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06
阅读 7676

【双花】桂皮八角与迷迭香

“今天来到节目的嘉宾是马克西米其林三星酒店的行政总厨张佳乐先生,他将呈现一道La Haute Cuisine,告诉我们,烹饪是艺术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台本上印着的小小铅字还没有被后期配音小哥用浑厚低沉的声音念出来,工作台前的人已经忙忙碌碌开始操作。

随着海鲈鱼块下锅煎制而发出的滋滋声,一阵专属于白肉的鲜香气味伴随着白葡萄酒香气一同飘散了出来。

孙哲平翘着二郎腿歪在一把行军椅上,抬起左手向前一挥,他左侧的一位摄影师立即将摄影机挪近,给了平底锅中煎得滋滋作响的雪白鱼肉一个特写。紧接着,又一台机器绕到了砧板旁,拉近了镜头,给了正站在一旁砧板前专心切着番茄的大厨一个特写。

镜头下,大厨葱根般手指下的刀尖仿佛蝴蝶,上下翩翩地翻飞不断,而所及之处,那一颗艳红的番茄连汁水都来不及溢出便被切成了边长五毫米可能还不到的一个个小立方体。

真美。

身后的人群看着监视屏,发出长长的惊叹。

孙哲平不以为然撇了撇嘴:“收收心,右边一号机就位,鱼要出锅了,准备给特写。”

切。

番茄切得那么细有什么用,难道还能用来拼二维码?

刚出锅的雪白鱼肉似乎还在冒着袅袅热气与白葡萄酒的香气,被小心放在巨大瓷盘的正中间,配上同样煎出了美丽焦黄色花纹的西葫芦片和蘑菇。一旁的锅里一时不得空闲地,散发出了黄油煎出的洋葱粒香气。早就切好备用的各色蔬菜不久纷纷也下了锅,与淡奶油和白葡萄酒一起被熬成了漂亮的颜色,浇在了那一块肥瘦合宜、引人食指大动的鱼肉上。

香气扑鼻。

孙哲平分明听见了副导演咽口水的声音,也看见了不远处几个扛着摄像机的家伙嘴角挂的长长口涎。

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以前拍别的大厨做别的菜,也没见这副样子啊?

孙哲平愤怒地咳嗽了一声,将一众仿若神游的工作人员们拉回了地表,但同时似乎也惊到了正忙着装盘的张大厨。

早先被切好的西红柿“二维码”颗粒正被一只茶匙舀出七八粒,听见孙哲平那带着怒意的一声咳嗽,持着茶匙的那只细白修长骨肉匀亭的手不着痕迹地抖了抖,茶匙中的西红柿不免落了一滴粉红色的汁水下来,一个小圆点在白色大理石的桌面上,看起来分外明显。

孙哲平皱了皱眉。

“脸部特写!”他开口,看着穿着穿着白袍的人秀致的脸上露出的那一点点的尴尬,心中竟不自知地涌出了些愉悦来。

看吧,法餐不就是贵在那一堆用一半扔一半的食材么?

然而在张大厨手一扬潇洒挥下一束迷迭香粉末、摄像机给了那盘完成的菜肴一个长长的特写之后,众人还是不免发出了一声惊叹:

盘中装着的甚至已经不是一道菜,而是百花缭乱,是春意盎然。

简直就像是春天的卡尔斯班花田。

即使眼毒如孙哲平,也不得不承认,这姹紫嫣红繁花开遍的一盘子,从外观而言,能打满分。

照理说,节目当于此结束,到了众工作人员一享锅中饕餮的时间。于是孙哲平也不纠结,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举起右手:“Cut!”

摄像机极速退回了待机位,灯光师瞬间关闭了所有泛着暖黄的场景灯,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孙哲平,等着他一声令下,能将锅中尚未装盘的煎鲈鱼扫个干净。

不料,本一直低着头看着他的菜的张佳乐大厨却突然抬起了头。

然后端着他的那盘堪称艺术品的完成品,径直向孙哲平走了过来。

“砰”一声,精致的盘子被重重搁在了用两个木箱临时搭起的小桌子的一叠材料上,震得里面完美的装盘散了大半。

迷迭香的香气混在鱼肉香气和奶油香气之中,辣辣地撩着孙哲平的鼻尖。

“Bonjour?”孙哲平抬头,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人那很是不善的面色,竟莫名其妙地感到一丝心虚。想要找翻译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左右看看却发现法语翻译早就一溜烟跑去灶台前跟其他的工作人员们“分赃”了。于是他只得搜刮尽脑子里一切他还有印象的法文,硬着头皮开口:“Que……que voulez-vous?”

不料,似乎是怜悯一般,张佳乐低头看了他一眼:“我听得懂中文。”

一口流利漂亮、甚至带着那么一些北京腔的普通话,从眼前人形状姣好的两片嘴唇中间吐露了出来。

孙哲平正打算做个样子表示惊叹,不料下一秒,张佳乐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他推在椅背上,面露凶光:“切成二维码是吧。”

还没等孙哲平做出反应,张佳乐的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将孙哲平死死困在了椅子上:“用一半扔一半是吧?”

不好。

孙哲平心中“咯噔”一声。

莫不是刚才那几句腹诽都被自己说出口了?

“没错,包括这一句你也说出来了。”张佳乐一脸瞧智障般的神色,“你知道你们节目把我邀请来多少钱啊你就敢这么说我!”

“我也没想到我会就这么说出来啊……”孙哲平尴尬地笑了笑,思前想后觉得似乎措辞不当,连忙改口:“不,我是没想到你竟然懂中文……”

眼见着越解释越乱,孙哲平索性一把拉住张佳乐的两只细瘦的手腕,起身将人反摁到了椅子上:“要不我们先把菜给吃了再聊?”

张佳乐带着一脸得逞的笑将头别到了一边,二郎腿一翘,故作漫不经心道:“反正我是可以把你那几句话理解成‘法餐华而不实又贵又难吃’,去节目组投诉你的。”他挑起眉毛看了孙哲平一眼,又拖长了声音:“不过,如果你能做一道菜,不要是外表不如我这道菜、内容也不如的。总之,吃得我满意了,我或许可以考虑既往不咎哦?”

孙哲平额角青筋一跳,很不讲优雅地抄起叉子,将那块半个手掌大小的鱼肉塞进嘴里,恶狠狠地嚼了起来。

“好,那待会儿你跟我去我家,我给你长长见识。”

嗯,奶香浓郁,鱼鲜四溢,迷迭香独特的香味萦绕于舌尖,味蕾翩翩起舞。

真他妈的好吃。

 

坐在奔驰着的车子的副驾驶座上,张佳乐一脸新奇地扒着窗户往外看。

“我还以为中国和日本一样驾驶座在右边呢。”

“哇,Musée du Palais!以前就在电视上看过!”

“路上的人好多呀……”

“为什么你的车车速永远这么慢?”

“还有多久能到?”

“我饿死啦……”

“你是不是想着把我饿一会儿到时候就吃什么都是Gourmandises啦?狡猾!”

一路堵着车、听着张佳乐的聒噪从东三环开到西五环的孙哲平长叹一口气:“你好歹也是个行政总厨,能不能稍微稳重点?”

张佳乐不以为然:“我还是第一次来中国,不能让我享受一下人生的新奇乐趣吗?”

“第一次?”孙哲平微微讶异,“可是你的中文讲得那么好……”

“这有什么。”张佳乐捂着咕咕叫着的肚子,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放下座椅靠背,躺了下去:“我可是华裔,只不过在里昂长大没怎么出去过而已。”

孙哲平了然:“那你一定也吃惯了中国菜?”

张佳乐奸笑:“所以你死定了。科科科科。”

“再没正形没有晚饭吃。”

“呸!你敢!信不信我去投诉你!”

“……”

“服了吧,现在说说晚饭吃什么?”

“龙虾。”

“开玩笑?做龙虾你能做的过我?”

“吃了再说话。”

 

一路以蜗速爬回自家小区,孙哲平带着仍然左顾右盼乐此不疲的张佳乐进了自家大门。

将张佳乐按在沙发上,把遥控器递给了他,孙哲平转身就提着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进了厨房。

小品相声,天气预报,本地新闻,光头强喜羊羊……

电视节目的催眠效果甚好,引得张佳乐忍不住窝在柔软的沙发上就打起了盹。

忽而,一阵浓郁而诱人的气味拧着他的鼻子,将他从甜软梦乡中拽了出来。他顺着香气的来源一看——

“我就知道!你是想放火烧死我杀人灭口!”

他大叫一声。从沙发上一挺身蹦了起来,蹬蹬蹬跑了两步,在冲出孙哲平家门前,却停了下来,蹑手蹑脚地转身向厨房摸去。

一口铁锅上冒着熊熊的烈焰,火苗的尖簇几乎舔上了天花板。

孙哲平双手炒着铁锅,上下来回颠着,便有许多红彤彤的椭圆物体在火焰中肆意起舞,配合上油花爆裂发出的噼啪声、锅铲翻动的叮当声,一时间,厨房里仿佛在奏乐。

他的动作那样大开大合、从容潇洒。

虽说全无“优雅”可言,但是从锅中向外呼呼溢出的香气,却勾得张佳乐的口水不自觉地淌。

哼,一定是乘人之危,欺负自己肚子饿!

张佳乐扒着门框,恨恨地想。

 

终于,在张佳乐冒着绿光的双眼的注视下,一大盆红彤彤的菜被孙哲平端了出来。

摆盘真不怎么样,一看就是随手一倒——

但是香。

真香啊。

闻着就觉得自己更饿了。

张佳乐咽了口口水,眼巴巴地看向盆子里——

“说好了做龙虾,你做的明明是虫子!”

“这就是小龙虾啊。”孙哲平哭笑不得,“麻辣小龙虾,你先尝尝,后面还有。”

张佳乐端正地坐在餐桌前,凑近了搪瓷小盆子,仔细看了看——

还真是一个个椭圆形的缩小版的龙虾。

辣油红亮,葱花翠绿,桌上还有一扎金黄色的冰镇啤酒……

好吧,就勉强承认,这个配色还不错嘛。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趁着孙哲平不在,在扑鼻的香气怂恿下,也再顾不得什么“仪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袋里掏出随身的叉子,向盆中小龙虾下了毒手。

但是他的叉子尖却从小龙虾厚厚的外壳上滑了开去。

正当他想再次尝试,厨房的门开了,孙哲平又端着另外两盘正向外弥漫着诱人气息的菜走了出来。

张佳乐尴尬地收了叉子,孙哲平忍着笑,将新做好的两盘小龙虾摆上桌,自己拖开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十三香小龙虾和酒醉小龙虾。”

张佳乐煞有介事地点头,又听孙哲平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拿手抓着剥开吃,叉子收起来就好。”

“我要投诉你!!!”

 

尽管嘴上叫嚣不断,但是当张佳乐真的学着孙哲平、笨拙地剥开第一只小龙虾、将不是那么完整的虾肉塞进嘴巴后,他就再也没空说话了。

什么优雅,什么仪态,什么绅士,什么贵族。

都统统见鬼去吧!

张佳乐一手一只小龙虾,左右开弓,剥小龙虾的动作越来越娴熟,以致于他现在已经可以仅凭借一张嘴的辅助便单手完整地剥开一只小龙虾。他似乎嫌一口一个不过瘾,甚至问孙哲平要来了一个盘子,剥了满满一盘、打算到最后浇上汤汁一口解决。

“别把舌头嚼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被辣油浸得红亮亮的两片嘴唇,不自觉别开了视线,顺手递过去一张纸巾。张佳乐也不客气,接过纸巾,却也不用,只埋头在他的虾山虾海中载浮载沉,一脸迷幻的幸福。

终于,当他解决了盆中最后一个小龙虾,这才拿起纸巾擦了擦手,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捂着圆滚滚的肚子,眯着眼,满意地打量起了孙哲平家的摆设。

吃饱了再看,这室内装修,其实也不算那么粗鄙嘛。

正此时,有一道金光,忽然便闪进了张佳乐的眼。

顺着方向看去,似乎有什么正摆在柜子上少有灯光照射到的角落里,那一层金灿灿的壳也显得有些黯淡。

张佳乐却站了起来。

他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柜子前,凑近了脸——

那是一尊金色的厨师雕像。

摆在柜子最靠墙的那个角落,看得出主人疏于打理,上面甚至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灰。

但张佳乐知道,这是他一直想得到而从未得到过的荣誉。

“博古斯世界烹饪大赛冠军。”张佳乐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摸,但手伸到一半却收了回来,生怕手上残留的油渍弄脏了那一尊不再那么金光闪耀的奖杯。他猛地回头,却看到孙哲平单手撑着下巴,依旧坐在椅子上对他笑。

“你……”张佳乐语塞,呼吸却急促了起来:“你耍我?!你明明是……”

“我明明是什么?”孙哲平无辜一笑,张佳乐却觉得他那笑里分明带着狡猾。他举起左手,拉下袖管,张佳乐这才看到他那藏在衣服里、被绷带一层层包裹着的手腕。

“几年前我的手伤了,从此就不能再单手掂勺了,所以就辞职了来拍美食节目。”孙哲平耸了耸肩,“就这么简单。”

张佳乐却热泪盈眶:“你知不知道,当初我就是因为听说华人获得了博古斯世界烹饪大赛的冠军,我才立志也要成为世界顶尖的大厨的!”

“哦?”明明是讶异的语气,孙哲平却笑得一脸得意:“能花六年时间做到米其林三星酒店的行政总厨,你很有天赋嘛。”

“那必须!”张佳乐头一昂,又听孙哲平带着笑意开口:“少年,我看你很有想法,要不要跟我学做爱啊?”

“啊?”张佳乐一愣,旋即满脸通红,出离愤怒:“出言不逊!流氓至极!我要跟栏目组投诉你!”

孙哲平笑着起身,三两步走到张佳乐身边,一把将张佳乐推到了墙上,伸出手臂,阻断了他的所有退路。他凑近了张佳乐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那也没办法,毕竟谁叫我是这个节目的制片人和投资方呢。”

“你!”张佳乐心如擂鼓,仿佛刚吃下去的几盆小龙虾又活了过来,在他胸口悉悉簌簌地爬,又听孙哲平带着冤枉开口:“何况,你刚才吃我的小龙虾不也吃得很开心吗?还要怎么投诉我?”

张佳乐恨恨咬了眼前人的手臂一口,昂起了漂亮的脸,挑衅般开口,却也分明带着笑:

“那也是先学做菜!”

  • 举报帖子
喜欢 46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瓶邪】知否、知否

(62)

知否预售中: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uVyCSz&id=547707708254  离开是意料之中的事,下班回来的吴邪看到床铺收起的房间,靠着门无声地叹了口气。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次的分别竟然会有那么久。 报平安的短信每周按时发来,寥寥几字,吴邪要翻来覆去看上百遍。轮到回复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结果只能发去干瘪瘪的“照顾好自己”。 生

珍惜的人在面前,不要等到他不在了才发现爱的是他【酒茨】

重生(一)

"我就不信了,我召不出茨木"。 一座阴阳窠中一个女人拿着一张符纸手抵几颗头发,面前的法阵,自言自语。"茨木啊,我的小天使,你快来好吗。酒吞都被我召出来了。" 过了许久! "唉!他应该死心了。"女人说着身后出现了一个背着葫芦红发的妖。 女人面对他说;"酒吞,茨木不会来的,他不出现就说明。。。" 【其实在这里本喵是不知道怎么写,不过看到其它大大写的我灵感了y(  ˙ᴗ.  )耶~】 酒吞听见女人说完后

【瓶邪】《绝处》

(77)

感觉绝处都没什么人看了,在看的小伙伴们不要看了就跑啊!要给我爱的小心心,爱的留言啊!有人看我才有动力啊!满地乱滚·GIF ———— 77 过年归过年,活一点也不少干,大年初二开始家里又开始忙碌起来,张起灵作为场部的顾问,隔三差五的就被喊道场部开会,或者帮忙组织围猎,掏小狼崽子。 在这种忙碌的气氛下,我哪有时间去县城给家里打电话,只好多写几封信寄回去,问问家里的情况啊,给爷爷他们拜个年。 家里最想我

齐泱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LOFTER地址:http://whenyoungsl.lofter.com/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