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2
阅读 8582

【酒茨】六世轮回 (4·上)

第四世,人间道,他是现今一代最杰出的血猎,而他是血族至上的王。



“我们并没有错。”


他轻声说着。


无数闪着银色冷光的刀刃没入他的身体。


许久未曾感受过的冰冷的痛楚伸展到四肢百骸,本是华丽昂贵的黑色披风染上了血的红色,狼狈如斯。白发的血族膝弯一软,强撑着颤抖的身体没有跪倒在地。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对他而言卑微的种族面前跪下。


可是再撑着表面的骄傲,也已经毫无用处。血族金色的瞳里几乎没有光亮,暗得骇人。双肩颤抖着,唇角的血迹触目惊心。


这副看似强大的躯体早已被本不该有的心绪从内部腐蚀,变成了一副没有任何内在的空壳。


曾经的他是何其骄傲。可是……卑微的付出,却换得他王族无上的自尊被那人嘴角一个讽刺的弧度划得支离破碎。


伸开五指。黑紫色的烈焰如磷火,映亮了他苍白的面容。


若是你的话,我无可后悔。


——我也早已经没有资格后悔。


这漫长的生命,行走于黑夜中的时间还不算长吗。你,怕是我永生中唯一的一点光了。


可是记得传说吗?东欧的神话中,血族是畏惧阳光的。那么光明的东西,身为黑夜化身的他们从来不曾有机会奢望。也许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夸大了的传说也是正确的吧。太耀眼,太真实,真实到虚假的救赎,一触碰就会让我痛不欲生,一点一点被灼伤、杀死。




既然无法再与你并肩……





那么我选择坠落。






黄昏血色的落日里,白发的血王愈发觉得眩晕。


吾爱……


他轻轻翕动着唇。


酒吞……


冰冷的手里燃烧的最后一点黑色烈焰也散尽。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裹在黑色的披风里,一脚踏在了残留的砖瓦边沿。身后曾经辉煌地屹立了万年的城堡,此刻只剩半边残骸。



意识渐渐模糊。茨木突然觉得身体很累,累得好像有人突然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




远处教堂那边隐隐传来咏诵圣文的声音。


血流满地,绘画出十字架的纹路。




第八代血王坠落了。


威胁着人类的种族陨灭了。


那是人们高呼着的语句。


可是好像有谁喊着他的名字……


很熟悉的声音。


他费力地睁开酸涩的眼,入目的是——




**



灰色的森林分割着人类和血族的领地。


一条细到几乎算不上溪流的暗河横跨在死寂的林中,稍一不小心就会跌进去。可是那暗流虽窄,却急而深,时刻警示着来这林中的人——若你敢越过这条界线,便粉身碎骨。


那树林越以西约稀疏,且颜色愈发明亮,时有鸟兽啼鸣。一路走下去,便是人类的村庄。以东,便布满了荆棘和野蔷薇,常年阴暗不已。血族万年来即栖生于此。




林中的一片空地上,坐着一个黑衣的孩子。



“喂,你是什么人?”


白发的孩子回头,神色让身后的小孩想到了受惊的小动物。


“你在跟我说话?”他眨了眨眼,金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阳光下的琥珀。


“除了你还有谁。”红发的小孩不耐烦地啧声,“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


“……你没有资格问我。”他沉默了几秒,突然换上一副极其不可一世的表情扬了扬下巴,让对方一阵火大。


“在本大爷这里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嚣张。”冷笑一声,红发的孩子甩甩手,摆出一副格斗的姿势。


白发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光,随即却变得似乎很是兴奋。


“呵,要和我打一架?”完全看不出是惹祸了别人要被打的样子,那孩子的语气反而很是亢奋。“来啊,看看我们谁强。”



酒吞很久没见过这么强的家伙了。他自喻很强,别说是同龄的孩子,连青年甚至壮年都不一定打得过他。


——有什么办法呢?从小丧父丧母的孩子,不强一点怕是在这个世上根本生存不了。


两个孩子缠斗了很久,从一开始凌厉的招式到后来几乎是原始野兽般的撕咬,从清晨打到日光西斜。


到最后,红色头发的那个一手掐着另一个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两个人都在不停喘息。


“你很强。”白发的孩子眼中亮晶晶的,“你,叫什么名字?”


他身上的人哼了一声,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


“……酒吞。酒吞童子。”


“酒吞……”白发的孩子呢喃着这个名字,扬起了一个傻兮兮的笑脸,“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朋友了。”


“朋友?”酒吞皱眉,“呵,别在那自说自话。”


“不。”小孩敛了笑,认真地看着他,“我只认定强者做朋友。而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刚知道名字就要做朋友么?也罢。不……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酒吞把粘在脸颊上的汗湿的发撩开,眯着眼盯着他。


“I。”那孩子沉默了半晌,轻轻说道。


“啊?那是个家族的中间名吧?居然有人让别人这么称呼自己么,奇怪。”


“家族啊……勉强算吧。”他一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微微眯眼,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感觉。酒吞认得那种感觉,像是抓住猎物正准备进食的狼。但那感觉只维持了一瞬间,紧绷的肩膀就放了下来。


“……明天我再来找你较量。”他再次对酒吞笑笑。逆着光,透过绿叶间隙的金色阳光洒在他脸上,模糊了本就白皙的边缘。


酒吞觉得眼睛被太阳晃了一下,他不适地眯了眯眼,然而再睁开,面前那还有什么身影。什么都没有留下,哪怕一丝气息。若不是还有一身的伤和尘土,他怕是要怀疑自己今天只是做了个古怪的长梦。


明天再来吧。遇到了个有意思的家伙。酒吞这么想着,转身慢悠悠地离开了那片绿林。


然而第二天来,他等到几乎睡着,也没等到那个孩子。





TBC.



大概是有生之年系列 后半篇会尽早赶出来的w

我终于拼出吞吞啦!!!!!


  • 举报帖子
喜欢 36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全职高手/双花】TimeII-致青春(搬运)

(2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

【酒茨】身不由己(虐/甜+HE)

番外1(早安)

三吞一茨文风逗比,一吞一茨文风文艺(苏) 突然诈尸!!!各种糖各种苏各种虐狗,为迟到的520贺文道歉!有错别字病句请指出(作者已经阵亡在王者农药中_(:зゝ∠)_) 【神乐】三吞一茨: 大酒吞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每天姑获鸟起来做早饭的时候,都会在厨房里看到一脸冷漠的大酒吞,围着和气质完全不符的粉色花边围裙,双手熟练地搓着面团。 姑获鸟第一次在厨房看到大酒吞的时候,差点以为他要在大家的早饭里投毒,后来

曾忆年少之三卿负天下

(23)

  第二十三章 春夜沉寂   黑暗无止尽地蔓延,不断地坠落,坠落……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一双手接住了他无力下滑的身躯,温暖而坚定。 地上的黑血在这春夜宁静的微风下,诡异地波动着。 好霸道的毒。 可是……喝了大半个月的自己竟是没事,内伤反而逐渐转好,难道…… 素描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盛着流光静静地流淌着。 师哥…… 环抱着身躯的手轻轻紧了紧。 “师哥,我信你。” 他注视着他,仿若他现在是醒着时的模样。 以

K_Alfa
常驻lofter,id同名,这个号只是为了参加活动_(: 」∠)_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