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13
阅读 710

我的恋人离奇失踪了 (2)

真的是在把太白往死里黑。


Chapter  1
   良心这种东面,我想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否则又怎会被口日夜夜的梦魇近磨得那般不堪?
   说到底,还是我不够狠心。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谎言说得太多,让自己变得软弱了罢。
   当初下狠手的时候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优柔寡断过。
   ……唔,好吧。
   那件事。
   那件事还是常常在我的脑每中选浮现,挥之不去。就像是他的魂魄化作厉鬼,纠缠着我,叫我永世难志。
   切,分明只是个死人,却要来妨碍我。
   我……我只是……
   “对不住了,指南。”耳畔突然响起自己的话语。
   抱歉,但掩盖不住更深的冷漠。
   一如完时后。愧疚却并不后悔。
   有时候你必物做一个选择,舍弃一些东西。我很清楚,然而愧疚总是如影随形。
   连那人微笑的回忆都像是蒙上了一层血点。
   唇角勾起,眉眼间满是温婉的笑。纯良无害。
   转瞬间支离破碎。
   我跌入黑暗。

   头痛欲裂。
   这是我有意识后的第一个想法。
   我很难连贯地思考任何事,眼前飘过一幕幕我抓不住的画面。
   指南……
   还有那人。
   实如其未的悲哀几乎将我淹没。
   混杂看快要将我斯扯开来的头痛。
   眉心处传来一阵暖意,有淮轻柔地抚平了我的眉。
   是淮?
   我满心困感。却沉溺于那点温度之中。理智告近我这是一种愚蠢的贪念。恰巧,大多数时候我也都是一个理智的人。
   强打起精神,尽力忽视掉痛楚,我睁开眼。
   突如如其来的光芒有些刺眼,适应了许久后方才认清眼前人的长相。
   那是一名陌生的青年。年纪像是在而立之年上下。他愣了一下,随即对我微笑:“您醒了?”
   废话。
   我懒懒地想着,却还是点了点头。
头还是在阵阵做痛。我经不住微微眯起眼睛。有点后悔起来了。青年看了我一阵,随即想起了什么般将放在一旁的碗递给我:“醒酒汤。”
我接过来,却并没有喝:“你是什么人?”
“小可杜甫,字子美,曾拜读过您的诗文从而倾佩您的才华。昨日见您在酒肆买醉,终而不胜酒力,便斗胆送您至小可的住所。”
   我知道认识我的人很多,于是没有问他譬如“你怎山知道我是谁”之类的问题。“如此,便多谢了。”我将醒酒汤放到一边,强恐着头痛打算起身告辞。
   青年拉住我,说希望我可以看看他的诗文为他指点一二。
   眸子里满是未径世事的明亮,带着还未被磨平的棱角。
   我迟疑了一下
   “好啊。”我回答。

   自从遇见名为杜甫的青年起,我就经常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比如醒来的时候睁开眼,比如答应看杜甫的诗。
   不为别的,只是我头痛。
   虽说我喝醉后也能作诗,但一边享受宿醉一边思考真的是活受罪。
   在我看来,杜甫的诗算不上“文采斐然”,甚至算不上优秀,只能勉强算作“中上”。嘛,我知道这和我觉得他的诗过于拘谨不无关系。
   最开始,我反感他这样的诗。正如他本人一般。
   总让我回忆起一些极不美好的过往。
“太白尺?”他的声音里带着试探,“您还好吗?”
   “我很好。”
   他看起来不大相信,不过并没有说些什么。
   这让我很满意。我不希望有何人窥探到我心中的那一角。
   任何人。

   突然想起当年那个让我有些厌恶的家伙,原本温润谦和的模样为质疑和仇恨取代,浑身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喷景然这人最麻烦了啊。
   “你对做了些什么?“他紧盯着我,那张原本堪称绝色的脸扭曲而狰狞。
   哎呀。被发观了呢。这就不妙了。
   唇角一弯扮成一个无辜而迷茫的微笑:“‘他’是指……?”衣领突然就被人揪住,狠狠地朝前面一拽。我面上保将着微笑,极力克制着把握成拳的手往他上招呼的冲动。“李白你不用跟我装,”他语乞凶很,眸子里满是浓重的的仇恨,“我说的是谁,指的是什么事,你我都很清楚。”
   “你倒底在说什么。”我笑起来,欣赏着他愤怒的神色敷衍,“我不清楚,我‘平静淡泊’的摩洁。”
   “李白你少来!"  他低吼着抽出我腰间的佩剑,“浩然!该死的我是在说孟浩!你对他做了什么?!浩然他去世……是你搞的鬼吧?”
   “喂喂喂,你可不要血口喷人……那件事是因为少伯,和根本不在场的我可完.全.没.有.关.系。”
   “李白!!!”他嘶吼着把我摁到墙上,长剑紧接着就贴了上来,“我知道是你。你最好全部招出来,否则……”他将我的创往前推了推,死死压在我的脖颈上。皮肤被剑刃划破,血珠滚出,缓缓滑落。绝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确切地说,让我极为不快,
   被一个书生逼得如此狼狈,传出去可不怎么光彩。
   我伸手掐住王维的脖子,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地夺回佩剑。
   “都说了我不清楚呢,摩洁。”我极其潇洒(……妈呀我的白)地使个剑花,皮笑肉不笑地说。
   他没有接话。脸颊因为缺氧而泛红,一张俊美的脸上上写满怨怼。
   “李白,你怎么敢这么对他……他明明那样相信你,李白。你怎么敢?"
   ——李白,你怎么敢?
   声如洪钟,是我的良知未泯。
   一下一下,敲击我的心房,拷问我的  灵魂。
   可惜,这是我最不需要的东西了。子是,我告诉自己:“这也是迫不得已。”
   我笑起来,就像我真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是啊,摩诘。我不敢,也不愿可惜天不遂人愿。王维,这只怪你和他走得太近,只怪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所以,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其他人干掉他。
   同样的结局。
   我沉浸在自欺欺人中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方才发觉再不松手王维便真能见到那人了。没办法,我还真不能杀了他。恋恋不舍地叹了口气,松开手。看着他滑倒在地上剧烈咳着,我将剑尖抵上他的胸膛。
   他狼狈的模样取悦了我。我俯身在他耳边压低了声者笑:“是啊,他那事就是我干的……是我纵勇了少伯。现在你知道了,也只有你知道。所以……”
   ——你又能怎么办呢?
   我讥讽地看了他良久,收回剑,转身笑着走出门。
   你无能为力。
   像我一样。
   笑着笑着,便发觉心中一片干涩。
   兔死狐悲。


   指南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凤歌笑
码字ing……码字ing……不要打扰在下……什么?你问在下怎么更得这么慢?在下哪知道啊?反正在下没有打游戏没有看电影没有出去浪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