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176

【咏唱】Star Dash!

 “魔理沙这个傻子呆子痞子二流子花心大萝卜多情老流氓!真是够了!”

  人偶师正躲在满怀爱意亲手织成的星空色被子里,泪水滴答滴答抽泣着,大大的双人公主床此时显得有些空,寂悄悄的空。而那位让她恼火不已的总是在外惹些风流债的恋人还在琢磨着要怎样给家里的公主小姐送上一份足够甜蜜的礼物作为赔礼——

  作为对自己一时疏忽大意忘记把蔓越莓蛋糕带回家的补偿。在那之前她不被允许踏进玛格特罗伊德宅半步,如果说不介意长枪箭矢编成的弹幕的轮番狂轰滥炸的话。

  当然,这是魔理沙对外的说辞,而事实则是在某一次她如往常般侵入红魔馆“借”书时,顺带还稍事逗留,和那位身体柔弱多病的图书馆主人稍微卿卿我我了几下而被人偶发现,以至于激怒了自家那位本就情绪过于敏感的恋人。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

  然而并不是每一位魔法使都有着和帕秋莉相同的阅读兴趣,更多时候她们只是在单纯地搜集知识而已,会不会装进脑子里并应用于魔法的实践,那是另一回事了。

  比如魔理沙就是个典型,再典型不过的典型。自离家出走之日,不,或许在那之前她就有着怪异的收藏癖,噢,是收集癖,毕竟她的“藏品”真是些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早已没电的二手遥控器,无法运转的生了锈的废弃摩托发动机,以及一块不再转动指针的石英表,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更多更多另外的外来物都成堆成山地积在她位于魔法之森的木屋里吃灰。

  幽默点说,魔理沙是在自己的家被大堆“收藏品”占领,自己几乎没了活动空间才无可奈何地搬到了恋人的住处去,而不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不愿离开的想没羞没躁如胶似漆粘在一起的亲密表现。

  这些秘密一直被小心谨慎地保护着,哪怕在花酒会上喝得醉醺醺时候魔理沙都没说漏嘴,换句话讲,爱丽丝至今仍被甜蜜的善意的谎言蒙在鼓里,蒙在她裹过糖汁的粉色少女梦里。

  “星星...星星...啊啊啊啊啊啊啊光是单一元素组成的话一点都没有艺术家的创造力和表现力了嘛!”

  即使相距甚远,正在妖怪之山漫步的魔理沙也和恋人一样被苦恼的心情打扰,尽管作为人类来说在大半夜跑到这种地方来闲逛实在不是什么高明之举。

  如果向神明祈愿的话,会不会稍微有所启示呢?全知全能的神明大人,是吧?

  这么想着,胯下的扫帚像是被注入了高浓度的强力燃料般瞬间迸发出惊人的金色尾焰,在主人兴奋的欢呼下疾驰于狂舞着做出各类复杂的空中杂技动作——

  流畅的翻滚,时而俏皮的一个筋斗后紧接着像是在蔑视万有引力的大角度爬升急转,在魔理沙看来这都是些小把戏,平时也就拿来逗逗爱丽丝,讨她一笑的程度而已,和某位“热心肠”的记者相比,不过小巫见大巫喽。

  说曹操,曹操到。

  能跟得上她的全速的也只有这只天狗了,如果不是太过八卦的话我想射命丸文小姐也是非常清新正直且招人喜欢的,但奈何现实与理想总是背道而驰,记者本性暴露的时候无论何时都极端让人厌恶。

  “怎么,急着去求神拜佛?”

  “你要是也跟着来的话我可不保证那家人会不会两柱子把你轰走,而且这里只有神,没有佛。”

  “太过轻率的请求的话,神明大人可是不会接受的哦”

  天狗冷冷的带着些戏谑的语气中调侃着魔理沙,她还能有什么烦恼?无非是几片桃花债——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又奈何家里那位偏偏...偏偏对此敏感得不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找着魔理沙,随后便是一顿“亲密”的说教。

  “无所谓,去总比不去好,问了也总比不问好”

  “是是是,随你喽,我只负责采集素材,明早你就等着自己见报吧”

  “那我会毫不犹豫地先把你轰成一只烤小鸟”

  语罢,魔理沙把扫帚马力瞬间加至最大,一股没来由的马达轰鸣声响彻了静静的夜空,随之而来的便是如星辰般绚烂耀眼的弹幕,目标直指射命丸文。

  “想来玩玩那我当然是不介意的。如果能追得上的话”

  她的自信不是没来由的,论速度,除了无视时空定律自由穿梭的某位贤者外,文要是说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这是她与生俱来的且在长久的时间磨砺下掌握得越发纯熟的力量——

  风,纯粹的风之力,以及无懈可击的超高速。

  在游刃有余的灵活闪避下,空有密度而无速度的弹幕毫无意义,密集的七色星星弹组成的弹幕网慢悠悠地向她接近,想织成一道大网捕获她,而网中那条狡猾的鸟儿,正是射命丸文本人。

  笑话,这等程度的攻击怎么可能奏效,不过既然只是热热身,也没必要动真格的,权当娱乐,娱乐。这是作为一位记者的基本糟糕素养,文天性的自由自在让她很难认真起来,包括战斗在内也是如此,比如现在。

  风声渐起,沙沙的杂音伴随其间。文拔出腰间的佩刀,而不是她惯用的枫扇,凌厉地朝着虚无的空中优雅一挥,顿时气旋四起,卷起千万落叶自下而上奔涌而来,强风不断地朝魔理沙袭去,砂砾和碎屑一度让她难以睁开双眼丢失了视野。

  小把戏而已。

  当一股股杂着碎叶的龙卷流回旋着接近魔理沙时——它们的速度在此时还称不上快,毕竟两人还是代表了幻想乡的极速。在接近中与目标的距离竟越来越远,彗星般的尾焰像是在嘲笑这些土鳖的气旋,远远将它们甩在身后,同时还不断地朝身后喷撒出零零散散的星屑弹幕。

  “你在逃什么呢,魔·理·沙?”

  绕开雷区后急速追上的文出现了在魔理沙身旁,与她并排飞行着,面色十分轻松。周围的景色已经变得十分模糊,烈风吹着两人的散发肆意乱舞,正如此时彼此悄悄扬起的嘴角,染着不安分的色彩。

  “嘻嘻嘻,你猜”

  那张笑嘻嘻的面容之下,紧握在魔理沙手中的是她最可靠的伙伴,小到煮饭烤火,大到烧山毁林无所不能的——

  八卦炉。

  追上魔理沙是件很容易的事,至少对文来说不是什么困难,但问题是在极近距离下要试着去躲开一发魔炮呢?

  那么这就有意思了。

  “Master——————Spark!!”

  少女最引以为傲的,也最与她性格相合的攻击方式就是这简单直接的魔炮,通过调和浓缩后的六百一十六种混合素材经过八卦炉内部机关运作的推动化成一股强度极高的纯粹的多彩魔力流咆哮着射出——此时讨论速度或距离等问题已经毫无意义,毕竟白光过后什么都不可能再留下。

  强光的刺激下魔理沙也被迫闭上了眼以保护自己不受反伤,先前还追击着她的几堆气旋已经彻底冲垮,烟消云散,但另一个更重要的上问题是,目标呢?

  消失了,对,字面意思,消失了。

  “如果装填时间能再快上那么点就好了,魔理沙”

  熟悉的天狗令人讨厌的声音回荡在重归寂静的夜空中,像是在蔑视着嘲笑魔理沙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嘁,溜得比兔子快,没意思”

  将扫帚的速度降至常规等级,马达声也消失不见,悠闲地干脆坐在其上后魔理捋了捋被风吹乱的衣服和头发,重新拉直了奇迹般没在战斗中被打落的帽子,重新朝着山顶神社的方向飞去——她已经偏离航线太远了。

  而另一方面,关于守在闺房里发着脾气的另一位小姐。

  呈六芒星形摆在爱丽丝的公主床上,分别被植入了不同灵魂的七个自律人偶在主人无尽的抱怨和胡乱哭闹折磨下纷纷摊出一副生无所恋的无奈表情——谁叫主人是位任性的小孩子气的都市派魔法使呢。

  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这个名字本身就有着与她相配的“高贵”的属性。

  经过某种不洁的仪式后她达成了自己的夙愿——制作出具有独立意识的自律人偶,像她的母亲曾经所做的那样成为造物主般的存在。

  “蓬莱,你说魔理沙为什么今天又没来找我呢?”

  “奥尔良,为什么魔理沙总喜欢往那阴黢黢的不见天日的图书馆跑呢?”

  “荷兰,为什么魔理沙总是不那么懂得体谅女孩子的心呢?”

  那犹如美丽的七彩玻璃般一触即碎。

  “露西亚,露西亚,为什么我会变得这样心烦意乱呢?”

  “呐,法兰西,魔理沙又是为什么会喜欢上我这样的人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什么啊!伦敦你回答我呀!”

  “上海......”

  当数到快要最后时她被难以抑制的情感哽咽着再没法继续下去,唯有那令人心碎的啜泣仍在,少女人偶般精致美丽的脸上悄然滑过了两滴晶莹的泪珠,滴在六芒星的中央——产生了某些奇妙的反应。

  “不知道爱丽丝会不会发现呐,帕琪教的新魔术应该会挺好玩吧”

  想到恋人惊喜的表情时,魔理沙不由得也笑了起来,嘴里还叼着根从幽香的花圃里摘来的一枝橙玫瑰——这是她为什么还得继续逃命的原因。

  比起祈祷神明大人的恩泽,或许魔理沙留下的小把戏更能安抚爱丽丝鼓动的心吧。

  小小的星云团从泪水接触的地方腾起,慢慢浮空,然后渐渐变大,悠悠然左摇右晃着往外抖出几颗虹色的星星,调皮地蹦往爱丽丝的腿边,又在即将撞上她睡裙时噗嗤一下消失不见。

  随星云的成长,爱丽丝的兴趣也不断地被吸引进去,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般兴奋地看着它,歪着脑袋期待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更有趣的发生。

  当其中心的漩涡部分越来越大,星云本身也在重复着膨胀与收缩,直到被分成七个不同的体积较小的星尘团,再继续着螺旋状的聚合——最终被扯成一段条状的奶白色丝带。

  拿魔理沙的话来说,她将其称为“银河”,尽管和通常人们常识里所认知的同名物体有那么些出入。

  咚咚

  咚咚

  这时候会来敲门的是谁呢?爱丽丝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专心于小小星空的注意力,多少有点不开心地、还是亲自穿起了毛绒绒的熊猫拖鞋走到客厅门前,嘟着嘴把大门拧开。

  “谁?”

  除了一阵略有怪异的暖风吹过时的呼啸声,她视野里并没有出现人影。

  “讨厌的恶作剧,嘁”

  满心不爽地爱丽丝猛地关上门,承载了她怒气的巨响让临近的窗户都瑟瑟发抖。啪嗒啪嗒又重新上了楼,原本大开的属于她(以及魔理沙)的房间门现在却安安稳稳地关了起来。人偶的恶作剧?

  怀着不安的心情,爱丽丝咽了咽口水,喉咙处咕噜一声吞下,握紧了拳头后颤巍巍的右上指向门把手,然而小心翼翼地拧动——

  “I love you!”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迎接她的是一份大大的熊抱,还有心爱之人无比灿烂的她最爱的笑脸。还没等爱丽丝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魔理沙已经操起她那口音怪异的都市语作出了最大胆的心意告白,接着又扑过来将爱丽丝一把按倒在地——

  惊喜之余她当然会生气,至少从爱丽丝那已经涨得通红的脸就能看出来,真是的,连耳根子都在发烫,恋爱的热气腾腾升起。

  “魔!理!沙——”

  “给我去跪算盘!现在!立刻!马上!”

  “啊?哈?什么?跪算盘?喂等等,等等爱丽丝——”

  不听话的恋人总是喜欢搞点这类小玩意儿来讨爱丽丝的欢心,但情窦初开的人偶师少女需要的并不是这些锦上添花的东西。要是魔理沙能懂得如何更好地去呵护一颗小孩子脾气又如琉璃般绚丽可爱的心的话,那某些不必要的惩罚她当然是不会受的。

  至少不用顶着三十四五度的高温跪算盘。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不成文书社
LOFTER同名,人在成都,有啥子不服欢迎来砍我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