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1-21
阅读 1036

【黄喻】罪恶之城 13

13.


    灰色的墙,橙色的瓷砖,还有无论何时都黏着一层黑油的绿色灶台。

    他站在光线昏暗的走廊上,他看见灶台的火点了起来,上面的铁水壶咕咕冒着白烟,蒸汽满溢,铁壶的盖子被蒸汽推着,喀喀嗒嗒地响。

    好热啊,谁去把火关了?

    喻文州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哥哥!”

    在触手可及的地方,404室的房门开着。但他不能去,他听见405室里有人在喊他,他毫不犹豫地跨步进了所谓的“家”。

    苍白的日光从阳台直刺进他的双眼,他想举手挡,但手却被人拉住了。

    “哥哥,我在这里啊。”握住他的手僵硬冰凉。

    他看见瓷砖上的裂缝,粉红的,像蜘蛛网一样从中心散列开来。一个、两个、三个……墙角开着一大片粉红色的花,花瓣妖娆明媚,如同地狱的火焰。

    咕咕、哒哒……灶台上的铁壶剧烈晃动,养母的怒骂声像是隔了一层纱,朦朦胧胧,在这个世界之外如雷霆作响。

    快关了火!

    他又听到皮带抽打的声音,那是他最恐惧的声音,他全身的皮肤在热辣辣地撕裂一样的疼痛,本能地想逃离。

    “哥哥,你要去哪里,我在这里啊。”卢瀚文在哭。

    他想伸手去抚摸弟弟温热的脸庞,如同以前每一个挨打的午后,但他不能,拉着他的小手是蜜蜡一样的颜色,这只手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命的气息。

    “不、不、放开我吧……你已经……”他闭上眼,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上来,他听到自己心底的呐喊,但声音湮灭在喉咙里。他几乎就要哭出来。

    “哥哥,看看我,我在这里……”

    不要低头。不可以低头。我并不想看。

    谁来救救瀚文?

    谁来救救我?

    这里没有人。

    他转身,往404室逃去。404里的黄色光芒温暖迷人,木刻的门牌看上去崭亮如新。可他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漆黑的走廊,世界在他身后崩塌殆尽。

    404室逐渐离他远去。

    他听见枪响。

    

    喻文州坐起来,用被子胡乱地捂住自己的满脸泪痕,把头整个头埋进温暖的体温里。

    “擦擦脸。”黄少天抛过来一条热毛巾。

    “唔,我……”喻文州捏着毛巾的手在发抖。

    “收拾好了就来天台,”杀手先生似乎不想听他的任何诉求,“我在上面等你。”

    这是最好的沟通。喻文州理解杀手的冷漠态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他和黄少天互相之间都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干涉彼此的伤痛。况且杀手已经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为他做了很多让步。

    自己的事情自己收拾好。这是他和杀手相处时,彼此都默认的底线。

    

    他们已经换了一个住处。这些天黄少天带着他整个治内区绕了一圈。“难得有车,还有个合法的身份,我也享受一下自由的休假。”黄少天给他这样的说辞。但他们去看了电影,看了话剧,走过热闹的商店街,甚至还在皇冠酒店享受了一晚的桑拿浴,黄少天却绝口不提带他去图书馆,或是和他之前约过的“去看看”的所在。

    他试着问过黄少天是否回治外区,得到的答复却是“时间没到,再等等”。

    黄少天一定察觉到了什么事情,本能地在躲避着。这是他的推断。

    今天的旅馆位于城市的东北角,地势偏高,从天台上正好可以俯瞰整个城市。清晨的天空带着迷蒙的粉紫色,太阳藏在雾里,风不大,气温却不高,喻文州裹紧了自己的新大衣——这是他这辈子穿过最贵的衣服,前天在商场黄少天给他买的,理由是“你生病了我会很麻烦”。

    “到这里来。”黄少天站在天台的栏杆边等他。

    “哦,”喻文州应道,跑了过去,“什么事?”

    “看到那边了吗?隔壁那栋,五楼朝里那面,有个大叔在洗澡。”黄少天拍着喻文州肩膀指给他看。

    “啊?你居然有这个癖好?”喻文州震惊。

    “靠,你胡说些什么呢,”黄少天用力打了一下喻文州的脑袋,“我这是给你看目标。”

    “目标?”喻文州疑惑。

    “哼哼,你不是想学射击?”

    “啊?”

    “拿去。”黄少天把一个漆黑的坚硬事物塞到喻文州手里。

    枪支的金属质感沉重又冰冷,如死者的手。喻文州心下一凉,竟有些想拒绝。

    “怕什么,”黄少天挑眉鄙夷,他又拿回那把手枪,对着墙壁站稳,“看好了。”

    咔嘭。枪声没有预期的那么强烈,墙壁上溅起一小撮灰尘,一颗小珠子弹远了。

    “塑料子弹?”喻文州恍然。

    “虽然是仿制品,”黄少天得意洋洋地挥着手里的玩具,“从各个角度看都和真家伙差不多,连重量和开枪的手感都仿制得八九不离十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的。”他把玩具枪塞到喻文州手里,又道:“你试试?虽然不能伤人,吓唬吓唬人还是够了。”

    喻文州学着黄少天的架势,对着墙壁瞄准。

    “不是那里,”黄少天把喻文州的枪头掰了过来,“都说了目标是那个大叔,你瞄准他的头。嘣——这样,一下就打爆他的脑袋。”

    那间屋子关着窗,这小小的塑料子弹肯定打不穿玻璃,但:“被他看见了怎么办?”

    “射击完立刻蹲低,被他发现的话你中午就不要吃饭了。”黄少天耸耸肩,自个靠着栏杆坐了下来抽烟。

    “射击……姿势这样可以吗?”喻文州比划着。

    “可以了,你放松一点,抢握稳,”黄少天吐着烟圈,“就算是第一次拿枪,也要表现得气定神闲。不要从心里先输了,得让人觉得你是个老手。”

    “哦。”喻文州站定。

    放松,我是老手。他对自己说。射击完立刻蹲低。

    嘭。

    远处的树枝摇晃几下,一只麻雀扑腾着翅膀飞远了。

    “呃……”子弹呢?

    “打哪儿了?”黄少天侧过身子看,“你也是绝了,虽然没指望你马上就能命中,但这个距离你还能连墙都打不着?”

    “我……我再试试!”喻文州再次瞄准。

    

    结果这个早上,喻文州打完了枪膛里所有的塑料子弹,最好的记录不过是擦着窗户的边缘而已——当然那时候目标人物早已洗好了澡,不知所踪。

    “我大概真没有当杀手的天分?”喻文州叹气,在黄少天身边坐了下来。

    “像你这样没有枪感的人我也确实第一次见。”黄少天补刀。

    “下次换个别的什么……迫击炮之类的?那么大的子弹我想是能打中了。”喻文州认真说道。

    “少来,就你这手还用什么迫击炮,我都要担心子弹是不是把自己人给炸了,”黄少天捏了把喻文州的脸,“再说我们玩暗杀的,从来不搞那种大型武器,动静太大容易暴露自己。说到这个,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武器是什么吗?”

    “是什么?”

    “你见过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见过‘冰雨’了,” 黄少天拍了拍上衣口袋,“性能再好的枪械,总有弹药耗尽的一天,你记得了啊,在这条路上最靠谱的始终是自己的手能够得着的地方。”

    匕首枪啊。“居然还给匕首起名字,你好中二。”

    “靠靠靠你这中二年纪的小鬼居然还吐槽我?”黄少天推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我这么好心教你防身技巧,居然还调侃我,简直反了你了……”

    “我实话实说而已,”喻文州撇过头,抬头看灰蒙蒙的天空,“说真的,你突然又愿意教我拿枪了,到底有什么打算……”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喃喃道:“从那个体育馆出来,我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这些天也老觉得被人盯上了。”他把烟头摁灭,抛远,继续说:“有时候我的直觉会灵验得可怕,所以我们暂时在人多的地方停留一阵,观察一下情况。”

    “没有什么征兆?只是直觉?”

    “不要小看杀手的直觉啊,”黄少天笑道,“不论是抓人还是逃命我都是专业的。”

    既然是黄少天的感觉,那多半是作数的。想到不知何处有人正在盯着自己,喻文州只觉得背上发麻。

    “但也不用太悲观,没准就是我的误会呢。毕竟有胆子对我下手的人,这个世界上真不多见,”黄少天拍拍屁股站起来,“走吧,下午我们去图书馆玩玩。”

    黄少天爽朗的笑容打散喻文州心里的阴霾,他点点头跟着黄少天站起来。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