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80

《絕世》 楔子-第一章

── 楔 子 ──

「無月秋寄暗,只有吉原隨處明,花貌輝妖豔。」

書法家看著自己的題字,滿意地笑了。這笑,帶著些許意味深長,有驕傲、有感嘆,複雜且深不可測。你可猜測那或許是身為文人的榮幸,字帖由一位大名鼎鼎的將軍預定,指名送給素有「日本第一傾城」之稱的花魁土方十四郎。

「人比花妖豔啊」書法家望月吟詠道,「然而,自古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吶。」


第一章

【一】

十年前的那個夜晚很不平靜。

那晚,土方家族嫡長子土方為五郎因久病未癒過世了。具體病因小十四並不清楚,但從為五郎哥哥平靜躺著的表情,以及大人們帶哭、帶不捨的交談中,拼湊了這個令他難過地掉不下一滴淚的事實。

小十四印象中的為五郎哥哥總是溫柔又堅強,一向與需要被保護的自己不同。在他們保守封閉的武州鄉下,身為沒落貴族的後裔,土方家族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聰明踏實又年輕有為的為五郎肩上。所以,當為五郎力排眾議,將庶出的小十四帶回家教養時,引起家族極大的反彈。為五郎哥哥總是替他成為親族的箭靶,帶著恬淡的微笑,撫著他烏黑柔亮的長髮。

「十四綁馬尾的樣子很有精神喔!」

為五郎哥哥就是這樣一個人,不因他人之偏見而另眼看待小十四;而年紀尚幼的小十四,也因其一句簡單的讚美打破心中那道藩籬,願意乖乖聽從為五郎哥哥的話。從此,小十四總是喜歡跟在為五郎哥哥身邊讀書識字、學棋弄琴,也一股腦兒栽入劍道,經常練到身體疲憊不堪仍樂此不疲。為五郎哥哥工作時,懂事的小十四不吵也不鬧,靜靜地伴在為五郎哥哥左右,自己看著書。

家族對兩人形影不離的相處頗有意見,經常對著為五郎說「那個庶出的雜種如何、如何」,時而捏造、時而搧風點火,只希望為五郎能遠離小十四。為五郎總是皺著眉頭不發一語,擺手示意不善的來者別再繼續說下去。
 
「他是個漂亮又認真的孩子。」

在為五郎心中,小十四是一塊未經琢磨的璞玉。他叮囑小十四千萬要做自己,別因他人的羞辱而輕易斷了靈魂的高潔。在為五郎哥哥的影響下,小十四已經能不在意親族惡意的眼光,只要自己做好、學好份內的事,盡可能不添為五郎哥哥的麻煩,甚至能幫上一點忙,就是他心裡最幸福的事。

可惜好景不常。

從前在為五郎哥哥的保護傘下,小十四才能安然不被流言刺傷。但在這位溫柔的哥哥去世以後,那些責難與刻薄一個也沒少地落在小十四身上。那些累積多年的新仇舊恨,也不管小十四狀況如何,排山倒海地重新翻了出來,輕則言詞辱罵、重者不問是非便是一陣毒打。小十四他早知家族內對他的反感,心想,忍一時或許能換得彼一時的海闊天空。念此,小十四暗自咬牙忍人所不能忍,只因那早已回歸塵土的哥哥一句「做自己」。

只是萬萬沒想到,在小十四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家族的人與人口販子勾搭上了。小十四經過庭院時,看見一位他從來沒見過的叔叔與親族的人在大門邊低聲交談,似乎不願有人聽見。然而,出於不明白小十四的原因,耳尖的他仍能隱約聽見大人們對話裡時不時出現自己的名字。偶爾也聽到了「吉原」兩字,他對這個字詞相當陌生。

當晚,親族裡的長輩便要他去談話。

「十四啊,我們再也沒米多養一個孩子了。」長輩說道,「明兒有位叔叔會到家裡來,你隨他去見識外頭的世界吧。」

心思細膩的小十四沒有戳破大人們的藉口,曉得自己現在的處境,他乖巧地點點頭。既然「家」再也不是他的容身之處,另走他鄉又何妨?於是隔日,在小十四悄悄拜別為五郎哥哥的墳墓後,收拾了簡單的行李與幾本書,沒有一點掙扎地就隨那位陌生的叔叔上了馬車,驅往未知的將來。

【二】

繁華,是小十四第一眼見到吉原的印象。

時值花團錦簇的四月初。入吉原大門後,夾道迎接的櫻花樹此時正是其生命中最美的時刻。春風輕輕掃過樹梢,沙沙作響的聲音很柔和也很舒適,才發現眼前這條櫻花道相當綿長且無窮無盡,或許也是拜紛飛的粉雪打擾視線所賜吧?

來自武州鄉下的小十四亦步亦趨跟著前頭叔叔的腳步,眼睛骨碌碌不停地轉著。在吉原的白天,他偶爾聽見動聽如歌的鳥鳴,但更多的是來來往往的男女嘻笑怒罵,銀鈴般清脆的笑聲意外地與鳥兒的歌唱搭上了調,彷彿一首即興的小曲。

整條街的聲音還不只有這些。行路女子身上叮叮噹噹的綴飾,也在和煦的天色裡染上活潑的音色。隨風揚起的和服像是搖曳的花海,「嘩──」地一聲,受風鼓起人們綾羅綢緞製成的衣袖,撩亂的顏色甚至能抵上整路的櫻色。眺望遠處還隱約能見山頭雲霧繚繞,與吉原相互輝映下,一個恬靜、一個熱鬧。

路途上,小十四與陌生的叔叔少有交談。他既不哭鬧吵回家,也不曾與叔叔說上非必要的兩句。但此刻,小十四逕自沉醉在風景中,甚至不小心停了下來,忘了前頭還有個要他趕路的叔叔。

「醉什麼?」陌生叔叔敲了小十四一記腦袋,輕聲喝斥道,「乖乖的別惹麻煩!反正,你以後想看的機會有的是。」

小十四那時還不太明白陌生叔叔的意思。確實在他踏入這個地方時,知道這裡正是那時大人們對話裡的「吉原」,但直到陌生叔叔領著他停在一座樓台前,他才知道這裡將是自己落腳的地方。讀過點書的小十四認得牌匾上的三個大字,是草書寫成的「菊宴原」。

「是你吧?」

小十四抬頭,一個頗有年紀的老女人抽出嘴裡的菸斗,睨眼看著自己。

「什麼名字?」

「土方十四郎,」還不待小十四回答,陌生叔叔臉上堆起了滿滿的笑,說道:「武州的貴族少爺呢,登勢娘。」

被稱為登勢的老婆婆也同樣睨了眼男子,逼得他噤聲不再多話。

「知道這裡什麼地方嗎?」登勢又問小十四。

「吉原。」小十四就他所知,如實答道。

「還有呢?」

「不知道。」

「為什麼來這個地方?」

「家族裡沒有我容身之處,我就來了。」

登勢輕輕笑了,不明所以。

「恨嗎?」

小十四聞言隨即一楞。恨?他下意識地撫上心口,默默再問自己一遍。

但不等小十四回答,登勢以菸斗輕敲了小十四的頭頂,打趣地笑開了。

「有趣啊有趣,」登勢口氣顯得戲謔,「真是個漂亮認真的孩子。」


  • 举报帖子
喜欢 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9)

【尾声】   “如果你能再醒来,我等你来找我。”   一栋大厦的14楼客房里,床上那个像是沉睡了般的男人睫毛动了动,许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不知情况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带着一丝熟悉感的地方。 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唯独清晰记着一句话。 有人在等他。 那个人,似乎很悲伤,悲伤到他也随之心疼。     房外传来一阵优哉游哉的脚步声,胖子拎着输液针管和营养液走进房间时看到的正是茫然看着他的张起灵。 “你小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錐生雅AyaKyiru
米英、銀土,勾搭請注意網路禮節謝謝>3<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