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074

【夏日怪談●影日】信

日向翔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學校。


風從空無一人的操場上吹過。他抬頭看向彷彿觸手可及的滿月,又往四周看了看,眼前的景物卻像是被月光遺忘了一般,幾乎要被深藍色的夜空吞沒。

 

天上沒有雲,但也見不到任何一顆星星。

只有那大的不可思議的月亮在窺視著這片土地。

 

他打了個寒顫,隱約想起自己應該是有東西忘在了學校,於是他轉身走入校舍。

 

單調的腳步聲迴盪在走廊裡,橙髮少年有些神經質地左右張望。田中龍之介和西谷夕提過的校園鬼故事言猶在耳,一點點動靜都能讓他跳得半天高。

然而在這棟安靜的建築裡,除了他以外什麼也沒有。

 

他拉開教室的門,一列列的桌椅缺少了白天的人氣,寂靜而整齊。窗外的月亮看起來更大了,只是所見之處仍是灰濛濛的。

將自己的座位翻了一遍之後,他並沒有找到他遺忘的物品。

 

──但是,到底是要找什麼呢?

他疑惑地歪著頭,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算了,看到的話就會想起來的。

 

抱持著樂觀的想法,他踏出教室,決定也去部室和體育館找找看。

 

不管是多麼熟悉的地方,在黑夜的襯托之下總是會有種說不出的詭異。他一邊數著自己的步伐,戰戰兢兢地踩上社團大樓外的樓梯。

鐵製的樓梯發出的聲音有點刺耳,也有點突兀。明明平常並不會意識到這些,現在卻不想注意到都不行。

 

進入部室將燈打開後,視野總算是亮了一點。一瞬間,鮮血般的腥紅佔據了這個空間的每一個角落,差點驚叫出聲的他摀住嘴巴眨了眨眼,映入眼中的是平常見慣了的小房間。置物櫃和長凳擺放在那裡,沒有任何地方染著那嚇人的色彩。

像是錯覺一樣。

 

橡膠球面落到地面時發出的特殊聲響從部室的角落傳來,日向翔陽「唰」地彈到門外,從門後露出的兩隻眼睛緊盯著在地上慢慢滾動的排球,忍不住瑟瑟發抖。

 

一截黑色的的褲腳從架子後露了出來,還有那雙他天天都會看到的黑色運動鞋。

 

「……影山?」日向翔陽又一點一點地從門後蹭出來,小心翼翼地湊過去,準備一有什麼不對勁就立刻落跑:「是你嗎?」

 

那的確是沉睡中的影山飛雄坐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從他虛虛地圍成圈的雙手能看出那顆球就是從他這裡滾出來的。

橙髮少年驀地鬆了口氣,原本像是有大石頭壓著的心臟也回復為正常的跳動頻率。

 

「喂,影山,起來了啦。」他推了推因為睡著了而看起來沒有平常那麼兇惡的隊友:「都多晚了你還在這裡幹什麼?」

 

黑髮少年的眼睫輕顫幾下,烏黑的眼眸漸漸地從眼皮後顯露出來:「唔……」他眨了眨眼睛,在看清楚面前的人後先是抱怨一句:「幹嘛啊,日向──」

話說到一半,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般倏地跳了起來:「日向!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話是我要問你的才對!」他挺起胸膛,對影山飛雄表現出的反應十分的不滿:「我有東西落在學校了,你那個看到鬼一樣的反應是什麼啊?」

黑髮少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沉默了幾秒後問道:「落了什麼東西?」

 

「忘了!」

「你都忘了是什麼東西要怎麼找啊!呆子!」

 

啊,是平常的影山嘛。

 

突如其來的安心感讓日向翔陽更加地理直氣壯:「反正只要找到了不就知道是什麼了嘛!」

影山飛雄以「這傢伙真的很麻煩」的眼神看了看他,然後拿起腳邊的包包:「走了。」

 

「咦?影山你要回家了嗎?」橙髮少年點點頭:「說的也是,都這麼晚了,阿姨會擔心的。」

「才不是。」黑髮少年回頭看著他:「不是要找東西嗎?兩個人會更快一點吧?」

 

他愣了愣,感動地掩住眼睛:「原來影山君你是個好人,我錯怪你了。」

「……你在說什麼啊!」

 

按照日向翔陽的計畫,他們先把部室搜索了一遍,然而仍是毫無所獲。

於是他們移動到體育館,卻忘了,這時候的體育館大門早已鎖上。

 

「現在怎麼辦啊?」橙髮少年拉了拉鐵門,發現它完全不為所動:「要明天部活的時候再來找嗎?」

「不。」出乎意料地,影山飛雄說出了否定的答案:「之前田中前輩跟我說過,他在部室裡藏了一把備用鑰匙。」他掏了掏手袋,銀色的鑰匙在他手中格外顯眼:「剛剛順手就拿出來了。」

 

「影山!你是救世主嗎?」

「……你腦袋被門夾了吧?」

 

在田中龍之介的幫助之下,他們總算是順利進入了體育館。

 

漆黑的空間裡伸手不見五指,寬廣的場地這時卻像張開的大嘴等著他們一腳踏入。

影山飛雄「啪」地打開了燈,刺眼的光芒讓日向翔陽忍不住瞇起眼睛,抬起手來擋在面前。

 

一道黑影遮住他的視野,原來是對方站到他的身前:「喂,你還要等多久?」

「唔。」他扁著嘴,瞇著眼睛道:「就好了,影山君你真沒耐心。」

 

黑髮少年用像是要殺人一樣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反手將體育館的門關上。

日向翔陽從他身旁竄到場邊,向他常坐著休息的地方看去。無法掩飾的失望從眼中透了出來,他轉頭對走過來的隊友哭喪了一張臉:「影山,這裡還是沒有。」

 

「是那麼重要的東西嗎?」影山飛雄看著他,黑沉沉的眼睛像是要將人也吸進去般專注:「你在找的那個,是重要到你需要大半夜跑回學校來找的東西?」

橙髮少年怔怔地望著他,大大的雙眼眨了眨,張著嘴沒說話。

 

「不知道。」半晌,日向翔陽才垂下頭,賭氣似地將視線撇了開來:「都說我不記得是要找什麼了。」

 

影山飛雄不接話,悄悄握緊的拳頭鬆了又緊,像是在拼命忍耐著什麼。

 

「日向──」

「咦?」

 

突然瞄到另一邊地上遺落的白色紙張,他拋下話還沒說全的黑髮少年,靠過去撿起來一看,「致 影山飛雄」五個有些歪歪扭扭的字倒映在視網膜內。

 

他覺得那字跡很是眼熟,但也沒多想,只是將那張紙揮了揮:「影山,你的東西──」說到一半,他「嘿嘿」地竊笑起來:「誒~是情書嗎?」

「笨、」影山飛雄一把抽走他手中的東西,惱怒地皺著眉頭:「呆子!才不是那樣!」

 

日向翔陽沒理他:「不要害羞嘛~沒想到你這麼受歡迎……不過把情書落在體育館實在是太粗心了,萬一被田中前輩或是西谷前輩發現,他們一定會暴怒的──」他拖著長音,眼珠子轉了轉:「誰寫的?」

 

黑髮少年保持沉默,於是他輕哼一聲:「不說我就不會猜嗎?那個筆跡我覺得我看過,那一定是我認……識……」

他的臉頓時蒼白起來。

 

要說那個筆跡的確是很熟悉,不管是轉彎處圓滑的線條,又或者是與其他人相比顯得稍微矮了一些的字體。

那是他,日向翔陽的字。

 

日光燈發出了「滋滋滋」的電流聲,然後瞬間熄滅。

還是那麼灰暗的月光自窗口灑了進來,他看到自己被拉地長長的影子。眼前的黑髮少年幾乎與黑暗融成一體,只能看見模糊的輪廓。

 

「影、影山,」橙髮少年抓住對方的手腕,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這樣說道:「我覺得,我知道我是要找什麼了。」

 

觸摸到的溫度那麼涼,涼的他不禁顫抖起來。

 

雖然看不清他的臉,但是影山飛雄似乎是笑了。

不是硬擠出來的猙獰笑容,不是充滿戰意的兇狠笑容;而是他沒見過,也想像不出來的笑容。

 

他說:「你早該想起來了,呆子。」

 

外面的滿月像是要擠進小小的窗戶那樣佔滿了整個四方形,一點屬於夜空的黑色也見不到。

日光燈再次照亮整個體育館,過度寬闊的空間只有正在流淚的橙髮少年站在原地。冰冷的感覺如同擁抱般包圍著全身,他環著雙臂蹲到地上,再無顧忌地放聲大哭。

 

*

 

「早上好──」日向翔陽推開部室的門,澤村大地站在那裡看著他。

 

「大地前輩!」他被看的不自在,目光開始躲躲閃閃:「那個,有什麼事嗎?」

穩重的隊長幾秒後嘆了口氣:「日向,我知道影山的事可能無法讓人接受,但是……」他停頓半晌:「……下次,別在球場上燒東西了。」

 

他愣了好一會兒,最後點點頭。

 

「嗯,不會再那樣了。」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魔道祖师之挽吟

(4)澄澄,求抱抱

戳→https://m.weibo.cn/6037919220/4173421421567479 

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中国演唱会将于11月25在上海举办

自2007年伴随划时代的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2诞生至今,日本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在全球俘获了超过6亿粉丝。十年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初音未来在今年迎来了她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十周年。   十年间,粉丝们对初音未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实属不易。为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厚爱,全新的初音未来大型演唱会——“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演唱会”将于2017年11月25日在上海盛大举办! (图2:“未来有你·初音未来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穹靈
已開學,填坑要時間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