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8
阅读 285

【周叶】危险游戏 (6)

(废了好半天劲才想起来索尔是个刺客,又花了很久思考神枪对刺客……很虚啊)
       久违地,一枪穿云再一次做梦了。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知道这是梦,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记得。
       依旧是与上次一般无二的漆黑,只不过声音比上次清楚了些许,可以听出对方应该是个年轻的男人。
       “周……”
       “……小周……”
       是在说“小周”……吗?一枪穿云听了好久,才听清了这两个字,只觉有一种没来由的熟悉感和亲切感从心底传来。
       对方的声音在黑暗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失真,但还是能听出它的主人藏在其中的浅淡温柔。
  “小周……小周……”
  他似乎只是在一心一意地一次次呼唤这个名字,带着永不退色的温柔,却让一枪穿云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被人揉捏。
  为什么要喊这个名字?为什么要这么温柔?为什么不停下?为什么……
  为什么他听了会想哭呢?
  一枪穿云醒来的时候,眼中还带着湿意,脸上的泪痕还未干。
  他坐起身后便开始一动不动,良久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脸,然后有些幽怨的想着这眼睛肿得怕是藏不住了。
  想了想,他还是把帽子压低了一点,然后走向了传送阵。
  暗黑城是一座有些偏远的主城,并且由于太过灰暗的环境,几乎没什么人会来这里。广大的妹子是不喜欢,广大的追求妹子的汉子自然也不会来,偶尔也会有中二期的少年慕“名”而来参观一番,但也就是参观一下。
  综上所述,是个很不错的玩消失的地方。
  一枪穿云明显觉得自己今天的情绪有些焦躁,在他几乎是抑制不住地将每个凶神恶煞地冲到他面前的暗黑住民用双枪毫不犹豫地打成筛子之后。
  但是能怎么办呢?几天前,他在知道了隐晦的真相之后发了一通脾气,而对方本不应该承受他的怨气——悟道君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一枪穿云才觉得自己更加抑制不住焦躁感。他在恐惧中期盼真实,在懊恼失控的自己,在渴望与那位前辈再次见面……
  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他就是想见到对方,然后问一个问题。
  前辈,我还没做好准备,但我想见你。
  他一路枪杀小怪直到一座高大的黑灰色建筑前,这附近已经没有住民了,街道显得灰暗而阴森。一枪穿云缓步走到正殿门外,里面传来一阵规律的脚步声。
  他听了一会儿,然后走了进去。
  暗黑殿堂也不知供奉何种神灵,殿内恢弘而气势非凡,绘有奇特花纹的天花板遥远如同漆黑的苍穹,显得仰望的人十分渺小。殿内各个角落耸立着高大的石柱,依稀有昏暗的光线从门口穿过黑暗照射进来,殿墙上的壁龛里有数尊残破的圣像,面目也早已模糊不清。
  高高的祭台上,一名黑衣刺客装的人正在那里走动,手中的双刀刀柄上有一颗烟蓝的宝石,在这一片黯淡无光中仿佛一颗流星。
  暗黑殿堂的BOSS,被誉为暗夜流光的秘密守护者刺客索尔。
  一枪穿云一踏进大殿就开始飞速移动,闪过了近在咫尺的一记疾空踏。暗黑殿堂就是索尔的领域,所有入侵者都会遭到他的攻击驱逐。
  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次好好的发泄,尽管他以前从未想到过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真的是第一次。
  细细想来,以前的日子简单却显得千篇一律般乏味,最近倒是有了很多新的……体验吧?他的第一次好奇、第一次惶惑不安、第一次恐惧、第一次郁闷、第一次愤怒……全是因为一个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特。
  一枪穿云向索尔开了第一枪——顺便思考了一下自己得和他耗上多久——用寒冰弹打断对方的一次疾行,然后开始全场大范围游走以躲避对方的近身袭击。
  刺客多是脆皮,除了专门堆高血线来放舍命一击那群疯子。
  但哪怕脆皮,对上神枪手这种远程攻击手也稳稳把握着近战职业的优势,所以一枪穿云必须时刻注意对方的移动。
  但既然都说了是发泄,不如就放开了打吧——在不死的前提下。
——
  暗黑殿堂里微弱的光线投影从左边移到了右边,然后渐渐暗淡下去,直到被黑暗同化得在也分不清你我。
  一枪穿云很难形容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感觉,他觉得累,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因为主人的过度使用而酸疼不已;他觉得热,每一次呼吸带动的气流都仿佛在灼烧他的咽喉;他觉得困,不单单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睡不安稳的原因,实际上,他很久没有睡好过了。
  但不管他现在怎么想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因为他不得不继续疲于奔命——他低估了索尔在殿堂里的优势,冷不丁被黑暗中的刺客送一记闪烁突刺,没一会儿又是一记避无可避的穿心刺。总之,两人互相消耗得七七八八,现在一枪穿云的血量已经岌岌可危到可能与索尔再打两个照面就见底了的地步,同样索尔也已经吃了几发他的巴雷特狙击,子弹更是在寒冰单的延缓效果下吃了不知多少,仅剩一层薄薄的血皮。
  但在这样的条件下,索尔却是占据了极大的优势——他永远不会累、不会痛,但一枪穿云的每一个动作都要消耗他那已经为数不多的体力。他已经连飞枪都使不出来了。
  果然还是要死一次吗?一枪穿云这么想着,步子渐渐放慢了下来。暂时的休息所得到的舒缓和长久压抑的疲惫一下子掀起了涛天巨浪。
  如果死一次的话……也无所谓吧?反正坚持的前景也是一片黑暗。
  他干脆放任自己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冰凉的地砖立刻将寒意传遍了他全身。
  索尔提着刀一步步靠近,他听到了对方临近的脚步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啪!”“砰!”金属互相敲击的声响在不远处响起,一枪穿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空气中的光点还没有完全散去,那个人仿佛由光造就,从虚空之中走出来,替他挡下了索尔的突刺。随后,对方的手臂一振,手中提着的战矛上魔法波动如浪潮般翻涌着,渐渐凝成了一条巨龙,咆哮着飞出战矛朝索尔咬去。
  索尔早已是强弩之末,被一招伏龙翔天就这么结结实实地咬上,立刻挺尸了。
  来人似是舒了口气,一转头看见一枪穿云,立刻没了刚才那副高冷的样子,对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我怎么跟你讲的?!不好好面壁思过来这里操/蛋,还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你一死会有怎样的后果?!”
  一枪穿云有些迷糊,都做好了要赴死的准备了又突然不用死了这心理落差还是蛮大的。他晃了晃脑袋,仔细看了看对方的名字。
  神说要有光。
  ……
  “……前辈?”
  神说要有光冷哼一声:“现在叫前辈有什么用?我都快被你气死了!赶紧回血!”
  一枪穿云立刻一个咕噜起身,接过对方递来的红药开始喝,喝了几口后还是按捺不住地问道:“为什么?”
  “怎么跟你讲呢……死亡差不多就等于把你‘大扫除’一遍,将伤害和一些不合理的东西从你‘身上’清除掉——也就是说,如果你死一次,你就会把我和跟我有关的事彻底忘掉。”神说要有光烦躁的揉揉脑袋,“你可别给我寻死啊!”
  一枪穿云点了点头,又问道:“为什么?”他的眼睛很亮,亮得像是那些光没有消散而是落进了那两点黑之中。
  神说要有光被他看的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什么为什么?我不是说了吗……”“为什么是我?”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有些模糊的问题,一枪穿云飞速补充道。他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
  如果换一个人,你也会如此吗?
  神说要有光再一次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一枪穿云的眼神多了一些探究和复杂的意味。而一枪穿云则是一错不错地看着他,神色认真。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一枪穿云眼中的光渐渐暗了下去,脸上的失落之色要浓重起来了,神说要有光才再度开口。
  “没有为什么,”他微笑着,笑意中带着些清浅却灼人的热度,“因为是你,所以我来了。”
  在那一刻,一枪穿云觉得整个暗黑殿堂明亮如白昼。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凤游
声控,深腐,脸盲,嘴毒,啊欢迎来lof找我玩,ID:fengyoupyh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