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311

瓶邪|演绎 (4-1)

4车站(上)

热烈的现场演出过后已是深夜,粉丝们乘兴而来,兴尽而归,这就是最好的结束场面。

 

张起灵和吴邪是艺人,因此提早离场以免在场粉丝行为过激造成伤害事故。桌椅间掉落了不少荧光棒和横幅,余兴未尽的粉丝们仍是激动不已,还在蹦着跳着尖叫着,吴邪下舞台的时候回了个头挥了挥手,又引起一阵小骚动。

 

还是先一步下去的张起灵再走回去把吴邪拖走的。

 

深夜的天幕一片黑色,工业污染严重也没看见几颗星星。吴邪揉了揉脖子,伸手关掉了车子的天窗。手摸到座位边缘的把手,握着它调整椅背最舒适的角度,然后他就躺了下去。车子开得平稳,偶尔轻微的摇晃像幼婴睡的摇篮,没两下吴邪就开始犯困。连自己都这样,他想,更别提粉丝们了。

 

原先演唱会的地点是处于未完全开发的城郊边缘区域的体育馆,只有一条地铁线路和两三路公车,很不方便。吴邪和张起灵考虑到演出完毕的时间,特别把地点改在了城中心的大礼堂,地铁线路多,公车线路也多,也很好拦出租车。但因为礼堂排期比较满档,所以为了对上时间他们也把演唱会提前了一个多月。这个消息被爆出后,他们便被封为“暖男”组合,吴邪特地转了这条微博,并表示高冷张起灵不暖。张起灵同样从吴邪那儿转发了这条微博,只是单纯地转发也没有字什么的,后来从张起灵那转发的人却纷纷@吴邪并点蜡,还有不少粉丝问吴邪腰还好么?一直清楚粉丝们脑洞的吴邪本尊除了六个点什么回复也给不出。

 

从那天后,“瓶邪”(即张起灵和吴邪couple爱称,训练生期间吴邪因张起灵话太少和朋友抱怨过他是“闷油瓶”,后流传出)专区迅猛洪水般冒出一堆借梗而发的人,基本内容大都是18杠。

 

昏昏欲睡期间,吴邪脑海中浮现一句同人文中令他终身难忘的文字:“吴邪,这样暖么?”张起灵的唇贴在吴邪耳边,说。至于说此话时的具体动作描写为了作者的人身安全也就不作多言了,小文革你懂。

 

想着,他不由得清醒了几分。车子已经没再开了,停在了一家通宵营业的加油站前。张起灵正看着自己,吴邪不免一阵心虚,为掩窘迫他只好顶着困意撑大眼睛盯回他。

 

“你俩有没想上洗手间的?”王胖子一边把油枪放到油箱上,一边瞅着他俩问道。

 

出乎意料地,张起灵点了点头。王胖子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这加油站的厕所坏了,”说着,他看向右边的巷子,“这旁边的路往里走是个客运站,加油的那个小伙子说这地方比较隐秘平常客流量不多,你们赶紧的。”

 

张起灵看了眼吴邪就迈步过去,吴邪也下意识地跟了上去,真是很没骨气的习惯。

 

这地方不知道是不是人流小,照明也不大好。灯管上蒙了灰,白光打下来也显得昏暗,偌大的候车厅也就一个保安和一个保洁员。也许是平日领导不怎么管,保安此刻正坐在长椅上和保洁聊天,甚至吴邪他们走进去时,他们只瞥了眼就继续他们的话题。

 

也许是这晚上挺多人借厕所吧?毕竟加油站这么近。吴邪这么想着,跟在了张起灵后边走向候车厅角落的通道。

 

狭窄的走道,而且越近厕所地面越湿滑。吴邪小心地走着,有时脚下打滑快步前冲,拽住张起灵的衣服也就没事了,大不了一起摔嘛。厕所是单间隔开的那种员工厕所,男女混用,门还没推开呢,一股刺鼻的氨水般的气味扑面而来。吴邪拱起了眉,稍微转过了头揉了揉鼻子。张起灵看他这样,就知道这家伙轻度洁癖犯了,食指戳了戳他额头,“很快。”吴邪胡乱地点头敷衍着他,先是一脸嫌弃,继而好像想到什么,眼神澄亮地坏笑着,“很快。”张起灵有些莫名,垂下眼帘想了想,想着想着就抿紧了唇。

 

吴邪笑得嘚瑟,好容易得着调戏张起灵的机会,这机会还是他本人给的。可是,被调戏那人的气压越来越强,他……他记得物理老师说过平原的大气压强变化不会很大,不是么?张起灵越来越靠近他,他也越来越往后靠。脊柱抵着洗手台,张起灵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吴邪一手拍在张起灵肩上,“大哥,我老腰真心受不了了,这都快50度了,还往后拗的!”张起灵两手撑在洗手台上,“咱俩比比,谁快。”听到这个,吴邪一震,“比你大爷,你麻利的,我困死了。”闻言张起灵直起腰,“那下次比。”

 

搓了搓耳朵,吴邪在走廊上一边等张起灵,一边轻轻地呼气吸气,还不时地用洗湿的手掌拍着脸。

 

一刻、两刻……卧槽,张起灵就是掉进厕所再爬出来也不用这么久吧?吴邪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来回走了几趟,他掏出手机想给王胖子打个电话,却发现信号弱得很。尽管显示还有一两格,可是但凡拨出去的电话都显示没有网络注册。那他只好再走进厕所把张起灵捞出来。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5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良人》番外1

《两耳之间》番外《良人》   Ⅰ。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是个愣头青,挥着一个啤酒瓶子就敢从我手里抢人,完全没把我那二十多个手下放眼里。   我觉得这种傻子就该让他吃点苦头,可是后来我发现他不傻,不但不傻,还挺有脑子,就三个人竟然愣是把我二十多人的包围圈撕出了个口子。   但是跑路的时候又开始冒傻气,明明已经跑出很远了,他又转回头来拉掉单的同伙。眼看教训人的目的也达到了,我就没让手下再追下去,

连平县(小姐)玩一晚上多少钱

连平县(小姐)玩一晚上多少钱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2f528d94aaaa4cf58880f5ab92d2e455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00

芦苇

(13)

      第二天吴邪直接从家里出发,在机场和梁湾几人直接汇合。     梁湾是吴邪大学时候的学妹,现在这份工作还是吴邪给介绍的。所以自然而然的梁湾就和吴邪坐在一起,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没过多久吴邪有点困,戴上眼罩睡觉了。     飞北京时间不算太长,一下飞机公司就有专人专车来接他们,吴邪刚打算发条微信给张起灵,发现手机在上飞机前就关机了,想了想也就没再开机,先把正事给办了。     一到地

KimmySA
圈名KimmySA,主要写瓶邪,偶尔荼岩。 主蹲微博↑ 大多数文在不老歌http://bulaoge.net/?kimmysa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