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818

荼岩|如何友好地偷袭邻居

如何友好地偷袭邻居

 瑟瑟的《【瓶邪荼岩】如何与邻居建立友♂好♂关♂系》衍生文

 

 


车流涌动在马路上,人流涌动在人行道上,当然也有流到马路上的。外面世界的喧嚣在安岩关上房门以后即刻消弭,包厢真是个好玩意儿。他低着头,抚平衬衫的衣角。

 

不久之前,他小说完整的干音出来了,现在正在做后期,吴邪他们也开始忙了起来,也许他们从来就没闲过,配音的人倒是闲了下来。他看了眼神荼,靠在椅背上的人显而易见地疲劳过度,当然,小说完结以后也不知道他熬了几个晚上才录完自己的部分。他真的不懂神荼的追求,因为他觉得不必着急。

 

想起昨天吴邪发给他的宣传图,《爱莲别说》,他的书名用大号字体排在海报中央。还是有种不真实感,还觉得自己过着当初小透明的生活,如今小说的广播剧都要出了。

 

“安岩,辛苦你了,赶稿赶通宵。”吴邪笑着,好像不经意似得开了瓶啤酒,安岩会意,伸手接过,与他碰杯。冰凉的液体下肚,安岩皱起了眉,他缓了好一会儿,“你们也辛苦了。”。

 

因为广播剧即将出生,吴邪心情大好,拉着张起灵跟神荼、安岩出来吃饭,四个人……或者说吴邪跟安岩两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胡乱地聊,一开始还聊着小说剧情,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宇宙,聊到了霍金悖论,谁也不懂,瞎聊。张起灵就默默地吃东西,偶尔夹一筷子菜放吴邪碗里。可惜有人顾着吹水,消灭食物的速度让他相当不满意,下一筷子直接堵那人嘴里。吴邪被打断话,倒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回过头去看着张起灵,认真地咀嚼嘴里的吃食然后吞下去,接着一脸求表扬的神情。

 

安岩撇开眼,简直造孽。花样虐狗的世界,眼睛摆哪都不行,在这个世界,单身狗的眼睛,本就是个错误的存在。在编辑老大跟他对象玩游戏的时间里,每分每秒的过得特慢。他去看神荼,后者微微眯着眼,大概是犯困?他前后微微摇晃着,拿一根吸管伸到酒瓶子里喝酒。安岩的眼镜差点掉下来,他戳了戳神荼手臂,“你干嘛呢?哪有人这样喝酒?”神荼迷茫看他一眼,“懒。”安岩仔细思考了下,觉得他完整的话应该是“懒得举起手臂来喝酒”,他勉强笑了下,笑神荼很孩子气的做法。

 

晚饭的结局让人有点难以置信,神荼成功地用一根吸管,灌醉了自己。安岩总有点怀疑是为了给睡觉找个借口,干脆装醉,因为神荼看起来并不是很容易倒的人。吴邪还很精神,也就两颊有点发红,他点了根烟,烟纸蹭掉唇边一点油腻。张起灵直接从吴邪裤兜里摸钥匙,行云流水的动作。安岩扶着神荼,透过镜片,不止一次心里泛滥出艳羡。大概是站姿不舒服,神荼挺起腰,脑袋一歪到了安岩肩上,安岩肩上有点怕痒,脖子一缩,神荼的额头贴到他脸上,隔着刘海。

 

心脏的震动传到喉咙。

 

吴邪拉开车门,安岩把神荼放到车里,神荼整个人横躺了下去,安岩弯下腰,把他的腿塞进车里,太长,车门都差点关不上。他直起腰,从另一边车门进去。开门,傻眼,神荼自觉地霸占了所有位子,腿还微微蜷了起来。噢,安岩内心念了声,然后推开神荼的头坐了进去。

 

车子平稳地开着。交通新条例出来以后,吴邪总算不酒驾了,安岩松了口气的同时,也难忘从前吴邪在立交桥上玩漂移煎熬时刻,他恨不得用安全带将自己捆在副驾的椅子上。神荼的头总是顶到安岩身上,谁都不舒服,红灯的时候安岩还得伸手拦一拦神荼,免得急刹让他滚下座椅,或者撞到前边后座用的空调。大概过了几个红灯,上了桥以后神荼不知怎么就躺到了安岩腿上,也许是因为安岩靠着窗户睡着了。

 

不知晃了多久,安岩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车子正好拐进回家的那条小路。他揉了揉眼,扶正眼镜,看到是吴邪在开车,倒后镜里,张起灵靠在座椅闭着眼睛。也是吴邪一时兴起,开车开大老远去尝鲜,酒店下边是海鲜市场,他们买了一大堆东西直接提去让酒店加工,也是方便。吴邪眼角扫到后视镜,没转头,轻声问了句:“醒了?”安岩本想往前坐,突然觉得腿有点麻。他低下头,神荼刚好换了个姿势继续睡,柔软的头发滑过他的手臂。

 

“吓醒了。”安岩咽了口唾沫,抬起头去看吴邪。吴邪调整了下镜子角度,不偏不倚对上安岩的位置,他嘴角一提,“很会挑位置,”方向盘打了个转,“你腿上的肉应该很松。小哥老是去健身,大腿跟石头一样,根本不好睡,难受死。”安岩胡乱地点头,义正言辞地添了句,“我也有锻炼的。”。“你?”吴邪疑惑地发声,“你顶多就在床上仰卧然后起坐。”不说了,安岩沉默下来,膝盖疼。

 

把神荼搬出车子也是大工程,安岩勉强支住神荼的身躯,刚想说让吴邪帮忙开下门,眼里却只追逐到车尾灯的光。吴邪开着车扬长而去。

 

无奈,安岩揽着神荼的腰,艰难地伸手在包里翻钥匙,忽然一阵温热覆到他手腕上,神荼似乎醒了过来。他站直,夺过安岩手里的钥匙就去开门,一下插到左边,一下插到右边,门没开,门上倒是有不少划痕。“大哥,我来好不好。”安岩一脸严肃地制止他。

 

回家后又是一番折腾,确认神荼已经睡下后,安岩去洗澡。出来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我喜欢你。”,是神荼的声音,他立即冒了汗,警惕地左看右看,四周没人。“我喜欢你。”,神荼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安岩瞪大了眼睛,看到书桌上的手机震了震,屏幕亮着。

 

谁他妈的这么调皮给他设的消息铃声?玩死人了。

 

之前听神荼干音的时候,不自觉就截了这段下来,但也只是藏在众多文件之中,偶尔翻出来过干瘾,而已。要说这种无聊人士,他第一个想到吴邪,可是吴邪也没碰他手机的机会啊,他根本手机不离身,除非说在家里洗澡或是充电的时候。他挠了挠头发,改掉铃声,划开屏幕,去看10086的骚扰短信。

 

在床上躺一阵子,心痒。安岩在被子上翻滚着,点开手机。“我喜欢你。”这声音弱弱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安岩摘了眼镜,再播了一遍,又播了一遍,还播了一遍……夹着被子又滚了圈,他滚出了门。

 

神荼的房门没锁,安岩蹑手蹑脚摸黑进去。床上神荼的姿势跟刚睡下时一模一样,变都没变过,他的呼吸很重,是熟睡的模样。安岩蹲到他旁边,他以后绝对不能干违法犯罪的事,刚刚太紧张都忘记那眼镜,现在跟瞎了差不多,保不准去偷东西太紧张装了一袋子钱但是袋子忘拿了。

 

他凑近去看神荼的脸,甚至都不敢呼气。鼻尖几乎要碰到他的脸。安岩想退后时踩到了神荼垂到地上的床单,嘴直接凑到神荼脸上,柔软相触,安岩感觉热气都吹到他颧骨边了。

 

……

 

好像不是凑到脸上……安岩马上弹开,神荼没醒,他倒是一脸汗。抬手抹了把,始终不敢碰到嘴唇。总感觉这样的意外显得他的喜欢不够庄重。安岩挺直身子,眯眼找准位置,慢慢地低下头,应该还有段距离的,他却比预想中更早吻到神荼。也许是水分不够,他的嘴唇有点干,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比较深的唇纹,他脑子都混成一团了,动作却一丝不乱,认真地偷亲完,他轻手轻脚地立刻,带上了门。

 

还是找个机会说喜欢?很想得到回应。想象着,假如神荼回吻过来……安岩红了耳朵,进了自己的房门。


————未完找瑟瑟续————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珍惜的人在面前,不要等到他不在了才发现爱的是他【酒茨】

重生(二)

酒吞刚跨出门,随之听见一阵响声,转过身去。看见烟雾渐渐散去。一个似身影只有人类三五岁的小妖,一头白发似冬季的白雪般,有着一对鬼手。冷俊的小面貌。额头有着一只鬼角,不仅没破坏这幅美妙的面貌。反而增添了许多的邪魅【喵;你们说让不让小天使失忆呢,嗯!是失忆呢还是失忆呢还是不失忆呢!绝定了,暂时失忆(∗❛ั∀❛ั∗)✧*。】 "嗯?!有人吗。"小妖【暂时这么叫】 酒吞和莹草当场震惊了,随后晴明,神乐,等众

高考之后

   《高考》的后续...其实本来没想写的,但是后来又突然想写了..... “挚友,我们要去哪里玩啊?”茨木打开电脑浏览器,准备查一下旅游攻略。高考过去已经有两三天了,茨木的状态恢复的很快,紧张难过什么的,早就不存在了。酒吞榨了两杯西瓜汁,递给茨木一杯,顺便坐在他身边,说,“趁着现在天气还不是很热的时候,我们可以去....海边。”茨木含着一口西瓜汁没咽下,只得捧着西瓜汁忙点头,发出含糊却带着兴奋情

式神的背景故事

(2)茨木

茨木 茨木这娃从小就命苦啊,小时候被家长撇了(是这个撇吧,还是其他的,哎呀,管它了)后来长大了(不要问我茨木这么活下来的!),和大部分无志青年一个样,特别迷茫,困惑,不知所措(好像没词了吧),去理发店当学徒(那个时期应该不叫理发店吧。。。哎呀,我不知道了),一次不小心,把客人头皮弄破了,流血了,(那客人不碰瓷吗)茨木一看就想舔(那是一个诡异的情景),一舔不得了,发现“哎呀我去,人血那么好喝啊”走上

KimmySA
圈名KimmySA,主要写瓶邪,偶尔荼岩。 主蹲微博↑ 大多数文在不老歌http://bulaoge.net/?kimmysa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