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23
阅读 2777

【黄喻】罪恶之城 24

24.    


    黄少天翻了个身。

    壁炉里的火已经熄了,就算是室内也冷得够呛。在没有床垫的木板床睡了一晚上全身酸痛,他哆嗦了一下,扶着铁床框起来活动僵硬的肩膀。

    “啧,王杰希这混蛋,居然连床被子也不留下。”他裹紧身上的大衣,抱怨道。

    王杰希在下雪的那天带着所有的孩子离开了“学校”,进入叶修的地下基地寻求庇护。黄少天回来的时候翻遍了所有的房间,能带走的日常物品都被他们搬走了,他只找到一些木柴,可供一个人吃很多天的土豆蔬菜,和似乎是刻意留下给他的——地图和收音机。

    所以杀手又打开了“学校”的“地下室”,在那里找到了数年前留下来的武器弹药,和一些不应该给孤儿们看到的“特殊物品”。

    “啧啧啧,这些手铐皮鞭还没生锈啊,”他一个人习惯性地自言自语,“弹药没潮,帆布上也没灰尘,枪支都有好好保养,王杰希这家伙,是想好了有这么一天吗。”

    墙边是一排储物柜。他走到熟悉的位置,伸手抚摸着柜门上的名牌。“HST”,边上是“FR”、“XSQ”和“ZX”……他一个一个地抚摸过去,直到最后一个。这里有些人多年未见,有些已经不在人世,但他依旧记得每一个人12岁时的样貌。属于这个地下室的回忆已经模糊不清,痛苦也好,欢喜也好,都像流走的沙砾一样散了。

    这个学校教导的原则是磨灭一切多余的感情执行任务,但黄少天固执地强迫自己记得所有人的样子。如果连这个都忘了,这些人就真的什么也不剩下了吧?

    他摸到写着“LX”的名牌,轻轻的抽出来,翻了个面放了回去。插入的名牌如同一把钥匙,储物柜门“咔嗒”一声,打开了。

    这其实是“学校”的“毕业”仪式之一,他们这一届,没等到冯老头教完他们所有的“课程”便各奔东西,“地下室”就这么闲置了很多年。

    王杰希并未动过储物柜,更不用说里面的物品。黄少天轻轻地推回李轩储物柜的门,重新把他关上。这里面的东西,不应该是由他来看。

    “唉,不知道吴羽策怎么样了,伤好没有……”他嘀咕着,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通讯器。

    虚空的通讯器现在是废铁一块。明知这个屏幕不可能再次亮起,他还是保持着十年如一日的杀手习惯,睡前和起床都检查一眼剩余电量,看看任务栏中的过往讯息。

    然后他走到自己的储物柜前,打开了柜子。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张照片静静躺在盒底。入学的时候,冯老头分给他们空柜子,说:“请把你们的过往人生放进去,今后他们与你们再无瓜葛,直到你们离开,可以选择带走或者不带走;或者死亡带走你们,让别人来看看你们人生的痕迹。”

    黄少天当年一无所有,于是放进了和母亲的唯一合影。

    他并没有拿出照片。反倒放进了一小包东西——他送给喻文州的模型枪、衣服,他统统放了进去,推到底,重新关上了柜门。

    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他希望打开这个柜子的人,知道他黄少天最后在世上惦记的东西。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蓝雨那片火海里回来的。他几乎是如同归鸟寻巢那般,凭着本能回到了这座房子。

    然后他在门口静默地坐了许久,抽了一根烟,再狠狠地用雪把自己拍醒。

    “我这是在做什么呢……”

    他倒在雪地里。回想他的前半生,奔波流离,强迫自己追逐金钱,强迫自己不在某处停留,强迫自己孓然一身,现在他伸出手,只有茫茫的飞雪,模糊了整个世界。

    他一无所有。

    “叮——”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骤然响起。

    黄少天恍惚了一会,才发觉是室内的电话铃。

    “啧……王杰希……有人找……”

    话说出口才反应过来王杰希已经离开了。黄少天本想无视这个恼人的铃声,结果这打电话的人也是够执着,居然一遍接一遍地拨了过来。电话铃叮叮叮响个没完,彻底破坏了属于黄少天私人的伤感时间。

    “靠靠靠……”他翻滚起来,跑进房间,拿起了话筒。

    “喂——王杰希不住这里了——”

    “是少天哈?我找你。”是叶修的声音。

    黄少天顿时就想挂电话。

    “诶诶诶别挂别挂,”叶修喊道,“是找你有事。”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黄少天没好气地说。

    “老王已经到了,他跟我说你无家可归的时候一定会回学校。”叶修答。

    于是黄少天第二次想挂电话。

    “别别别,”叶修赶紧说,“蓝雨的事情,我很遗憾,我和老魏也是好朋友,我来找你,是希望我们能站在同一阵线。”

    “什么意思?”

    叶修叹了口气,说:“少天,我们合作吧。”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我不打算加入你们兴欣,这个想法到现在也没改变。”

    “你怎么这么固执呢?”

    “我一个人行动习惯了,不喜欢听谁的指使。”黄少天说。

    “要你以蓝雨的名义帮小文州的忙,总是愿意吧。”叶修说。

    所以我现在是蓝雨的最后一人了?黄少天自嘲地想。他捏着话筒的手紧了紧,然后说:“说吧,要我做什么。”

    叶修给他的任务并不难,只是光明正大地“处理”几个嘉世的哨岗。刻上蓝雨的徽章是他自己的意思,像这样虚张声势如同复仇一样的行动反倒有种快感——他欣然接受,欣然完成。

    当晚他回到房间,疲惫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着把刀捅进嘉世的心脏,原来是这么舒爽的事情,想找个机会和喻文州说一说……他侧过身,意识渐渐沉了下去,然而睡梦被通讯器的猛然震动打断了。

    他条件反射地打开虚空通讯器,惊讶地看到上面显出一行字:

    “这是虚空给你的,最后的委托。”

   

    这些天喻文州并不轻松。

    叶修表面上依旧无所事事,在基地的会议室内装聋作哑,甚至为了军备不齐而对张新杰发火,把后者气得当场离席。

    喻文州几乎可以从申健扭曲的表情上读到他心中欣喜若狂的声音。

    时机就快成熟了。不论是嘉世还是联盟,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时机就快成熟了。不论是嘉世一举进攻击垮联盟,还是联盟兵行险着摧毁嘉世,就在这一时刻。

    喻文州绕开了所有人,打开一扇一条无人知晓的暗门钻进了通往地面的通道。刚出地面,冷风呼啸而过,冬日的阳光刺得他眯上了眼。他裹紧了围巾,快步跑进最近的楼房里。

    控制室里早就有人等着他了。

    “来了啊。”吴羽策合上通讯器。

    喻文州知道吴羽策这些天一直在摆弄虚空通讯器,他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虚空还有多少人,这通讯器是不是还可以联系上黄少天,可吴羽策就是巧妙地绕过话题,绝口不提虚空有关的任何讯息。

    也罢,这好奇心并无益处。喻文州放弃了。

    “嗯,申健提高了警惕,过来饶了点路。”喻文州对吴羽策说。

    吴羽策和蔼地笑了笑,说:“那真是辛苦你了。”

    “还好,我又发现一种新的走法,可以让肖时钦前辈改一下H路径的方向。”

    “时间不是很多了,没有必要的修改就算了吧。”

    “也是。”喻文州点头。

    “那么我们开始今天的课题吧。”吴羽策指了指身侧。

    那是一整面墙的屏幕。显示的是地下基地内部的所有监控画面。

    另一面,模拟着治内区几个主要路口的监控画面,现在监控画面还未接入,所以播放的是之前盗取的录像。

    而喻文州所要做的“功课”,就是在这短短的准备期内,做到可以同时兼顾所有的监控画面,对基地内部的通道做出调整,并且反馈信息给前线的联盟成员,让叶修做出正确的决断。

    看监控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同一时间要查看将近30个屏幕的画面,必须要有强大的记忆力、实时分析能力和不论见到什么画面都能足够冷静的心态——这就是叶修选中喻文州的原因。

    本来这是吴羽策的专门科,但吴羽策现在有着致命的缺陷,以至于他只能从旁作为喻文州的辅助——在虚空的爆炸中,他的右眼几乎失去了所有视力。

    “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所有联盟精英都要上前线,”叶修如是说,“前线的总攻击缺少任何一人都是致命的,所以我选择了把这件事交给你。”

    “我?”喻文州疑惑,像他这样的孩子,联盟其他人都不会提出质疑吗?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相信你自己吧,你是唯一一个能把地下基地的地图画出来的人,连肖时钦都做不到。”

    “那么让我也去前线吧。”吴羽策要求。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吴羽策一眼。“阿策,你留在这里,你很清楚自己不能成为我们的助力吧。留在这里,帮助文州,这就是我给你的特别任务。”

    吴羽策捏紧了拳头,他的手臂都在发抖,但他还是同意了:“是……我明白。”

    所以这些天都是吴羽策在指导喻文州。虚空的前任副首领几乎是事无巨细地把所有知识一股脑地灌输给了喻文州,喻文州除了锻炼自己的动态视觉能力外,还花了不少时间在吸收一些奇怪的理论。比如犯罪心理学……刑侦与反侦察……伪装术……炸弹的拆除……

    “不是说好不做多余的事情吗?老师你这样填鸭教育我会过劳死的!”终于喻文州在吴羽策第三百次企图说明虚空情报的收集模式时,提出了抗议。

    “抱歉,”吴羽策无奈地笑笑,“我是有些操之过急了,我们继续看视频。”

    之后吴羽策就没再提过主题无关的事,只是自顾自地摆弄通讯器和控制室里的设备,放喻文州一个人反复看录像。这让喻文州有些纳闷。吴羽策这个人表面上和气,一旦安静起来就像是飘浮着的鬼魂,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

    最开始是恨不得把一身绝学灌输给我,这下又变成无欲无求的冷漠机器人了吗?怎么感觉他随时都可以告别人世呢?喻文州内心嘟囔。

    他曾听说过虚空的双人组合,大体知道李轩怎么回事。吴羽策这死气沉沉的样子,就像是灵魂已经被那一半带走了一样。喻文州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明白失去重要的人的煎熬,他选择不去打扰吴羽策那部分感情。

    同情归同情,该做的课程也要做。喻文州跟着吴羽策勤学苦练,练得吃饭睡觉满脑子都是监视器上的画面,到了能从不同监视器里的动向推测出今天申健小组的所有成员去澡堂了没有,他才有90%的把握认定自己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视频上的讯息。

    他拍着胸脯对吴羽策表示自己准备好了,后者的眼中难得出现了赞许的光芒。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4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