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10-08
阅读 6729

【叶黄】性空山

叶黄。斗神叶X剑客黄。

感谢喜欢。

看的时候,希望能百度一下陈粒的一首歌【性空山】。是这篇文章的来源。歌词我放在最后。————————————————————————————————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漫天的雪。整个河山都是白色的,雪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寂静的和死了一样。那个人穿着一身战袍,披着火红的斗篷,背对着山河在一步步走过来。黄少天虽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剑客,可是他也听说过,最近嘉世王朝的斗神叶秋最近在这一代带兵打仗。所以他见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上去把叶修拦了下来。


“喂喂喂你!!你是不是那个超有名的叶秋!”黄少天挡在人面前,也不管人是不是理他,拿着身上的桃木剑就要往对面人身上砍。


 “不是。”叶修撇了他一眼,躲都没有躲,简单的两个字想打发人。


 黄少天听人说不是,手上的动作堪堪停了下来。收剑回鞘时候挽了一个剑花,动作倒是流利的好看。叶修余光扫到了那一下,颇有些被惊艳的意思,回头好好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穿着整整齐齐一套的剑装,剑却不伦不类的是把木头剑,脸长得倒是清秀,眼角眉峰里带出些锐气。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对人起了兴趣,换了个语气问,心里噼里啪啦的打起了如意算盘。


 “....叫黄少天。”黄少天见人不是斗神,本来想走。这时候却被人叫住了,狐疑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行,少天,我身上有伤,看你的样子是住在这儿的人,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下?”叶修在身上摸了摸,触手全是冰凉的战甲。他最后摘了自己战矛上的玉佩递给人,“哥身上没带银子,这个能不能先押着?”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啊你见过我么你就知道我是这儿的人?你身上哪有伤啊我看你走的这么快一副特健康的样子——”黄少天开口要拒绝,话还没说一半呢前面本来站的好好的人就踉跄着冲他倒了下来。“我靠你怎么说倒就倒啊!!!”触手的地方全是湿润的。黄少天愣了一下,收回扯着面前人斗篷的手,手上黏答答,血红血红的。


 叶修并没有穿着红色的斗篷,那上面红色的全是战死兄弟的血,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扎的人眼睛疼。


 他醒过来的时候,腰上被缠了密密麻麻的一圈绷带,今天白天时候遇见的那个小剑客正背对着他煮药。雾气咕噜咕噜的往上冒,那人安安静静的抱着剑坐在瓷炉子对面,时不时的添点火加点柴。外面不知是什么时辰,天全暗了下来,房间里就只有炉子的火亮着。一跳一跳的光。


 叶修看了好一会儿,实在渴的难受,忍不住咳嗽了两下。黄少天本来安安静静的在那儿发呆,被那两下吓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靠!你醒了就醒了怎么还带吓人的??”叶修挑了挑眉,见人真被自己吓的不清也觉得好笑。“早醒了,等你半天快渴死了。”明明是个受了重伤的人,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黄少天瞪着床上这个人,心里后悔为什么自己在雪地里抗了他几十里把人带回来。“出什么神呢小剑客?我都闻到药糊的味道了。”


 “啊啊啊要死了都怪你王杰希一副药可贵了!完蛋了完蛋了!”黄少天又猛的回头去拿那个瓷药壶,冒冒失失的就拿手去抓,被烫得龇牙咧嘴的。


 “哎小心点烫——”叶修这话刚出口那边就已经在喊疼了,他只好把下半句吞了回去,想从床上起来去帮人一把,刚起了个身就被人喊了回去。


 “你给我躺着!躺下去!”叶修乖顺的躺了半个身子下去,”对就是这样躺着不要动,我一个人就行你别来添乱!“


 到底行不行啊。叶修在床上看人手忙脚乱的样子,药汤都撒了一半。但好歹还是给他端出来一碗。黄少天端着那碗幸存的药,塞给了躺在床上的那人。


 “快喝!本剑客第一次给人煎药啊!”真的是第一次,看碗底还存着些药渣渣就知道了。叶修看着那碗药沉默着,他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横扫半片江山的斗神,他,怕苦。


 “真要喝?”叶修可怜巴巴的看着黄少天,“有没有糖?”


 “没有糖什么甜的都没有你爱喝不喝不喝就去死!”这人怎么这么麻烦身上都是别人的血了一大男人还怕苦?!黄少天几乎要掰开那人的嘴把药给人灌下去。


 还想挣扎一下的叶修头一低看见了黄少天的手。刚刚被烫伤了,泛着红,却不只有烫伤的伤痕。黄少天的手上带着剑伤,归剑入鞘的,拔剑的,甚至是被别人伤的。按道理来说,习武之人,尤其是用剑,最护着的就是四肢,即使被伤着了也要用膏药治愈,而面前这个人手上却这么多伤。叶修反应过来了,再无二话,端了那碗汤药就一口吞了下去。


 “这才像话啊一大男人喝个药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黄少天接回药碗,赞赏的点点头,转头就要去洗。被叶修突兀的打断了:“你为什么不把我的玉当了?”叶修盯着面前这人,看他背影僵硬了一下,继续开口问:“当了这块玉,你就不会觉得王杰希的配方贵,也有钱买膏药擦手,甚至可以换个房子住。”


 “你为什么不把它当了?”


 黄少天背对叶修站着,端着药碗手捏的死紧。贴在腰间的那块玉佩发烫一样烧起来提醒那人自己的存在。


 “黄少天,转过来,看着我。”叶修的手几乎要握到床边的却邪上。他怀疑黄少天是敌方的人,或者是想要趁机杀了他去邀功,如果他是,虽然叶修现在受着伤,但是凭他的功夫也可以直接了结面前这个小剑客。


 黄少天缓慢的转过来。脸上却不是叶修想的那种被拆穿的尴尬表情,而微妙的泛着红润。


 “......”叶修捏着却邪一时之间愣住了,这表情什么意思?害羞?


 “....你是叶秋。”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要拿什么表情回头,就干脆什么伪装都没有的转过身,“你是那个斗神对不对?”


 ....所以是,崇拜?叶修捏着却邪的手松了松,却还是没放下。


 “那个...我之前听魏老大说起过你来着,说你战矛上挂玉佩....啊对了魏老大就是魏琛..”黄少天结结巴巴的想说清楚,却越说越糊涂。


 “....呵。”叶修松了手,却邪摔到地上叮的一声,“哥叫叶修。”他第一次以真名见人,是在一个破败的小屋子里,对着一个端药的小剑客。看着黄少天的眼神,他就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原来的名字。


 “啊...?你不是斗神...?”小剑客却明显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皱了眉,难道魏老大又骗自己?不会吧这有什么好骗的??


 “我是。”叶修看人一副被搅晕的样子,好笑的冲他招了招手,等人走进了把人拉到面前,“我是斗神,可是我叫叶修,修行的修,不是秋天的秋。”


 叶修的脸在炉火的照耀下轮廓清晰,直挺挺的印到黄少天眼睛里。被世人传颂的斗神,嘴角挂笑眉目清晰的坐着看他,明明脸看起来没有自己脑补的这么帅可是怎么....觉得...整个人比自己脑补的还帅啊?话唠的小剑客腾得红了脸,退开几步飞快的跑出门去打水洗碗了。


 “.....”叶修见人慌慌张张的逃出去,也伸手摸了把自己的脸,指尖微微发着烫。


 第二天鸡叫三声时叶修就醒了,起床却没看见原本睡在一边的小剑客。昨晚上要他和自己一起睡,那人支支吾吾的推脱了半天,最后还是叶修把却邪横在了床中间,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超过却邪的范围,小剑客才别别扭扭的躺了上来。叶修摸了把腰上的绷带,新的,给换过了。他起身披了条外衣,刚走出门就看见黄少天颤颤巍巍的在走梅花桩。


 那桩子和一般的不一样,高度高了三寸,跨度又比普通的长,小剑客本身下盘不稳,走几步踉跄一下,眼看就要倒。叶修忙大跨几步过去接住了从上面摔下来的人,给人抱了个结结实实。


 “你小心点,这要摔一下得乌青了。”叶修拍了拍还埋头在他怀里的人,示意他起身。黄少天却红着耳朵不等他说完就跳了出来:“你大清早的干嘛啊你快躺回去躺回去!!”


 “再躺哥就要废了。”叶修起身跳上了那梅花桩,“你看好了,走桩重的是下盘稳,不要一味求快。”说着三两步跳过那段黄少天摔了无数次的桩子。走着走着他发觉这梅花桩并不是无意间打成与其他不同的样子,而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小剑客,这桩子是谁打的?”叶修跳下来打量了一下,对着正苦苦思索的黄少云发问。黄少天正想的入神,被人冷不丁问了句,本能的就答了。


 “魏老大啊,他说很难走的,厉害吧?”


 “就是你昨天晚上说的魏琛?是厉害。”叶修话题一转,不要脸的笑了笑,“但是对哥来说一点都不难走。”


 “....你???”黄少天被人噎的说不出话,斗神这么无耻?以前魏老大怎么没告诉他?


 “那你魏老大现在人呢?”叶修倒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这梅花桩而已,再难走又能难到哪儿去?


 “....他走了。”黄少天沉默了一下,憋了三个字出来。魏琛很久之前就走了。说好的要教他当个剑圣,最后留下的却只有那把桃木剑,和破破旧旧的梅花桩。


 叶修也沉默了一下,其实他是听过魏琛这个人,他刚开始习武,还不是斗神的时候甚至和人过了几招。这人功夫高,技术也有,就是脾气不好,混江湖说到底讲的就是义气。魏琛这脾气,好兄弟少,多得是仇家追他。前几年还听说他被人围攻追杀,近几年倒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行了行了小剑客,别练了,都几时了,吃饭去咯。”叶修拿衣带顺手把衣服绑了绑,扯了黄少天就要往屋里走,“小剑客会做什么好吃的?”


 “吃个鬼啊给你喝凉水信不信?”黄少天被人扯得半点崇拜的心都没有了,立着眉毛就要和人吵起来,“不要叫我小剑客啊难听死了!”


 叶修抬手给人顺了顺毛:“那叫你什么?黄剑圣?剑圣大大?”见人还是一副要抽剑砍人的架势,话题一转就凑上去靠着人耳廓说出了一句“还是叫你,少天?”


 “走开走开快走开!痒死了!”黄少天被人突然凑近了说话,热气喷了一耳朵,抖着就把人推开。


 “到底叫我喊你什么啊?”叶修不依不饶的问。


 “随你喊随你喊!”黄少天气鼓鼓的跑回屋子里,连桃木剑都忘了拿。


 “少天,早饭吃什么?”叶修冲着人背影喊。


 “你这个伤患给我喝粥!!!!”


 叶修在后面低低的笑了几声,跟着走了进去。这小剑客,逗起来实在太有趣,像只一戳一跳的花栗鼠,让人想把他圈起来养。


 平平淡淡的日子过了几天,叶修都快习惯每天被黄少天勒醒。对,自从第一天之后,却邪就再也没出现在床上。叶修也习惯了早中晚被人拿清粥白菜搪塞。


 其实有一次黄少天特别纠结的问他,是不是觉得吃不饱,要不要他换点别的做。叶修就笑了笑去揉那颗晃来晃去的脑袋。他也是自己摸爬滚打的混上来,苦的时候连清粥都没有,现在这样挺好的,更何况还有个好玩的小剑客每天在边上碎碎念。比起精神紧绷的战场,那儿虽然有上好的酒肉,但再醇香的酒都比不上那人天天端给自己的那碗药。


 而今天的中午,叶修在屋子里多等了半个时辰,黄少天还没回来。他只好上街去找,远远的看黄少天和一群人打在一起。


 “难得见着一次黄剑圣,怎么的还买肉啊?家里人难道还没走光?”


 远远听到一句,叶修就皱起了眉,加快了脚步往那里走。


 “我就买了怎么了?我付的可是钱,哪像你们要用偷的,走光个屁我家里养着人呢,你再多说一句打断你的腿信不信??”黄少天抽了剑就和人劈到一起。他这几天跟着叶修学走梅花桩,下盘稳了不少,换着走位倒是也不容易被人打到。但双拳难敌四手,他一个人到底还是躲不过那群人,挨了人家一拳,眼看下一拳就要打到腰上。黄少天下意识的就收了剑招去护着那块玉佩。却没想被人一把扯着抱到了怀里。


 “哟怎么的。一个人打不过得找一群人来打?”叶修揽着怀里那人,开口似笑非笑的挑衅着,“哥是你们黄剑圣家里养的那个,要不试试和我打?”


 “叶修你出来干嘛没事这几个人我能——”黄少天头才探了一半,就被人按着后脑勺压了回去。


 “你抱紧了,别说话。”叶修冲面前那几人扬了扬下巴,“哥还搞不定这几个小流氓?“


 最后把人打趴了,斗神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了抱着人腰的手,扯开一段距离打量着黄少天:“少天大大被打哪儿了?”


 “哪儿都没!你多管什么闲事!伤好透了么就出来乱跑!要是再裂一次我可不给你买药!“黄少天冲人甩了甩手上的猪肉,“快回去快回去!回家给你煮肉面吃!”


 “给酒喝么?”叶修挑了挑眉毛,“光给肉不给酒太惨了点吧?”


 “....行!买酒去!”黄少天思考了一下,也觉得难得都开荤了,干脆全买齐得了,“先说好只有一点啊?买了就回家!别在外面瞎逛荡!”


 “好。买了就回家。”叶修心里暖了一片,探手去抓那人的手,带剑茧的手指在人手心缓慢的刮擦着。他明明还没买到酒,却觉得自己已经喝醉了。原本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只是在战场上度过,身披战甲终老不羡仙,却没想到遇到了黄少天。


 而把黄少天压到床上,是他喝醉后做的许多个梦中,最好的一个。


 他们原本只是喝着酒在月光下谈心。叶修看着那人湿润的唇舌,忍不住就按了那人的脑袋啃上去。满口的酒香。黄少天原本还呜咽着抵抗了几下,后来被吻的来了感觉,湿了眼睛看叶修。整个人在月光下好看的诱人。


 叶修觉得自己这样下去太危险,像是练功时候的走火入魔。但是他放不开怀里这个人。把黄少天按着手压住的时候,他拼命夺回一丝清明问那人。“黄少天,你怕不怕。”叶修眯着眼睛,眼神里面全是忍到极点的欲望。按着人的手却不敢用力。黄少天顺从的躺着,突然冲人笑了起来。


 “怎么了斗神叶修大大也有怕的时候?”黄少天眼睛里碎着月光,每片都映出叶修的脸。


 “呵,哥是担心你怕。”叶修舔了舔嘴角,顺手就抬起了那人的腿盘在了自己腰上,“少天大大不怕就配合一点,别疼着。”


 黄少天不光配合的盘上了,甚至还撩火一样去蹭那人的腰。


一世春光。


 而第二天早上小剑客腰酸的根本没办法从床上爬起来。


 “.....叶修。”黄少天看着原本应该躺在自己位置上的人,心情复杂。


 “少天大大喝粥不?”叶修端着碗粥站在床边,笑的一脸心满意足。


 “你教我剑术。”黄少天瘪嘴。


 “行,什么都教你。”叶修凑上去亲了那人一口。


 黄少天练剑的时候,叶修就在一边叼片叶子给人吹歌,练的好就抱过来亲,练不好就拉着人手把手的教。龟飞兔走,冬季的雪融化之后门口的树开了一季桃花。


 黄少天的剑术越发高明,时不时爱拉着叶修切磋。他早就换下了那把桃木剑,出招时时整个人伶俐的像一把开刃的剑。可是他们两人都忘了,世间需要斗神的有很多人,而黄少天也不是那么需要叶修。


 叶修身上背着的血,那条火红的斗篷已经变得暗红。


 那天晚上叶修穿着衣服出门,什么都留了下来。黄少天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看他。叶修站在门口的样子和他来时一样。


 “你去哪儿?”黄少天问的底气不足,他知道叶修要去哪儿,却还想得到个别的答案。


 “.....黄少天,玉佩送你了,算是兄弟一场。”叶修背对着他说话,一句话讲的平稳冷静,“叶秋祝你百岁无忧。”


 叶修最后四个字讲不出口,他也不敢回头看人的表情,怕身后的人说出什么话。可没想到,叶修说不出的话,黄少天嘴一张就说了出来。


 “就此别过。”


 到底是自己喜欢的人,叶修听完那句话,走出去的路上就再也没回头。他从雪白的山河里走出来,又在墨色的夜里走回去。


 战场的黄沙扬,叶修被人拿刀刃刺进心脏的时候,恍恍惚惚的好像又看见那个小剑客的脸,眉目间带着刀锋的锐气。他从马上摔下来,磕到了腰间的战甲,从里面掉出来一把细巧的桃木剑。剑身被摩擦的圆润,早就失了初见它时候的锋芒,埋在沙土里,一会儿就被接踵而上的马蹄踏碎了。


 黄少天等了叶修一季又一季的桃花开,最后他走了,叶修留下的战矛还在那里,玉佩还挂在上面。愿你以后的路,无风无雨,半醉半醒,娇妻佳婿。


 从此世间多了一个剑圣,而后再无斗神。


尾声:

黄少天逛荡完大半河山,摸索过叶修走的路,最后找了别的地方住,在门口做了和之前一样的梅花桩。每年下雪了,他就把剑收起来,在梅花桩上坐着等人。有人来问也不说是等谁。邻里间的孩童都爱找他玩,听他絮絮叨叨的讲故事。

到第四年,三更的时候,叶修撑了把伞站在他门口。雪大的把伞面都压出弧度,盖了整整一层。他站在门口给来的孩童分糖吃,教他们一个一个的跳过那些参差不齐的梅花桩,糊弄他们哄他们离开。

那年黄少天起床的时候,门口早就没了别人的身影,就剩下叶修一个人站在那里,靠在门边对着他笑。

人生在世三万天,趣果有间孤独无解。

真。END。


歌词在这里【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惜别伤离临请饮清酒三两三/一两祝你手边多银财/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半醒半醉日复日/无风无雨年复年/花枝还招酒一盏/祝你娇妻佳婿配良缘/半醒半醉日复日/无风无雨年复年/花枝还招酒一盏/祝你娇妻佳婿配良缘/风流子弟曾少年/多少老死江湖前/老我重来重石烂/杳无音信/我性空山】

  • 举报帖子
喜欢 28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一个脑洞
主要还是在LOF上写…这里随便搬两篇…感谢喜欢。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