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4
阅读 6837

「酒茨」拥有怎样的一个挚友,你才不会BE 十六

抱歉啦更得比较慢,开学比较忙。
ooc(一直)
ssr!ssr!让我想想荒川要不要出现。哦……不对,荒川必须出现。
茨木今天也在破坏气氛和搞事情。
以下正文。

我翻身拿过他的手机,看着青行灯那条消息,然后又看着他的表情变化。

“你们的暗号还挺洋气的,”我抓过抱枕,“黑晴明的代称是B(lack)而不是K(uro),如果你们不想让我和运营商看出来的话,应该用E(ggplant),紫皮茄子。”

“……”他见我看破了,也不说话,从我手里拿过手机,又从后面搂住我,利用身高优势把下巴颏儿垫在我脑袋上蹭啊蹭,感觉像在擦鼻涕。还一边往下翻着手机,强迫我看他的短信记录。

他的短信除了青行灯、大天狗和荒川之主之外,就是少量晴明、快递和电信运营商的,根本就没有多少联系人。和那四位的通讯内容不是关于黑晴明的,就是关于我。

“你这样很容易被盯上的好不。”我揶揄道:“FBI的科米都爆料说公民没有绝对的隐私权了。你的联系人这么单一,内容又都相同,不会引起注意吗?不过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男朋友从现充变成一个古板老先生’罢了。”

“我们的线路是特殊的,不会被发现。你的手机卡不也是本大爷给你的?你不知道别人那里,你的号码都无法显示么?”

这我还真没注意。不得不承认,迄今为止我的生活也非常单一,换句话说,我也只是拥有挚友而已。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赶紧转移话题,“荒川之主我还没有见过,他在哪里做什么呢?”

“跑东京一个海洋世界当管理员去了。他说他不能没有鱼,一天看不到鱼他就会死。”

“所以他们海洋世界有没有大量丢失鱼类和贝类?”

“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手机都要掉了。“问得好。下次本大爷就这么笑话他。看他怎么说。”

“ssr麻烦多啊……”我沉浸在对荒川的好奇中无法自拔,想象着这个妖怪是不是化成人类也是绿油油的皮肤,红彤彤的眼珠子,就像假酒中毒了一样,动作像扭大秧歌。

忽然,他的手机又响了,这回却是大天狗发的。

“晚上有空么?带茨木一起。”

挚友犹豫了一下,刚发出去一个“行”,就看见我接到青行灯的短信“晚上有空么?小帅哥。带你的男朋友一起”,而我也回复了一个“行”。

“卧槽。撞车了。”我有点尴尬,“去哪个?要不拢一块算了。”

“绝对不行。”挚友拒绝得斩钉截铁,“四个大妖不能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谁知道黑晴明那疯子又有什么陷阱?”

“内,我说。你们是不是……太高看黑晴明了?怎么这么防着他?他到底要干什么?不就是五行阵法吸收妖气嘛?我们不去黑夜山的旧址不就可以了?”由于见过了安倍晴明,以我的逻辑来看,黑晴明与晴明本是一体,黑晴明的智商和手段也不会凌驾于晴明之上太多,而晴明……你懂的,他不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嘛!前天还和挚友讨论如何“轻一点、第一次、别弄坏了……”,于是我没好气儿地问了一大堆,实际上是在抱怨。

“黑晴明和八岐大蛇可能快要研究出‘隧道’了。”他沉声说。“就是传说中的‘缩地’之术,也是根据‘裂隙’的作用。这一千年来,裂隙在极为缓慢地扩大,但并没有他们预想得那么快,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弄出来。在他的定点里可以直接传送妖怪去黑夜山。只要有妖气就有反应。”

“可是我没有一丁点妖气啊。”我苦笑道,难道这是我转世为人唯一的一个好处么?“就算他要强行运作五行阵法,岂不是缺一个大妖?”

他没有说话。

我脑内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刚才我胡思乱想的东西-----难道金铃儿确实扣住了我的妖气,导致在属性上已经和我化为一体,而这件物什又好死不死落在了黑晴明手里,导致裂隙记住了我的属性,会把我也一起传送走?

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你想得对……但金铃儿没有落在黑晴明那里。那么重要的东西,本大爷不可能拱手让人。”他起身下床,搬过了他的鬼葫芦,那葫芦似乎面带宿醉的红晕,如果它能出声的话一定还会打着酒嗝。

“金铃儿在它嘴里。鬼葫芦虽为阴煞戾气所生,但在器物的属性上却是阳,因而吐出的戾气也有如红云。金铃儿则是至阴之物,”他掏出一串亮闪闪的铃儿,就着鬼葫芦的血盆大口内摇一摇,铃儿也是奇了,虽见铃心儿晃动,却并不声响,“所谓阴阳平衡,在这些宝物上总是体现得尤为突出。当时大天狗隐没了能有半年没出现。本大爷和青行灯以为他被黑晴明给拐了,本想带这家伙去漫展碰碰运气,毕竟那家伙中二得不得了,如果知道就一定会去。……没想到你关键时刻来了一句‘你班同学喝醉了之后打电话宣传大义’,本大爷就知道他的行踪了。那家伙,竟然隐姓埋名跑去高中当学生。”

“幸好他没打电话打暴露了。幸好你没带去真家伙被黑晴明发现端倪。”我叹息道,“今晚的约会怎么去?我看分开好了,就像那天那样,我去找青行灯,挚友你去会大天狗。等回家了我们把信息合在一起总结一下。”

“现在的情形你不能一个人跑。”他捏住我的下巴,看来这是他对我的一贯的动作,大概保持了千年以上吧。“万一有什么危险,本大爷都来不及救你。”

“我怎么就需要你救了。我现在肉眼凡胎的,稍微化个妆,化成普通的上班族,别说黑晴明,就是晴明也发现不了。那句话什么说的来着?‘隐藏树叶最好的方法是置之于森林’。还有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我绝不罕有,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

“你还不罕有?这白发和金瞳,还有脸……本大爷看着……就是天下独一份的。”他的手指纠缠着我的头发,毛茸茸的,挠着我的脸,很痒,我的心跳也逐渐加速起来。

他在夸我好看。不得了,再放任下去今天我就出不了门了,得赶快破坏这个旖旎气氛。

“唔。咳咳咳。”我红着脸清清嗓子,“酒吞童子同志,请你注意一下影响。我们在说正事。如果你无聊,就去帮我写假期作业好了,反正我还有好几斤的练习题没有写。”

“那种东西本大爷可提不起兴致写。”

“你就说你不会就得了。”

“呸!”他气哼哼地抓住我,“上个月是谁在公园的地上xjb写‘你与我,日与月,光和影,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来的?”

“哦,那个确实是我。我不是解释了么!是我中二了,你当什么真?”

“本大爷问了青行灯,又上网查了一圈这是什么东西,后来发现平行线是可以相交的,在非欧几何里。”

“亲爱的,你不觉得我们的对话已经跑到《哲学研究》那个系列里去了么?”

“……”他整理着东西,一边尽量把话题往回拉,“问问青行灯能不能改中午。”

“好嘞。”我刚想发短信给青行灯,防盗门铃“献给爱丽丝”的音乐就响了起来。我并没有点外卖,也没网购,物业前几天刚来过,不知道这是什么人。

我小心翼翼走过去看了一下显示屏,竟然是青行灯。一身职业装,还戴了风镜,看起来成熟老练,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骑哈雷摩托来的,如果是,那她跑在路上就整个一个贝尔摩德。

我开了门。她风一样卷了进来,又带上门,左手搭住我的肩膀,不得不说她力气很大,我差点被弄倒了。只听她说道:

“茨木,这么早突然袭击,没打扰你们这样那样吧?”

我感觉自己耳朵都红了,急忙辩解:“没有没有……”正说着,就被挚友的大手拉到他身后,他淡淡看着青行灯,道:“说曹操曹操到。你约茨木干什么?”

“哦,其实是和你商量黑晴明的事情。”她整理了一下衣服,“但想骚扰一下茨木小天使。就给他发的短信。”

“多此一举。大天狗也给本大爷发短信约晚上见面。幸好你提前来了。不然撞车。”

“大天狗?”她惊讶道,“他会主动找你?还不是宣传大义?”

“大天狗没别的功能了?”我不禁想起我用来组队刷魂十的狗子,不由地想给他打抱不平,“灯姐,你还是说重点吧。怎么会提前来?”

“事态比较紧急呗。”虽然她说着“事态紧急”,然而我从她的表情上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紧急的,她总是同一张微笑的,神秘的,唯恐事情不大发的俏脸。“哎呀!你以后就叫我灯姐好了!真好听。”

“灯姐,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妈妈桑。”

“少占便宜了你。本大爷发现你特别喜欢欺负茨木。”

我和挚友在同一时间分别说了上面的话。

“行啦。”她把背包放在茶几上。当我以为她要掏出她的长杆提灯来的时候,她拿出了一个显示屏一样的东西。“黑晴明要在丹波山胡搞瞎搞,鬼王你不会感觉不到吧?”她打开了显示屏,上面是一支考古队打扮的人拿着考古装备走进了布满灰尘的房间内,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古迹,房间内景古色古香的倒是很漂亮。

“茨木,你不记得了?”青行灯拉我过来看,“当年咱们三个可是在这个大殿里会面的,可不是现在这种小别墅群。哎呀哎呀,真可惜你一点也想不起来前世。”她又转向挚友,“你,是不是也变迟钝了?还要我来提醒。”

“本大爷当然感觉到了,本来……”

“本来你是想甩掉我一个人去解决的,没想到一时大意被我看到了灯姐的短信,是不是?”看他一瞬间有点惊讶,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没门儿。就算我什么忙也帮不上,但故地重游也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总比在这里漫无目的毫无办法强。”

“什么!万一有危险怎么办?比如碰到黑晴明和八岐大蛇?”

“不是有你吗?如果迫不得已,我也不会被他们抓住,我……我自有办法。”

挚友看着我,又开始一言不发,我心中被盯得发毛。一到这样的关头,我就知道他肯定会猜疑、会胡思乱想,而且每一回猜得都八九不离十,仿佛我的心思是透明的,或者纯粹地以经验和智商来碾压我-----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自己的选择在他眼里都是错误的,严格来说,他似乎只记住了最开始的那个承诺:“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找到我,让我化鬼啊。”之后无论我如何否定这个承诺,如何试图改变这个思路,他都不接受,这个人甚至固执得像一块铁板;又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他自己内心的想法,只不过和我最初的愿望契合,他只不过是固执地想实现自己的小小愿望而已,他本人就算活了一千多岁,内心也只不过是顽固地喜欢他青梅竹马的玩伴,就是那样一个害怕孤独的孩子。

想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了,说:“是啊,就像你猜的那样,我的意思是,按现在的趋势,我恢复前世的记忆几乎不可能,但如果置身于相同的情况下说不定会想起什么,这在精神现象学上是有依据的。如果遇到黑晴明,有什么生命危险,你能救我就救我,救不了就自己跑呗,反正我自杀还是有经验的,不会落到黑晴明手上被他控制。那一世我就……”

“你,给我闭嘴。”他果然气得额角青筋也要蹦起来了,一字一顿地说。

青行灯在旁边也是捏了一把汗,但我感觉到自己必须提出来-----否则为什么一千年来毫无进展,我敢肯定是挚友太宠着我了,名义上是一直在虐待,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把我置身于“妖”那个级别的修罗场之中,可能是他太心疼我,怕我真的死得太惨,怕自己伤心过度暴走。

“我觉得,”我鼓起勇气没有按他的教训闭嘴,“我应该试试。等黑晴明撤了以后。难道那里有什么不能去的?”

“等等!”青行灯强行压制住了刚要发作的挚友,语调惊恐:“你看!!!”

我们三个人(和妖)往显示屏看去,只见显示屏上,黑晴明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那人类不可能发现的摄像头。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22
收藏
评论 15

猜你喜欢

平安京三大寮主和他们的寮的故事[名字真难起]

4 从前有间寮

妖狐在一众式神的精心呵护下迅速成长着,很快便到了四勾。 式神的成长速度与人类不同。三勾之前大多数式神会迅速发育长大,但是三勾后身体就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了,永远都是一副年轻的样子。当然也有从两勾到六勾都差不多的样子的……比如那些大妖,再比如萤草之类的可爱式神。 当然实质上人家可是寮里数一数二的暴力输出呢。暂且不提。 接着,神乐终于一发入魂,抽到了自己的第一个ssr——酒吞。 所有的大妖实际上都不会依附

【阴阳师】我们这个gay寮,妈的死gay

有屁就放

偏偏没有多长的小路就能碰上源博雅。 “晴明!你好。” 呵,源博雅再给我打招呼。我不想回头看他,便加快了脚步,往街角走去。 “唉,晴明,你怎么不理我啊。” 烦恼哩,被抛弃的阴阳师晴明。 这时候,源博雅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往回一拉,就托住了我。 “为什么要躲着我呢,晴明。” 我悲催的笑了笑,“博雅哟,我们曾经说好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说好的事情......” 他捏着下巴思考着,我突然喊道:“你

【茨木童子X大天狗】秋色

(17)

“他也没有直说。”阴阳师摇头:“我跟他讲了雪女离去后大天狗的反应,他想了想说这也难免。” “难免?”茨木童子有些听不懂。 “对,我也奇怪他这个‘难免’,又追问了两句,他却始终不正面回答,只说时间到了我自然会明白的,总之这不是什么坏事,对式神们的影响也不大,叫我别太在意了。” “这样……既然如此,那就随他去吧,我看他的心病差不多了,回头等你把雪女叫回来,这事情也就彻底过去了。” “是啊,咱们还有很多

萌学巨酱萌喵酱
叫一声挚友,披肝沥胆;尊一人为王,生死相伴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