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5-20
阅读 1510

《极乐净土》(三日鹤,三条家/伊达组亲情向) (23)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4671964628


第二十三章

 

王宫里的景致格局十分讲究,各式各样的建筑也极为美丽,令人惊叹不已。鹤丸国永难得有机会转上一圈,不免走走停停、东张西望起来。仔细观察这些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又条件反射地想起了自己未完成的开题报告。

进入这里不过才半个月,他却觉得已经像过去半年似的。对家人、对外面世界的思念总是能轻易地占据身心,尽管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想要出去”的念头始终未变过。起初的新鲜感和冲击感在慢慢消退,他虽然还没有产生厌倦的念头,却还是本能地抗拒被禁锢在这样一个无聊古板的地方。

与和他擦肩而过匆匆赶路的仆从们相比,鹤丸国永目光散漫,路线随意,却也足够小心地避开了一看就有身份的那些走在路中间的人。当他站在一棵树下发呆的时候,被周围正好路过的巡逻侍卫叫住了。

一番盘查后,鹤丸国永被他们强制遣送回到奴隶们生活的区域。临走之前,士兵们板着脸严厉警告他不得在王宫里乱逛,违者会进行处罚。

“明明是说好的放假,连出这道门走走都不许吗,那有什么意思……”枯坐在房间里的他叹了口气。作为王室名义上的私产,奴隶们的生活空间十分压抑狭窄,受到的严格管理他已经亲身领教过数次。慢慢地侧躺到地毯上,鹤丸国永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手腕内侧,绕着身体的金饰和珠宝就像锁链一样缠着他。

“这里……太……”嘴唇翕动,想要说出什么的时候却不知道该用哪个形容词。鹤丸国永蓦地他想起太鼓钟贞宗的话,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最后的那个下午,嘴角流露出微笑。

“这里的……国王……订的规矩特别多,”眼前浮现出的是三日月宗近的侧脸,高贵,英俊,神色凛然,他稍稍弓起背,低声叹道,”真的是——独裁啊。”

 

 

第二天鹤丸国永醒得很早,梳洗后去了侍卫们在王宫中休息轮换的岗哨,昨天搭上话的那两个果然都在。被他打败的那个见到他后精神一振,也顾不得值了后半夜的夜班,拿起剑就想与鹤丸国永比划两招。然而在他开口之前,鹤丸国永赶紧以今天带着国王赏赐的首饰不方便对阵作为借口,将他的邀战推拒于无形之中。

“这些都是陛下给的,所以不能擅自取下来。”他复述着压切长谷部的说教,特意带上一些他语气里惯有的威严,效果极佳。

一听是剑术比赛上出过风头的那个奴隶过来了,侍卫队里换班休息的几乎都凑了过来,鹤丸国永完全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人对他感兴趣。相比恶意和不服,对他的身份抱着好奇与钦佩居然占得更多,这是他没有料到的。

“我并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趁着假期和家人一起过来旅游……”不断有人加入他们的圈子,鹤丸国永耐心地向他们重复着自己的身份。自我介绍说得差不多后,许许多多的问题如同烟花一样炸裂开来。从剑术的技巧到被当成奴隶的感受,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们七嘴八舌,话题总是转变得特别快。不一会儿,他就觉得说得口干舌燥,于是他们又为他端来调了植物汁液的清凉饮料。

“上次我就打赌,陛下肯定还要再额外赏赐你东西。”指着他腰上的金饰,一个守卫说道。

鹤丸国永只觉得一阵微妙到只有他才明白的尴尬从心底浮现,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他连忙混了过去:“是啊,后面补上了。”

“不过要是换我的话,肯定许愿要更多财物,这点真是……太少了。”另外一个人神往地将拳头在掌心击了一下,引起一小片哄笑。

“得了吧你,做什么白日梦呢。”一点也不客气的讽刺声从旁边传来,不知又是谁推了一把他的背。他“嗷”得叫了一声,又引起了众人的笑声。

鹤丸国永也跟着笑了出来,内心却有些勉强。提出愿望时被强行剥夺“自由”一直是让他耿耿于怀的一件事,三日月宗近的促狭有的时候确实让他恼火得不行。

 

“其实这里没什么可看的,你千万别嫌他们烦,毕竟很少看到其他人,熟面孔都见腻了。”被他打败过的那个侍卫看出了鹤丸国永的疲于应付,借口领着他转一转周围,将他从人堆里带了出来。

这里的面积并不大,主要也就是一些房间和公用设施,除了活动的院落要大一些、配备了专门的器材室和锻炼房以外,条件和奴隶们生活的地方差不多。路过一间很大的房间时,鹤丸国永站在外面停住了,他瞥过墙上那张平面图,直觉告诉他这很重要。

里面没有人,他的心蓦地跳得飞快。瞥了一眼左右无人,鹤丸国永叫住了前面还在带路的那人:“请等一下,这个房间是做什么的?”

“这个啊,”他转过身,“这个是队长和高层他们开会的——”

不等他说完,鹤丸国永就快步走了进去,他在那张详尽的、足有半面墙那么大的王宫平面图前站定,目光扫过扎在上面分别代表岗哨与巡逻队的不同色彩的钉子。那个守卫点上一处:“你现在在这里。”

“噢,那么,奴隶的住处在——”鹤丸国永没有说下去,手已经准确地指出了那块区域。

“是的。这张是王宫的地图,”他解释道,“白色图钉是日班,黑色夜班,黄色代表常驻无休,红色是紧急卫队,绿色是活动巡逻点。”

密密麻麻的彩钉看得鹤丸国永有些心慌,抱起了手臂,他紧紧盯着那张极大的图,同时竖起耳朵注意门外的动静。第一反应便是留存副本——他不假思索地问道:“你带了手机没?”

“没有,在王宫里面工作的人平时不允许带电子设备。”他的回答和表情都很诚恳,至少鹤丸国永没觉出来有半分说谎的神气。

这个时候应该要编出一些谎话来作为逗留的理由,他的大脑转得飞快,正要开口时,却只听那人说道:“有纸和笔。”

说完,他走到一方抽屉边,拉开第二层,取出纸笔递到他手里。鹤丸国永惊讶地接过,只见他的表情十分严肃,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般:“我出去歇一会儿。”

“等一下——”鹤丸国永忍不住叫住了他。这个侍卫的意图再明显不过,简直是唆使他当场记下路线方便逃跑。只是这样积极的举措反而让他心生疑惑,完全不敢贸然接受。

“有人来了的话我会提醒你,晚上的巡查从午夜准时开始,十分钟一班,”他转过身,“原本我也打算和你说起这事的,正在想该怎么开口提。放心,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被当作奴隶困在这里。就算陛下有他的主张,我是看不过去这件事的。”

鹤丸国永盯着他的双眼看了几秒钟,那里面是非常坦荡自然的神色,毫无作伪。转头看向平面图,他旋开笔盖,在写下第一个字前向他道了谢:“谢谢。”

“不用谢。”说完他便走到门口,装作漫不经心地在走廊上踱步,警惕地替鹤丸国永望风。

 

笔尖在纸上的沙沙声很急,鹤丸国永几乎是在争分夺秒地记录自己所看到的信息。他认定自己上次就是吃了这个亏,才会被抓回来。这时他听到一阵呵欠声,赶紧将纸笔收进抽屉,推了进去,然后将纸叠成条,解开腰间白布的扣将它翻进去,重新系好。

做完这一切后,鹤丸国永面不改色地走了出去,首先听到的是一声问候:“队长!”

“嗯?”他向他欠身并低头的地方看去,只见一期一振走了过来。

刚刚结束上午的保卫工作,一期一振回来暂作休息,刚进门便听到亲信报告“那个奴隶”过来的事。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在真的看到鹤丸国永时,他还是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色。

鹤丸国永朝他笑了笑:“你好。”

“你好。”一期一振也朝他一笑,然后看了一眼他走出来的会议室。见状,鹤丸国永挠了一下脸颊:“刚刚腿上的饰物掉下来了,我看到里面有椅子,又没有人,就借用了房间暂做整理。因为比较麻烦,链子又要绕到大腿上方,我就请这位暂时留在了外面——今天也是第一次来,他是我的向导。”

“没关系的,欢迎,”他的表情很平和,“只要不打扰到你个人的事就好。”

“今天我休假,”鹤丸国永笑着说道,“嗯……虽然这样说很不礼貌,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不用把宝石佩戴在身上的吗?”

一期一振忍俊不禁,他摇了摇头:“那些我都装在盒子里,好好地收起来了。”

“所以只有奴隶才时时刻刻需要把自己装点成这副模样啊……”他侧过脖子看向自己的胳膊,随即飞快地说道,“这次过来,我很想再和你再比试一场。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答应我。”

这是他能想到的借口之一,算不上是最佳答案,应付当下总能说得通。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有些伤脑筋地笑了起来:“这个……私斗的话,我总觉得不是很好。万一国王陛下怪罪下来的话……”

“他不会的。”这句话脱口而出,鹤丸国永暗想自己有没有演过火。他不觉得三日月宗近会因为这种事就给自己或一期一振降罪,除非自己真的弄伤了他的属下。

“可以吗?”金色四眸相对,鹤丸国永迎着一期一振的目光。在他旁边的那个侍卫知道他只是急于脱身,非常识相地默不作声。一期一振的手握上剑柄,整个人却陷入了沉思。

 

 

“看上去你好像对此很遗憾。”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指勾住了他腿上的金色链子,稍稍用力便压紧了腿部的皮肤。三日月宗近看着跪在自己身前侍酒的鹤丸国永,他手里捧着的酒杯还是满的。刚刚他让他简单交待一下一天半以来是如何度过的,鹤丸国永刚刚说到尾声。

“是啊,难得我趁着没事的时候才能过去一趟。他的个性原本就谨慎而温柔,”在将一期一振与面前的人做了对比后,鹤丸国永毅然将前者视为王宫中仅存不多的善良势力,“不想闹出麻烦,所以才拒绝了。”

轻笑着将手沿着鹤丸国永的大腿内侧向上抚去,三日月宗近靠在绵软的垫子上,鹤丸国永放下酒杯后撇开了他的手,然后从跪姿换成了坐姿。金色的链子和珠宝在他身上闪闪发光,衬得皮肤越发白皙。三日月宗近微笑地看着他,早在晚餐之前,一期一振就将这些事情简略地向他汇报过了。

“可是他又立刻命令所有的侍卫严禁向我提出挑战,也不允许接下我的。我觉得这真的有点过了,没有必要——”抱怨声戛然而止,鹤丸国永没有继续。一期一振也同样没对三日月宗近明说,他心知国王陛下一定会对自己注重安全的举措采取支持态度。

“是呀,该怎么办呢,”枕着自己的手臂,三日月宗近稍稍仰起下巴,“那你就只好找不听他的话的人比试了。”

鹤丸国永转头看向他,眼睛转了几圈,欲言又止。最终他舒出一口气,试探性地问道:“你?”

  • 举报帖子
喜欢 3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龙和龙的番外

成年龙应该做什么? 一目连其实并不太清楚,他只是一只脚刚刚跨进成年的龙,身上鳞片的粉色都还没有完全褪去,每日间做的事情和幼龙时期并没有什么不同。 毕竟成年这个定义似乎是凌晨的钟声敲响,而成年的过程就像身上的鳞片颜色的缓慢变化,是一个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改变的路程。 “荒川桑,”小龙捧着从人类手中流转出来的书本,满眼好奇地盯着成年已久的巨龙,“他们说成年的巨龙回去搜刮国王的金库来丰富自己的宝藏,是真的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海间
兴趣:写文 写文Q群:6589200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