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30
阅读 27114

搞事

搞事

请把这个查当作第一战的撩妹查
古风???
设定清奇,食用时注意排雷
就这样












老万被捆在菜市口的时候泽唯耳正坐着轿进宫请安。人挤人的杂乱,把泽唯耳堵在路上。

“小克子,你上前头看看去,那是干什么呐?”

白脸的小太监颠颠儿地跑回来:“回公子,前边有个斩首的,说是什么行妖术。”

泽唯耳撩开帘子,朝人堆里边定定地看了一眼,正瞅见老万带着血污和泥点子的脑袋。泽唯尔回头对小克子,“这人,救下来。”

“公子?”

“带回府,我要了。”






泽公子有个上不了台面的癖好:龙阳之欢。他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的,时不时地招来些个精壮的男子,乘兴厮混个几天已经成了泽府上下众人皆知的风流事。他母亲莎阆长公主追问起来,他竟大言不惭道“以精补精,治肾亏,不含糖,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实乃人之所乐也。”

新招来这个江湖术士被带进府里,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换上束腰的白袍,带进公子的内室,点了香,灶王爷一样的供着。他倒也不拘束,这瞅瞅,那瞧瞧,时不时拿起金杯银盏的把玩,没一点刚从死刑架上救下来的自觉。

随手掰弯了几个银匙,泽唯耳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

微微行礼:“在下泽唯耳,敢问这位兄台名号?”

老万冷冷地撇了他一眼,放下手里不成样的勺子,“就是这位公子相救?”

“正是在下。”

冷哼了一声,抬脚就朝外走。“用不着。”

泽唯耳道:“啧。”



老万没地方去,再加上泽唯耳的几番劝说,索性在府上住下来,就住他们少爷旁边那间厢房。泽唯耳每日乐趣便是调戏他一番。

“万先生触了哪条律法?”

“与你无关。”

“万先生有无挂念之人?”

“与你无关。”

“万先生对我印象如何?”

“与你………啊?啥玩意?”

泽唯耳咧嘴邪笑,偷摸着凑过来,“跟我说说你如何?”老万瞅了瞅他咕噜噜转的蓝眼珠子,扁了扁嘴,道:“行吧。”

“我有一儿一女。”

“嗯。”

“我的爱妻妄想富贵,弃我而去跟了当今皇帝,成了那人口中的白皇后。”

“哦?”泽唯耳抬头直直地看过来。

“………行吧,也不算爱妻。”

“嗯。”

“你会妖术。”一个肯定句。

“我………不会。”

“你会妖术。”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并没半点迟疑。

老万皱皱眉头,疑惑的看着他。
“你………你莫非………”

泽唯耳笑了,明晃晃的笑容荡漾着,“这猜测心灵之术,怎算得妖术呢?”





白皇后膝下无子,肖皇帝又无其他子嗣,这王位便眼瞅着落在长公主之子泽唯耳手里。

后位可压不住白皇后的野心。

又是一个夜里,泽唯耳刚要睡着,就听见窗户外头嗖嗖两声,外边房顶上就落了两个黑影。抬手脑了一下,便明白了行凶者的来意。

果然躲不过啊。泽唯耳摇头,本无欲帝位,奈何这白皇后竟毫不留情面,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推门而出,波澜不惊地站定,就看到两个黑影“唰”地飞过来。正要抬手脑住,竟看到二人在空中一阵抽搐,“咣”地栽到地上。回头一看,老万就在后面伸出尔康手,朝泽唯耳咧嘴一笑,一口好牙在月光下反着白光。再一看,地上那两人翻着白眼,口中竟吐出两个小铁球。

“这两个多半是吃多了猪血”,老万耸肩,“铁比较多。”


就这样,互相救命之后,一来二去,竟也算得上朋友。

泽唯耳好棋,便拉着老万一起下。几局过后,连胜。

老万不禁皱眉,“你又行窥测心灵之术了。”

“并没有。”

“那你是如何……”

蓝眼睛向上一挑,直直地望进对面灰暗的眼里。半晌,直到灰眼睛的说不出话来,收棋子的手指有点发颤,泽唯耳才挑了眉。

“你本来就是个臭棋篓子。”

无应。

老万什么都没听到,就记住了蓝色大海的传说。


肖皇帝一改禁妖术的政策,反而要招募术士。坊间传闻肖皇帝自己就会行妖术,此举不过是为了将妖术强大者纳为己用罢了。说的没错。进了宫的没有一个出来的。

老万在磨刀。

泽唯耳在旁边看着,“你这是要杀了他。”

“没错。”

“就因为他是你情敌?”

老万抬起头,把泽唯耳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垂了眼。“你知道我不爱她。”

“那……”

“艾玛——就是那个什么白皇后,弃我而去,跟着狗皇帝享富贵去了,母亲为我闹上公堂,被狗皇帝害死。”

“………”

“为报杀母之仇,我去行刺,反倒被狗皇帝生擒,险些丢了性命。”
“现在,我要做什么,懂了么?”

泽唯耳没回答,上前握住老万的手腕。
“你这可是自寻死路。”

老万低头,很久才伸手推开泽唯耳。“我已将死过一次,何惧第二次。”

静默。

“可是我不能再救你第二次。”

无言。



老万最终还是没带刀进去,有安检。他让泽唯耳的妹妹给他化了个蓝脸妆,就把玩着两文钱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歌舞升平,进宫的人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微博转发抽奖中了ysl套装的喜悦。顺着青砖往前,便看见那高大威严没半点人气的大殿。肖皇帝戴着头盔坐在高得吓人一看就很不舒服的椅子上,旁边的白皇后在旁边端端正正的坐着,一派清高守节母仪天下的样子。

老万不自觉地低头。却听见肖皇帝笑了起来,“好啊,你们来了,就是依天意来侍奉我的。”他从那椅子上下来,走到一个健硕男人身旁,拍拍他的肩,深吸一口气,突然猛地发功,竟见那男人突然像喘不过气来的,捏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一片惊愕,过后人们便意识到了什么,四散而逃。白皇后此时便站起来,一声令下,所有出口都已布满重兵。

老万看着白皇后,白皇后看着他,突然微微笑起来,径直走来。

“此番前来是念旧情么?”

“你知道我为何而来。”

“有了新欢?”

“与你何干?”

白皇后依旧笑着,抬手覆上老万的手。

“几成把握?”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杀了他。”白皇后的笑眼里边透着杀气。“杀了他。”

老万不知道这是她此番话是为何而出,或许肖皇帝当真暴虐无道,连皇后也不放过,不过老万已经没时间思考,因为肖皇帝吸了其他术士的妖术,已然站在他面前。

脑中有人在说话。

“快跑,快跑,回家来。”

这是………泽唯耳。

“事已至此,我哪有回头之路。”

“你把肖皇帝的头盔拿走,我定住他,你找机会回家来。”

老万闪避着肖皇帝的进攻,抬手吸过了他的头盔。

一瞬间的错愕,肖皇帝便明白了。
“原来是你,正好,这次看你能往哪跑。”
却发现身体已经不能掌控,意识逐渐被人侵占,张口竟对面前人叫着:“快跑!快跑!”

面前的人却是无动于衷,仿佛透过身体注视着灵魂,最终还是戴上了头盔。

铜钱从眉心穿过时,这边的泽唯耳晕倒在地上。



这件事后来被历史记载,起了个名字叫万磁王搞事。



老万终是没回去。



江山易主。坊间传闻是新皇帝弑君夺位。比之前的好,百姓便也不计较什么了,据说还是白皇后的真爱,市井中竟开始流传他们的爱情故事。

旧朝的皇亲国戚统统都发配边疆,独独没有泽唯耳一家。有人便说,这泽唯耳早有反心。

泽唯耳的腿断了。传说是万磁王搞事过后,他特意跑到宫里劝他回来,结果没劝动,回来路上轿子翻到了山里,留了半条命,却走不了路了。

这泽唯耳也是傻,谁不愿意当皇帝呢?


泽唯耳办了个学堂,专收行妖术之人。

十一
这天,泽唯耳去学堂上课,人挤人的杂乱,把泽唯耳堵在路上。

“小克子,你上前头看看去,那是干什么呐?”

白脸的小太监颠颠儿地跑回来:“回公子,新皇帝登基。”

低头,终是没再看一眼,催促着往前走了。

十二

“白皇后接旨。”
“发配边疆,永世不得返还。”
  • 举报帖子
喜欢 1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