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0-05
阅读 462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62)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492-1503】

哎,上铺那个。【1492-1503】


1492.

四级考完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重生了。

用游戏的话讲就是

“傻了吧,爷会诈尸。”

不过没什么用。

英语课照样没几个能旷的机会。

用张佳乐的话说就是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逃得过正课躲不过外教。

 

1493.

其实大二刚开学的时候辅导员就声色俱厉的说

什么课都好商量

唯独周一下午的英语课不能旷

一经发现,必须严惩。

“为啥,因为外教讲得好?”一群人不解的问

“不争馒头,争口气。”辅导员语重心长的答

实话实说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

502宿舍的四个人都恨不得要掏出手机一起放红星闪闪放光彩了。

 

1494.

不过后来这课大家出勤确实都挺规矩的

真要有事也都老老实实打假条

隔壁环境专业没这门课

所以一直挺诧异

“你们周一下午咋这老实?”有一次对门的一哥们好奇的问

“你不懂,这是国与国之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张佳乐义正辞严的答

给这哥们吓的一愣一愣的。

 

1495.

后来没过两天这哥们又问了孙哲平同样的问题

结果恰巧孙哲平正在找东西

手里举着一本书

“战争与和平”

“我懂!这是国与国之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门宿舍的哥们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给孙哲平说的一愣一愣的。

 

1496.

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再上课的时候就被好多人指指点点

“看到了吗?就他俩。”

“学校专门培养的苗子!”

“啊?啥苗子?”

“不知道!没准是外交部!”

 

1497.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群众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群众们都是最操蛋的。

 

1498.

回来继续说外教

四级考试结束后的第一节英语课不能逃

其实大家都挺遗憾的。

“这天多好啊,不出去都可惜了。”张佳乐挺遗憾的说

“嗯,是挺好,难得出太阳了还不刮风。”孙哲平赞成的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进了教室

发现人来了一半

老师没有来

然后俩人打开了英语书

拿出手机

老师还是没有来。

 

1499.

二十分钟过去了。

张佳乐微博刷差不多了。

孙哲平游戏刷差不多了。

班里人都到齐了

老师还是没有来。

 

1500.

然后张佳乐只能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

再然后辅导员只能无奈的给外教打了个电话

再再然后辅导员无奈的给张佳乐回了个电话

“我没明白,你为什么不一开始直接给外教打电话?”孙哲平不明所以的问

“……我怕万一听不懂影响两国友好交流。”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的答。

 

1501.

为了国与国之间的友谊

所有人都付出了很多。

 

1502.

其实辅导员跟外教沟通的时候也很尴尬

因为外教给出的理由是

“朋友,你不觉得今天的天气特别好么?”

“……是,是挺好的,但是您得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不上课。”辅导员表情复杂的答

“这么好的天气我们为什么要让学生在教室里,而不是让他们出来走走?”外教奇怪的问道

辅导员泪流满面。

 

1503.

当然

辅导员泪流满面的原因并不是外教太随意

而是他觉得要是跟分析101的那帮人说

外教觉得今天天气好,所以不来了。

那可能紧接着他就能得到一个

今天天气好,我们想给您上个香的结局。

且发起这项活动的人一定有

那谁,那谁,那谁,还有那谁

坦白来讲

辅导员不想死,他觉得自己还年轻。


  • 举报帖子
喜欢 3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魏叶】一无所有

(4)

叶修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离出事的那晚已经过去了小半月。他照旧揣着几块大洋回城来,准备还上欠老魏的最后一笔钱,结果街东头的铺子早就不见了踪影,留下来的就是烧得发黑的残骸和地面。 他试图去打听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没有人能说清。 还勉强残留下来的印象,也不过是记得沾满了血的地板,和被弄得七零八落的店。看店的伙计自然是没了命,原本压在仓库里的好刀也悉数被掠了去。原本也只是这乱七八糟的现世里的一桩说不

【魏叶】一无所有

(5)

  等到叶修终于摸到魏琛躲藏着的这小院时,隔着窗纸朦朦胧胧瞧见的,就是这人咬着烟杆儿对着柜子上的那口刀愣神。 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动静,魏琛是一点都不意外的,反而他还有那么一点不满。他转过头看着这个窜进他家的大侠,从盘子里随手抓起个什么玩意就丢了过去,圆咕隆咚的:“叶大侠可真是让老夫好等啊,这么个犄角旮旯的地方,你倒是不怕走错了人家儿?” 叶修探手一捞,那东西捏在手里有点软塌塌的,凑近了一看才发现是

粉衣服的男孩

14

折腾了一番,也算是难得的睡了个安稳觉,二月红醒了的时候,发现张启山已经不在床上了。 “张启山!”二月红心尖猛的一抽搐,忙喊着人的名字推开门冲了出去,生怕这良久没见的人又悄然消失。 “哎!我在呢,怎么了红儿?”张启山听到声音立刻回应着,似乎感觉到了二月红的担忧。 张启山和黑瞎子此时都坐在沙发上,看样子两个人正在研究事情,看到二月红走下楼梯,黑瞎子站起来恭敬的和二月红打了声招呼。 “呦,这可真是兄弟情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