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0
阅读 1103

【云亮】故梦远思(完结) 故梦远思下-第四部分

首发未修改。
下次就是攒多点直接发终章了
——————
28

这是姜维第二次看到丞相不省人事。

幸好,这次丞相将话说完了。


姜维望着掌中泛着银光的相府钥匙,看着被扔在地上的龙枪,缓缓抬头,望见赵云揽着丞相而去的背影。

心中一酸。




帐内。


“军师…莫要…弃云而去。”


诸葛亮渐渐恢复意识时,听到了这句若哭诉般的呓语。


再次醒来时,望见的是近在咫尺稍稍颤抖着的羽睫。赵云离他很近,近到额头相抵,下一秒就能碰上他的唇。

诸葛亮浅笑一声,轻念了一句

“子龙。”

赵云一愣,慌慌张张地将他抱紧,像是诸葛亮下一秒就要消逝般。

他被这炽热的温度,烫的不轻,在赵云的怀中缓缓说了一个“疼”字。

赵云却再次加大了力度,许久,才稍稍放开,扣紧他的手,转而将头埋了在他的颈窝里。

诸葛亮没有说什么,轻嗅赵云发间染上的淡淡松香,任由他就这么靠着。

而这暖意却一下远离了一些,诸葛亮愣了愣,眼中竟现出了惊恐,慌乱之中伸出手想要抓住残余温暖。


“别走!”

用尽力气般,大口喘息起来。


“云这就去请军医…”


赵云见他如此,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无意间握紧了右拳。


“好,云不走。”

赵云不知是喜是悲地笑了笑,

缓缓握住他扯住衣角的手,坐回床边,重新将他拥入怀中。

怀里的人呼吸重新变得均匀,似是安分了一些。


赵云在他额头浅浅一吻,而后静静地看着他神色愈加地安稳,看着他鸦睫微颤,睁开那双藏着似水韶华的蓝色眼眸。

心弦一动,恍惚间思起了最初的那杯祝捷酒,如今一想,这酒可是一点也不甜,反倒只剩下苦味了。


“军师可曾记得,云曾在江上暗许要以毕生来辅佐军师。”


“亮知道。”


“可军师为何毫无回应。”


“亮在席上许了,可子龙酒醒便忘了。”


他向外挪了挪身子,将手稍稍挣脱了一些,言语中带着些责怪的意味。

赵云一笑,侧过头在他唇角一吻,扣紧了他的右手,不知何时,赵云的视野开始模糊了起来,有些看不清他的样子了。


“那云一世不忘,何如。”


诸葛亮叹了口气,避开赵云的目光,往怀里靠了靠,颤抖地伸出手,触碰到了赵云的脸颊,缓缓拭去爱人眼中溢出的清泪。

“不可…徒增离忧。”


诸葛亮终此一生,

只见过赵云两次下泪。

一次在束发之年的花间一梦。

一次在生命尽头的凝眸一笑。

此时他明白了,梦中的那个将军,为何情所困,会有着如此浓重的悲怮。


子龙果真是放不下。


于是,诸葛亮为他准备了一个与过去一模一样,能让他平静度日的梦。


他想到这里,长舒一口气,笑了起来,从未如此灿烂地笑了,灿烂到能让人在一瞬间想到,不知何处绽放着的纁色海棠。

又像是那海棠缓缓被风拂下,跌落在这片连着诸葛亮心潭的淡色湖面,泛起涟漪,随后化为清眸中最后一道明月光辉。

“至少…亮终不是孤身一人,足矣。”


七星灯灭。

只剩下松香木燃烧的窸窣声。



28

庄周望着星野彻底黯淡的一角。

染着光芒的指尖划过夜空,霎时间,星尘散落,犹如下起了一场熠熠生辉的细雪。坐在他那条大鱼上,半梦半醒,模糊不清地念出了故人的名字,对着星河不能移目,看着星尘幻化成数只蓝蝶,却又如同被蝶扰了心绪,如琉璃般透亮的青眸,忽然似醒来般睁大,映出在指尖扑闪的水蓝色。

“你猜,他会让你等多久呢。”


29.

“将军,为何事而来。”

庄周眯了眯眼,饶有兴趣地看着半跪请命状的赵云。

“求一梦。”


“好哇。”

庄周笑了笑,稍稍抬手,为瓶中的蓝蝶添了几分光彩。



30


赵云携上烈酒一坛,琼浆一壶,信手扫开一片雪白,盘坐在相府的海棠树下。

觉着寒了,便开了酒一坛,狂饮三口,许久不沾酒的他,被这辣味一呛,差些要吐出来,却仍旧皱着眉头咽了下去。

辣味褪去后,酒浆的甘甜渐渐浓了起来。


“好酒。”


他靠在树下,望着枝头的残雪消融,看着雪水滴落在衣袍上,被这雪反射的冬阳耀的稍稍一阖眼,睁开时视野模糊的水色,只能看清眼前的一片雪白,脸上热泪的温度,混杂着雪末的冰寒。


“酒烈如此,何能…不下泪。”


他长叹一句,胡乱地拿衣袖在脸上抹了一通,拿起酒坛又灌了两口。

饮的过急,强行将一口呛了出来,他捂着胸口,剧烈地咳着,全然不顾泪水如注,湿了袖子湿了衣袍,他捂着眼,试图让泪水止住,脑中的念想愈发的强烈,甚至思起了酒醉遗失的记忆。


那时,军师离自己只有咫尺,似是被宴席上的酒气熏染般,双颊少见地多了些桃红,晕上了略带润色的光,再和着原本便存在的那几分寒意,即便是被细雨润开的棠花,论明艳清丽,尚不及他一分。

不经意间眼神便迷离了起来,恍若轻云蔽月,雾中看花。


随后他的军师稍稍一怔,

明眸带笑,轻启丹唇,

“好。”

赵云摸起一旁的酒坛,晃了晃,迷迷糊糊望了一眼,酒已见底。

略显烦躁地将它扔到一边,拿起酒壶饮了一口。

随后,只听酒壶一声落地,碎成了千万片,依稀映出零落的枝头。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沧海若尘
思古人而不得见,心悦你,太白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