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02
阅读 63759

毕竟是来商量正事的,第二天晴明带着小狐狸如约而至。

为了避免大天狗见到狐狸又说出什么惊世之言,博雅一早就先把他打发到书房看书去了。妖狐一进门就发现没了那个对自己咄咄逼人的大妖怪,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本来想象中好好的两人世界,博雅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给妖狐加了一个茶杯。

原本还是很正经的协商要事,可惜没几下小狐狸就坐立不安了。爪子不安分的抓过晴明的发尾玩弄着,没兴趣听他们说什么,倒是很有兴趣摆出各种姿势往晴明身上扑。

这个狐狸的坐相之差……

偏偏晴明习惯了这个狐狸的作态完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最多狐狸爪子闹过了往他衣服里面伸的时候,顺手抓住手腕子一使劲把整个狐狸都拖过来一点,一巴掌拍在狐狸屁股上以示警告。

整个流程简直不要太熟练了好吗?

博雅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提议到:“正好大天狗也去了,让他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妖狐似乎这才想起对面还有个源博雅啊,无辜趴在晴明肩头转过头来看着他,尾巴嚣张地晃来晃去:“他那天不是和我睡去了吗?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这这青天白日……这简直……有辱斯文!!!!!!

即便是脑袋上挨了晴明好几个栗子,抱着头窝在阴阳师怀里的妖狐心里也得意的很。博雅看着他一边求饶一边和晴明撒娇内心跟油煎一样,简直后悔自己当时把大天狗关了书房的决定。

“你给我注意一点言辞,”晴明恨铁不成钢地揍了这个狐狸好几下,掐着他后颈脖子想把他从身上撕下来,“我明明叮嘱过你不准出神社大门的!结果呢?是谁在酒吧里面喝多了没事用天赋技能四处勾引人的??”

“我没有!”妖狐觉得自己冤枉极了,“我明明是喜欢小姐姐小姑娘的!那是他勾引我!”

这句话说出来晴明都觉得大天狗冤枉,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和这位小祖宗纠缠上了。偏偏妖狐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再说了那个缠着你的女鬼在枫叶林那一片,我去的是酒吧!隔着三条街你说他怎么就跑到我那去了?”

“因为妖气,”被博雅拽出书房的大天狗理了理自己的衣裳,闻言坦然地回应道,“吾感应妖气而去,发现汝所在之处妖气最为浓烈,是故决定前往一探究竟。”

妖狐转过头去看着晴明,伸手就去勾他的脖子:“阿爸他说的是人话吗?”

晴明高冷地瞟了他一眼,把他直接从自己身上弄下去:“你又不是人,不需要跟你说人话。”

事到如今要硬说大天狗有责任大概最多就是他小看了如今酒的威力,鬼怪妖魔的性别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固定。追随着妖气而去的大天狗并不敢妄下判断,接过那杯酒只想看看他到底有何居心。

然后……

他就被一杯酒给放倒了。

“……”博雅尴尬地看着大天狗,“我记得你没这么不能喝?”

晴明则在一边笑眯眯地掐着妖狐的后颈脖子逼问他:“你到底给他喝的什么?”

妖狐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怎么知道大妖也是能被一杯高度数琴酒混着伏特加给放倒的啊。

自从大天狗被博雅从书房拽出来后妖狐就一直黏着晴明,撕都撕不下来一样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撒手。晴明觉得他简直就是警惕着防备被老鹰叼走的小狐狸样,两个耳朵高高竖起尾巴也不耐烦地四处拍打着。

居然还能见到这狐狸紧张成这样。

晴明伸手撸了一把狐狸尾巴,笑眯眯地看着他炸了毛一脸意外地盯着自己:“反应怎么这么大啊?怎么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这么弄过你尾巴吗?”

妖狐猛地想起自己那天狼狈的遭遇,他全身上下都酸疼的要命,简直就是要被玩弄坏的模样,更别提被液体糊的一团糟的尾巴了。晴明明显只是打趣的言语倒是激起了不少暧昧的回忆,妖狐甩了甩脑袋发誓要把某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从脑子里面清理出去,面上僵硬的表情不过瞬间就消失干净,然后就势一咕噜往晴明怀里倒:“当然只有阿爸你这么对小生尾巴啦!阿爸你明知道小生尾巴不能碰的!还这么……”

小狐狸眼角那抹赤红配上一张面若桃花的脸和欲语还休的表情简直就是……

还有没有人管管他了!!!

博雅气得胳膊上青筋暴起,简直快要维持不止表面上的冷静了。满脑子只想把这个狐狸精拖下去打一顿,那个想法如同点了一把火一样烧的他心尖都疼了。只能强做淡定的端起一杯茶,借着喝水的机会挡住自己都快要扭曲的表情了。

“吾也如此弄过,”端坐在沙发上扶着扶手翻着书的大天狗闻言抬起头淡淡地瞟了对面一眼,更像是再说什么风雅的事一般,“手感甚是不错。”

博雅闻言登时被一口水呛得半死,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拍手叫好夸大天狗帮他出了口气,还是去看晴明现在脸色难不难看。

因为那只特别会演而且特别不要脸的狐狸精只是呆愣了片刻,就立马扑到晴明怀里嘤嘤嘤嘤哭得活像是一个被糟蹋了的小媳妇。

虽然从事实上看好像确实是他被糟蹋了……

等等,和我家大天狗比起来到底谁糟蹋谁啊?

整个客厅里面只回荡着博野被呛得生不如死的咳嗽声,以及抱着晴明脖子假哭的小狐狸的嘤嘤嘤嘤的声音。晴明到底涵养好抱着妖狐顺毛摸了摸他油光水滑的头发和脑袋上的一对耳朵,勉强笑着询问博雅:“给他两找个安静的房价慢慢聊吧,我们也该商量一下正事了。”

博雅觉得早该这么办了,他看着晴明掐着那只妖狐的脖子把他仍进书房和大天狗关一起的时候内心是极其舒爽的。就像是这桌上的茶一样,回甘的滋味从舌根一路往下,整个胸腔肺腑都是那种轻盈的甜意。

真好,他偷偷看了一眼晴明莹白的指尖,默默想着碍眼的家伙总算都消失干净了。

博雅抬起头直直看着晴明的眼睛的时候,言语交谈之间的一举一动中。恐怕连自己都没有发现,里面能有让晴明动容的热切和坦然。

这样的博雅啊……

晴明端起一杯茶抿了抿,压下自己快要压不下去的嘴角。

真的不好好借此欺负一下都有点不不甘心啊。

虽然更不甘心的是被阿爸抛弃了的妖狐,他警惕地贴着墙角看着一脸风轻云淡坐在书桌边上继续看书的大天狗,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似乎大天狗并没有注意到书房里面多了一只他口口声声要提亲给聘礼弄回家的狐狸?

小生还不如那本书好看吗?

妖狐一时间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怎么怎么样了,虽然为大天狗并不注意自己感到庆幸一方面又觉得有点不甘心。

天下哪个无论是妖鬼也罢还是人神,哪个不是因为有幸和妖狐一族春风一度后死心塌地把身心都丢在了对方身上。

这么清心寡欲的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妖狐眼睛转了转滴溜溜的往他下半身瞟,心想不会是不行吧?

大约是妖狐放肆的眼光太直接了,大天狗顿了顿放下书似乎才想起这屋里还有只狐狸一般,看着不怀好意上下打量自己的妖狐问道:“为何这般看吾?”

妖狐摇了摇尾巴,笑容里面带着蜜语气亲热的仿佛透着甜意:“因为大天狗您好看啊。”

——————————————————

阿爸你这么逗博雅……

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啊……

(地主家傻儿子好可爱啊博雅!)


  • 举报帖子
喜欢 108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一只名为海螺姑娘其实是捣乱的狐狸

一些碎碎念

这是妖狐在寮里死乞白赖的第一个月。 大概已经摸清了他的喜好。 他跟别的妖狐不一样,极其喜欢吃,若是问他喜欢些什么,他定是会掰着手指,一个个的数:“栗子糕,糖葫芦,年糕……”还记得他来这个寮里的时候,就悄悄的把大天狗桌上那盘鲤鱼精送的栗子糕吃了个干净。 妖狐还会去隔壁源博雅的寮逛逛,蹭蹭吃的。妖狐一边啃着他们寮里姑姑做的寿司,一边回答着源博雅的问题,但也无非就是些“晴明最近怎么样?”“晴明最近需要帮

【狗崽】崽子の秘密日记本

晴明阿爸最近很烦恼,最近有只小妖总是半夜不睡觉,还老爱往书房跑。 ……是夜。 吱呀,书房的门又开了,紧接着书房的烛油灯又亮起来了。 唉!那只小妖又偷偷溜进去了。 几次以后,晴明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派一只信得过的大妖去帮他查探(PS:晴明本人表示并不是因为他自己懒不想去)。 ―――― 大天狗在收到晴明委派的任务的时侯内心是拒绝的,他告诉晴明他堂堂大天狗大人身为寮里的战斗一号,如果晚上不能好好休息是很

流年

十日谈【七&八】

(七)   离家出走这种事也不过是他们恋爱路上一个波折的小插曲,第二天妖狐就兴致勃勃地挽着大天狗的手要带他出去好生逛逛街,打算置办点新衣服了。 用妖狐的话来说,那就是大天狗大人的那些衣物实在是太老气了,即使是情趣时穿着男友衣衫来玩玩,他也不太想往身上套。 “胡说八道……” “大人您倒是别把自己往七八十岁穿的衣服上捣腾啊,”妖狐拽着他的胳膊把他往试衣间拖,“试试这几件吧难道您还不信小生的眼光?” 当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