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5
阅读 12470

【不只是酒茨】那些年茨木不能意会的污言秽语ww (19)

-19-  插嘴与住口(短)


·琴发琴的场合
妖琴师在授琴,食发鬼一个人在外面兜来转去,突然听到有小式神问起妖琴师如何用琴曲向恋人示爱,妖琴师清冷却认真的回答着。
妖琴师讲到一半,外面的食发鬼忍不住探头进来:人家能插嘴吗?琴琴,你都没有给人家谈过你刚刚说的那些曲子……
这一句话惹得未成年的式神们起哄声一片。
下课后,妖琴师让食发鬼进来:下次不要乱说这种话。
食发鬼伤心:可是琴琴你……
妖琴师:唉,你住口吧,我怎么寻了你这么个音痴呢……
食发鬼:?!?!?!


·狗崽的场合
大天狗在和阿爸讨论针女套装哪个好的问题。
妖狐:小生能插个嘴吗?你们看不上的就先放我这吧~
……高空中……
妖狐:啊——————!大天狗你放小生下来!!!
两唇相触,后分开,妖狐轻喘,双手紧紧拽着大天狗的狩衣。
大天狗:大叫扰民,只能这样让汝住口了。吾所有即汝所有,不分彼此,无须再多。
这下,妖狐高兴了。


·黑白的场合
小黑神色莫测:弟弟,我想……
小白严肃脸:住口,工作时间不谈私事。
……
小小白疑惑:刚刚你师父想说什么?
小小黑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小小白上去“啾~”了一口,示意他现在可以说了吧。
小小黑坦然:我也不知道。
小小白依旧笑得可爱:嗯,那多半不是什么好话。
小白脸色微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你俩也给我住口!


·酒茨的场合
酒茨二人今天出门玩,茨木依旧酒吞吹。
酒吞:茨木,我想插个嘴。
茨木看了看四周,春季的草木都刚刚抽芽,虽然在林间,但是起不到什么遮蔽作用。
茨木面色羞赧:在这里吗?
酒吞一愣,立刻就明白了些什么,邪笑:不能在这里吗?
茨木白皙的脖颈都红了,胡乱摇了摇头,开始用单手笨拙地解开衣甲,奈何今天里衣的束带是酒吞帮他系的,结有些复杂,他别着腰折腾了一会儿仍然解不开,只得求助地看向酒吞。
酒吞失笑,走过去把他已经解开了的上衣给他穿好整理好,将露出来一小片的胸膛重新遮住。
茨木不解:挚友,汝……
酒吞:也不知道你怎么突然就开窍了的,一路上谈了那么多,不口渴吗?
茨木:这如何算得上多?说起吾友的事迹,吾还有很多没说呢!
酒吞糊了一把他的脑袋:你傻不傻?本大爷自己的事能不知道?下次,多说说你的吧……
茨木顿了顿,笑开了,点头:嗯!
……当晚……
酒吞扶着茨木的腰:好了,现在你自己用吾堵住你那张不停淌水的嘴吧。
然后那白发的大妖向后仰着头,一点一点将那热烫的硬物插进了自己不断收缩着的某张口中,直至吞没到根部。
凌乱的喘息间,酒吞环紧他的腰:茨木,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棒……!



———————————————————————————

哟!好久不见_(:зゝ∠)_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这不就来了嘛!!

以及,有没有发现这章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15

猜你喜欢

【酒茨】你所爱的(现代高中paro)

外传4

婴儿床的上方挂满了各式玩具和风铃,晃起来叮当作响。床上的夜叉宝宝睁着眼睛看上面的东西晃来晃去,这时一绺银发从上方滑落,他伸手抓住,咯咯地笑了起来。下一秒,茨木的脸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夜叉调整了一下表情,送给他一个即使没牙也璀璨无比的笑容。茨木感到心口被击中,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宝宝滑溜溜软乎乎的小脸蛋儿。 “老婆抱~”夜叉宝宝奶声奶气地说着,张开了手。 茨木忍不住苦了脸。 对不起呐宝宝,一只手可抱不

【琴发琴】琴绪

(10)

-10-  终·琴之绪 妖琴师的头发美味依旧,食发鬼感受着曾经属于妖琴师的妖力慢慢消融在自己的体内,简直像是被灌入了妖琴师的什么似的。这么一想,食发鬼的脸色骤然变红,羞耻的感觉在他的身体中涌动,曾经,他还真的被妖琴师以“特别的方式”灌入过带着热力的东西…… 别、别乱想啦! “只是,别让我等太久。”想到分开前妖琴师那有些委屈却有缱绻的话语,食发鬼扭正自己刚刚跑偏的思绪,他刚刚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还是

【琴发琴】琴绪

(8)

-8-  吻·味之交 食发鬼被妖琴师握着手腕,一时间有些局促。原先的日子里,他最多就是梳拢妖琴师的头发,隔着一件又一件的衣服按住妖琴师的肩膀,再多的肌肤相亲却是没有的,至于那混乱的一夜,这双手像是提前知晓似的一个劲往他身上敏感的地方去……这般试探性地、还有些颤抖地轻轻圈住,那素白的手指和微凉的指套奇异的安抚了他。尤其是那人面对着他,左手抱着琴,右手圈着他,一下子就让食发鬼有了被重视着的感觉。 “琴

-六九-
白天六九 晚上69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