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2
阅读 7601

【酒茨/原著向】宿醉(《霸道总裁》番外一)

极短篇,可独立阅读。
作为正文的小背景,请笑纳。

【正文】

“茨木呢?好几天没来了。”姑获鸟瞥了眼阴阳寮门口。

宿醉朦胧的酒吞正推开篱门,步履虚浮,右脚突然踩空,踉跄闯入一地狼藉落花。赤裸背肌贴着庭树的鳞状粗砺外皮艰涩下滑,化成一抹迤逦嫣红,像饱蘸新砚朱红在温水中淡褪了笔锋,推拽出有痛感的血丝。天边极远处,赤色朝霞燃烧正旺,令人肃然生畏,想起嗜血大妖一双圆睁怒目。

他粗鲁地拔开酒塞,猛灌几口,清冽液体淌过更深冷霜涤荡的苍白肌肤,留下一笔残缺美感的枯涸水纹,凌乱前襟晕开一片不规则深色水渍。

举杯独酌,化几分嗔痴醉饮酩酊,借千载遗月下酒。三尺清辉浸润夜凉如水,酒盅里尝出一丝伶仃。

凡人皆畏鬼王,狂狷一怒,翻覆山河。他确实曾如此暴烈。

可后来他遇上一只奇怪的妖,天天尾随其后,满心满眼只有自己一人,声声唤着挚友。他有时感觉厌弃,明明身为大妖却没有一丝嗜血破晓的狂妄,但数次出生入死,他露出那只狰狞鬼手,翻手一片尸横狼藉,回首低笑,舌尖映着残阳舐去眼角蜿蜒而下的淋漓鲜血。

他直直看进那只翻涌着森然血性和纯真亲慕的眼睛,一瞬间了然,茨木的目的仅仅是追随他挚友的背影而已。

他为这想法惊扰了心神。千年岁月,从未有什么带给他这种惊愕震撼。它生长出另一种沸腾的情绪,但毫无孕育暴击的恨意。相反的,那是一种姑且称得上温柔的情愁,像大江山重叠山峦间缥缈的晶亮晨光,或是平安京夜市一片葳蕤灯火。

但前几天,他突然用略带忧伤的语气说,我要走了。

酒吞背对着他,没出声。

他大概醉了。朦胧中听见茨木说他找到了此生的意义。

我在远方等你。

杯盘狼藉,大雨滂沱而下。他感到宿醉的头痛,沉沉伏在跌满碎瓷片的低矮木几上,满脸的冰冷,分不清是酒还是泪。

嗔痴笑叹独悲戚,千载遗梦托长恨。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33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落花成冢

【引】   花堕杯中酒。   他仰天一笑,执杯豪饮而尽。   无论杯中,是那醉人的陈年酿,还是要命的雀胆鸩。 【壹】   金戈铁马十年,武嘉烈曾白马银枪踏过枯骨黄沙的边疆,也曾貂裘雁翎浴血擂鼓声嘶的战场。   此间记忆最深,却是敌方那个素未谋面过的军师。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这自信,像极了他的一位故人。 【贰】   羽扇纶巾,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   文和宽一身白衣,立于山巅。   崖

【酒茨】青鸟

*酒茨正剧向,1w7一发完HE *捏造历史有,大江山退治剧情有,茨木失忆有 *中间有文艺车,用文字都不会被和谐那种 题记 楚辞曰, 三鸟飞以自南兮,览其志而欲北。愿寄言于三鸟兮,去飘疾而不可得。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他用他的魂魄化作让那青鸾落脚的古树,任它不落不亡。 便是轮回,也只愿换它涅槃矣。 零 许是嫌白雪皑皑的光景太过凄苍,晨间远处天际那道灰压压的边白里,歪歪斜斜飞来一只青蓝色的雀鸟。

山河破

(3)

第三章  流萤耀夜 韩王宫深处的夜,静得有些冷清。月下的竹林,被凉风轻轻摩挲,传出“沙沙”的声响,颇有些骇人的味道。 少年凭借矫健而轻灵的身姿,轻松地躲过卫兵们的重重防守。在竹林的“沙沙”声中,踏月而来。 依旧是白日的那间主厅,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寂静都如出一辙。 少年抬起头来向黑暗的屋顶若有所思地望了望,随手解下腰间的囊袋,无数只流萤飞窜而出。 只见那流萤在空中舒展了翅膀毫无头绪地盘旋了一阵

蓼汀花溆
全职/魔道/阴阳师,cp杂食 lofter:过气写手蓼汀 欢迎关注:)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