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81

【银猿】菖蒲花开(短篇集合) 花开(五)

昏暗的斗室里,只听得到门外细密的雨声。

屋里很安静,仔细听,能听到女子细细的喘息声。

似是娇弱不堪,一折即断的喘息声,带着惹人怜惜的尾音,断断续续,折磨着它的主人,也折磨着那个让她沦落此境的人。


和服的腰带被扯掉,衣襟被拉开,长发被撩到一边,她的脖颈,她的锁骨,她的胸口,都被印上了或淡粉或深红的痕迹。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仍然不肯停止动作。

坂田银时环抱着她光裸的腰肢,任银发铺陈在她的胸口,专注地吻着她柔软而馨香的肌肤——


猿飞菖蒲却忽然笑出声:

“呐,银时,我不明白…你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亲吻的动作停了。

“如果是为了这具身体……三天前你明明……拒绝我了……为什么又这样……”她的声音,满含着困惑。

坂田银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你为什么……会想要这样对我……”她伸手摸上他的脸颊,“难道是我让你……害怕了吗,银时?”


他抬起眼,望进她的眸子里。

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幽深又湿润的紫眸,饱含着柔情——她专注地看着他,脸颊晕红,唇角微颤:“你怕我吗,银时?”


【他确实是害怕了。】

【只不过,不是怕她这个人。】

松开环抱着她的手,他抬手盖住她的眼眸,遮蔽她的视线。

确定她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之后,他才出声,努力让沙哑的声线保持平稳:“我说——M女就好好维持本性继续M就好,别随便剽窃S的台词啊混蛋。”


她愣了一下,然后又轻笑出声:“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依旧捂着她的眼睛,银时将额头靠到她的额上:“笨蛋……就算是M,也只能在我面前这样……”


沉默片刻,猿飞菖蒲还是发话了:“阿银,你知道吗……这还是,你头一次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呢~”语调虽然柔软,字里行间却恢复如常的强势,她抬手推开他捂眼的手,“虽然不太明白,不过……如果阿银这么想要抱我,还是选晚上比较好~”

有些挫败地捂额,银时望天:“喂喂,别随随便便就把男人的主动权给拿走啊!你的M气场到哪儿去了?一直保持之前那个状态不是很好吗混蛋!”


不理会他的抱怨,猿飞菖蒲拉好自己的和服,捡起腰带扎好,并将衣襟打理得整整齐齐,将被压入和服里的发丝撩出,带起淡淡的花香。

不消片刻,衣着整齐容姿如常的猿飞菖蒲便立于他身前。

他忍不住有点想叹气。

但没料到——她突然靠近他,并踮起脚尖,凑近了他的脸。


【那是个很轻,很让人觉得痒的……啾。】


等到猿飞菖蒲拉开斗室的门,离开的时候,他还有点回不过神。

她却笑靥如花,颊染胭脂——


“呐,阿银,我等你。”



到最后,他还是没跟她说出些什么。

那些内心吐槽,诸如:【不要随便跟别的男人尤其是本体是痔疮的丑女控那类型的男人厮混】还有【我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但如果你稍微给我M一点的话我可以考虑看看】以及——


“偶尔,也听人把话说完再走啊,猿飞菖蒲……”这样的碎碎念。


“我可没说要去啊混蛋…”抬手,擦着脸颊上蒸腾的热意,坂田银时朝着她离开的反方向走去,“还有…这是什么变了调的纯情表现啊……”


————————我是天时地利就要趁机潜入的分割线————————


结果,坂田银时这个晚上和之前的那几个晚上还是差不多——除了,劫狱。

他没有去猿飞菖蒲那里过夜当然不是什么纯情的理由使然,而是因为被捉到的刺客隔天就要被移送至另一座监牢。


今夜不劫,便无需再劫了。

于他而言,实在是不得不做。


猿飞府邸的守卫布置换班时间以及钥匙的所在他牢记于心,潜入自然得心应手。

打开监牢的门,他很有些头疼地看着依然坐在地上的刺客二人组:“喂喂,我只是路过的啊,所以,你们还愣着干嘛?!”

舞姬小姐(?)——桂,三味线琴师——高杉,皆是一脸波澜不惊的表情。

抚额长叹,银时很有些不满:“喂喂,快给我滚啦!要知道如果不是你们多管闲事中途出了状况,我早就逃出去了啊混蛋!”

这两人前几日变装潜入,事情败露被捕入狱。而他们被捉的那天,正好是他收到警告要逃跑的那天。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在逃跑的途中再折回的原因。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那个雨夜会为她撑伞的缘由。


忍不住皱眉,银时想到了一些让他有些郁闷的事情。

然后他就听到高杉的声音:

“你被驯服了么,白夜叉?”

下意识地,他反驳:

“喂喂白夜叉什么的我才不认识。”


尴尬的沉默。


桂在一旁出声:“啊,看来,果然是被驯服了。”

银时不爽:“喂喂你那个笨蛋脑袋里是怎么得出来那个结论的啊!”

【舞姬•桂】和【三味线琴师•高杉】同时出声:“在你和她旁若无人纠缠在一起看我们表演的时候。”

银时炸毛:“难道你们就没看出我当时的表情是让你们快点滚吗?!”额角有点抽,他将手边搜刮来的刀丢了过去,“总之,你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接刀,起身,两人默契十足:“那你呢?”

“我……当然随后就到。”银时挠挠脑袋,有些漫不经心,“不过,我可不承认我是白夜叉什么的……”


片刻静默。


“呵…什么随后…你不会以为她真的想嫁给你所以想留下吧,银时。”这一声冷笑,出自高杉。

“什么意思?”挖了挖耳朵,银时表示没听懂。

“你不止失忆了还失聪了么?像她那样的女人,嫁给你的理由只有一个。”义正言辞地,桂解释给他听。

“啊?什么理由?”他依旧不明所以。

“为了更大的利益,就算将自己的婚礼变成战场,猿飞家的这个女人也在所不惜。”抽出手中的刀,桂指向他,“而你,是她手中的饵。”

“呵……银时,用你来钓我们这些鱼——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她的胃口可真够大的。”抽刀,高杉的眼神阴冷下去,“这样,你还要留下吗?”

银时沉默,脸色……不太好看。


气氛肃杀,冷场了。


但有人相当自得其乐——

“你很震惊嘛……一脸被背叛的受伤表情。”

“哎呀哎呀该不会你真喜欢上那个女人了吧,银时君。”

“真可怜呢,被她利用了,你却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啊咧啊咧这表情是恼羞成怒了么,坂田君?”


倏然一剑打偏两人的刀锋。

“够了,住口。”银时收刀入鞘,转身离开,“随便你们,死在这里算了,混蛋!”


他的身后仍然传来那含着讥讽的男嗓:“呵……不论怎么样,银时你都不该忘了啊,她可是你的死敌呐,是那个你发誓要一定要亲手杀掉的——”


“杀了你最重要的人的仇人呐。”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忘羡]……

(3)

“二位,小的这厢有礼了~”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说道,跟宫里没了那啥的宦官一个调调,魏无羡浑身掉了层鸡皮疙瘩。 “刀剑不长眼,还请这位爷让让,今个儿我们是找你身后的主子有事~”那人继续说,几人又将手里的家伙亮了亮。 “何人。”蓝忘机半步未动。 “奇也怪哉,我在朝里又没什么仇人,这是得罪谁了啊?”魏无羡在他身后小声嘀咕道。 “公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兄弟几个时运不济,也是实在没法子了,要是公子乖乖配合,也

黑执事之猫然无心

(1)锲子

紧急的刹车,路人的惊呼声,一场触目惊心的殷红色血铺洒了公里上。战栗的血液述说着无尽的寂寞,她[也就是主角我]被来不及的刹车撞到在路旁,天空中划过了几颗流星,无人发现

【韩楚】楚楚动人

(76-80))

❀小段子校园系列paro,不确定什么时候完结,想写就写的节奏。 ❀cpbg向韩楚,会客串各种性向cp。 ❀ooc,yy的我,私设注明风城烟雨在游戏中是女号。 ❀欢迎订阅tag#韩楚楚楚动人# ❀这儿万俟溱蓦,请多指教。 ——————————————————————————— 76 楚云秀硬是顶着黑眼圈来上高数课的。 她真的困得脸眼睛都睁不开了,可是为了韩文清的“尊严”,她不能带头翘课,不然先别说全

水墨淡彩
冷CP爱好者,BG党,喜欢像西索那样的变态,抖M,懒癌末期……吃货,以上。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