到你做不了主。老王是个狡猾的家伙,他一定端着架子,你不要管他,蓝雨的工作人员要听蓝雨安排。别忘了,你可是我大蓝雨的铁粉!这么难得的现场观战机会,错过今年多么可惜!别考虑太多,我跟你念一下需要准备的材料:身份证、护照、工作证、出生证、居住证、健康证blablabla……”

“……出生证?居住证?健康证?”

 

这事自然要两个人商量。

王杰希听到许博远转述黄少天的话,一愣:“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随后想了想。

“一起走吧。”

 

37

丹麦,哥本哈根。

有了出国经验的队员们,这一次终于没有过于兵荒马乱。

但这一次他们撞上了国际范围的新秀墙,所有外国队拿着他们当重点研究对象,国家队十分艰苦地披荆斩棘。

比赛结束,参赛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抽筋的痛苦。

庆功宴简简单单应付场面后,队医简直焦头烂额忙不过来。

这个时候,有人主动分担他的工作,无疑是件大好事。

没有上场的队员主动过来帮助队友做手操。

许博远作为资深粉丝团成员,跑来做辅助。

王杰希在房间里,看着低头给自己做手操的许博远:“明天出去逛逛?”

“不休息一天?”许博远动作娴熟,一看就知道是个熟练工。

“终于赢了,怎么也能休一天假。”

“好……”许博远犹豫着说,“……恭喜。”

“你有点紧张?”

“有、有点……”许博远回答。

王杰希微微眯眼:“哦?”

许博远在他右手中指根部画着圈地捻着,这不是手操里面的标准动作。

 

次日风和日丽,蓝天白云。

来自异国他乡的年青人,背着运动包,溜溜达达走在街上。

“有哪里想去没有?”

“这里。”许博远指着地图一个位置。

“你确定?”王杰希看着他。

“我确定。”许博远咽了口口水。

那是一个教堂。

参观过教堂,许博远说:“走这边。”

王杰希欣然跟着他。

七拐八拐,走到一个写着看不懂字样的办公室之类的地方。

许博远指着办公室门前的铭牌:“老王,你懂丹麦语么?”

王杰希笑笑:“不懂。”

顿了一顿:“我也不懂他们为什么一个个在这里很开心地进进出出,又是捧着玫瑰,又是火热亲吻。”

“老王。”许博远把他拉近。

“嗯?”

“除了冠军戒指,你想试试……别的戒指吗?”

“完全不想。”王杰希不假思索回答。

“……”

正在掏盒子的许博远,僵住。

 

看着许博远僵硬在原地一脸尴尬不知所措。

王杰希乐不可支。

许博远看见王杰希眯着眼笑,秒懂,松了口气:“老王你可吓死我了。”

王杰希嫌弃:“连个玫瑰都没有。”

许博远说:“这个还真有。九十九朵,只多不少。”

“哪里?”王杰希好奇。

许博远掏着运动包,拿出一个盒子,说:“这几天被你拿去分着喝了,就剩这么点儿了。”

“花苞啊……”

“回去以后有鲜花。”许博远说,“一床。”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只好做鲜花饼和玫瑰酱。”许博远摊手。

王杰希笑起来。

他拉着对方的手,往办公室里面走。

半个小时后,他们各自小心翼翼地把一张薄薄的证书卷起来。

于是,以后再做那件事儿就算合理合法,执证上岗了。

于是,在国家队回国的那天,王杰希不幸又感冒了。

 

哦,很不巧,黄少天也感冒了。

难兄难弟并排着倒头大睡。

喻文州看着许博远,小声问:“证件果然都带齐了?”

许博远小声回答:“喻队英明!”

 

丹麦啊。

北约创始国。

安徒生的故乡。

资本主义高度发达。

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

也是结婚审查很宽松的国家。

最重要的,2012年丹麦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end】

感谢看到这里。

我也很奇怪这一个拉郎配的脑洞为什么会写得这么长。

 

既然翻到这里,那么——

 

【这是个彩蛋】

许斌心里有一个秘密。

转回到微草后,在第十赛季的时候,他帮队长拿遗落的包。

就这么一拿,包的某个拉链开着,掉东西了。

掉出一本杂志。

杂志封面是个光膀子大老爷们儿。

许斌并不在意。

很多杂志、广告、访谈……都卖肉为生,就连周泽楷都被迫露两点拍过一次硬照——那一期电竞周刊卖到断货,二手市场炒出十倍以上价格收购,一本难求。

因此光膀子大老爷们儿算不了什么。

但是这个杂志的名字……

许斌僵直了半分钟,转为淡定。

 

因为四堂弟的缘故,他们家小年轻的,出于好奇,都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小众信息。

比如一些药品,一些姿势,一些喜好,一些……媒体。

许斌表示这种杂志里面写的什么他一点都不熟,真心不熟,就是听过见过十几遍名字而已。

 

不过从看见杂志以后他就留心了。

后来他想到四堂弟了。

再后来,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好好地珍惜着……

 

有一句土话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微草好副队,许氏好堂哥。

做好事不留名。

手动点赞。

 

【正文结束】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中国演唱会将于11月25在上海举办

自2007年伴随划时代的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2诞生至今,日本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在全球俘获了超过6亿粉丝。十年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初音未来在今年迎来了她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十周年。   十年间,粉丝们对初音未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实属不易。为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厚爱,全新的初音未来大型演唱会——“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演唱会”将于2017年11月25日在上海盛大举办! (图2:“未来有你·初音未来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只写HE
嗯,我就是所有BE文都能HE. 冷西皮小能手. 不萌不甜不要钱.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