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171

罪恶之城 (7)

第七章 如隔三秋


白木椅子架在小楼二层朝海的露台上,斜阳的红橙光线模糊得海天迷离,烟波浩茫。纯白瓷杯摆在露台那漆成白色的长栏上,里头浸着霜绒颤荡的白茶毫尖,晚风沉沉滚来,极薄的白色水汽倏尔飘散无形。


那暮风鼓荡得三日月拢了拢额鬓间的碎发,又将外套的拉链从胸口往上拉起几分。眼神无焦点地飘往海上,素净的脸色平淡又坚实。


身后的落地纱门被“哗”地拉开。


一个穿着斜襟旗袍却褐发深目的女人走了出来,身段极尽婀娜姿态,卷曲的头发被精巧地拢往耳后,露出姣好的面容。


“Scott先生的意思是,没什么问题?”女人挑起细长如轻弓的眉,巧笑倩兮。


三日月没有回头,只游离的眼神微微一凝。


“是的。”


“那,这个怎么说?”女人走近他身边,将掌心展开在他眼前。那是一枚小小的窃听器。


三日月神情淡然地将视线移向女人掌心。


“在本城总署一个成员房间里发现的。总不至于,我们对自己人用窃听器吧?”女人嫣然笑道。


“我不是万能的。”三日月也轻笑一声,直视女人双眼:“莫非,Fatemeh小姐觉得我有所隐瞒?”


“只是,难以想象首领特别委派过来的人这么不济罢了。”虽然说着明显轻视的话,Fatemeh的语调却毫无讽刺之意。


“哦?”三日月瞄她一眼,“这样的话,还真是让你失望了呵。”他拈过那枚窃听器,瞧了瞧,手指轻轻一弹,窃听器就自露台跌入了橙光碧波交织的海中。完了他拍拍手笑道:“这边本来就不需要我,该回去了呢。”


“如果Scott是刻意隐瞒呢?”Fatemeh抱胸往长栏上一靠,秋波流转。


“难道本城的成员都这么多疑?”三日月也不疾不徐地打起太极,“我本就是被叛组的理事,指望我?”


“但愿Scott先生只是无能而已了。”女人侧过身来,嘴角婉然一扬,随即就踮了高跟鞋踏踏离去。


三日月抬眼看那背影,心有微微地下沉。他知道,F城伊达并不平静。而且,他已经见过了石切丸,就在F城。


“很棘手,比A城伊达棘手。”石切丸如是说。两人坐在歌剧院的台下,掩在大片的观众群中,光影绚然又昏暗。


“所以你亲自过来了。”三日月语声尽量压得很低,视线一直朝着台上的剧幕。


“因为在这边,S城市政府的人也已经出动了。”石切丸沉吟了一下,“但是我却不明白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伊达的人好像并不知道市政府有人潜在这里。”


“也就是说——市政府的人虽然暗中护着伊达不被虚室侵蚀,但同时也瞒着伊达在实施着什么?”三日月瞳仁中闪动着剧院内不断变化的光线。


“嗯。”石切丸轻应。“我猜想,伊达近来不济,S城市政府或许是想要直接接管伊达。”


“但是伊达显然不会同意,所以他们打算玩儿阴的。”三日月有轻巧的笑意,“鹤丸可真头疼,现在两边的人都想挖掉他。”


“你万事小心。”石切丸低声叮嘱。“市政府全然潜匿在暗中,虽然我们也尚在暗处,但这样谁都没有优势,只能看哪边能抢得先机。”罢了又似欣慰地舒了口气:“好在,小狐在你身边,我放心很多。”


这一刻,好像歌剧演到了很精彩的地方,三日月脸上笑意格外地浓起来。


“狐……”他有些低笑。


“是啊,他倒是很稳重的人,正好弥补你的行事作风。”


“看来你对我不放心得不只一星半点啊……”三日月摇头轻叹,却笑眼依然。


那晚自剧院出来后,他特意跑到附近酒吧去喝了一通,满身酒气地跑回住处,直接扑上床昏睡过去。第二日Fatemeh问起他去了哪里,他整整衬衫,狡笑道:“买了个小醉,F城酒吧不错。”


Fatemeh一脸“男人啊就是这样”的表情扫了他一眼,便没多说什么。


待得Fatemeh发动车子离去的声音传来,三日月才最后回望一眼几乎已经全部没入海平面的残阳光线,离开露台进了房间。几天前到了这里,他就发现,或许他还真能算是来度假的。


F城一直就是Z国著名的旅游城市,靠着一片纯净海湾,气候无严寒酷暑,宜人非常,加之以白色调为主的城市简洁又极富特色,自有一番平静安逸的浪漫情怀。


他想起乘车时路过的F城巨大旅游广告牌,简单的白底蓝字,“City for Lovers”。心底不经意就涌过了一丝清甜。


小狐丸。


若有一日,要与他一起来。


当然,现在的三日月,心心念念地想着的,只是要快点回S城去而已。他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没日没夜地念着那个人。那晚喝过酒窝进床里昏昏欲睡时,他就好像听到自己一直轻声低念着某个名字。裹起软软被子,只能在半梦半醒间想象那是某个温柔的怀抱。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么算来,我似乎已经熬了十几年了啊。三日月自嘲地摇摇头,打开冰箱,取出一罐鲜牛奶。帮助安眠吧,愿梦中相见。


只能说,这一晚没有梦到小狐丸绝对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否则他绝不会舍得醒来,也就绝不能躲过那颗子弹。


其实,叫醒三日月的,也正是小狐丸的一通电话,只是他没有接到而已。


凌晨时分,手机在枕头边震动起来,屏幕的光骤然照亮了房间内的一小片地方。三日月迷迷糊糊地去探那手机,摸索了半天才捏到手里,举至面前,皱着眉头用尽力量才睁开了眼。


两点十三分,Visser。


本来是睡意朦胧又疲惫至极,看到“Visser”这个名字倒提起了点精神,正准备按下接听键的时候,电话却断了。


看着回归到平静的手机,三日月无奈地垂下手来,紧蹙着眉,重新合上眼,将脸整个地埋进枕头里,试图再次入眠。但不知为何,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莫名的焦躁,竟然忽地睡不着了。他只好一手支起身,趴在床头,摸出手机拨了小狐丸的号码。


“嘟——嘟——”是接通的长音,却没人接起。


该不会是睡着了无意间压到按键拨出来的吧?这样想着,三日月就掐断了电话。扰人安眠可不好。他苦笑一下,干脆掀开被子爬起身来。既然醒了,就去趟洗手间好了。


拖沓着步子缓慢地挪进洗手间,连灯都懒得开。他撑在盥洗台前,正准备打开水笼头冲把脸。


外面陡然传来一声细琐的异响,还伴着一道疾逝的火花。


那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平日里用得顺手得很的消音枪。


神经猛然清醒过来。三日月轻手轻脚地挨到洗手间门口,侧过身向外探望。落地纱门外静静立着一个黑影,好像察觉到了刚才那一枪并没有打中人体,正在观察着什么。


模糊的夜色中,三日月看见那人慢慢举起枪来,似乎在犹疑着该不该放第二枪。


他立刻就意识到,再对峙下去情形只会更加不妙。等那人发现第二枪依旧放空,一定会进入房间来查看。如果不主动出手,只能等着受人宰割。


三日月缓缓蹲下身来,死死盯准那人姿态。就在那人对准床中央扣下扳机的一瞬间,他贴着地面俯冲而出,直接扑向床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置于枕头下的枪一把抓出,毫不犹豫地瞄向人影。


“砰——”


几乎是在瞄准的同时,子弹就飞了出去,直直撞入那人胸口。寂静的空气中能听见热血迸射的声音。


人影毫无意外地轰然倒地。


三日月俯在床侧,静静凝视了好一会儿,确认不再有动静后才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间的灯。


瞳孔在骤临的光线刺激下收缩了几分。两秒钟后,他朝那人走去。


那是个一身简便黑衣的普通男人,面容平凡到几乎没有特征可言。瞪大的眼睛还保持着倒下那刻的神情,瞳孔却已经涣散开来。胸口还在汩汩地冒着鲜血,手指蜷曲,枪掉落在一旁。


三日月伸手扯开那人外衣,摸索着可能有的证件,却还是一无所获。他眉梢微微抬了抬,嘴角抿了起来。会是什么人想要杀他?如果是伊达的人,大可不必用这种暗杀手段,随时都可以把他直接揪出来。


所以是S城市政府了?抿起的嘴角倒有了点弧度。那帮人终于按捺不住地出手了呢。


三日月蹲在原地思索了一阵子,随后站起身来,将那人拖到露台边,连同那把枪和弹壳一起抛进了海里。


“不好意思啦……”他对着一片黑暗的大海嘀咕道。目前不能留下太明显的痕迹,否则只会让伊达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至于今后有谁发现了尸体,那也与他无关。


然后就默默地把房间打扫了干净。


一直到海天交界处泛起一抹浅白,他才再次给小狐丸拨去电话。这一次,对面很快就接了起来。


“凌晨那通电话吵得我好苦……”三日月摆出十分委屈的架势。


小狐丸的声音有一丝浅浅的沙哑,似乎也没休息好,但却一如既往地柔和:“对不起……”


“我们之间还说对不起?”三日月不满道,然后又笑意盈盈地一字一句:“我,很,想,你。”


“我也是……”


“所以才会在梦里也给我电话,是不是?”三日月调笑道,顺便望了望纱门外的大海。白光中已经融起了金色,海面升腾的晨曦比城市中看到的晨光壮阔瑰丽太多。“这里很美,我想以后跟你一起来。”他对着话筒,很是认真。


“好。”小狐丸顿了顿,又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别担心,我都快回来了。”三日月有些哭笑不得。有时候,他真觉得小狐丸对他就像对待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他哪里有那么稚气了?实在不明白。


放下电话,他并没有对小狐丸说起遇袭一事。一边是不想让小狐丸再担心,最重要的是,这通电话鹤丸的人很可能听得到,所以他避开了一切不可透露的信息。


不过,小狐丸那通电话实际上算是救了他一命。这让三日月有些开心。


这就是所谓命定的机缘么?他靠在露台长栏上,迎着晨间满是活力的海风,心情舒畅快意。


小狐丸。


他在晨风中划开这个名字,笑意盎然地阖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咸的海风夹杂了一丝清香,深深浸入肺中。


顺理成章地补了个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他抚了下有些气闷的胸口,坐起身来对着纱门发了会儿呆。总觉得忽略了什么东西,但却始终想不起来,不禁越发气闷。


Fatemeh推门入楼的时候,正巧听到楼上传来数声枪响。她心下猛地一凛,噔噔地冲上楼去,却看见那个男人站在露台外,隔着纱门举着枪,正对着自己的床射击。


看到Fatemeh进来,男人手腕灵活一翻,将枪收起,冲着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你这是在做什么?”Fatemeh秀眉紧起,不解道。


“无事可做,模拟一下别人在这里杀掉我的场景罢了。”三日月舒展开来的笑容里有着明显的嘲讽。


“我们哪里敢。”Fatemeh看看男人,敛低了眉眼:“昨天的话,Scott不必那样放在心上。”


看来这女人的确不知情。三日月凝望着她,在心里印证着自己的猜想。


“好啦,”他笑起来,这让Fatemeh松了口气,“是有什么事吗?”


“S城总部让你今天回去。”


“咦?我还以为他们打算让我越晚回去越好呢,没想到还把行程提前了。”三日月笑得多有促狭,“我是走到哪里都遭人疑啊——”


“那边好像出事了。”Fatemeh并未理会三日月的含沙射影。


“哦?”三日月也有几分讶然。小狐丸并没对他说起什么,当然也可能是在两人通话之后才突发的事件。不过,可以肯定,这件事定然与现下手头的事情有所关联。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Fatemeh撩了撩额前的刘海。“收拾东西吧,车子六点会准时过来。”


Fatemeh离开后,三日月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收拾起了行李,但却无论如何都没法像小狐丸那样将小箱子整整齐齐装满当,而是堆得乱七八糟令人头疼,还有好些来时装在箱子里合合适适的东西,这会儿却怎么都塞不进去了。他揉揉额角,哀叹一声,只好另找了个便利袋简单打包了事。虽然抱怨着小狐丸给他带上太多东西,但却有甜意隐隐泛上心间。


F城即将落入夜幕,仍然磅礴美妙的黄昏笼罩起安谧的海洋,汽车穿过繁花织锦的街道出城而去。


City for Lovers。


再次经过那幅广告牌前时,他飞快地掏出笔来,在手心写下这行字。


你看,并不只是因为这里多么美才想与你同来。而是因为这里,是一座属于相爱之人的城。


至此,他终于清清楚楚地告诉了自己——那个人,是此生绝不会再有第二个的,相爱之人。


第七章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韩楚】河清云庆

(3)

❀韩楚古风cp,霸图全员打酱油 ❀镖师x郡主(将军)梗,慎入 ❀地理位置不要太考究,毕竟架空,细节我会尽量仔细查资料 ❀见tag#韩楚河清云庆# ❀以上,以后有需要的会补充预警   九 楚云秀出发的时候方才夏至,到达雁门的时候已是深秋。 她派人送了一份饮料给京城霸图编剧的韩镖头,只是当信送到京城,却已是隆冬。 韩文清本不以为然,却看着送信的小厮执意见他看信,这才慢慢拆开。 楚云秀的字,就和她的人一

《魂牵梦引》

(1)

【楔子】 遇到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深夜睡梦中惊醒瞥见床尾有人面无表情看着你是种怎样的体验? 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里猛然惊醒发现床尾有鬼是种怎样的体验?   纵使流年换岁,一眼晃过多少年,每当吴邪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脑海中都只有两个字:惊悚。   【000】 一栋新建的22层高楼大厦里此时只有14层朝北的一个单位亮着荧白色的灯光,一间风格独特的房子里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正起身走到电视机前准备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橙受
这个婶婶脑洞有毒。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