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45

【银土】魇

*完结篇剧场版背景


土方醒了,紧接着打了两个喷嚏,他把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吸了口气。


“走开。”他朝一旁沉重的挥了挥胳膊。


害他打喷嚏的家伙低低叫了一声,跳出他的房间。土方侧头看着它走出两步站在门中间,抖了抖一身白色的毛,毛茸茸的脑袋歪过,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半眯半睁的与他对视。


一只猫。土方不可思议的想,换作以前没什么能这么随意轻松的进出他的房间。


他起身扯过被子,就这么在空气中坐了一小会儿才站起来。猫——即便已经几次跑进他的房内,土方依然还没给它起个名字——侧头舔了几下自身的毛,跳开了。


大概是附近的野猫,土方猜测它经常来这边的原因是在这个白诅蔓延的时代还能在这里感受到不少生气。


有一只野猫时不时闯进现在的驻扎地也许不是什么好现象,但土方看不到需要彻底赶走它的必要性。虽然猫总是让他打喷嚏,但他不讨厌视野里再出现的那种白色。


坂田银时已经消失两年了。


两年了。土方洗漱的时候就在想这件事,伴随着一个突兀的念头——去给坂田银时扫墓。


听说是没有举行葬礼直接埋了个空棺材,再立个碑,完事。下葬的那天土方没去参加,他很忙。而之所以说这念头突兀是因为直到现在他还一次也没去看过。他往日里的“忙”,他正式意识到坂田银时的消失以后突然开始的“忙”,和近藤勋入狱以后他真正的“忙”,他忙得一次也没去看过。


冲田总悟就笑他是不肯承认某些事实,没从否认期走出来。土方懒得追着他吵,他明明该干什么干什么,正常得不得了。


所有关于坂田银时的信息都是自动传到他这里,比如万事屋的两个小鬼红着眼睛找上门的时候,他只负责正常的接受而已。就算调查也只是作为一个当时的警察来说。


那么既然正常,在难得得空的时候去看一看和他有那么点孽缘的人也没什么不好。


土方简单打点完要安排的事便出门了,当然,少不了一番乔装,他现在怎么说也是幕府通缉的罪人。走的时候又看到了那只脏兮兮的、白色的猫,猫在四处走动,就像是代替以前的他们在巡逻一小块地。



坂田银时的墓碑立在哪个墓园了他还是知道的,墓园并不远,土方决定走着去。他在路上买了两串丸子——坂田银时喜欢吃的那种——掏钱的时候却不可避免的注意到,这似乎是他头一次在身边没有那个人念叨着“请客”的情况下主动买给他。


土方拿着丸子,空着肚子,点燃一根烟放在嘴上,反复嚼咽着他面对了两年多的事实。这也很正常。他突然有点烦躁。


墓园里墓碑整整齐齐的排列,土方花了点时间一个个看过去才找到他要的那一块。坂田银时的。


坂田银时,坂田银时。


他看着墓碑上的字空口在嘴里念了两遍,竟没有两年前的顺口。


这真是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了,墓周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土方想起之前走过的路,在这个时代这里甚至比外面的部分街道还要顺眼。


土方蹲下身,把托着丸子的盘放在供台上。


他现在很少想坂田银时在哪,是不是真的死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多想了一件事,另一件就会少想一部分。那个人刚“死”的时候他还抽时间查,什么白诅什么病毒,明面上的,明面下的,到后来却停了。他还有不再是“真选组”的真选组要担。


毕竟关于坂田银时的那部分,不管他怎么想怎么查,发生的事就是发生了,没回来的人那就是没回得来,他们说他大概是死了,那就是死了。没有更多了。


他甚至不太清楚自己把时间——坂田银时消失至今的大概时间——记得那么清楚的原因,是否只是因为在同一年里自家的大将也回不来了。


土方张了张嘴,试图对墓碑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又吸了口烟。他果然还是说不出来,尤其是对着这种东西。



他知道坂田银时在消失前找过一些......一、两个人,他只是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也算在里面。


最后见他那次和之前无数个夜晚一样,他照例在天色翻开鱼肚白的时候醒过来,意料之外的在黑暗中对上了坂田银时那双猩红色的眼睛。


坂田银时就问他是不是要走了。现在想来也许因为是记忆中的最后一次,土方意外的还记得他当时若无其事地伸出手拨拉自己头顶的旋。


坂田银时就问他能不能再稍微待一会儿。整个人从后面圈住他,手从腰间滑过去,额头抵在脊背上。


坂田银时抱着他。少来,土方就笑,伸手推他,触碰到的掌心又黏又热,似乎出了很多汗。


坂田银时抱紧他。


土方后来想过,那个不寻常的出汗算什么,试图留住他的紧张?还是说那个混蛋当时就独自承担着什么疼痛。


他吸掉最后一口烟,转身走了,走远了。



土方没有注意到很远的地方下,戴着斗笠的人慢腾腾从阴影中走出来。


满身绷带下银色失去了往日所有的光芒,真正变成了毫无起色的白。


-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微微微剧场

假如小哥比邪帝高

某天醒来,吴邪发现,自己居然变矮了!!!!!! 幽怨地看向张起灵时,发现他一脸平静,只是默默的跟他站在了一起。嗯,高了一个头。 “woc!张起灵你这什么意思!”于是,我们的天真,自然就炸毛了。 然而,张起灵已经群发了。(群发梗!) 张起灵:今天发现,吴邪比我矮了一个头。 下面的评论铺天盖地地袭来: 花爷:你把小邪怎么了? 黑瞎子:哑巴果然还是你牛,居然能一夜之间长高。 胖子:艾玛你们就别秀了吧再秀

2333我还能说啥

沉默寡言黄少天    长命百岁苏沐秋 高贵冷艳黄少天    手速破万喻文州 正人君子叶不修    滔滔不绝周泽楷 温柔善良叶不修    口若悬河周泽楷 单挑之王喻文州    温婉可人韩文清 幸运之神张佳乐    昼伏夜出张新杰 低眉顺眼孙哲平    成熟老道卢瀚文 邪魅狂狷乔一帆    多年冠军张佳乐 气盖山河高英杰    光明正大包荣兴 秋水双眸王杰希    暴躁粗鲁肖时钦 狂放不羁高英杰  

【瓶邪】《王子,龙,送饭人》

(4)

一千零一已经完售了灭哈哈哈!!!!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4 在高塔里生活还是在王宫生活,对我来说差别不大,唯一不甘心的就是我走不出高塔。要知道心甘情愿地呆在家里,和被关起来出不去可完全不一样。胖子虽然还挺有趣的,但总不能一直跟他聊天。 好在每天小哥都会来,他下棋下得很好,我俩棋技相当,有时候他赢有时候我赢。下棋嘛,老是赢没意思,老是输我又输不起,有小哥这样好的对手,真是再开心不过了。 比起一天

十四减一
想摸遍土方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