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05
阅读 91572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287)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2635-2643】

哎,上铺那个。【2635-2643】


2635.

北京的哥们第二天买早饭回来之后开始挨个进行叫醒任务

毕竟,早起的鸟有虫吃的,早起买的早点得趁热吃。

当时北京的哥们和东北大哥还偷偷打赌

猜到底是孙哲平在地上,还是孙哲平和枕头一起在地上。

不过事实证明,两个人都猜错了。

 

2636.

当时张佳乐在床上,睡的正香

孙哲平在床上,睡的正香

枕头在两个人中间,躺的依然笔直。

天下太平,没有一丝惊涛骇浪的

感觉平时睡觉都打的跟茄子似的纯粹都是艺术的加工。

“这不挺好的吗?跟你昨儿说的一样啊,俩人睡的都挺老实的,姿势都没变。”东北大哥困惑不解的问

“嗯,真的姿势都没变。”北京的哥们说

“问题是为什么他俩睡的位置对调了。”北京的哥们冒着冷汗继续说

 

2637.

所以后来北京的哥们和东北大哥再上游戏

就特别语重心长的跟三团的朋友们开了个会。

说要让他们珍惜每一个有孙哲平的今天

要把每一次和孙哲平一起打本,都当成是最后一次来对待。

毕竟,也许孙哲平今天说的最后一句话

就是他临终前对所有人说的最后一句遗言。

 

2638.

后来孙哲平上线了

扑面而来一票卖保险的。

 

2639.

其实502宿舍的人一直都觉得孙哲平是个很直爽的人

要是能跟你开开玩笑,扯扯淡,讲讲冷笑话,那就是跟你熟,或者看你顺眼

要是跟你只讲冷笑话,那就是跟你不熟,或者看你不顺眼。

不过也有例外。

比如早晨起来,要是看到孙哲平阴着脸,一言不发,跟多熟的人说话都不超过三个字的时候

一般这时候大家都会先看一看张佳乐

如果这个时候张佳乐鼻青脸肿

那孙哲平阴着脸八成是因为还没睡醒。

 

2640.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孙哲平很有威信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孙哲平不好接触。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的就是你。”宿舍另外俩人看着张佳乐,感慨的说道

然后张佳乐诚惶诚恐的看了一眼孙哲平

再然后张佳乐天真的觉得

自己此时此刻

只想当个韭菜盒。

 

2641.

第二天502宿舍的几位再上游戏的时候都纷纷表示了找回了手感

孙哲平觉得拉怪也好输出也好,终于又得心应手了

东北大哥觉得拉怪也好输出也好,终于又能随心所欲了

北京的哥们觉得输出也好跑位也好,终于又行云流水了

“……谁救我一把。”张佳乐泪流满面的说道

觉得输出也好加血也好,BOSS终于又开始看自己了。

 

2642.

其实当时张佳乐被迫换治疗也是大势所趋。

毕竟,不是所有BOSS都是被用来打死的

也有BOSS是用来被加满血的。

“我们这个BOSS要的是奶死它!”会长看着攻略慷慨激昂道

“给它喝点三鹿?”张佳乐没清楚情况的提议道

然后在一片掌声中得到被禁麦一个小时的待遇。

 

2643.

其实大多人普遍都觉得,加血容易掉血难

更何况需要被加血的这个BOSS还是友方

本着我们是同一阵线的原则,整个团从一开始对这个BOSS就保持着一种轻敌态度。

然后全军覆了。

“我同意你的意见。”灭了五把之后孙哲平突然对张佳乐说

“什么意见?”张佳乐一愣一愣的问,觉得刚才那几把自己都挺保持安静的,也没提什么建设性意见。

“给它喝点三鹿。”孙哲平看着屏幕表情复杂的继续说

然后张佳乐刚喝的一口可乐就全呛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4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有你,真好

吳邪病了。 病的不是身體,而是心靈、精神。 如果沒有那天,他或許還能活的更久更好,甚至直到老死。 在他27歲生日的前一天,吳邪發現自己有精神狀況,決定先去看心理醫師。 可萬萬沒想到,卻從此鑄下了一筆天大的錯誤,傷友傷己。 那天,吳邪在回家的路上遭人綁架,期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他們往自己身上扎了一針,而後世界灰暗。 吳邪當時想,該不會命到頭了吧?真糟。 可是沒有糟糕,只有更糟糕,感覺老天就是要

【九歌】云中境

(3)

“二哥,咱们还要去吗?可是,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斯日,初雨乍晴。云销雨霁,碧落如洗,彩彻区明,正是桃红夹岸,梨白压堤。 一个叶间黄鹂般的声音自犹潮乎乎、湿答答的小巷子中传出来,有若空雨明涧,大小水珠坠入雪练般的小溪。 桃见厄掏出一块绯色的巾帕,用葱根削成般的纤指撑着,为柳愁离揩抹去一脸的水珠,微蹙秀眉道:“但是,大姊于我二人有恩,她所吩咐的,我们又不能不做。” 柳愁离叹了口气,将桃见厄的

【茨鸟儿童绘本向】丑小咕

在很久很久以前 百鬼夜行的京都的一个小角落 有一座小小的 既不非也不欧的阴阳寮 寮里住着阴阳师 和他快乐的式神们 有一天,名震京都的大阴阳师晴明大人 终于凑出了一张宝贵的蓝符 式神们,你们看着! 我将要召唤出京都最强的SSR啦! 茨木童子很高兴 京都最强的妖怪 可是他的挚友酒吞童子 大家也很期待, 寮里又有新的小伙伴啦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 急急如律令! 轰! 召唤出了什么呀? 一只丑丑的毛绒绒的小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