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28
阅读 55348

SPL

#

他的明天不会来。

作为他们这种职业,明天本来就是没什么意义的词语。明天和蛋糕,鲜花,和平一样没有意义。

哈,和平的话他靠什么赚钱?

有意义的是血肉,报酬,钱,和生命——最后一个勉强算是吧。

#

在他这个职业里他算是话挺多的,毕竟没人会在杀人的时候有好心情说很多话,但是他有,并且他乐于。

嘿哥们,人生这么短,不说点什么也太空虚了。

黄少天喜欢在扣扳机的时候和人喋喋不休,说一些有的没的东西,即使他有些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人做了什么坏事。

可能是偷了哪些资料,杀了哪些人,当然也有轻一点的,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被挂去榜上——有钱人的恶趣味。

黄少天喜欢在酒吧里扎飞镖,隔着很远的距离,一直不停地咀嚼一块口香糖,直到喻文州走进来把他的飞镖盘拿走。那就代表着他们要开业了,不管是开业做什么,开始卖酒或者是开始卖命。

他们干的活很简单,查看今天有没有人发布高价人头,查看那个人头会出现的地点,评估那个人头的简易程度,然后假如以上的一切评估都符合的话,他们就会开始抢单——就像给你送快递的那些小哥抢活一样,然后抓阄决定这笔赏金是归谁的。

归谁都可以,他们不需要太多的钱,他们的钱只需要够一年的他们吃喝玩乐就可以,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见明年的太阳。

多余的赏金会上交给喻文州,他们的暗杀小队队长,唯一一个认真在算钱的人,喻文州会把一部分拿去买武器,买装备,买医药盒,还有一部分拿去存起来,以便他们这群人里有一个突然不干了。

你知道的,这么危险的事情很容易让人放弃,不光是心理上的,还有生理上,突然伤到哪儿以至于不能继续之类的。

蓝雨是一个非常人道的暗杀组织,起码对自己人是。

他们进来的时候需要进行严格的检查,例如和队友互殴,和队友拼酒,和队友相互沟通情史之类;但是出去的时候很简单,你只需要把蓝雨给你的东西放回蓝雨的仓库里。

枪啊,徽章啊,资料啊,什么的。

然后从酒吧大门走出去,顺便还能对身后的队友挥挥手。

于锋就是那样走出去的,他连一杯酒都没有带走,黄少天是招收于锋的那一个,他和于锋喝酒互殴谈情史(虽然他没有情史),于锋走的时候他闷灌了自己一口酒,都忘了自己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黄少天不太懂为什么别人会离开,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蓝雨,带他进门的是个男人。不光带了他,还带了他现在的队长。那时候的蓝雨还不叫蓝雨,顶多是个小混混集团。

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花了很多时间,他们的人群越聚越多,也有很多人离开了,包括当初的那个男人。

“郑轩。”黄少天晃着啤酒撞了一下身边人的肩膀,他喝得太多了,眼前都是模糊的重影,“你小子前几天是不是找了个对象?该不会你也想走吧?”

“说什么呢黄少。”郑轩把他面前的酒瓶子推到一边,叮叮哐哐地叠在一起,“干我们这行找什么对象,留着给人当靶子啊?”

“哈,于锋不就是找了个对象——”黄少天打了一个酒嗝,他坐在沙发上的身子往下滑了滑,没有酒瓶能给他碰倒了,他把自己的腿缩了缩,埋进了沙发里。

“少说两句吧黄少。”郑轩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把自己缩起来,不光是腿,他的肩膀,手臂,脑袋,甚至是手指都被收了回去,黄少天试图把自己团成一个球体,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啤酒,烟花,一些嬉皮士的音乐。

他的眼睛很酸,应该是因为喝了太多,那些酒精没有地方流着,只能充斥在他的身体里。

#

他喝醉的状态也只持续了一个晚上而已,那个晚上他过得相当糟糕。黄少天被喻文州从沙发里叫起来,眯着眼睛走出酒吧,他想吹冷风醒醒脑子,却在酒吧门口和人撞了一把。

他还差点吐到那个人身上。

不过都过去了,第二天的黄少天照样从床上爬起来,宿醉让他有那么一点点头疼,不过没关系,这些疼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他照样可以自如的抢任务,端着枪射击,突破那栋目标大楼的层层守卫,然后溜进去把刀子抵在人脖子上。

比起一切热兵器,他更加喜欢冷冰冰的东西,小刀,匕首,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什么,这并不是说他用枪不在行——虽然比起轮回那个有名的枪王,他是没那么高的准头,也没郑轩那么高的炸弹天赋。

他喜欢用刀子只是因为这种东西比较安静。你知道的,总要有点什么东西来调和一下他,不然来想象一下黄少天拿着机关枪,一边连续射击一边喋喋不休的样子....天哪,他觉得自己都要忍受不下去。

他把刀子抵到那人的脖子上,这是他今天接的第一个活,介于昨晚上他的睡眠质量不太好,他现在只想迅速把刀子捅进这个人的脖子然后回去补眠。

“抱歉了啊朋友。”黄少天把刀子往那人的皮肤里面凑了凑,“虽然我也很想和你聊一点什么,但是我今天真的没什么心情——我们痛快一点,我下刀子你闭眼,一刀两断行不?这样你也能好受一点?”

“我就当你同意了。”黄少天嘀咕一声,把刀子往肉里头扎进去,“下辈子快乐。”

他失败了,他没能扎死那个人,实际上那个人也不是他的行动目标。在他把刀子扎下去的时候,那人扯下了脸上蒙着的睡眠眼罩。

黄少天的任务目标才没有这样的眼睛,那应该是个人过中年满脸横肉的老大叔,而不是一个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看着他的熟面孔。

是的,黄少天认识这个人,当然不是说他们私交多好,而是因为这个人太有名了,起码在业内,非常有名。

唯一一个从嘉世出来之后没有消声觅迹,而是大张旗鼓又自立门户的一个奇人。

行业里的标杆,杀手界的斗神,叶修。

黄少天和他打过一两次,但是并没有打到最后,他们一直很少碰面——实际上所有的杀手组织都很少相互见面,拜托,他们是地下组织,又不是隔三差五相互斗殴的小混混,保持隐蔽和神秘是必须的,更何况搞不好哪天对方就来杀你了,还是不要把关系搞得太好为妙。

这大概是叶修东山再起之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重生的斗神。

“嗨。”黄少天把刀子收回去,干巴巴地和人打了一个招呼,“最近过得不错?”

“还行。”叶修回答他,从那张非常浮夸的床上坐起来,他上半身穿着那个老大叔的睡袍,下面影影约约能看见还穿着一层防弹衣。

“恩...好吧。”黄少天挪远两步,他和叶修不熟,他不知道还行是什么概念,他只想知道他要杀的人在哪儿,那个人头可值钱了。黄少天撇了撇嘴,“我想知道我的五百万呢?”

“兴欣已经把他送走了。”叶修从被子里出来,坐到了床沿边上,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朋友,黄少天进蓝雨的时候年纪很小,很多人都说他长得不像杀手,因为黄少天实在长得...太纯良了,但是不可否认长得再纯良他也是一个优秀的杀手,虽然比起杀手,他更像刺客,埋伏在黑暗里的那种。

“...你的意思我拿不到我的钱了??”黄少天有点气鼓鼓地捏了捏手指,“我从外面一路溜进来,打晕了两个保安,还撬了三道锁,翻了两个窗户才进来——我靠这些有钱人的家也太大!然后你和我说我要杀的人你已经送走了?为啥!你们兴欣改行当保安了吗??”

“因为他给我们一千万,英雄。”叶修表情就像在看一只炸毛了的猫。

“靠!”黄少天恼怒地冲那人丢出自己的匕首,当然他没指望能打中斗神,“你们都已经送走了,还安排这么多保安干嘛——你还特地躺在他的床上!”

“这是职业素养。”叶修从他耸了耸肩膀,“要不哥下次就在门口贴个纸条,说人已经没了让你们别来了?”

“......”黄少天对人怒目圆视。

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什么,五百万已经没了,比五百万没有更打击人的消息是对方得到了一千万,黄少天今天晚上白跑一趟,还浪费了自己的几个枪子儿和许多体力。

他准备从窗口翻下去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他失去钱的地方,叶修跟着他走到窗户口。

“别这么沮丧啊。”叶修从套着的那条睡袍外套里掏了掏,从里面摸出一根棒棒糖,“看你潜入的这么认真,奖励一根糖?”

黄少天把自己的绳索在腰上拴好,从三楼的窗户口一路滑了下去。

#

黄少天回到了蓝雨,实际上他并不需要报告自己的任务失败,因为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兴欣的任务成功了。

他叼着一根棒棒糖,无所事事地继续往前面的飞镖盘上扎刀子,还花了一点时间帮喻文州调酒,帮郑轩修爆破装置,还出去给自己买了一点药。

黄少天拎着那袋子止痛药回去的时候嘴里的棒棒糖几乎化完了,他舔了舔自己的牙齿,上面有一点残余的柠檬味。

其实他挑中的任务很少失败——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擅长的领域来选择任务轮回的枪王周泽楷选择远程狙击,霸图的拳王韩文清偏好近身肉搏,而黄少天一般喜好那种潜行暗杀,(曾经还有人私下聊过他们几个凑在一起到底是谁先干死谁。)虽然潜行的任务有很多竞争对手,但黄少天总是最快的那一个,毕竟他是出了名的暗杀界妖刀。

他的任务很少失败,除非有什么特别无法应对的特殊情况,就像这次一样。黄少天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一个身,他觉得有点气愤,气愤的点并不在于自己失败了,而在于叶修的布局简直像是一个陷阱,一个等着他跳进去的圈套——就算叶修最后给他的棒棒糖味道不错也不能掩盖那人故意设计了他!

冷静啊少年!黄少天在心里安抚自己,你不是刚进蓝雨时候那个被叶修牵着鼻子逗的小鬼了!这种时候生气就中计了!你应该冷静!成熟一点!不要理那个叶修!

是的,他刚进蓝雨时候被叶修牵着鼻子逗过一段时间,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就是那段时间他也没这么见过叶修的脸,他只是因为任务和其他的一些原因,一直追着叶修跑而已。

就是因为那段黑历史,几乎圈内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很熟,连郑轩都这么觉得,郑轩甚至在叶修脱离嘉世的时候试图说服黄少天把人拉进蓝雨,而黄少天对此的回应始终非常冷漠——“不拉,不去,我和他不熟!”

真的不熟,黄少天又舔了一下自己带着柠檬糖果味的那颗牙齿,叶修和他顶多算是见面次数比较多,见面时候能相互嘴炮一下的同行关系,要按今天的任务来看,他们甚至是对手关系。

对吧,一根棒棒糖改变不了什么。

但是很多根可以。

黄少天几乎在接下来的所有任务里都碰到了叶修,要不是包荣兴还在持续不断的接杀人任务,他都真的怀疑兴欣改行当保安了。

或许不是兴欣改行,是叶修改行了。

他的任务过程受到了很大的阻挠!以前他只要偷偷溜进去打死目标人物,现在他需要偷偷背着叶修溜进去!虽然很困难,但是我们的妖刀还是成功完成了一大部分的任务,还有那么一小部分的失败了。

不是叶修把目标任务运走了,就是他临时转变了攻击去瞄准叶修——真的,说句实话,叶修在场的话,黄少天很难忍住不去打叶修。

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磁铁,而黄少天是被他吸引的某些金属;也可以说他是火焰,而黄少天是——算了,这个比喻太让人恶心了。

黄少天一周换着不同口味叼棒棒糖,成功的话那根糖会被他一直含着直到融化,而失败的话那个倒霉的糖球会在他嘴里被他的虎牙咬碎。

现在不止是郑轩了,连喻文州都觉得他和叶修的关系不错,甚至还给黄少天提出了要不要也用什么东西来回敬叶糖果的建议。

拿什么回敬,难道他也要带糖果上路吗!而且他并不觉得叶修和他关系不错!哪儿有关系不错的人天天抢你的钱?!

虽然这样,之后一次叶修给他糖果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

叶修喜欢抽的那个牌子。

黄少天发誓他没有故意去问叶修喜欢哪个牌子!!只是他在买药的半路顺带买的,挑了一个最常见的牌子——最常在叶修嘴上见到的牌子。

好样的,现在他们的关系非常尴尬了,大概从互相嘴炮的同行升级到了互赠礼物的同行。

要是其他的行业也就算了,但是拜托,他们干的是暗杀,这还不够尴尬吗?!

#

他们非常尴尬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可能只有黄少天在苦恼,叶修好像对这件事情很习惯,好像他在做任务的时候随身带糖送给对手是件正常的事情。

谁知道呢,叶修也的确拥有一大批追捧者,说不定送糖对他来说就是很习惯。

但是送烟对黄少天来说不是,他最近买烟的数量都快赶上他买止痛药了。

蓝雨的妖刀陷入了苦恼,他甚至开始逐渐减少自己接任务的数量,他宁可无所事事地缩在沙发上看店也不愿意再去遇到叶修。

喻文州代替了他,帮他接受了一部分好做的任务,还在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个问好:“少天?叶神问你是不是病了。”

“...没有。”黄少天抱着抱枕往沙发内部缩了缩,他脚边堆着一些啤酒瓶,看起来就像他已经苦恼到了要借酒消愁的地步。

“有什么需要我带话的吗。”喻文州甩了甩手上的血,他不喜欢把那些粘稠的东西粘到手上,但是面对的是斗神,他难免会碰到一点。

“...也没有。”黄少天把抱枕丢开,发出了一声焦躁的叫声,然后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啊啊啊!队长!”

“恩?”喻文州站在原地,黄少天很少这么焦虑地喊他,上一次大概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次黄少天因为吃了太多巧克力而牙疼,焦躁地想一枪崩掉自己的牙齿,而这次看起来比牙疼糟糕多了。

“队长,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能告诉我,然后也不能往深处设想!就是,站在一个非常客观的角度上来回答!”黄少天抬起眼睛,他的眼睛里有一点闪光的东西,“我要问你,拜托队长,收起你脑子里的那些非常精细的算计...只要单纯的回答我!”

“好。”喻文州点点头,只可惜他脑子里的东西收不起来,他甚至已经知道了黄少天要问他什么,他只能假装自己非常单纯,来安抚自己暴躁的副队。

“...你的敌人一直给你送礼物是什么意思?”啊,他问出来了。

“大概是想招安你?”喻文州秒答——他就知道是这个问题。

“...还有其他的答案吗?”黄少天深呼吸了一下,其实这也是他脑子里的答案,但是叶修要招安他干嘛?兴欣能人异士还不够多吗?甚至连方锐都被他找去了好不好!而且黄少天发誓自己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鬼!

“恩..还有个别的,但是我觉得你可能不太想知道。”喻文州拿瓶啤酒喝了一口。

“...队长你说吧,我能承受住。”黄少天背后发毛,他见过喻文州这个表情,每次喻文州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他都觉得很可怕。

“他想泡你。”

“.......”黄少天无声地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都讲不出来,他抢走了喻文州手上的那瓶啤酒,给自己用力灌了一口。

沸腾的气泡冲上了他的脑子——真希望他现在能马上喝醉,这样他就可以忘掉自己刚刚听见了什么。

#

所有的一切结束在一个任务里。

非常好,由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开始,再用一个任务结束,简直是黄少天的暗杀美学。

那个任务的内容是“杀掉叶修”。

当这个任务要求跳出来的时候,无所事事正在扎飞镖的黄少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伸长自己的手,抢在郑轩前面飞快地按下了“接受”。

他们手上的机器发出“叮”的一声,提示他们任务接受成功。

郑轩脸上表情扭曲了一下,转头看向黄少天:“嘿...黄少,你确定你要接这个??”

“我要接!”黄少天回报他一个严肃的眼神,实际上不怎么严肃,他的眼神里全是激动的跃跃欲试,好像他是只看见受伤兔子的饿狼,感觉他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的刀子捅进叶修脖子里。

“...我只希望你看见了违约金。”郑轩把那个任务的介绍打开看了一眼,除了那四个醒目的大字以外,还有一行小字标着巨额违约金,虽然...这个数字也不是不能承受,但是足够赔进蓝雨半年的收入。

看见违约金的黄少天犹豫了一秒,但是他又迅速地恢复那种斗志昂扬的状态,其实从开始和叶修“互赠礼物”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状态了,很多时候他都焦躁的像是被侵犯地盘的豹子,而现在,他马上要去侵犯别人的地盘。

等黄少天哼着小曲儿从他们面前走掉,郑轩担忧地又看了眼那个任务,值得庆幸的是任务时限非常长,起码他们不用在这个月里赔钱。

“队长,你觉得黄少这是因爱生恨吗?”徐景熙凑到边上看了一眼任务,忧愁地摇了摇头。

喻文州擦干净一个杯子,对着自家的队员们摆出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他才不是因爱生恨!首先他这个爱是从哪儿来的??黄少天皱了皱鼻子,他只是为自己被困扰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去骚扰一下叶修感到开心。当然,要是他真的能干掉叶修也可以。

做其他任务的时候他需要考虑很多因素,人质啊,目标啊,暴露性啊。而这个任务就简单快捷多了,他不会受到叶修的骚扰,叶修就是他的目标。

他甚至抛弃了自己潜行的特色,他开始冲上去和叶修对干。

真男人当然都喜欢对干,潜行不过是他完成任务的一种方式,但是假如目标是叶修——无所谓了,反正那个人都能发现他。

一直以来黄少天的特色都不是潜行,外界太多人觉得他是一个暗杀者,认为他只有一击必杀的技巧而没有实干的实力,但实际上,黄少天能被称为妖刀的一个最关键的地方并不在于他的隐藏,而在于他的另一个特点。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

这点在普通的任务里很难暴露,以至于让太多人低估他。黄少天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人,假如对手没什么实力,只是一块鱼肉,那他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了解对方;而假如对手是强者——就像叶修的话,你会看见黄少天是多了不起。

他能招架对方的所有攻击,并且在对方想不到的地方找到破绽,也许那个破绽只是一点点站位的偏差。

而假如被他抓到那一点,他就能从那个地方把你彻底击溃,只用一下就可以彻底打乱对方的步调,让目标掉进他的进攻节奏里。

叶修在第一波攻击的时候被黄少天划伤了腰腹部,要不是他收手足够及时,或许会被那个人趁机踹断肋骨。

但是相同的,黄少天也差点被叶修扭断手腕。

“哈,还不错?”叶修拿胶布迅速地把自己身上的口子贴了起来,这场架可没这么容易结束,黄少天的性格他知道,一旦咬上什么东西,除非猎物死亡,就只有让他失去行动能力才能停下来。

“叶神口气很大嘛?”黄少天甩了甩自己的手,他手腕那一圈被叶修捏得生疼,为了防止被再次抓住,他给自己简单的包了一圈绷带当做护腕,“几年没练了吧?当保安的日子是不是很清闲?要不要哥们和你练练?”

“哥当初打架的时候你还在被魏琛训吧?要练练可以啊。”叶修眯着眼睛对黄少天扯了一下嘴角,挑衅意味十足,“期待你的表现?”

“靠。”黄少天甩了甩自己的匕首,猫下腰冲了上去。

他几乎就成功了,他在最后被叶修打掉匕首的时候摸出了一把手枪,谁规定妖刀就不能用枪的——只可惜叶修那个混蛋居然连他的子弹也躲过了。

黄少天被叶修抓着手腕反压到了水泥地上,他的手臂被反剪到了身后,在黄少天挣扎的时候叶修已经掏出手铐把他铐了起来。

“还得再练练啊英雄?”叶修把黄少天拖到身边的柱子上,再用一个手铐铐住,一个可绑不住这个妖刀,就是两个也只能拖住他一段时间而已。

叶修甩了甩自己的手臂,突然这么练一把还真挺累的,他背对着被铐住的那个人挥了挥手:“回见。”

黄少天回蓝雨的时候手腕上有一圈狰狞的乌青,为了从叶修的手铐里逃出来他差点磨破自己的一层皮。徐景熙了然地给人丢了一瓶活血化瘀药过去,黄少天哼哼了一声,把药膏抹上了。

不可否认他心情很好,比起憋屈地带着沙发上,出去和人打架简直是抒放他的内心,他觉得自己心里堆积已久的那股子怨气都散发出来了——虽然手腕上那圈伤口非常疼。

他们连续打了很多天,黄少天的装备也越来越齐全了,当叶修往左侧翻滚躲开黄少天丢出来的一个炸弹之后,他终于认真地皱起了眉头,黄少天是玩得挺开心,把他当成一个打不死的沙包——虽然他也的确很难被打到,但也是时候该给这小朋友一点教训了。

叶修在黄少天靠近的时候闪身去了那人身后,他手上拿着一个尖利的东西,像是椭圆形的一个圆盘,在黄少天试图用匕首捅他的时候叶修侧身拿利器的刃口擦过了黄少天的手臂。

“没打到啊叶神。”黄少天的匕首在叶修脸上带出一道血痕,不可否认的是,血液让他们两个都兴奋了起来。

叶修用大拇指把留下来的血液擦下来,放进嘴里舔了舔:“少天大大确定没被打到?”

“我——”黄少天话说了一半,他觉得自己的舌头开始麻痹起来,被擦伤的那只手臂瞬间失去了知觉,他的眼前开始模糊,看叶修都快出现重影。

“罗辑的新发明。”叶修甩了甩手上的那个东西,“药效好像大了点..撑住了,保持呼吸。”

黄少天倒下去之后叶修在他边上停留了一会儿,他拿出了黄少天的通讯仪,给蓝雨内部发送了一个求救信号,接着又呆了大概五分钟,他把脸朝下的黄少天翻了过来,那人脸上的表情非常愤怒,皱着眉毛抿着嘴,叶修好笑地把他鼻子上的灰尘擦了擦,赶在郑轩跑来之前离开了。

他们打架的激烈程度一次比一次厉害,叶修也不再是单纯的招架,到后来他们都觉得对方是真的要杀掉自己,生命威胁的警报在他们脑子里疯响,有几次他们都打得精疲力尽。

但是他们没有一点点不爽,他们反而在这种过程里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说出来的,剧烈的情绪,他们在流汗的时候觉得舒爽,在流血的时候感受到兴奋,他们都是这样的人。

他们在对方眼中看见自己,看见彼此打到激烈处闪着血光的眼睛。

有几次他们靠得特别近,黄少天甚至觉得叶修性感爆了,他要是有那个余地,他或许会控制不住自己去啃一口叶修勾起来的嘴唇,然后把那里咬出血。

他们像是两匹撕咬在一起的狼,竖着尾巴,相互挑衅搏斗,也相互吸引。

叶修卡着黄少天的脖子把人死死压制住,他确定自己的后背一定被面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小豹子捅出了口子,搞不好肋骨也伤到一点,而他把黄少天的右手臂掰脱臼了,他拿膝盖用力抵住黄少天的胃,把人压得想吐,他紧紧掐着黄少天的脖子,感受手底下那个人脉搏快速地跳动。

叶修要吃人似得盯着黄少天,好像真的要在人脖子上咬出一个血口子,眯起来眉眼危险却又该死的特别性感。

这让黄少天觉得兴奋——比起送糖果的叶修,他更愿意被这样的叶修泡。

黄少天被他掐着脖子,努力的张开嘴呼吸,舌头藏着牙齿里面,艳红的舌头和脸上鲜红的血,他的头发全部黏在脸上,后脑磕在地板上的痛感让他有一瞬间的迷茫,他脸色因为缺氧有点泛红,眼角湿润,眼神却始终带着一股子不可一世的狠劲。

他们都在喘气——叶修在喘气,黄少天在努力呼吸,叶修真的快要掐死他了。

“哥真想现在就吃了你。”叶修靠近他,眼睛里全是危险的光,拿低哑的嗓子对他说。

黄少天被掐得说不出话,他也眯起眼睛,对着叶修扯了扯嘴角,他脱臼的手臂疼得要命,但他还是努力做出了两个口型——

试试(try me)。

接着他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叶修掐在他脖子上的力气大了一点,他挣扎地张开嘴,感受到了自己的下唇被人撕咬。

——叶修俯下身,掐着他的脖子狠狠亲了他。

他的舌头被搅住了,他的脑子在发出轰鸣,他眼前是一片模糊的白光,还有叶修的眼神。

他们嘴里都是血腥味,黄少天觉得他和叶修的舌头一定有一个被咬破了,叶修甚至要把舌头伸到他的喉咙口,有一些液体顺着他的嘴角往脸上淌,可能是口水,也可能是谁的血。

亲吻让他喘不过气来,即使叶修已经放松了掐着他脖子的力气。

在被松开的第一个瞬间,黄少天用完好的那只手迅速撑起上半身,他的脑子里还在耳鸣,可他用力翻身压住了叶修,掏出身上仅剩的那把匕首死死抵在了叶修的喉咙上。

黄少天的嘴唇甚至都是肿的,眼神里还留着刚才亲吻时候的情欲,他脖子上那圈掐痕在这种情况下显得非常色情,他骑在叶修身上,手上的动作带着一点缺氧之后不可控制的颤抖,但是这就是他的本性,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有机会,他就一定会反击。

“嗯哼?”叶修对他笑一笑,被抵着喉咙还露出个漫不经心的笑。

“靠。”黄少天喘了两口气,他盯住了叶修,“斗神大大栽了吧?”

“值了。”叶修还在笑。

黄少天皱着眉头瞪了他一会儿,接着他反手把自己的匕首丢开了,他拽起叶修的领子,狠狠啃了上去。

他终于把叶修的下嘴唇咬出了血,就像他之前一直在想的那样。

#

那之后黄少天在床上躺了三天,为了让他受伤的部分好起来。

说实话他一瘸一拐地回到蓝雨之后受到了很多人的眼神洗礼,里面最夸张的就是郑轩,郑轩的眼神就好像他不是出去打架,而是出去和一群陌生人鬼混了一个晚上。

实际上也差不多了,黄少天脖子上那圈暧昧的掐痕,还有流着血的红肿嘴唇——我靠,想想都知道那群看着他的人脑子里想了点什么。

叶修也不赖,他回兴欣时候的样子吓得陈果摔了一只杯子,毕竟很少有人能把斗神打成这样。

他们相互冷静了一段时间,脑子和身体都需要休息...毕竟,恩,或许他们或许都需要重新定位彼此的关系。

现在是怎么样,从互赠礼物直接升级到亲吻?人家打炮还能叫炮友,他们这是什么,架友?

黄少天再次跑到叶修面前的时候其实是想去问清楚,问一下那个亲吻。可惜他们都对彼此之前的打架模式太熟悉了,话没说多少,两人就已经打在了一起,黄少天皱着眉头对人喋喋不休,叶修则试图把他再次压下去。

他们打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黄少天身上的匕首都被人夺走丢开,他们最后放弃了一切招式,开始用最简单的肉搏——

接着叶修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他把黄少天用力推到了一边。

有一声清脆的枪响爆在两人耳边,黄少天只能逆着光看见叶修猛然往前栽倒。

他觉得自己傻透了,他接了任务这么久都没能杀掉叶修,那个任务当然会被其他人再次接到!

他和叶修被人暗算了。

黄少天趴下去,抱住栽倒在地上的叶修,翻滚到了墙壁下面躲开那人的狙击。

他们所处的地点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因为太专注于对方,他们甚至没发现仓库的铁质卷帘门已经被人关上了。

叶修在大量失血,中弹时候的动作把伤口撕扯得更开,黄少天在灰暗里看叶修的脸,他能看见叶修额头上细密的冷汗,以及那人越发惨白的脸色。

“我靠,老叶!!”黄少天拿手捂住那个伤口,那个子弹没有把叶修打对穿,似乎是卡在了哪儿,黄少天不是徐景熙,他对人体一无所知,即使有知道的也是一些致命的命门,他不知道叶修的伤口在哪儿。

叶修在和他打架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伤口——黄少天想把半个小时之前的自己扇死。

“老叶——拜托,别睡!叶修??”黄少天快要不会说话了,他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开始痛起来,肺部的空气好像要被抽空,他现在只庆幸那个狙击手没有跟过来,“老叶??求你,说句话!!”

“在呢。”叶修睁开眼睛,舔了舔自己的下唇,他的伤口在剧痛,“少天大大安静点,别吵。”

“靠!你才吵!!”黄少天捂着人伤口的手在颤抖,几乎是他人生里抖得最厉害的一次,他发誓自己不想叶修死,他甚至可以为了叶修向耶稣祈祷——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这个人死,拿他的什么换都可以,只要别让叶修死在他怀里,“老叶你有没有带呼救器...通讯仪有没有,你听见没有!!——你该死的有电话吗?!”

“你看哥用过吗?”叶修盯着黄少天,他很少看见黄少天着急的表情,就是快被他掐死的时候,那人也是一副凶狠的表情。

“卧槽兴欣怎么就不让你带个电话!!”黄少天焦躁地像一个海胆,要是他可以的话,他快要紧张地吐出内脏了,实际上他感觉自己的内脏全部搅在了一起。

“你话真多啊...”叶修疲惫地皱着眉头,他的太阳穴在突突直跳。

他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绷带,止血药全部弄在了叶修的伤口上,他知道要把子弹先拿出来,但是他不行!他不敢动,他连挪动叶修都不敢!

该死的,他今天身上也什么东西都没带——他甚至连匕首都丢光了。

叶修在快速失血,黄少天能感觉到那个人体温下降,其实一颗子弹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快速的失血可以害死他们——叶修不能这样死,他就算死,也不应该是因为被反锁在仓库失血过多。

黄少天开始飞快地后悔,他后悔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包括出门时候不带通讯器,拿刀子滑叶修,没有及时发现对面狙击枪的反光。

他不知道自己在说点什么,他只知道他必须和叶修说话,他像一个老旧的录音机,嘶哑着喉咙不停重复一些无意义的话,他的体温甚至在和叶修一起变冷。

“我爱你。”黄少天咬着牙,叶修的伤口流血速度变慢了,这很糟糕,非常糟糕,他抱着叶修的手上全是血,他开始痛恨血液了,他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他的嗓子破得像被人捅了一刀,“我爱你,求你了,老叶,叶修,别死。”

郑轩第一次觉得自己给黄少天的匕首偷偷安上定位系统是个明智的决定,本来是为了确定他们妖刀的位置,免得又出现上次那种黄少天被放倒之后他半天找不到人的状况。

他炸开仓库铁门的时候听见黄少天的嗓子——那个嗓子几乎让他分辨不出是他的副队,黄少天在喋喋不休,那些喋喋不休的声音里甚至都带上了嘶哑哭腔。

黄少天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求助地看向走进来的人:“老郑——”

那一声喊得太过于无助,郑轩几乎是软着脚跑过去,他拨打了徐景熙和兴欣总部的电话,他用了最快的速度把叶修背去自己的车上。

被黄少天那种眼神看着,他发誓整个蓝雨都会为叶修祈祷。

#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带着呼吸机,他不在医院,也不在兴欣,他躺在蓝雨的救助室里。

醒来的不是时候,大概是半夜,他能听见身边监控生命的机器在有规律地发出声音。

黄少天缩在他边上,躺在病床上,缩成一团和他在同一个被子里。黄少天的手抓着他的手腕,以确定他的体温和脉搏。

叶修侧了点头去打量边上的人,这个人大概很久没睡了,睫毛下面都是乌青,他挪了挪手想去抚摸一下那人的头顶,才动了一下黄少天就迅速睁开了眼睛。

“....老叶?”黄少天的嗓子哑得可怕,他说话一半都是气音。

“恩。”叶修揉了揉他的头顶。

黄少天顿了顿,从人边上爬了下去,他有点尴尬起来,想从房间里跑出去,叫兴欣的人进来:“我去喊苏妹子,她可担心了差点揍死我...”

“啧,黄少天你过来。”叶修皱起眉头,把落地时候都有点腿软的黄少天喊回来。

黄少天转回身,他瘪着嘴,露出一副叶修没见过的表情,慢吞吞地挪到了人边上。

叶修把呼吸罩拿下来,直起上半身亲了人一口。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缓慢地亲了回去,他拿舌头小心地舔了舔叶修的下嘴唇。

“我知道你爱我。”(I know you LOVE me)叶修对人扬起了眉毛。

#

杀死叶修的那个任务是叶修自己发布的,但后续被人暗算并不在他的预想范围里。

黄少天在得知这个圈套之后愤怒赌气了三天没有理叶修。

蓝雨并没有赔违约金,只是赔了一个妖刀;而同时兴欣也折了自己的斗神。

黄少天和叶修确定在谈恋爱了,他谈恋爱之后温顺了很多,叶修似乎收获了一个会粘人的妖刀。

当然他们还是会打架。

——在床上

黄少天之后去找了于锋,他有点感受到谈恋爱之后痛恨鲜血,想脱离这个职业的心情了。

但是他不会离开,他和叶修都不会离开。

他们只会变得更加强。

最后,虽然他非常不想承认,但是他的明天来了。

END。

感谢喜欢


  • 举报帖子
喜欢 60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一个脑洞
主要还是在LOF上写…这里随便搬两篇…感谢喜欢。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