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1
阅读 32685

【酒茨】口嫌体正直的茨木童子与大江山鬼王不得不说的故事

诈尸一下发点最近写的东西。



小甜饼,设定大概是茨木误食了能让人口嫌体正直的药√



*有误会吃醋

*伪酒红高亮!

*红叶小姐姐真·助攻!

*有阎判

*OOC,OOC,OOC慎

*大概有比较矫情的茨木

*不接受左转出门不谢  不接受ky

*可以接受继续



注:[]里是茨木真正的内心所想  粗体是说出来的

==================



“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啊。”纤长的手指拂过桌面,高挑的女人眯了眯眼,随手理了理头上繁复的饰品。



对面白发的大妖也不说话,只是在那里闷闷地坐着。



“真是罕见啊。”地府的掌管者在云朵上换了条腿翘着,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通常来找我喝酒的都是酒吞童子,谈些什么有的没的。怎么这次是你来?”



茨木张了张嘴,最终有些挫败地低下头。



看出他有烦心事,阎魔也不再逗他,转而从旁边拿了坛酒。“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不如来喝点酒。这酒虽然没你那挚友的神酒好,却也是上品的佳酿。”



点点头,茨木拿过阎魔给他倒的一碟子酒,一饮而尽。



“和酒吞闹别扭了?”



被一句话戳中心事,茨木放下酒碗,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



这对笨蛋妖怪都在一起了还天天没事就闹闹别扭,难道是什么情趣?感觉自己真像知心大姐姐……阎魔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怎么了?”



茨木干脆伏在了桌子上,整个脸都埋在臂弯里。“……吾觉得,吾友还是在被那个女人迷惑着,没有重振鬼王的威风。”



“什么女人……等等,你说的是……”皱皱眉,阎魔托腮想了一下,“鬼女红叶?”



“就是那个女人!”瞬间抬起了头,茨木的眼中亮晶晶地闪着光,“吾今还是喜欢她的!”



“你从头说来,酒吞童子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何来喜欢红叶一说?”阎魔靠在云朵上,若有所思地捧起酒碟喝了一口,结果下一秒钟茨木的回答让她毫无形象地把刚入口的酒喷了出来。



白发的大妖好像突然泄了气,软软地又趴回了桌上。“吾今天撞见,吾友和那鬼女在接吻,吾友还揽着她的肩。”



“咳咳咳咳、酒吞、他居然是这样的人?”阎魔止住了咳嗽,盯着眼前趴着的妖怪,一头白发带着卷简直就像个白色的大毛球。手感一定很好……不不不跑题了,酒吞他居然??吃着碗里扒着锅里???一瞬间大江山的鬼王被地府的女王在心里贴上了无数“渣男”的标签,“他之前来找我喝酒时可是说他一早就放弃追求红叶了,难不成他都是骗人的?”



“吾友不是什么骗人的人!”茨木激动地出声,但越往后说越小声,“也许是我太弱了,配不上吾友……”



“这事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回去和酒吞好好谈谈吧。”揉了揉有点发涨的太阳穴,阎魔兀自叹了口气,自己都还没追到冰山,给这两个家伙调解的次数却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麻烦汝了。吾先告辞了。”茨木干坐了一会,起身告辞。





“……”盯着他离去的背影,阎魔向后仰倒,仔细想着之前和酒吞童子喝酒时候的情景。



红发的鬼王罕见地醉了,打开了话匣子般唠唠叨叨地跟她说,茨木这个笨蛋,本大爷喜欢的根本就是他啊。这家伙几百年前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我可以交付一生的人。不过当时也就把他当个知音了……本大爷年少轻狂时是喜欢过红叶,但阎魔你知道吗,红叶跟我坦白说不会和我在一起那天,我在林子里大醉,却觉得除了有点遗憾根本没什么感觉。他来找我的时候,一直神神叨叨地说什么要我重回鬼族顶点……当时我借着月色突然看到他脸上有泪痕,心里忽然疼得像被人捏碎了一样,只想把他狠狠抱在怀里。大概是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才刚刚看清了自己的心吧。



“两个笨蛋。”叹了口气,阎魔慵懒地撩开额前的发,心道鬼使兄弟都在人界出公差,冰山今天不在,剩下的那一大堆公文我可真不知要怎么应付。





“阎魔大人,刚刚走出去的是茨木童子大人?”坐着锅盆跑进来的孟婆看着又在神游的上司,出声问到。



“是锅子啊……是啊。那个茨木童子好像又和酒吞童子闹了点别扭……还真是两个幼稚的大妖怪,天天打情骂俏的居然还搞吃醋这一说。冰山可比他们可爱多了。”想起自家下属,阎魔嘴角多了丝笑意。



说着别人,阎魔大人您不也是毫无进展,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定情商为负的判官大人。突然觉得自己压力好大啊。腹诽着,孟婆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桌面:“等等,阎魔大人,这桌上的酒碗怎么是用过的?!”



“有何不可吗?刚刚茨木童子与我小酌了一会。”阎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阎,阎魔大人,这下麻烦了。”沉默半晌,孟婆一脸的生无可恋,“您还记得前几日说起,要是有种药能够让人说出和心里所想不同,身体行动却一样的药,会很有趣吗?”



“是啊……如果能用在那冰山身上,一定很好玩。”



“……我已经研究出来那种汤药了。”



“哦?”





“…………我不知道判官大人今天不在,以为大人会像平常一样逗他喝酒,就抹在了酒碗底下…………”



“这样啊……等等锅子你说什么?!什么酒碗?”阎魔一个激灵差点从云上摔下来。



“就是……茨木大人刚刚用的那个……”孟婆抱紧了琴,小声道。



“有什么副作用吗?”阎魔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



“倒不会有副作用啦……作用基本上就是让人心里想的和说出的话不一样,用人界的话来说……就是傲娇?”孟婆斟酌着用词。



“还有多久生效?”



“大概一刻钟。要去追人吗,大人?牙牙应该赶得上。”



“不必。”阎魔坐了回去,眯了眯眼,“我倒是觉得,这药能让这两个爱情笨蛋开窍一下呢。嘛……大不了提前给他提个醒,出不了错。”



“???”











茨木有些魂不守舍地向大江山走回去,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乱糟糟的。



吾友真的不喜欢吾么?那又为何要和吾在一起。挚友和吾说过已经放下了那女人,吾也能感到吾友重回霸气,可是……为何吾友要骗我?难不成他还是没有把吾放在眼里?



回到了大江山,茨木胡思乱想着向平时喝酒吞喝酒的地方走去。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了那片树林脚下。不远处一抹熟悉的红让他身形一颤,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心虚。



“茨木,怎么才来。”酒吞抬头,扬了扬手里的酒,“过来陪我喝酒。”



“好,吾友。“下意识接道,茨木愣了一下,还是慢慢走到了酒吞身边,接过他递过来的酒碟。



“……”听着旁边恋人的呼吸,茨木忍不住抬眼瞥向酒吞。红发的鬼王神色如常,沉默着喝着手里的酒。



酒吞是喜静的。他知道。可是他喜欢在喝酒的时候跟他聒噪,把自己的一腔爱慕都倾诉出来。





酒过三巡,酒吞突然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今天这么安静?”



“吾……”茨木被吓了一跳,嗫嚅着不知说什么。



“有心事?还真是少见啊,茨木。本大爷今天心情还好,来切磋一下?”



茨木听到“切磋”的瞬间就兴致高昂了起来,心里那些想法都被抛开到九霄云外。他跳起来,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吾友果然霸气逼人!来切磋吧!吾愿意和汝酣战一场再把这副身体交给汝支配……]



“不了,我累了。”





酒吞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刚刚茨木突然很激动似的起身,眼中充满了莫名的,好像是混杂了兴奋和深沉,还有些他看不懂的隐晦的感情,张口,却吐出一句平淡简单的我累了。



“你这家伙平时不都是喊着让我支配你的身体的么?今天倒是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怪怪的。”酒吞也缓缓起身,微眯起眼睛,“早上起便没看见你,今天去哪里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等等……吾刚才说了什么?挚友!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吾明明不是想说这个的!吾今天不过是去阎魔府上和她喝了些酒!]





酒吞看见他的手颤抖着,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什么。那双金色的眼里依旧有让他看不明白的,暗潮涌动似的急切。





“……这与汝何干。”





“嗯?”酒吞危险地抿紧唇线,“茨木,你说和我不相干?”


一把揽过白发的大妖,他把头埋在茨木颈间,深吸了一口气,大妖灵敏的嗅觉让他轻易辨认出那酒香下面还有一层胭脂味。而这味道他很熟悉。



“你今天去了阎魔那?”



脖颈是妖怪致命也很敏感的地方,茨木瑟缩了一下。



[是……吾是去了那女人那里。]



“吾说了,这与汝何干。”





“不相干?”酒吞的笑容愈发阴沉,顺手掐了一把茨木的腰。





[等等,吾在说什么啊!]



“放开吾!”





“放开?”酒吞凑近了,看着茨木眼中倒映的他的影子,他的影子——“你突然怎么了,茨木?”





[吾友!吾吾吾……吾不知怎么了!说出的话很奇怪!]茨木有些剧烈地挣动起来,在酒吞眼里却是和反抗无异。





狠狠用嘴唇堵上了他的嘴,酒吞撬开茨木的牙关,有些发狠地翻搅,感受到大妖身体的颤抖和渐渐因为缺氧软下的身体。



“茨木,到底怎么了?”即使再气,他也明白了些什么。茨木这样子,明显是哪里不对。酒吞压下心头的火,放开怀里的人,好心好意地问道。



“吾……”感觉到有什么话要脱口而出,茨木紧紧咬住了唇,自知自己从刚才起就很怪异,心里有些慌乱,不知要吐出的是什么样奇怪的话语。



也许在心里,有些话他下意识地不敢让酒吞知道吧。这是这白发大妖一时间自己都没发现的。





看着茨木煞白了脸,紧咬着唇,任自己的犬牙咬破了嘴唇都不肯开口,好像强力地自制什么,酒吞心里疑惑更深。这时,好像从很远的空中,传来了一个悠远的声音。



“喂,酒吞童子,我这那口锅子闯了点祸,给你家的那位吃了点奇怪的药,他现在说的话和心里所想的所不同。不过,说实话想想看,还是蛮有趣的。对了,他之前有点事情去找了我,至于是什么……你自己慢慢想吧。”慵懒的女声隔空传信而来,里面带了一丝玩味。酒吞抽了抽嘴角,心道果然如此。





和心里所想的不同么?



鬼王大人难得地仔细回想自己这几日做了什么错事,把近来的大小事情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并没什么啊??



等等,话说回来今天早上……!



“茨木,”他拦在茨木腰上的手收紧了,“你今天早上,是不是看到我和红叶在一起了?”





没有回答,但是茨木的身体明显颤动了一下,白色的发丝遮挡了眼睛,看不清神情。



“茨木,你看到了什么?是不是误会了?”



怀里的妖怪握紧了手,倾身向前在他脸颊上蜻蜓点水地用唇点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他。



酒吞看着直勾勾瞪着他的茨木,愣是在那双金色的大眼睛里看出了几分委屈。



“你看到……红叶亲了我?”他有些难以置信地问,看到那委屈几乎多得要溢出。





[吾友这是承认了吧。吾果然……]







“笨蛋。”酒吞有些气得笑了,“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嗯?]



“吾并不在意。”





“不诚实的你还真是少见。”酒吞凑在他耳边,“不过居然忘了……我是不是该罚你?



“七百年前的今天……



“我们便是在这里相遇的,茨木。”





茨木诧异地睁大了眼,内心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开。





“我去找红叶,问她该做什么,或者是送你什么庆祝……想知道她说了什么么?”酒吞狡猾地笑了。



“什……呜!”





突然被打横抱起,茨木慌忙地用独臂勾住了酒吞的脖子。



“一会你就知道了。”鬼王的声线愉悦,带他向屋里走去。



















翌日,阎魔的地府来了两位稀客。





“我就说你们老夫老妻了,闹别扭也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吧。”阎魔撇撇嘴,在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



“啊。谁让他乱吃醋。”



“行行行,不过我有一问。”阎魔饶有兴趣地把放在酒吞身上的目光转到茨木身上,“锅子说这药可是会融进身体,只能通过发汗之类的方式排出体外,一般来讲需要两三天才能自解,到你们这里怎么一日都不到便好了?”



“咳咳咳咳咳!”茨木呛了一口酒,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脸瞬间红了个透。



酒吞一边给他顺气,一边忍不住心猿意马。







昨夜,茨木欲拒还迎的样子真是可爱啊……



他明知道茨木说的话和心里所想的相反,却还是坏心地逼他唤自己挚爱,若是不说便更变本加厉地欺负,直到后来茨木在他怀里哭得可怜才放过他。



还真是……







阎魔看着酒吞脸上带着深意的表情,瞬间觉得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还是自家下属更可爱一点。被塞了一大口狗粮的阎魔如是想。





















所以昨天早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事实是,鬼王大人跑去问红叶该送自家恋人什么礼物,单身汪红叶小姐姐表示我很想踹翻你这碗狗粮,但是还是要保持优雅,于是面色温润地笑着让酒吞低头示意他自己可以告诉他个秘密方法,然后在酒吞低头的时候揪着他耳朵咬牙切齿地用高分贝声音喊了一声你今天晚上*&¥%……&*&……%¥你家那位然后再(*&……%¥#¥%……&这样那样让他欲仙欲死就好,听懂了吗老娘不吃这份狗粮请你有多远轱辘多远。之后酒吞惊魂未定一下站不稳扶住了她的肩,不想茨木这时恰巧路过,因为角度问题竟看成了二人在接吻。



红叶小姐姐表示,我拒绝狗粮还中枪,老娘有一句妈卖批一定要说。



阎魔大人冷漠地点点头。











END



P.S.这篇有妹子给我写了拉灯部分的车,具体请移步lofter:http://blublubu934.lofter.com/post/1e860aec_e7a2dea





谢谢世界上有这么多可爱的天使,爱你们噢❤️
  • 举报帖子
喜欢 56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K_Alfa
常驻lofter,id同名,这个号只是为了参加活动_(: 」∠)_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