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3-18
阅读 487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6)

此文连载中,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本子目前余量不足一百,没下单的小伙伴请注意库存,请大家见谅,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67-73】

哎,上铺那个。【67-73】


67.

孙哲平进网吧的第一反应是破。

张佳乐进网吧的第一反应是怎么这么破。

“你知道这么破还来?”孙哲平纳闷的问

“我不知道啊,我路过,但是没进来过。”张佳乐认真的说

“所以你带我来的意义是什么”孙哲平鄙夷的问

“想证明你认识路?”孙哲平鄙夷的继续问

“还是想证明你知道这有个网吧?”孙哲平鄙夷的继续继续问

张佳乐泪流满面。

 

68.

不过后来孙哲平承认自己错了。

“哪错了?”张佳乐纳闷的问

“这是网吧,对吧。”孙哲平问

“是啊是啊。”张佳乐纳闷的答

“我们得上网,对吧。”孙哲平阴着脸继续问

“是啊……然后呢?”张佳乐好奇的继续问

“你告诉我网呢?”孙哲平阴着脸继续继续问

张佳乐泪流满面。

 

69.

后来经过了一通宵的测验

孙哲平得到了结论

这个网吧可以上网

类似于拨号上网的那种

这个网吧可以玩游戏

类似于纸牌扫雷的那种。

再后来张佳乐得出结论

早晨起来六点网吧门口有卖水煎包的

第一轮刚出锅的味道特别好。

 

70.

于是这件事成功的坚定了这俩人搞电脑的信心

“下定决心了?”东北和北京的俩哥们问

“必须要买!刻不容缓。”张佳乐斩钉截铁的说,态度特别的坚决。

“明天上午没课,去电脑城。”孙哲平斩钉截铁的说,态度特别的坚决。

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孙哲平和张佳乐正呆在教学楼

蹭着学校的网络找回QQ号。

哦对,忘记了说了

那个网吧木马特别多

类似于养马场的那种。

 

71.

台机大家都喜欢自己买了组装,觉得比较划算。

张佳乐当时上课时候研究了好久

把自己需要的配件列了一个清单

“你自己装个电脑要换这么多东西?”孙哲平纳闷的问

“那当然,一次性做到最好。”张佳乐一本正经的说

然后孙哲平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张佳乐手里那个清单的长度

跟围巾似的。

 

72.

后来零件买回来了。

东北和北京的哥们去上选修课

张佳乐和孙哲平就开始自己装自己的电脑

偶尔有隔壁宿舍没课的过来就打个招呼

“哟,孙哥这装电脑呢啊?”来串宿舍的人说

“哟,乐哥这装自行车呢?”来串宿舍的人继续说

张佳乐泪流满面

 

73.

后来东北和北京的哥们上课回来了

张佳乐也差不多把自行车组装好了

啊不,我是说电脑。

吃完晚饭之后所有人把电脑都组装好了

四个人上机,坐成一排,带着耳麦。

“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张佳乐说

“这是502宿舍历史性的一刻!”东北那大哥跟着无比热血的说

然后四个人相互看了看。

“咱们宿舍楼有网吗?”

“咱们这拉网线了吗?”

“咱们这弄网卡了吗?”

“我能现在换宿舍吗?”


  • 举报帖子
喜欢 2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曦孤】心事

(2)

二、   淑女看了看曦月的笑脸,第一反应是:卧槽?居然找我喝酒?今天绝情谷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然后又看到了他亲自带酒过来,第二反应则是:卧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还故意支开小君要跟我单独喝! 他要在酒里……毒药倒是不至于……难道要下痒痒粉?! 淑女完全忘了君子是被自己差遣出去采情花蜜的。 于是她吊着一双细长的眼睛,把曦月从头到尾都打量了个遍,终于开了尊口:“喝酒?你?你找我喝酒?真的假的,你在酒里

【瓶邪 HE】两耳之间

96

——96——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种巨大而悲恸的情绪击中了我,我的胸口一阵绞痛,我很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我的眼睛十分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后来,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带我去看精神科。   因为她送我的那只仓鼠死了。   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我妈说是我杀的,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做了一晚上纷繁芜杂的梦,那些残破的肢体、无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