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5-20
阅读 2426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17)

第十七章

 

“‘秘宝之里’?我好像听爷爷说起过……那是人力所不能触及的神明的所在地。”狮子王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我所读到的资料是这么写的,那里是神的栖息地,”三日月宗近仰望头顶,圆而饱满的月亮贴在夜空中,“除了以讹传讹的东西以外,还有些别的东西,比如,巨大的‘祈愿’之力,与神沟通的‘审神者’与‘神仆’,还有世界本身的‘意志’……”

“等等,等等,三日月宗近,你在说什么?”狮子王完全糊涂了。三日月宗近摇了摇头:“没什么,最近和石切丸就这件事研究得有些多,他好像完全沉迷进去了。”

“可我看你也一副陷进去的样子出不来了啊,难道你是暗示附近这座鲸鱼坟场吗?”狮子王立刻联想到了传说和现实的统一之处,“都是被迷雾笼罩的地方,而且进入也有时限……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觉得是为了时效性和隐秘性才选择这里的。”

“这些都只是猜测而已,目前只找到了一两个符合的特征,我也完全无法确定真伪。”三日月宗近说道。

“嗨,反正只要不危险就行了,”他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一副丝毫不担心的模样,“对了,我听御手杵他们说海雾里有真正的塞壬海妖!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捕捞几只,现在做这种稀奇东西的转手生意可是能赚大钱的呀!”

三日月宗近哑然失笑:“不了,如果你们抓到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联系买家询价。”

“噢?好可惜,有你的话胜算会大很多的。”狮子王耸了耸肩。

 

送走了物吉贞宗与后藤藤四郎,鹤丸国永让厨房里的人做了一份丰盛的夜宵端到自己的房间。他让亲信士兵端着,一直走到堆积不用的家具和过季设施的杂物间前才让他离开。端着餐盘推开了门,他被里面淡淡的酸腐味呛了一下。

将手里的盘子放到一张积灰的红木茶几上,他顺手拿过一支白银烛台,用身上带的打火石点燃了。火光照亮了他的周围,鹤丸国永起身去拿第二樽烛台,同时说道:“别躲了,出来吧。”

一声钝响,太鼓钟贞宗从一个闲置的大衣柜里爬了出来,拍去身上的灰尘和蛛网,慢吞吞地走到鹤丸国永身边。鹤丸国永揉了揉他的头发,掏出一方新手帕递给他擦脸擦手:“快吃吧。”

一番狼吞虎咽后,太鼓钟贞宗一口气喝掉整杯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他靠在柔软得能陷进半个身子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放心,他俩都还被蒙在鼓里。我呢,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明天实在太危险,你就算跟来了也不能去。答应我,好好留在船上。”

“为什么只有我不能去?”太鼓钟贞宗叉着蘑菇块的手停在半空。

“因为你虽然很坚强,却还没成长到接受一切现实的地步,”鹤丸国永盯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夜里面尖叫着做噩梦的事,这道坎你踏过去了吗?”

太鼓钟贞宗不说话了,近一个月以来,那个被他杀死的海盗总是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他常常看到自己一手鲜血的样子,而且就算手臂上的伤长好了,也时不时会有幻痛感。

“你前面的路还很漫长,”鹤丸国永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为了保护别人和自保而进行的反抗是人最本能和正当的行为,你要学会忘记不必要的内疚和负罪感。等理解这一点后,我才会考虑让你跨到下一级台阶,否则免谈。”

“鹤丸,别对我这么严苛……”太鼓钟贞宗闷闷地咽下一口肉。

“答应我,千万不要下船。”鹤丸国永伸出了小手指,他没有笑。

太鼓钟贞宗擦了擦嘴,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两人开始拉勾:“那你也要答应,原原本本把明天发生的的事情都告诉我。就这样错过……我很不甘心!我这么晚才过来,粟田口家的那群孩子们,不动行光,还有其他人,一定都在经历和见识上把我甩出很远了。再不做点什么的话,我肯定成不了……成不了你们那样的人。”

“唉,我们家的人就是争强好胜心太强,”鹤丸国永点了点头,“那你要出去睡吗?这里不是住人的地方。”

“不用了,你替我继续向他俩保密就好,”太鼓钟贞宗硬气地说道,同时将盘子推给了他,“再来一份,加双份鸡蛋布丁,最好有冰牛奶。”

“吃这么多会发胖的。”鹤丸国永捏了一下他的脸颊。

“我可是饿了渴了一整天啊,这才一顿的量!你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挨到现在,盼着晚上去厨房偷一点东西吃……”太鼓钟贞宗揉着自己的胃,一副完全不满足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等着啊。”鹤丸国永端着盘子走了出去。太鼓钟贞宗瘫在了沙发里,仰头望着天花板上描绘着希腊神话场景的壁纸。

 

 

翌日天朗气清,这一片海面上的船只越来越多,海盗势力和政府背景下的各航海商业巨头之间的界限也渐渐模糊了。在用长筒望远镜扫视格局的时候,鹤丸国永意料之内地看到了新月的旗帜——只是这次它的旁边还多了代表身份的骷髅。

知道他就在那里后,鹤丸国永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以至于乘坐小船或舢板在各船只之间挨个问好和交际都没让他厌烦。而在船上泡在书堆里的三日月宗近与今剑在石切丸的指挥下各种翻书和查找资料,其他都交给了小狐丸和岩融。

眼看着黄昏将至,各艘船开始升帆拔锚,向那片渐渐消散的迷雾海域驶去。鹤丸国永特意让甲板上的人准备了塞耳朵的布条,大俱利伽罗也站了上来,他预备要亲眼见识一下所谓的“海妖”。

然而随着雾的散去,昨天令人心灵震颤和悸动的歌声完全消失了。鹤丸国永与烛台切光忠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这回事。鹤丸国永望着几乎瞬间就变暗的天空,拍了拍手,数十盏防水玻璃油灯立刻被拿到了甲板上。

“天一下子就黑了?”烛台切光忠明明记得刚刚还是夕阳西沉的景象。可现在放眼望去,周围只剩下苍凉的夜色和行驶在漆黑海面的一艘艘帆船。忽然,在瞭望塔上的人高呼:“右转舵!”

三人走到船头,眼前是一具巨大的、浮在水面随海浪不断起伏的骨骼,如同还有生命。它白色的表面布满细小的裂纹,挨着他们的船舷擦过。定睛一看,这里四处都是这样的鱼骨。鹤丸国永大踏步走到船舵边接替了主舵的位置,同时开始精细地指挥起升降帆的操作。

 

岛屿渐渐近了,围绕小岛外沿的是一圈有十数米高、相距不过两三米的黑色石柱,密密实实地矗立着。数十艘帆船正在从不同方向移动向这里,纷纷在它周围停泊。大多数船员都将缆绳系到了柱子上。

下船后,鹤丸国永才觉出了它的高大。细细看去上面似乎还刻着不少花纹,竟是类似图腾一样的东西。靠近陆地的海水泛着幽幽的蓝黑色,没有沙滩,只有坚硬嶙峋的岩石。所有船员都留在了玛丽·塞勒斯特号上,这次确实不需要太多人手,理论上只要拍板者前来就够了。

“这座岛的形状看上去真怪。”烛台切光忠摸了一下眼罩的带子,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将它取下来。鹤丸国永察觉到了他的内心活动,笑着说道:“放心吧,不会有海盗笨到觉得你戴个眼罩就会是他们的同党的。”

“说不定真会有呢,这里有光,应该不需要去瞬间适应黑暗。”他一面说,一面将它取了下来,放到了口袋里。鹤丸国永拎着披风走到干燥的岸上,每隔一段路,地上就有一个小凹盆似的石坑,里面盛着油脂似的液体,燃着明亮的火焰。

三人沿着火光向前,看到了明石国行举着单片眼镜在路边弯腰研究。没有打扰他,他们直接走了过去。小岛面积不大,五十米外就是一个岩洞,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连植被也没有。它极窄小,几乎只能容许两三个人并排通过。这样的构造让鹤丸国永心声警觉,他开始寻找周围有没有其他出入口,而烛台切光忠已经和面前的人熟练地打了个招呼。

 

“‘黄金港口’的三位,有劳远道而来。”站在那里的两人都是政府高官,一个高一些,一个矮一些,都等在岩洞旁边。矮个子从大衣里拿出一张羊皮纸,双手递给鹤丸国永:“这里是新签下的调令文书,这次知道肯定会碰面,所以我一并带了过来……”

“真是辛苦你了。”烛台切光忠的笑容很温柔。那个男人却不怎么敢看他,低下了头。

“这么快?”鹤丸国永笑着接过,然而身边的那个高个子男人却推开了他的手,将羊皮纸一把夺过。他对同僚说话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了威严:“你真的要把‘黄金港口’毁掉吗!”

“什么意思?”鹤丸国永脸上的微笑没有消失。那个男人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充满寒芒:“将最重要的商业命脉交给一个和海盗有联系的内鬼,我绝不答应。”

“是吗?”鹤丸国永轻笑着,“我倒是觉得你我去海盗堆里各自报上身份,想杀了我的人数是对你的一百倍。”

烛台切光忠眯起了双眼:“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我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肮脏的交易,理应降职处分并接受停职查看的人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看在老天的份上!私自放跑了海盗首领还能官复原职的总督?开什么玩笑?!”他的声音渐渐提高了,眼睛里闪烁着愤怒。

周围的人不是各港口城市的一二把手,就是海盗首领,要么是政府要员。见到这种预料之外的冲突,停下来看好戏的人比不理会的要多得多。岩洞口前很快就堵住了,鹤丸国永静静地看着那个声嘶力竭的男人。

“你别以为自己就此逃过了惩罚,鹤丸国永,半点都不会!”他咬着牙,攥紧了手里的调令,“‘荣耀之都’战船上士兵的证词,‘黄金港口’里总督府卫队的证词,还有‘自由港’里你消极的政绩和毫无悔过之意的种种表现……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通敌者。别人也许看不出,我什么都知道。”

“你别说了……”矮个子男人拉住了自己的同僚。他一振手臂撇开了他,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国家不缺少你这样肮脏的蛀虫,他们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心甘情愿把一个敌人安插在我们的心脏?今天对通敌者的仁慈将会毁了未来的一切!这张调令——这张调令上凝结的鲜血和生命将会有多少?你算得清吗!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够了。”鹤丸国永简短地说道。然而正是这样的平静更加地引起了他的怒火,他伸手拽住了鹤丸国永的衣襟,看向周围驻足的人:“你们这些各个巨头的势力代表不都是与他沆瀣一气的吗?还有心里欢欣鼓舞的海盗们,总算找到了一个通敌的总督做靠山!对,包庇的,装着看不到的,昧着良心的……都需要我一个个点出来,才愿意面对现实?”

“请适可而止吧,您正在主导一场可笑的闹剧。”一期一振的身后跟着鲶尾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啊哈,果然,”他放开了鹤丸国永,脸上是一副了然的神气,“真的是挚友,对证据和口供进行干涉不说,现在也要过来救急。好,好极了。垃圾的旁边一定会有蛆虫——”

霎时间大俱利伽罗与鹤丸国永同时出手,前者将他重重摔了出去,后者掏出枪瞄准了他的头颅。鹤丸国永金色的眸子里毫无温度:“向一期一振道歉。”

那个男人嗤笑着,将一口混了血丝的唾沫吐到了手里皱成一团的调令上。他看着地面,双手支撑着身体:“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鹤丸国永,你比海盗更应该先上绞刑架。我会向众议院,上议院,内务大臣……提交这一切。法律和正义会制裁你的,叛徒!”

 

枪声响起,他微微瞪大了双眼。被射中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手里的调令。铅弹半嵌入岩石地面,热气散发,羊皮纸上的小洞紧贴着他的手指。鹤丸国永走到他面前蹲下了,声音非常轻,只有他能听见:“也许今天过后这张纸就变成了一张废纸,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送你。”

他站了起来,扬长而去。烛台切光忠拥抱住簌簌发抖的矮个子,拍了拍他的背心,行了告别的贴面礼:“重办一份,麻烦了。”

三人走进岩洞,三日月宗近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喉结动了动却没说话。忽然一个人从侧面拍了拍他的肩膀,髭切笑眯眯地望着他:“怎么,心疼了?”

 

 

本章设定:

秘宝之里:neta刀剑乱舞游戏活动的名称,采用了雾和活动时间有时效性的设定。本文里是指被迷雾笼罩的鲸鱼坟场,实际上是古代宗教祭祀和求神的祭坛,只有每年的夏至日的黄昏才能进入。

审神者/神仆:不同文化里对与神沟通之人的称呼。本文的审神者并不具有刀剑乱舞游戏里的角色功能。


  • 举报帖子
喜欢 3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海间
兴趣:写文 写文Q群:6589200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