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11
阅读 2558

【黄喻】罪恶之城 20

20.    


    十年来黄少天的积蓄一直在供应着这所学校。

    冯宪君留下的东西不多,这个隐藏在群山之间的房屋是一处。黄少天当年住在这里,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接受训练;后来王杰希和许斌留下来,把这里真的改成了一所小学。治内区偶尔会溜进一些治外区无家可归的孤儿,王杰希收养他们,打算多少养到有些生活技能,足以回归社会。

    学校名叫“微草”,如同在这苍茫荒漠中生长的野草。用杀手的钱供养着希望小学,这又是另一件古怪的事情,仿佛是在烂泥地上培育鲜花,在最不堪的事物中发掘那唯一有用的部分,去伪存真——这些钱浸染着许多人的血,又让另一部分孩子获得了希望。

    王杰希不管这些,他是个特别现实的人,学校需要钱是实打实的事情,黄少天汇钱过来,王杰希照单全收,时不时还把学校每个月的开支账目、学生的成绩单回寄给黄少天。

    黄少天捐款的理由不得而知,一个活着就是为了当杀手的人还能指望些什么?或许是消遣,又或许需要一个精神寄托?王杰希懒得去体会杀手那一点点的良心和情怀,他认为他和黄少天是各取所需。于是两人虽然这么多年并未见面,却也保持了良好的默契——一个供给金钱,一个妥善使用。

    所有的汇款单上签署的名字都是“剑圣”,款项说明五花八门什么样都有。黄少天很谨慎,每次变换着汇款地址和签名字样,有时钱也从虚空的特别账户转进来。虽然从未留过本名,王杰希一看便知是谁的手笔,黄少天也没刻意掩饰,王杰希也就坦然地和学生说明有人资助;当然,他隐瞒了黄少天的真实职业,小一些的孩子把剑圣当成圣诞老人来崇拜,年长一些不再相信童话的,只当剑圣是个有钱的商人而已。

    所以高英杰见到黄少天时是有些意外的,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拖着个旧皮箱子,风尘仆仆,大衣上沾满灰尘,胡子也没刮清楚,在下巴上杂乱地生长,身上仿佛还有伤,怎么样也和“富家公子”的形象联系不在一起。虽然王杰希介绍了黄少天,高英杰却掩盖不了内心的疑惑,有些狐疑地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黄少天把带来的糖果分给了小孩子,打发他们各自去玩。一抬头看见高英杰这般盯着他,自然瞬间看穿了高英杰的警惕。他无奈地笑了笑,向高英杰挥了挥手,问道:“你是这里最大的?”

    “本来还有更几个年长的,”接话的却是王杰希,“今天许斌带他们去探路了。”

    “探路?探什么路?”

    王杰希指了指地下:“你知道的这条路。这里也渐渐不安全了,前几天山下有嘉世的车经过,我们准备去叶修那里躲一下。”

    学校里有一些密道,冯老头当年选址也是考虑了通道位置。这些通道和治内区的旧能源管道相通,那些管道是嘉世之前的开拓者挖的,四通八达错综复杂,一直通到外部的群山上。嘉世没有管理旧管道的人手,任其废置,现下反而被叶修利用,当做打游击战的通途。

    从图书馆救出黄少天用的也是这样的道路,但治内区的路很快就被嘉世封锁——那是一次性的冒险尝试。

    “哦……叶修、叶修,又是叶修……”黄少天不太满意,“你怎么也和叶修有关系——咦不对,你知道他本名?”

    王杰希却是先支开了高英杰:“小高你带他们回房间,让柳非她们把东西再核对一遍。”

    高英杰应了一声,招呼孩子们进屋。王杰希又蹲了下来,摆弄起地上的天线。

    远处传来模糊不清的枪声,间或还有爆炸的响声。一片云飘过来,天空又暗了一分。这里的地形像是个豁了口的杯子,从山谷的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人家亮起灯来。

    “还是没声音。”王杰希手里的是一个不大的收音机,此时似乎收不到信号,沙沙地吵闹着,给这沉闷的空气更添了几分烦躁的气息。“晚上可能会下雪吧……”他喃喃地说。

    “喂喂喂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快回答问题,关于叶修你知道多少?”黄少天心急如焚。

    “没比你知道得多多少,在他联系我之前都是从广播或者报纸里知道的。”王杰希说。

    “哦哦这么说你没什么可告诉我的了?比如叶修怎么会无缘无故同意接收你这帮孩子?”

    王杰希微微转头,瞥了黄少天一眼:“你想得到。”

    黄少天的眼神在王杰希身上溜了一圈,才说:“我是没想到一向独善其身的王校长也会想参战啊。”

    “这很自然,”王杰希挽起了袖子,拆起了收音机的盒盖,“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是吗,你加入战局,叶修的交换条件就是给孩子们另找一个住处?你确实厉害,但这笔交易你不觉得自己太廉价了点吗魔术师大大?以你的水平去给叶修打下手?许斌也同意?他也太顺着你吧?”黄少天蹬着腿,行军靴厚实的鞋底在沙地上蹭了个痕迹。他的鞋头上沾满尘土,于是他伸手拍去,然后站起来,走到王杰希身边看他作业。

    “这不是交换条件,”王杰希说,“我们都是顺其自然,战争开始了,在这个城里没有谁能独善其身。”

    “我说你就是说话这么神神叨叨地惹人厌烦,有什么话不能直白点说非要这么文绉绉的吗——让开让开我来,”黄少天凑到王杰希身边,挤开他,拿起扳手修理起收音机来,“算了算了我也不管你和叶修怎么谈的,只是你真觉得叶修这人真的可以信任?”

    王杰希笑了笑,说:“谈不上信任,利益一致的情况下还算一个好队友。”

    “行吧行吧,你觉得行就行,只是这学校我也算有份,那群小鬼头回头你得一个不少地还给我。”

    “不用你说。”王杰希冷淡回答。

    “哼……你知道就好。”黄少天翻来覆去地纠结叶修的问题,无非也是心中不安,他又想起喻文州低着头跟叶修离开的背影,心口堵得实在不舒服;又不愿让王杰希看出来,这会干脆不说话了,闷声不吭修理收音机。

    “今天早上……咔咔……夏仲天市长……哗哗哗……游泳馆的落成仪式……”收音机里终于传来了一些混杂在信号音里的人声。

    黄少天拍拍手:“搞定了,我估计附近的基站给叶修他们搞掉了,你这信号才不怎么好,给你多绕了两圈线加强了一下。”

    “谢谢。”王杰希一板一眼地说。

    黄少天张张嘴,本来还想说什么,看王杰希坐在一旁专心致志地专注收音机的内容,气不打一处来,只得摸了根烟也坐下。山口的风起了,黄少天连摁几下打火机也没打起火,只得沮丧着又把咬弯了的烟塞回了口袋。

    天色又暗了,抬头是灰蒙蒙的一片,连着含混不清的黑色的山的边缘,世界仿佛都失去了色彩。房子里的灯火亮起来,从玻璃里看进去,晚餐的桌子已经布置好了,一群孩子端着碗等着盛饭。

    黄少天看着那栋楼,突然感到那样温暖的灯光离他很遥远——他不属于这里很久了,从冯宪君把他们带进地下室说永别的那一天起,他就不在这个地方的庇护下了。

    他有过很多快乐的时光,后来也有苦难;最苦的那段日子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死了又不甘心。然后他被带到这个学校,学会保护自己,学会说谎,学会用语言藏住锋芒,把自己的心彻底关了起来。

    可是和母亲在一起的记忆居然没有比在‘学校’里和李轩他们打闹的来得鲜明,在后来更多的岁月里,他一个人躺在蓝雨那间小阁楼上时,时不时想起那帮同学,彼此孤立又彼此理解,他们算什么呢?一群患难与共的弟兄,还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可怜虫?

    哦对了,李轩也不在了。那些时光是回不来了。

    冯宪君捡了他们,教他们杀人,教他们怎么成为最无情的武器,却又要他们自己去想以后的道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黄少天觉得那老头大概是一个浪漫主义的疯子,在做漫无目的的实验。这个实验结果对他而言不算太坏,“妖刀”带给他的刺激感和成就感不是假的。

    黄少天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想,想起蓝雨,想起魏琛,这个第二个收留他并且一直当自己是亲儿子的人。在他被虚空找上门成为妖刀之前,他把蓝雨当成一个临时的居所,后来也是一个时不时会去住几天的所在。蓝雨的伙食很好,环境也不错,人很多很热闹,是个好地方。他并非对魏琛没有感激,对蓝雨也有留恋,然而他是一匹孤狼,还是个杀手,非要有个什么家……又只是多了一个无谓的牵挂。

    “沙沙……”收音机的信号又断了,过了一会儿,喇叭里响起了音乐。是首钢琴曲,节奏强烈像是咆哮的风暴。黄少天不懂欣赏,王杰希闭起双眼听得入迷。

    外面时不时有枪声突兀地穿插在音乐里,两人都见怪不怪。天空彻底被阴云盖住,气温骤降,黄少天拉上了外套拉链。过了一会,枪声彻底平息下去。

    钢琴吗?黄少天又想起喻文州,那孩子在路过钢琴店时双眼放光……是的,他只差一点就要带着喻文州浪迹天涯了。现在他觉得自己之前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居然会有这样麻烦又不切实际的念头。

    都算了吧算了吧,反正那小鬼已经有出路了以后再也不见了。

    “吃饭了。”王杰希突然说。他拎着收音机站起来,示意黄少天跟他走。

    “哦。”黄少天愣愣地跟着王杰希进了屋,在餐桌前坐下。

    孩子们已经吃得差不多,吵吵闹闹地在收拾自己的碗筷。高英杰给两个大人打了饭,领着孩子们去厨房洗碗。

    黄少天没有一点胃口,拿筷子一下一下地剃着盘子里的鱼,剥下来一块鱼肉。他记得喻文州喜欢吃鱼,带喻文州去餐馆时,那孩子吃得表情都生动起来。

    他明明白白地记得喻文州的笑容。

    “你今天真是少见的安静啊。”连王杰希也慨叹。

    黄少天不否认,低头闷了一口米饭,边嚼边说:“老王啊,你觉得一个人总是想起另一个人,这代表什么?”

    王杰希那大一点的眼睛上,眉尾动了动,说道:“说明你谈恋爱了。”

    黄少天一口米饭差点喷了一桌子:“咳咳咳咳……”

    王杰希面不改色地递了一杯水过去。

    “咳咳咳咳……王杰希你不能乱说话啊,”黄少天仰头灌了一大杯水,好不容易才把这口气顺下去,“我只是在惦记之前捡到的一个小孩,你知道小孩子嘛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想捡到了也是缘分一场——”

    “哦,所以你在竭力证明自己不是个变态?”王杰希接话。

    “我靠我怎么是变态了,我——”黄少天急了,“我只是担心——”

    王杰希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正常,人活在世总需要个牵挂,我理解,人孤独久了是会变态一点。”

    “靠靠靠王杰希你把话给我说清楚——”黄少天激动得站起来,碰倒了王杰希摆在一旁的收音机,那玩意居然吱吱嘎嘎地吵了起来。“靠靠靠这破东西吵什么鬼,”黄少天伸手去按收音机,企图把这烦人的声响关掉,但他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收音机的信号依旧时断时续,一个女声慷慨激昂地播报着新闻:“今天下午……嘉世执行部队彻底清扫了治外区蓝雨,抓获……咔咔……下面播放执行部总队长……沙沙沙沙……我们相信嘉世有能力……咔咔咔……”

    沙沙沙沙……

    嗡嗡嗡嗡……

    这新闻后面说了些什么黄少天听不清了,他脑子里像是爆炸,各种荒诞的联想如红色气体一样爆发。寒意从脚底侵袭上来,他的手摁在收音机上,指尖冰冷得无法动弹。

    “蓝雨?怎么会……怎么会呢……”声音打了结,他完全无法思考。

    “从后山下去吧,我在出口藏了一辆摩托,你可以拿去用。”王杰希推了一把黄少天。

    黄少天没再犹豫,立刻转身跑了起来。“谢了!”他冲王杰希喊,并没有回头,推开门一阵风似地冲了出去。

    “剑圣先生怎么了?”高英杰从厨房探出脑袋问。

    王杰希托着腮,沉吟道:“是吧,人活在世上,确实需要一些牵挂。”

    “啊?”高英杰不解。

    “走吧,”王杰希说,“我们今晚就出发。”

    


  • 举报帖子
喜欢 5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