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6
阅读 3201

【喻叶】鬼话连篇 (3)

  

  ooc,小白文,没智商没逻辑没质量没内涵,全文胡扯,文笔欠佳,题目没深意,真·鬼话连篇而已,慎


  浮游灵


  本来叶修觉得自己能从一个只能躲在墙里没日没夜睡觉的鬼,变成一个可以跟在别人身边随意溜达的背后灵已经够神奇的了,可是没人想到,没过多久,更神奇的事发生了。


  “班长今天咱班和文学院搞联谊你都不去啊,那边美女还和我打听你来着呢,你这手机号码是给还是不给啊?哎呦!有、有朋友啊?”隔壁宿舍的兄弟兴冲冲地闯进喻文州的宿舍,刚进门就被惊了一跳。


  朋友?坐在椅子上的人和懒洋洋地趴在他背后的鬼对视了一眼,企图在对方眼里搜寻到不同的意见。


  喻文州笑了一下,没搭他这茬:“找我有事吗?”


  “啊?啊,没事没事,你忙你的吧。”那兄弟挥了挥手,然后又热心地招呼起来:“你朋友今晚睡这儿吧?这小破床睡俩人也够他呛的啊,要不今儿去我那儿睡?老李回家了,今天不回来。”


  虽然结果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叶修还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了句:“没事儿,我俩挤挤就行了。”


  那兄弟笑的更大声了:“那成,哥们儿有事儿说话哈,班长朋友就是我朋友,不用客气啊。”说完还没等人回答,就“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这兄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除了给喻文州和叶修带来了这个惊人的信息量之外,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我……化形了?”叶修好奇地打量了下自己,完全没有已经可以化成人类的真实感。


  “嗯。”喻文州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于是他干脆招了招手,把站在镜子跟前的人叫了过来。


  “看出来了?”叶修问。


  喻文州摇了摇头,忽然他把双手插到叶修腋下,双手一个用力……没抬起来。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咳咳,那什么,没事儿,你放心我不说出去。”


  喻文州丝毫不见尴尬地无视了他的这句话:“有重量了。”


  叶修原地蹦了两下,得出结论:“没什么实感啊。”


  就这样,一人一鬼就着这具新鲜出炉的肉体研究到了大半夜,叶修打了个哈欠:“认真来说这算不上是人体吧?”


  喻文州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的:“当然了,你是鬼啊。”


  “只有浮游灵阶段的鬼才可以化形,也就是说我现在可以不受限制到处飘了?”


  喻文州是真困了,迷迷糊糊地只见叶修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叶修见他这样子,知道今天也研究不明白什么了,还不如明天直接问魏琛,于是他摇了摇喻文州:“明天再说,先上去睡觉。”


  深更半夜总是最能激发灵感的,这一点放在鬼身上也毫不例外。说好的明天再说,可是有鬼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还没等天亮就开始作妖。


  叶修推了推喻文州,把他摇醒:“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吧?”说起来,他从地缚灵变成背后灵也是从遇到喻文州才开始的。


  喻文州被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得有点蒙,再加上实在是困得不行,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做什么?”


  “我啊!”叶修转过身看着他,“你不是说你之前遇到了一个神婆?”


  “嗯,她看起来还挺喜欢你的。”喻文州继续闭着眼睛说话。


  “那会不会是因为她?”叶修在喻文州身上摸上摸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该不会是哥魅力太大把神婆折服了,所以她要帮我化形吧?”


  “这都哪和哪啊?”喻文州学着叶修平时的语气反驳了句,“那老奶奶是个好人。”


  “你怎么知道啊?”


  “她说让我们好好过。”


  他这句刚一出口,叶修立马就不吱声了。喻文州还以为这句话终于把他镇住能消停了,正准备把鬼捞到怀里接着睡,结果就被叶修一个反身压到了身下。


  “……”能不能别每回都来这么刺激的?


  “坦白从宽啊喻文州同志,”叶修趴在喻文州身上死死地盯着他,“你说你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你脸色怎么那么差?你不会是和她签订了什么契约诅咒发作了吧?”


  喻文州苍白着一张脸直往下冒冷汗:“你只要下去就肯定没有了。”——这大半夜的时不时来个鬼压床,别说他喻文州个宅男,就是真搁世界拳皇来那也遭不住啊。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真跟你没关系?”


  喻文州坐起身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半晌才说:“要真说没关系你信吗?”


  叶修确实是因为喻文州的出现才逐渐开始变化的,这一点两个人心里都门清,可惜却是一个不愿意说,一个不愿意想。


  喻文州见某只鬼又有装鸵鸟的打算,也不打算逼他,只好暗自叹了口气,轻声说:“睡吧。”


  叶修一时摸不准他到底什么意思,于是干脆转过身背对着他躺下,随后感觉到背后的人正和他以一样的姿势侧躺。


  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后颈,没一会儿,腰间又爬上一双温暖手。叶修是鬼,本身没有什么冷暖之分,但是他并不排斥这样的温暖,甚至还有些喜欢。


  但是……


  叶修咬了咬牙,双手覆上另外的那双,将其一把扯了下来。


  他起身平静地看了那人一会,然后才又躺下,脸色看起来比喻文州刚才被鬼压床的时候还苍白:“人鬼殊途。”


  身后的人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又重新伸出双臂搂住面前不断散发着冷气的那只鬼:“就这样吧叶修,你睡觉不老实,再来一回鬼压床的戏码那我明天就不用上课了。”


  第二天是喻文州一个人去上课的。


  叶修在得出自己已经是浮游灵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就以一会儿要和魏琛方锐进行三方会谈为由,把喻文州一个人赶了出来。他还没出门就听到魏琛的大嗓门从隔壁响起来:“老叶听说你可以化形了?坦白从宽!我可听说了啊,前些天喻文州把你堵墙根儿底下都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喻文州趁着叶修爆发吊打魏琛前,拿着书关上了门。他摇头苦笑,这还是两个月以来他第一次自己去上课啊。身边忽然没了那只就知道睡觉的鬼,一时之间竟然还有点觉得不太习惯。


  从一开始的害怕,到后来的好奇,到听到叶修口中“有缘人”的嫉妒,再到猜测出他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的时候的欣喜,最后的场景停留在了那个被夕阳染红的傍晚,他把叶修堵在墙角诉说着两个人未来一起生活的可能性。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未来”“一起”这样的字眼已经摆了出来,凭着叶修的思维缜密又怎么可能听不懂。昨晚的那一句“人鬼殊途”就已经是答复了啊。


  喻文州从来都是一个对自己的自制力有十足信心的人。


  但是……


  他渐渐放下握在门把手上的手。


  有些事,一旦脱离了轨道,也就万劫不复了。一如偏离了车道的列车,又如这间宿舍里一人一鬼同住在短短的两个月里所滋生出的感情。


  


  


  这节课喻文州是和同学一起坐的,同学们调笑他终于不再像个移动的人感空调了。


  喻文州笑了一下也没说话,他拿起书正准备走,就听到隔壁兄弟喊了他一嗓子。


  “哎,班长这不你朋友吗?来找你的啊?”


  猛的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位笑着对他招了招手,喻文州的心跳无端地漏掉了一拍。


  “你怎么过来了?小会开完了?”


  那鬼一改昨晚和今早的暴躁,心情看起来出奇的好:“想你了就过来了。”


  喻文州脸上的笑有些僵住了:“叶修,你要是真想拒绝我就别再来撩拨我。”


  鬼微微偏了偏头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反而笑得越发明媚。


  喻文州见他没什么反应,闭了闭眼睛:“没什么。”


  被他拉着走了一会儿,直到景色越来越荒凉,喻文州忽然顿住,鬼被他拽得一个踉跄,回头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要带我去哪?”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那鬼又拉过他的手,准备接着走。


  “后山?”


  鬼不说话,只是笑着。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问:“你到底是谁?”


  鬼仿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一样:“我是叶修啊。”


  喻文州摇了摇头:“你不是。”


  “我是啊。”


  “你不是,你们太不像了。”


  那鬼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他单手掐住喻文州的脖子:“我是!”


  喻文州被掐得呼吸困难,只能双手扒住他的手:“不……你不是……”


  那鬼的脸色已经变得狰狞了:“快!说我是!”


  亏得这时候喻文州还能笑出来,他翘起嘴角:“不……你们一点都不像……”


  他这句话刚一说完,面前“嘭”得冒出一股黄烟,掐着他的人变成了一只顶着草鞋的黄鼠狼,那黄鼠狼扔了草鞋,狠狠地啐了他一口,就向远方逃跑了。


  喻文州被扼住喉咙好半天,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跌坐到地上猛咳了一阵。


  一抬头就发现不远处有个鬼正一脸复杂得看着他。


  一人一鬼,一站一坐,对视了老半天,那鬼才走到他面前蹲下与他视线持平。


  又是一阵沉默的对视,双方谁也摸不准对方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叶修忽然笑出声,他拨了拨喻文州的头发:“回去吗?我想玩游戏。”


  喻文州点了点头:“好。”


  “我还想吃泡面。”


  “好。”


  “还有烟,上次老魏给带的那个太难抽了。”


  “这个不行。”


  “嘿!你这人!”


  “回去吧。”这回是喻文州说的,他伸出手看向叶修。


  叶修同样看了看他,把自己的放了上去:“好。”


  =====================================================


  


  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还没睡醒就开始说胡话:“别闹啊喻文州同志,你知道我不需要吃饭啊。只要你每天分点儿精气给我就够我维持的了。”


  “……”喻文州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他忽然想起上大学的那会儿他同学和他说,像咱们这些念工科的,那就相当于是在和尚庙蹲点,想要在大学里找到对象那就千万不能摆出太高的姿态,否则就活该单身一辈子。反正哥们儿的要求是不高,只要是女的活的那就成。


  女的,活的。这似乎是很多男人正常的择偶标准。


  喻文州看着面前这个眯着眼睛衣衫不整的家伙,这明显不是个女人,严格来讲他甚至连人类都算不上。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和他在一起从学校到社会,纠缠了整整七年。喻文州不知道他还有多少个七年能够陪着叶修,但是他希望这些七年能够填满他的一生。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2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在下即予家阴阳寮的日常

(6)所谓的狗崽

好不容易把妖狐觉醒之后,又把他升上3星的时候,酒吞已经四星满级很久了了。 酒吞倚着桃花树看着妖狐和茨苗在一起玩耍,手里一如既往的举着一杯酒,脸色似乎有些高深莫测,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幅样子,我悄摸摸的凑到酒吞身边,轻声问他:“吞崽呀,你就告诉阿妈,你为什么每次看到妖狐就一脸奇怪的表情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阿妈不知道的?”我左眼写着“八”,右眼写着“卦”,一脸“我很好奇的”表情

【喻叶】少年子弟江湖老

(6)

  “呯”地一声,小石子自喻文州袖中腾空射出弹中天上的木鸢要害,木鸢应声在远处被十七八道天雷劈成了木头渣。   “呦,大侠好内力啊。”叶修一手掐指算着阵法,一手拍了拍身前喻文州的肩。   “这已经是第八个了。”喻文州回头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刻意压低了声音:“你猜肖时钦会把这笔账算在谁头上?”   机关鸟本身设计材料并不名贵,但是以雷霆掌门爱机械成痴的个性,指不定要敲诈得他们倾荡出半个家产呢——同为四

海底月

(2)

本章剑非道帅气专场23333 剑非道最怕的事情,大概是替云霄临去给他带的研究生上课。云霄临本人温和文雅,带出来的研究生一个赛一个豺狼,届届如此。大概真是饱览群书惹的祸,学问不差,可恨伶牙俐齿。 传承之风颇为不正。每一届的看到剑非道都极其狗腿:“这是传说中的院长大弟子啊。”“大师兄好。”“大师兄果然是太上府颜值的巅峰。”“这么好看是GAY吧。”“胡说……”叽叽喳喳让剑非道头疼不已。更有甚至,公然抱着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