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2
阅读 10142

【酒茨/原著向】宿醉(《霸道总裁》番外一)

极短篇,可独立阅读。
作为正文的小背景,请笑纳。

【正文】

“茨木呢?好几天没来了。”姑获鸟瞥了眼阴阳寮门口。

宿醉朦胧的酒吞正推开篱门,步履虚浮,右脚突然踩空,踉跄闯入一地狼藉落花。赤裸背肌贴着庭树的鳞状粗砺外皮艰涩下滑,化成一抹迤逦嫣红,像饱蘸新砚朱红在温水中淡褪了笔锋,推拽出有痛感的血丝。天边极远处,赤色朝霞燃烧正旺,令人肃然生畏,想起嗜血大妖一双圆睁怒目。

他粗鲁地拔开酒塞,猛灌几口,清冽液体淌过更深冷霜涤荡的苍白肌肤,留下一笔残缺美感的枯涸水纹,凌乱前襟晕开一片不规则深色水渍。

举杯独酌,化几分嗔痴醉饮酩酊,借千载遗月下酒。三尺清辉浸润夜凉如水,酒盅里尝出一丝伶仃。

凡人皆畏鬼王,狂狷一怒,翻覆山河。他确实曾如此暴烈。

可后来他遇上一只奇怪的妖,天天尾随其后,满心满眼只有自己一人,声声唤着挚友。他有时感觉厌弃,明明身为大妖却没有一丝嗜血破晓的狂妄,但数次出生入死,他露出那只狰狞鬼手,翻手一片尸横狼藉,回首低笑,舌尖映着残阳舐去眼角蜿蜒而下的淋漓鲜血。

他直直看进那只翻涌着森然血性和纯真亲慕的眼睛,一瞬间了然,茨木的目的仅仅是追随他挚友的背影而已。

他为这想法惊扰了心神。千年岁月,从未有什么带给他这种惊愕震撼。它生长出另一种沸腾的情绪,但毫无孕育暴击的恨意。相反的,那是一种姑且称得上温柔的情愁,像大江山重叠山峦间缥缈的晶亮晨光,或是平安京夜市一片葳蕤灯火。

但前几天,他突然用略带忧伤的语气说,我要走了。

酒吞背对着他,没出声。

他大概醉了。朦胧中听见茨木说他找到了此生的意义。

我在远方等你。

杯盘狼藉,大雨滂沱而下。他感到宿醉的头痛,沉沉伏在跌满碎瓷片的低矮木几上,满脸的冰冷,分不清是酒还是泪。

嗔痴笑叹独悲戚,千载遗梦托长恨。

【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38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封锁线

(9)

走链接 

《萌兽成受》

(3)

【003】 张起灵不喜欢与人靠近,也极少接触小动物,但对着怀里这只小家伙总会不自觉的放缓表情。   他可以对任何人冷漠无情,那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但对于动物却并不需要如此,因为它们思想单纯,不会有任何心机,你也不需揣摩它的心思。   张起灵的顺毛的力度已经把握的很好,吴邪被揉的很舒服,时不时埋头在张起灵怀里蹭蹭蹭。 晨早的阳光格外暖和舒服,张起灵抱着怀里的小狗走到阳台上坐下,阳光洒照在两人身上,晒

胧车记事

玉藻前大人要莅临平安京了。 带着他的妖气先一步而来的是满是咒怨的胧车,以及…… 他的恩赐和诅咒。 当然恩赐肯定不是给平安京的,但是诅咒一定是。 比如说——   1 “啊啊啊啊!小生不干了!!!变成青蛙恶心死了!!!” 大天狗似乎还在研究什么,盯着自己的手发呆:“你已经洗了十二次澡了。” “洗了这么多次还是感觉黏糊糊的,”妖狐难受地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为什么小生也会中招!明明是同族啊玉藻前大人!!您

蓼汀花溆
全职/魔道/阴阳师,cp杂食 lofter:过气写手蓼汀 微博:咸鱼蓼汀 欢迎关注:)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