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14
阅读 13961

【双花】九号球

*乐中心双花

          张佳乐一直知道自己运气不是太好。

          运气这东西吧,玄而又玄的,很难简单定义一个人运气好还是不好,然而连续三次和冠军失之交臂还失去最重要的搭档,苦心创造的打法再无法施展,被辱骂被嘲讽,连走路跌跟头都比一般人多,要按叶修的话说,“乐乐这已经不能用运气不好概括了,这得是人品问题。”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但还是好想打他怎么破。

          连一直关系最好的黄少天都问他是不是得罪了维护宇宙正义的神秘势力,微草神神叨叨的王大眼说他命里带煞,每次一见面就跟他推荐xx护身符,搞得张佳乐有段时间以为他是兼职卖安利的。

         大体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张佳乐认为自己运气的确不太好,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而且相当有说服力。

         心塞的张佳乐表示他想静静,于是决定退役,退役之前还被秃头的百花老板用静静是谁这种烂梗无情的调戏了,他拖着巨大的行李箱站在百花大门口伤春悲秋,风掀起他有点长的小刘海儿,帅的简直乱七八糟,于是很快有热情女粉丝认出了他,抓流氓一样的尖叫一声,人群糊了一圈又一圈,前赴后继往前扑的场景,简直像是在cos丧尸围城。

          张佳乐一点不想当那被围的城,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一路狂奔,然后从百花后门那儿的一个死巷子翻墙跑了,身手之快连百花缭乱再加10点敏捷也赶不上。不过也是因为那围墙实在不高,而且翻习惯了,孙哲平在的时候天天从那跑出去吃夜宵,出了后门就是那条死巷子。在那边有个小吃一条街,街尾的那家卖馄饨的味道简直绝了,天天吃也没腻过,或者只是单纯因为那个一起吃的对象是正确的,保安脑子迂,从来想不到翻墙这招儿,也从来没逮到过他们,放任着正副队无视门禁带头吃了四年的馄饨。

         孙哲平走后那一年,张佳乐从来没再自个儿翻墙出去过,现在在这么翻过来,还是熟悉的味道,只不过少了个原来的配方里早一步翻过去蹲在墙根儿等着的孙哲平。他从地下爬起来,也没拍拍衣服,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插在裤兜里,就这么顶着一屁股的灰晃晃悠悠一路走回了家。

          在家里收拾一下,就这么宅着过起了二世祖的日子,每天吃吃喝喝打打荣耀,简直不能更潇洒,唯一讨厌的是时不时冒出来的关于孙哲平的念头,就跟网站里关不掉的色情小弹窗一样,要真是是网页整个叉了也就拉倒了,问题是张佳乐没法自己把自己脑子叉出去啊。

         按说他们这么多年的队友,不管怎么着出了孙哲平这样的事儿也得去看看的,但是张佳乐不知道他在哪,换句话说。他们已经失去联络了,所以他也只能当孙哲平是网页里的色情小弹窗,详细点的看不了,不想看也叉不了,往那儿一戳,像是牙疼一样,不致命,但疼起来也是百爪挠心,毫无办法。

          韩文清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蹲在沙发上看一档无聊的综艺节目,整个人闲得像要长出蘑菇,电话接起来,听见韩文清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果断加入了夕阳红哦不,霸图俱乐部。

         只要拿到一个冠军,说不定孙哲平就会打电话来找他庆祝了吧,毕竟这也是他们一直的愿望啊。

          网游里又遇见了杀回来的叶修和孙哲平,两个人一起干了一架,听孙哲平扯了几句ooc的文艺腔,“又留下一丝软弱”这种台言的句式几乎让他怀疑了孙哲平这两年是不是改行写小说去了,说不定还写了个ooc的笔名叫蝴蝶红啊蝴蝶蓝什么的。

         当然,好歹是恢复联系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并不是,之后,很快又恢复了原来那种黏糊的关系,天天短信摁来摁去,事无巨细到连吃的什么菜都要拿出来说一说,肉麻的张佳乐自己都受不了,孙哲平的手恢复了一点,帮朋友虐菜的时候被拉进了义斩,义斩的老板是个壕,于是孙哲平的工资也壕起来。他在b市买了个房子,三环内的,还特地发短信给张佳乐得瑟了一下,张佳乐脱口哦不手而出一句“壕求抱大腿”,那边也很快回复“朕准了,封你个乐美人儿。”

         接着又是一条,这赛季打完就退役呗,我们一起住。

          这就算是确定关系了,后来的张佳乐有时会想,他一直知道自己运气不太好,就连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还是男人,但是这也不错了,至少下次走路快跌跟头的时候能有人及时扶住他。

          于是张佳乐噼噼啪啪又摁了一条回复。

       “小平子的封号留下,乐美人儿就算了,我现在特别高兴,想去百花后门翻个墙。”
  • 举报帖子
喜欢 2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4

——94——   两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出门。   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抗拒出门的,阳光好像会灼伤我的皮肤一样让我恐惧,它会让我的丑陋和肮脏无处遁形。我不想离开我的床,我也不想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不愿意跟任何人交谈。我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感受,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就算是医生也不行。   但我也知道,这样其实是不对的。我已经失去了自救的能力,我需要帮助。   我妈原本并不认为我需要去医院,但她从来没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48)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四十八章   负责人事的副会长咳嗽了一声,以他的级别也只够站在那位长者的身后。那位老人是赏金猎人工会的长老会成员之一,资历和话语权远高于担当行政工作的他。碰到这种情况,自然是由自己先出头代为解释几句。 “最高等级的猎人一直是我们的挽留目标,尤其像现在这种时候,”他想到了才引起过一阵议论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苦昼短
一个脑子着地的仙女。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