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08

【黑苏】迟来 (2)


时间大概是早晨五点多,天将亮未亮,泛着暗沉的蓝光。

苏万扯了扯被角,在睡梦中咂咂嘴,一翻身便掉到了地板上。

他顶着一头乱发坐起来,才发现昨晚自己等着等着,没换上睡衣就睡着了。

秒针不紧不慢地走着,苏万靠着床呆坐了一会,冷涩的空气在鼻腔中泛出浅浅针扎似的生疼。

等到一丝缕阳光划破笼罩着城市的雾壳斜斜地点在被褥上,细小的颗粒在光柱中旋转翻腾时,他才起身去洗漱。

收拾好些简陋的行李,苏万背对着逐渐褪去冰蓝的天幕走出家门。

六点刚过的马路上空旷而又苍凉,残留着余温的路灯一盏盏熄灭。

苏万停住脚步略抬了抬头,此时仍能看见月亮,仍是沉在阴霾中,不肯脱出。

稀疏的车辆极快的掠过形单影只的苏万身边。不远处“哐当哐当”牛奶车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他想起每个清晨,自己舔过沾着奶渍的嘴唇时,那人还未被墨镜遮挡住的熠熠笑眼,攥着背包带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待到他稍稍的清醒了些,人已经坐在去往杭州的班机上了。

现下想要找到黑瞎子,没有头绪的在城里乱找自然是毫无用处的,只能像上次那般到吴邪处去打听消息。

希望吴老板正安分的在杭州歇息着,苏万心说。

飞机起飞,巨大的轰鸣声盖过了一切头脑运作的声音,苏万斜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由紫转蓝的天幕出神。

他有些焦灼,却又觉得欢喜,仿佛那人就会在目的地等着他似的,满满的希冀似乎使他安心了许多。

侧了侧头寻找一个舒服的角度,苏万合上眼,睡了过去。

苏万的行李只有简单的一个背包,无需等待他便急急地走出机场。

站在路边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有车来,只得一边向机场外走着,一边回想上次见到吴邪时的地点。

想着想着便又念起了那人。记得两人刚为师徒时,黑瞎子带他来见过一次吴邪,说是“拜见师兄”,还坑了自己一条上好的黄鹤楼。

苏万撇撇嘴,一时也想不起吴邪的住处,正巧来了辆车就往着西泠印社附近去了。

虽说杭州天气热,一踏出门跟滚火炉似的。可这西泠印社临着西湖边上,与楼外楼又只一墙之隔,自然是人来人往。

苏万沿着路张望了一阵子,一望见“吴山居”便推门走了进去。

见店内摆设倒是未变,货品换了一批。可哪有吴邪的人影,就是王盟也没有瞧见,倒是柜台后边半躺着一个眼镜男,正打着瞌睡。

他或是听着苏万进来的动静,又或是被热得受不了了,迷瞪着小眼睛,看清面前有人腾地便坐了起来。

苏万心生疑惑,还未开口,就见那人上下打量他几眼,见是个学生模样,料想也不会有什么生意可做,懒懒地坐着不准备起身。

苏万斟酌了几句,开囗道:“打扰,您是这铺子的老板?”

那人一听这话,立时便不乐意了:“小孩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老板,难道还是这儿的伙计?就这眼力见儿,还看什么古董!别来瞎掺和,去去去,别蹭我店里冷气。”

苏万急了,大叫:“我是来找吴老板的!”

对方见他这样不依不饶,更是恼怒,嚷道:“这儿吴老板就我一个,不认识你!”

他还想说点什么,就被赶了出去。

苏万讪讪的站在门外,刚被泼了一盆没让他觉得凉快的冷水,实在莫名其妙。

难道是吴邪又有什么计划,不得已要这样安排?

思来想去,苏万决定给黎簇挂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了起来,隐隐约约传来铃铛清脆的响声。

苏万来不及细想,开囗便问:“鸭梨,你知道吴老板在哪吗?。

电流嗞啦两声,“啥?吴老板?楼下烤串儿那个?你想跟他学手艺还是怎的,老板都喊上了。”

不知怎的,苏万一听他这平日里都习惯的玩笑语气,火气就上来了,对着电话吼道:“你他妈装什么傻!黑瞎子不见了,你不知道吴邪在哪儿?”

“黑瞎子?苏万你他妈动物世界看多了吧。吴邪又是谁?你做题做魔怔了?”

苏万心里哐啷一声响,语气都沉了几分:“明天下午老地方等我。”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曦孤】心事

(3)

(三)   “就是你暗恋人家!懂了吗!” 话音刚落,房门啪地一声被打开,曦月和淑女下意识回头一看——站在门外的君子跨过门槛进来,波澜不惊地说道:“姐,我采完花蜜回来了。” 曦月的脸上瞬间只剩下了“你在门外到底听了多少”这几个大字。 而君子把花蜜往旁边一搁,似乎看懂了曦月的心思,原本天真可爱的君子此时居然阴恻恻地一笑,说道:“我都听到了。” 说完,就丢下一句“姐别喝醉了”的话又出去了。 淑女沉默地看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取樊
weibo@雀踊茶 黑苏大法好!!!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