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319

四魌纪事 (4)

故事慢慢展开~

第四章 权力更迭


无衣师尹听过撒手慈悲讲略城寿宴之上枫岫以雅狄王遗书相赠之事,心中一惊。无衣定了定神,随即判断略城之中遗书为假。

也罢,遗书之事,先留给咒世主操心吧。他清楚,咒世主是比他更心急的人。哪怕杀戮碎岛戢武王知晓遗书,知晓当年的阴谋,他尚有两张底牌应对。而咒世主,决不愿在侵略苦境的节骨眼上与戢武王为敌。

况且此时让戢武王与咒世主为敌,也不是坏事啊。只是火宅佛狱中的楔子,怕是要吃苦头了。

无衣师尹忽然叹了口气,让你回慈光之塔你不愿意,何苦呢,楔子,吾最多将你软禁。

无衣师尹又听闻咒世主要将女儿嫁给戢武王,换取盟约,冷声一笑。咒世主,纵然别人以为你是火宅佛狱一代雄主,在我无衣师尹眼中你还是那么天真,就如同当年魔神战败之后一样。

----------------------------------------------------------------------------

战败的邪天御武并没有死,四魌界中已再无人有力量杀死邪天御武,只能将他囚禁在上天界极北的禁流之狱之中。魔神一战,三界损失惨重,随之而来的,便是权力更迭。

上天界御天龙族之主一身功力耗尽,只能退隐修养,由龙族长老在年青一代中选取继任者,原本嫡系长子,武功高强的天尊皇胤醉饮黄龙理当代任,然次子炽焰赤麟同样实力过人,不愿服从。龙族长老便决定考验年青一代的御天五龙,让他们看守极北之地的禁流之狱。其他事务由黄龙主理,赤麟为辅,其余三龙协助。

慈光之塔的祭司与师尹战死,便由楔子和无衣分别接任的其职。而珥界主身受重创,神源受损,只能闭关修养,权力便由无衣与楔子代掌。

在大战中技惊四座的杀戮碎岛雅狄王正式继任王位,封贤臣棘岛玄觉为摄论太宫,重建杀戮碎岛军力民力。

而火宅佛狱的咒世主却建立了三公制度,自己为王,太息夫人为公,同时提拔大战中表现出色的一位将领为侯。三公会议中若有两人意见相同,则王也必须遵从三公会议的制度。当三方意见各一时,则按王之意行事。

“明明有机会独揽权力,却非要制造这么个蹩脚的制度,说什么能产生真正有利于火宅佛狱的决策,怎能不让吾无衣师尹以为你天真呢。”无衣心道:“若无独断的自信,何必称王,况且公还是太息夫人那样的女人,若换做吾,必压得太息公心服口服,永远不敢造次。”


无论如何,邪天御武战败,也给四魌界带来了相对长久的和平。

邪云散去之时慈光之塔下了三天三夜的雨,无衣手持书卷静静坐在窗前,看着不顾下雨执意要练武的妹妹,剑光过处水花凌空绽放。

战事了结,做哥哥的,终于有时间考虑妹妹的终身大事了。


不过比起妹妹的终身大事,眼下更有令无衣焦头烂额之事。作为慈光之塔师尹一职最年轻的继任者,并不令整个慈光之塔的官员心服。

尚未任职时无衣便已清楚慈光之塔官僚体系的沉疴,如今初任要职,便力图改革,希望能让慈光之塔焕发生机。然而上任之后,方觉阻力重重。每一项决策,只要触犯到官僚的利益,便会被阳奉阴违,甚至有官僚指使言官对他明谏暗讽。

无衣想发怒,想将反对者下狱,却不能,也下不了手。

空降在慈光之塔权力顶峰的无衣师尹,身边并没有亲信。纵然楔子支持他,然而楔子毕竟身负神职,传统上并不过多干预政事,对于无衣的困境有心无力。

无衣曾去求见闭关中的界主,然而界主并未现身见他,只是淡淡道:“无衣啊,如果连内政都无法掌握,你又如何能实施你的部署呢?无衣,吾信任汝。”


无衣师尹回到植满竹子的流光晚榭之时脑海中一片空白,正逢楔子成为祭司,为战死的上一任祭司与师尹守灵三年之后,第一次走出四依塔来看望他。

“无衣,吾这次来,想来尝你家厨子做的烤鱼啊。吾在四依塔餐风饮露三年,最想的可就是烤鱼了。”楔子摇扇而来,笑意如春风化雪。

无衣见楔子笑得畅然,亦是莞尔一笑道:“好啊,吾这就让厨子做。”

“多谢好友。今日咱们不谈国事,只论风花雪月如何?”楔子自然知道一袭华衣之下无衣心中的愁苦,想让无衣放松放松心情。

然而无衣与楔子的闲谈还是变成了无衣的诉苦,无衣将那些官员阳奉阴违,明嘲暗讽的行径一一道出,激动之时甚至不再收敛劲气,流光晚榭遍地的竹叶飞扬而起。

楔子静静坐在漫天竹叶之中,长叹一声道:“好友,何必急于一时,你比拥有比他们漫长得多的时间,去实现你改革的愿望。”

无衣闻言亦是沉静下来,敛眸沉思片刻,抬头看着楔子,目光复又明澈,“多谢你,好友。”

“好友身负之重,请恕楔子难以分担。吃菜吧,无衣,菜都快凉了。”


从那之后,无衣不再与朝中官员纠缠,而是将心思全部放在了两林士子的培养上。无衣也忆起了与邪天御武决战前在界主的宫殿中见到的烛台,心中忽然一动,便在流光晚榭的书案上也为自己点起一支小烛,并不断添加蜡油,让它永远不熄。


纵然内政缠身,四魌界武评大会无衣师尹亦不得不全心留意。为了促进各界之间的武学交流,四界同意设立武评大会,由各界选派强手参与,胜者为武魁,同时也将是各界之间纠纷的裁定者。无衣自诩为文士,不参与比武,但借由比武之机,观各界强弱,才是他最挂心之事。

武评大会上各国高手汇聚,无衣的妹妹即鹿自然不愿错过这个盛会。无衣拗不过妹妹,然慈光之塔女子一向保守,只得要即鹿女扮男装而去,并千叮万嘱她只可观战,千万别出手。

当然无衣也知道,这话妹妹估计是听不进去的。

武评会的结果并不出乎无衣师尹意料,自从得知雅狄王一击贯穿邪天御武鳞片之后,无衣师尹便知雅狄王在四界难逢敌手。雅狄王在击败包括咒世主与醉饮黄龙在内的众多高手之后,女扮男装的即鹿忽然从看台上跃身而起,御剑直刺雅狄王。

只见雅狄王似闲庭信步一般后退半步,手掌一挥欲卸去来剑劲力,岂料即鹿剑势忽变,一刚化百柔,柔劲如流水穿越雅狄王掌力缝隙,直袭胸口。

“咦。”雅狄王略感惊讶,身形急转避开剑锋,仍被剑气划破衣袍,只见来人年纪尚轻,白衣白袍,剑中刚柔之劲运化自如,运剑翩若游龙。雅狄王暗自赞叹,不过内力根基毕竟胜过即鹿,雄厚的掌力将即鹿挡在周身三丈之外,却并不进攻。

无衣忽然担心再打下去,即鹿若被强招所中会暴露女儿身,只能跃上演武台挡下即鹿剑锋道:“多谢雅狄王抬爱,家臣攻不入三丈,已露败象,再比无意义。”

无衣转身,见即鹿神色又急又气,但既扮作无衣家臣,也不好发作。只得闷闷地走下演武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雅狄王长袍临风,负手而立,尽显宗师之范。

无衣亦是匆匆退场,临走时看了一眼观战的咒世主,在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之色。

不过无衣的担心,终究还是实现了。男女气脉有别,内力高深如雅狄王,劲气甫一交接,便已感知即鹿的女儿身。

----------------------------------------------------------------------------

无衣师尹一直以为,他一生中最为后悔的事,便是一时心软带即鹿去参加了那届武评会。无论如何漫长的岁月,都无法消弭无衣师尹心中的痛。

无衣师尹站起身,往香炉中再添了一勺沉香末。从前的他,并不如今这般嗜香。无衣师尹忽而怆然一笑,他对付戢武王的底牌,都源自他妹妹,即鹿。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酒茨】不正经系列

(3)

晴明也是阴阳师界中的一扛把手,当然不会怂。茨木也是大江山二当家,更不会怂。 “呃……”    晴明理了理思绪。(没毛病,晴明是我,虽然称呼对不上)    “我家阿崽怎么了……?”    然后,然后两方大佬就单独见了个面,友好会晤了一下,顺便刷了个本就散了。    啊你说为什么这么淡定的就结束了???茨木还帮他刷本??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并不,晴明直接了当告诉他崽儿不在家,出去打御魂了,这个

【花明花】【唐明唐】沙上流霜

(41)

程青羽还没来得及反应,陆明辰已经跳了起来,他身上外伤不轻,下床时一个踉跄,程青羽扶了一把他也没停顿,大步便朝外走去,程青羽只得紧随其后,门外正是一脸焦急的洛静漪,三人几乎是跑着上了楼,维亚里房间房门大开,陆明辰虽则身上带伤,反而是最快进去的一个。 年轻的明教弟子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只除了他的眼珠极快速极明显地颤动着,其他都与熟睡并无两样,陆明辰捏着他的手腕传入一道内力上下游走一圈,疑惑地回头看了

谎言者

(1)

许多年后的某天,一个人捡到了一本封面精致的绘画本,便带回了家,却未想到这竞是恶梦的开始。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呀?今天我很听话,一点也不调皮!”                “真的吗?我儿子真棒!”                “所以呢,爸爸有礼物奖励给我吗?”                “额~有啊!这给你!”                “……老爸,我才

随季子
博爱而萌点奇异的布袋戏粉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