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59

【仙六】【嬴洛】不在东墙 (28)

》》

这仿佛是一个漫长得看不见尽头的梦境。

金色的法阵,素白的面纱,还有一个朱红的背影。但那些都一点点从指缝间溜走,最后寸寸隐没于黑暗。

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

嬴旭危蓦地睁开眼,夜风从身边吹过,带来一丝寒意。

他从树下站起身,抬头看了眼被阴云遮盖的月色,想起自己从洛家庄出来之后身体不适,就停留在金翠洲小憩片刻,竟是睡得沉了。他暗自运气,觉得已没有什么不妥,甚至依稀觉得更有力气了一些,只是头还有些隐隐作痛。

有一股温和的力量游走在身体里,缓解着五脏六腑的崩溃。嬴旭危不记得自己修习的心法什么时候多出了这样特别的力量,但身体却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那种安抚。

他上了飞行器,临行前转头看了眼洛家庄的方向——刚才那个叫洛埋名的年轻人提出了一个诛杀柷敔的计划,虽然曲折荒谬,却很值得一试,等回了驭界枢,是该找老二老三好好探讨一下。

无意间他瞥见自己掌心干涸的血迹,微微皱起眉,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咳过这么多血。

这样的疑惑不过是短暂一个瞬间,随即耳畔凛冽的风声就打断了他的思考。

从洛家庄返回驭界枢到底需要一些时候,这路上倒很是平顺,在顶层的平台上降落时,也才月上中梢。

驭界枢位于绝顶高峰之上,已无云层能挡住一天皎洁的明月。嬴旭危看着那苍白的残月,依稀觉得心里浮起一种特别的情绪,却又难以描述——好像自己在无意间丢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会是什么呢?如果真的很重要,又为什么会想不起来?这样的恍惚只持续了很短暂的一个瞬间,下一刻,他就摒弃这种无用的思绪走进驭界枢。

找人通知了老二老三到会议室谈话后,嬴旭危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盯着掌心的血迹出神。

今晚是他和洛埋名约定交换解除血缚之法的日子,谁料中途杀出了禹族,而后的谈话中,洛埋名言辞间似有勾结柷敔逼迫他交出解缚之法的意思,但待柷敔走后,他又留下自己,讲出了一个诛杀柷敔的计划。

一切都历历在目,并无任何不妥,他甚至还记得自己问起洛埋名为何主动合作时,那个人敲着扇子说了一句“我虽早已深陷无间地狱,亦有愿其一生安乐之人”。作为一个盟友,洛埋名大约足够可信,眼下的关键,是找到沾染了神农气息的灵物来仿制热海钥环。嬴旭危暗自思忖着。

“老大,你回来啦。”扁络桓进来之后招呼了一声,“清霏姐说她有个机关马上组装好,要等一会儿过来。”

嬴旭危点点头,恩了一声。

扁络桓看了他一眼,有些忧心忡忡的皱起眉:“老大,你脸色怎么不太好,不是说了你想咳就咳出来吗?”说着拉起他的一只手腕开始把脉,眉头皱得更紧,“老大,你是不是和人动手了?也不对,谁能伤到你?”

嬴旭危收回手,等他说下去。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手上了?

“你的脉象很奇怪,像是有过极大的损耗,却又有什么力量治愈了你的内伤。”扁络桓敲了敲额头,喃喃自语,“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说起来,你上次也是,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反而更精神了。难道说你们谈个恋爱还能包治百病?”

“什么?”嬴旭危听得不大清楚,转头追问了一句。

扁络桓干咳一声:“没什么。说起来,老大你和洛埋名的事儿怎么样了?”

“我已将解除血缚之法交给他,他主动提出了一个诛杀柷敔的计划,找你和清霏来,就是想谈谈这个。”

扁络桓啧啧嘴:“老大你又岔开话题。”

嬴旭危觉得他这话说得奇怪,自己怎么就岔开话题了?

“诶,说真的,老大,你真的就认准是那个洛埋名了吗?那个人一肚子坏水……”

“此人心机城府极深,谋虑深远,确实是不错的盟友。”嬴旭危点点头。

“……”扁老三咀嚼了这话半晌,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问,“老大,你刚才说洛埋名是你的什么?”

“盟友。”

“……”扁络桓摸摸了自己的下巴,确定它没掉到地上后,硬生生咽下那句拔屌无情,一脸三观尽碎的表情往外走,“老大我去给你抓两服药……”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霸道茨木爱上我

22.

“要解释吗,”茨木笑。        总裁:“好呀好呀嘻嘻嘻”        茨木看了他一眼,整理了表情。        总裁:边吃辣条瓜子花生火腿肠边坐小板凳等(●°u°●)​ 」        茨木:“突然不想解释了。”        你这样出去是会被打的我跟你缩,哦不对,打不过你……        总裁偶然瞥见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只不过窗外灯火通明,显得天还不那么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Defiled Dream

(1)坠崖

阅读前的声明: #本篇结局有三个不同的方向,一个happy  ending,两个  bad  ending。(伪悬疑) #灵感来源于silent  hill。绝症、被恶魔引诱以及边界线和表里世界的设定有部分借鉴silent  hill1。 #可能有点压抑,有一个BE结局涉及角色死亡(账号卡死亡)。 #修炼成触第二次作业 #Defiled  Dream(不洁之梦)【目录】 以上都OK的话,我们就开始

卡普格拉妄想症(NC17)

(1)

1.     凡多姆海威家的小少爷病了。   问候的信件和卡片雪花一样飘向小伯爵的府邸,电话也铃铃地响个不停,让执事塞巴斯蒂安先生一贯游刃有余的微笑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几乎所有人都在问:   凡多姆海威伯爵真的病了吗?是什么病呢?我好给他介绍一个医生。   对此,塞巴斯蒂安一律用他礼貌得欠揍的笑容回答:   不必了,多谢您的好意,主人的病已经有了一些好转,家庭医生会很好地照顾他。   更何况医

姓南名宫
谜の签名栏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