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91

【请阅读连载详情以避免踩雷,谢谢合作】


Chapter 1
这种意识飘荡在无尽黑暗中的感觉如此持久,在持久的黑暗尽头我看见上空飘下了纷纷细雪,落在裸露的皮肤上带来丝丝凉意。
细雪折射出不知从何而来的光芒,透过这些光芒我看到了很多东西。
非常平凡无聊的东西,非常温暖的东西,和狛枝凪斗这个人几乎永远扯不上关系的温暖的事物。
但是我强迫自己扭过了头不去看,因为我知道留恋这份温暖是毫无意义的,我的人生早就……
早就?
寂静中,刺目的光如婴儿初啼终结了所有黑暗。

20XX年4月28日,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超高校级的幸运地从未来机关第十五支部驻贾巴沃克岛临时办事处的生命维持舱中苏醒。
“呐……听得见吗?”
有咸涩的液体在啃咬狛枝凪斗的眼眶,他运用着有点钝化的脑细胞寻找理由——这里的光太刺眼了。于是他伸出左手想要遮住刺向双眼的灯光,当然失败了,本应该是手腕手掌那一截空空如也。
明明在上次还有意识的时候,这只手是被另一双温暖的手紧紧包住的。那双手的主人对他笑着说:“没问题。”
“呐、狛枝前辈?”有个人影投射下来,遮住了上方的光线。
“呃……”许久没发出过声音的喉咙沙哑到一下子没法说出确切的音节。
“……狛枝前辈,没事吧?我是你下一届的学弟苗木诚,前辈?”
“抱歉,我这个垃圾场脑子有点迟钝呢,还没法好好整理情报。”绝望时期的记忆,程序中的记忆,不存在的左手上传来的温暖的记忆,一切都是一团乱麻。
“没事的,我来说明。”
苗木的声音和狛枝自己的非常相似,狛枝听着他的说明,产生了这是自己内心声音的错觉。
一年前,成为绝望残党的希望之峰77届超高校级学生加上预备学科日向创共15人被未来机关俘获,送往贾巴沃克岛的新世界程序中,但是原本的改造计划被江之岛AE干扰,最终在程序里上演了残酷的杀人游戏。当然,最后残留的以日向创为首的五人击败了江之岛。为了搭救被困在程序里的同伴,新世界程序重开,进行被支部成员戏称为“爱岛模式”的拯救计划。经过幸存的5位学长的努力,几轮爱岛模式之后,同伴们陆续复苏,加入了未来机关为世界的重建努力着。而狛枝凪斗、则是最后复苏之人。
“啊,全想起来了!”苗木的叙述和狛枝逐渐苏醒的记忆混杂在一起,当初堕落为绝望残党的记忆,在程序里覆盖上鲜血的记忆,没法去想的记忆,不可以去想的记忆,一切几乎要让狛枝窒息所以什么都不要想了。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喉咙里发出模糊的欢呼,“要让充满希望的各位超高校级从绝望的淤泥里打捞上我这种废柴真是罪大恶极!苗木君,刀片在哪?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怎么能指使超高校级的希望,我还是自己来咬舌头好了!”希望、希望,只要一想起这两字,狛枝的心脏就开始激烈地跳跃。
为了这两个字,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可以原谅和不可原谅的事呢?随着记忆的涌现,尖锐的碎片们刺戳着大脑。抱着白色的爱犬哭得喉咙发痛笑得喉咙出血,被绑在麻袋里透过孔隙呆呆凝视着头顶没有星星的夜空,期待着脑袋里的肿瘤能换来多大的幸运、果不其然到了自己期望中的希望之峰学园,面对理想的扭曲终于放任自己绝望,修学旅行时享受着安稳的日常也同时渴望着无与伦比的残局的发生啊有了有了不如就让自己这个垃圾渣滓引发第一次杀人事件吧,诶诶诶超高校级的大家竟然都绝望了不如让我杀掉绝望残党这样的话我能够成为希望吗?这样无能卑劣的我能够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吗?
啊还有很重要的东西没有想起来,或许是因为很重要所以不愿想起来也不能想起来但是那如同在最黑暗的地方传来的光明是什么呢?那束光明微弱得让人发笑但是为什么一想起来自己就有流泪的冲动呢?啊已经不能再思考下去了。
对吧,那根本是迷惑人的东西,所以忘掉就好了。
呐呐呐,快点回答我吧,经历了那么多不幸的我、做出了那么多无法原谅之事的我,是不是可以足够幸运地找到一直在追寻的绝对的希望了?

“苗木君,终于找到你了,超高校级的希望……”
“狛枝学长?”苗木对着突然陷入疯狂,又猛然陷入沉默终于低沉自语的狛枝有点犯怵。即使之前有看过狛枝在程序里的表现,听过日向无奈的抱怨式解说,实际面对面苗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太好了……”
狛枝如此让人背后汗毛竖起地不停自言自语着,然后——
“初吻……不见了?”
苗木脑子一片空白,手脚僵直。
因为距离太近,苗木失焦的双眼只能看到对方被睫毛微微覆盖的灰色浑浊的眼睛。本来应该是重点的那个吻,因为嘴唇发麻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啊啊这是什么情况我要窒息了……”苗木晕乎乎地挣扎着。
对方死死按着苗木的后脑勺不肯放手,突如其来的吻不如苗木的愿,一直持续着。
“哐!”
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苗木说不清过了多久自己才摆脱这个莫名其妙的状况。缺氧的他扑通一声坐在地板上,罪魁祸首则乖巧地呆在生命维持舱里一动不动——乖巧,如果忽略掉他脸上可疑的红晕和从嘴角淌下的涎水。
苗木不敢说什么了,如果被称为希望厨的狛枝学长又被刺激得发作怎么是好。
狛枝继续无辜乖巧如果排除掉他不正常的表情和细微的”hshs“的喘气声。
“……”
“……”
气氛尴尬。
就像计算好了一样,门缓缓打开了。
“日向学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苗木泪眼汪汪地在心里呐喊出这句话。
“多饶了(打扰了)?”日向非常礼貌地、口齿不清地问候着,因为他嘴里塞满了马卡龙。
“日向学长!”苗木语带颤音,飞奔向门边的日向。
“果然我这种最低劣的、最无耻的、最废柴的垃圾虫根本没资格和超高校级的希望君对话啊……真遗憾呢……”
“不不不是要疏远狛枝学长的!”苗木急忙辩解,差点咬到舌头。
“啊,别在意,狛枝就是这种让人不爽的家伙。”日向揉了揉苗木的呆毛,随即往肇事者狛枝的方向皱眉,“狛枝……你还真是……本来还想说一句生日快乐的……”
“预备学科没资格评价我哦?”狛枝微笑着回答,铅灰的双眼散发着刻薄的嘲讽对上日向失去原本色素的玻璃般的红瞳,“就算九死一生战胜了江之岛被冠上希望、未来的称号,但到头来什么才能都没有的你也只是个预备学科哦?”
“算了,和你说不通……”
“日向君,生日礼物呢?”
“没有。”日向吞下最后一个马卡龙,噎得快翻白眼,但还是坚持着吐槽,“垃圾渣滓还想要生日礼物?”
“什么时候预备学科也敢开嘲讽了……”
两人还在继续斗嘴,苗木还继续混乱于刚刚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中。


Chapter 1-2
把伙伴们送给他的明信片好好地收进行李箱,推开通向甲板的门,一股浓烈而清爽的咸涩的海腥味直灌入日向创的鼻腔,他定睛远望,平缓蔚蓝的广阔海面在甲板尽头无边无际地延伸开来。就像他希望前往的未来一样。
“以前没有心情看,现在静下心来,发觉大海真是很漂亮。”日向由衷地感慨。
“日向君,不晕船了吧?”温柔体贴的声音从日向手中的便携设备里传出。
“七海,谢谢你关心,我现在好很多了。你现在怎么样?”日向对屏幕中的粉发少女回以微笑。
“活力MAX!日向君导入过来的记忆能量相当棒呢!我们现在是到哪了?”七海贴着屏幕观察着眼前这一片海域。
“刚刚问了一下,似乎说还剩半个小时就要回到贾巴沃克岛了……”日向似乎对无边无际地海着了迷,定定地凝视着无法判断方向的前方。
“日向君……是不是有点不太想回去?”七海像“程序中”时一样,敏锐地观察到日向些微的不安。这种不安其实很不明显,但是自从日向从程序中脱离以来,他总是保持着元气满满的积极状态,所以此刻这不明显的犹豫也让七海迅速捕捉到了。
“才没有这回事……”日向解释道,但这副茫然的样子,比起解释更像是喃喃自语,“我很高兴啊,去未来机关本部做了那么长时间检查,又确认了在其他地方工作的伙伴们平安无事,我也想着要回来了,而且……”
“日向君,恐怕你自己都没发觉自己低落了多久呢。”
“唉?低落?在你看来我是这样的吗?”日向有点讶异地睁大了双眼。
“是啊,自从今天上午接到苗木君他们从贾巴沃克岛发送过来的信息就是这样了,之前因为检查提前结束能够今天就回来还一直很开心呢。”
“这样嘛……”
“听说他们通过程序数据波动推测狛枝同学今天就能醒来后就是这副表情了哦?一直呆呆的,就连跑到甜品店去给狛枝同学买生日礼物时也发了一路的呆,还在路上不小心撞到电线杆,差点就把礼品盒撞坏。”
“啊哈哈七海你记得好清楚……”日向尴尬地笑了,额头渗出一滴汗。
“嘿嘿,多谢夸奖。”七海认真的以为日向确实在夸奖自己,用兜帽稍稍遮住脸颊,“那么,日向君你确实在为着什么事情犹豫着吧?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哦?”
“七海……”日向突然觉得自己从那时开始烦躁不安的内心逐渐平静下来了,自己这位体贴的朋友兼拯救了大家的女孩,即使不是人类,即使现在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她仅仅是从程序里还原出来的数据,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像这样抚慰着大家的心灵,安定着躁动的气氛。
“我啊,不知道怎样去面对狛枝……”
“……”七海一言不发,微笑着鼓励日向继续说下去。
“自从出了程序,我就和生还的伙伴们,为了让还在沉睡的大家醒来而努力着,不管多辛苦,我们还是没有放弃,不管怎样,这种辛苦让我们很开心。因为呢,我们相信着这样努力下去,大家都幸福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未来一定会诞生的……是啊,随着大家一个接着一个醒来,我越来越开心,因为我期盼着的未来越来越近了……
“即使醒来的伙伴被派了其他任务,一一出岛工作,有点寂寞,我也没有不安,因为大家都在为更加充满希望的未来在努力着。然后没有醒来的人只剩下他了……
“狛枝凪斗……他这个人真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不管怎么评价都会被他嘲讽成预备学科的理解力吧?不过无所谓,我原本是这么认为着的……我安心地照顾还没有醒来的他,不管如何,他也有自己的人生不是吗?什么都不会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同伴抵达他想抵达的未来就好,所以我没有什么犹豫的,就算狛枝一直醒不来我也能安心照顾到他能够醒来,直到他能在这个世上寻找到自己的目标,得到自己的未来为止。”
“日向君……”七海静静地看向日向透露出坚定神情的鲜红双眼,“你说的话真的……”
“但是现在的我竟然不安起来了,很不像话吧?明明自己期待的事情在稳定地、一步一步地实现着,我却……可是事到临头我真的不知道怎样面对狛枝了,我的努力对他来说是不是有意义?这样的未来对他来说算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觉得我好像是没经这个家伙允许擅自改了他的选择一样……我这是不是一种自我满足……”日向停下来,深吸一口气,浸润着水分的空气充满了肺部。
“才没有呢,日向君。”七海柔软的语气此刻强硬得让人无法反驳。
“七海?”
“我也不知道狛枝同学会给出什么样的回应,但是日向君你怎么能轻易地否认掉自己的努力呢?到底会怎么样,也至少要等到有结果的时候再去后悔再去难受吧?犹豫的样子,可不像是日向君哦?”七海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有点喘气。
“是啊,我怎么可以现在就泄气呢?”日向的表情逐渐晴朗。
“对吧?一直坚强地克服面前的险境,让不完善的自己逐渐成长起来,才是日向君的作风呢……”七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有点陌生的表情……捉弄意味的微笑?“而且,其实因为自己在意的对象的反应而忐忑不安并不是很丢脸,每个陷入恋情的女生都是这个心情,大概~”
“七海!你怎么开这样的玩笑?!”日向慌慌张张地扭过脸去,装作四处看大海。
“诶?之前日向君可是说过就算狛枝同学一直醒不来也要照顾他不是吗?……抱歉抱歉,让日向君不高兴了?这段时间我可是很努力地学习人类的表达方式哟……”
“没有啦,七海你的学习成果很不错……不过为什么会去学什么捉弄人……”日向脸颊绯红地回过头来。
“花村同学一直说日向君你被捉弄的反应是最高级别的啊?”
“喂!不要向花村学啊!”又是一阵慌乱。
即使只是程序,七海也深刻体会到了从日向的害羞反应带来的乐趣。而且在她记忆里,自从出了程序,日向一直忙碌于在贾巴沃克岛新世界程序的工作中,努力又沉稳,倒是很久没像这样自在过了。
“日向君,船靠近码头了。”
日向这才看见了记忆中熟悉的风景。
“日向!加油面对未来啊!”同伴们在集体写下的那张明信片最后这样鼓励。

“日向君,这次给狛枝同学带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马卡龙,总觉得那家伙喜欢西式食物,带这个应该没错吧……”日向小心地护着袋子里的礼品盒。
“现在的世界重建进程很顺利吧,短短几年,连卖这种商品的店都出现了呢。”
“是啊,”日向发自内心地为这个坚强的世界而祈愿着,“恐怕再过不久就能够恢复原状了。不过马卡龙也不是很容易找到,我在复兴的中心城市也花了不久时间去找……啊,先别提这个了,狛枝恐怕已经彻底醒来了,我也得感谢一下苗木他们,多亏他们帮我照顾,不然这个岛上就没什么人看着程序运行了。”
不知不觉,日向来到了熟悉的房间门口,里面放置的就是与新世界程序相连的维生舱……而狛枝就在那里……
日向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他发现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有点紧张。好似面对自己考了59那科课程的老师一样,好似出门许久才发现裤子穿反一样。

他把钥匙插进锁孔,正想转动,突然听见激烈的对话。
“苗木君,终于找到你了,超高校级的希望……”
“狛枝学长?”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狛枝刚出程序又在发神经?日向担忧地把门开了一条小缝,他看见了……
“啊……”抱在胸前的礼品盒似乎被手臂压坏了呢,似乎没法送出去了呢。日向默默地把盒子撕开了一角,里面露出了花花绿绿的小蛋糕。
“马卡龙是吧……”
不知不觉自己似乎把门踹了一脚,不知不觉自己似乎把蛋糕扔进了嘴里。
“打扰了?”嗯,确实是打扰了一出程序就在耍流氓的那位的雅兴了,不过现在还是白天期望他能收敛一点啊。
但是在嚼嚼嚼的日向没法发出那么多吐槽。
马卡龙甜得舌头都要断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韩楚】云淡风轻

(18)

53 楚云秀一个人待在韩文清的房间里,看着那些年他拿到过的荣誉,一个个奖牌立在书架上,依旧是那么陌生,却也在熟悉不过。 那一年,她还在他的身边,为他开心,却也因他,受到质疑。 那又能怎么办? 职业圈这个东西就是很奇怪,只要站在不同的战队里头,总有人会多说几句。 可是就想老韩曾经跟她说的一样,不去听不去想,就不会多在乎了。 可是毕竟他是男人,可她是女人。 女人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如若真的可以什么都

空中轨道
弹丸论破,贵圈乱忠实爱好者。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