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223

【侠菩提&赮毕钵罗×龙戬】双龙戏珠(夹心饼干文)

眼睛被一条丝帛蒙住,龙戬靠在侠菩提的怀里,双腿因为中间跪坐的赮毕钵罗而大开。

 

胸前左侧乳首落入一人的手中,时而被双指揉搓,时而被提起拉高,等到他吃痛轻哼时,马上就有一张温暖的唇凑上前含住被弄的红肿的地方,或以舌尖轻舔,或以舌面重压,唇齿默契合拍间吮的龙戬忍不住挺胸往前送。

 

大腿根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扫过,激的龙戬浑身一颤,刚好胸前乳首被人用齿夹着,吃痛之下一声变了调的低吟就出了口。

 

呵~

 

不知道是谁轻笑了一声。

 

脸皮薄的龙戬脸一红,当即挣扎着想要拿开眼前的布,只不过手还没抬过肩,就被带着抚上了一处又烫又硬之处。

 

仿佛嫌龙戬耻的不够,按在龙戬手背上的手带着龙戬握着硬物浅浅的捋动了几下,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情事中的龙戬十分内敛,因为羞耻心时常压抑着呻吟,强迫身体去无视那些如浪潮般汹涌的快感,只有在被逼的狠了的情况下,如温顺的兽发出挠人心肺的呜咽。一场欢爱下来,龙戬的下唇时常是破损的。

 

此刻不光是手中让人窘迫的东西,龙戬发现脊背处亦有一个同样热度的硬物顶在后腰上。

 

胸前的手离开了,转而双手从龙戬腋下穿过,如同揉捏女性酥胸一般以大掌来回摩挲。龙戬又羞又怒,立刻撒手松开了原本紧握在手中的东西按住了胸前作乱的手臂。

 

无人出声的情况下让目不可视的龙戬在慌乱之中也比平常变得更加敏感。

 

双腿被人抬起而后合拢,正费解对方想做什么时,腿间一烫,一个硬物挤了进来后就着腿根处的软肉开始前后进出了起来。

 

连脚趾都羞的蜷缩,龙戬张开嘴想喝停这种比直接交合还让人无地自容的动作,两根手指就压住了口腔内的软舌,灵活的指夹着舌头左右撩动,说不了话的龙戬只能被迫含住手指咽下过多的唾液,直到两颊都有些酸痛,手指的主人才放过了小舌,抽离时带出一条晶莹的水线抹在了龙戬胸前还肿胀着的乳粒上。

 

如沾了露的花,在以体肤为纸的画中绽放出娇艳夺目的光彩。

 

腿根一片火辣辣的触感,硬物挨着龙戬半勃的性器一下一下擦过柔嫩的表皮,耳垂忽然被身后之人含住,蹂躏过度的乳头再一次被指头夹住轻轻拉起弹了下,龙戬小声的哽了一下,身后之人就如同得到了信号。舌叶刮过耳廓,舌尖沿着耳孔像是要把舔舐的声音传达到灵魂深处,胸口轻微的刺痛在巧劲的捻搓中化为丝丝快感,融合着耳边的水声,龙戬双手拽着底下的床单,揪出深深的数道折痕。

 

一只手从龙戬弓着的背上拂过,正处在高度敏感中的人下意识的挺起腰,乳头就被一股大力吮出了响亮的一声‘啵’。意识迷乱的龙戬一会觉得下腹燥热的要命,忍不住挪动胯部合着硬物抽插的频率上下摆动,一会又觉得胸口来回扫荡的软舌太过狡猾,回回舔的他又痒又酥,恨不得让对方再用力些时,唇齿就会转开挨着锁骨啄吻,最后实在是痒的让人难受,龙戬猛然一把摁住了胸前之人的后脑勺,也不管指间缠着发是不是会抓痛对方,拉着那张唇抵上乳首时才松了几分力道,气息不稳中的话音带着不可抗逆的威严。

 

“舔我!”

 

强硬了没几秒,双腿之间的动作忽然加快,蹭的龙戬只能不断的挺起腰把身体重心往后面之人身上靠。完全硬起的两根性器紧贴摩挲,传入耳朵的淫靡之音一声浪过一声,夹杂其中的喘息勾的龙戬不由自主也放开嗓子,三人的呼吸渐渐的合成了同一条音律。

 

就在龙戬双手紧抓着面前之人的背划出几道红痕时,身上的人一停,紧接着双腿被放了下来。

 

“为……”

 

手掌拨在白嫩的大腿上,看着因为原先模仿交合的动作而被蹭到发红的部位,赮毕钵罗俯下身对着其中一处红肿的地方用舌面轻轻舔了一下。

 

“?!”

 

又惊又爽的感觉让龙戬差一点从床上弹了起来,要不是身后之人在龙戬身体一动时就牢牢箍紧,赮毕钵罗大概会被慌乱的人踢到几脚。

 

将泄未泄的感觉堵在身下,腿根处湿湿热热的触感让龙戬头皮发麻,背后的硬物时不时顶在臀缝之间,龙戬一往前躲,腿根处的酥麻就挠的他不顾一切的纵声高吟,往后撤,股间的硬物又硌的他连直起腰的力气都没有,胡乱抓着的双手被反剪缚在腰后,张开的手掌内一沉,滚烫的硬物就在续拢的指间上下滑动,羞耻剐的龙戬双颊绯红,不只是耳朵,连全身都透出一股淡淡的粉色,两者夹击的配合如拨动心弦的手,撩的龙戬不自知的喊到嗓音沙哑,唯有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冲的胸腔里的心都快跳出去。

 

这种进而不入的感觉比同时被进入更让人难受。

 

“进……进来……呜嗯上、上我……”

 

断断续续的话落在侠菩提和赮毕钵罗的耳中,如天籁,如应允。

 

“求你们……”

 

赮毕钵罗从侠菩提身上抱过龙戬,侠菩提取过一早就准备好的小盒,打开后右手抹了一大块乳白色膏脂,赮毕钵罗见状扶着龙戬往身上压了压,随后抽出一只手托高龙戬的臀。侠菩提随后抬起一手挤入臀缝叉开两指把被臀肉遮掩的后穴露了出来,右手上因为体温而有些软化的膏脂已经变成些许透明的液体,湿哒哒的黏了侠菩提一手。

 

清楚会被怎样对待的穴口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欲开还羞。侠菩提一指按在中央,等周围的穴肉主动的吮着他的指尖往里带,静待的人才将整根手指插了进去。

 

“嗯呜……”

 

龙戬伏在赮毕钵罗的胸前小声的哽咽了一句,随后脸上一软,细密的吻落了下来。

 

进行着扩张的侠菩提小心的屈指打开这一方密道,彻底被肠道温度融化的膏油让手指进出越来越方便,继而三根,继而四根。

 

要容纳自己和赮的尺寸,对于十分窄小紧致的后穴来说扩张至关重要,侠菩提纤长的手指不断碾压着龙戬的敏感点,活生生用手指插射了龙戬一次后,侠菩提凑上前吻着龙戬被汗水浸透的背脊,等到因为极乐而疲惫的人再次燃起欲火,底下的手指再次抽动了起来。

 

不少膏脂化作的体液淅淅沥沥的沿着侠菩提的手指落到了底下的牡丹被单上,龙戬再次硬起的性器蹭在赮毕钵罗的腿上,因为过度的呻吟只能发出暗哑的吟哦,侠菩提和赮毕钵罗也快忍到了极致。

 

直起身示意赮将人往他身上扶,侠菩提首先进入了龙戬的体内,随着身体往后仰的动作,龙戬清楚的感到底下硬物是如何一寸一寸挤开肠壁,撑的他彻底倒向人的怀里时发出一声泣音。

 

龙戬的背贴在侠菩提的胸口,双腿自腿根到脚尖都轻微的颤抖,赮毕钵罗慢慢的靠上去,侠菩提双手抚住龙戬的腿根将人往上一抬,露出结合之处。赮毕钵罗起手抚上湿漉漉的穴口,指尖挨着侠菩提的性器往里探入一根指头,龙戬胡乱的晃了下头,银色的长发如雪落般点点飘动,忍着耐心,赮毕钵罗加入了第二根手指。

 

手指进入,侠菩提也并不好受,本身就忍耐着肠道内的温暖和紧致,如今遇到赮毕钵罗拂动的手指,两者加起来的快感变成一种声音响彻心扉。

 

好想操他。

 

第三根手指,龙戬只剩下大口喘息的力气。

 

有些心疼的吻了吻龙戬的脸侧,赮毕钵罗接过侠菩提扶着的地方把龙戬的腿拉高,而侠菩提则扶着赮毕钵罗的性器帮忙进入龙戬的体内。

 

本身就尺寸不小的东西变成双倍,龙戬觉得腹中犹如怀了一块肉,涨的他忍不住抬手搭在腹前,感受到其下微鼓的地方蛰伏着两只沉睡的野兽,一旦他适应,这两只巨龙会在他的体内翻江倒海,掀起狂风骤雨,激的他如海上的一叶扁舟,只能在滔天欲火中随之沉浮。

 

“亚父/师傅,我喜欢你。”

 

一前一后,两个同样虔诚的吻落在龙戬的肩上,一上一下,巨物接连着顶向肠道深处,连喘息的缝隙都没有,龙戬只能紧搂着面前的人,在起伏中将身体托付给背后之人,喊着不知道是哪一个霞(赮)儿,最后三人一同登上顶峰时,眼前的布落了下来,映入赮毕钵罗眼中的,就是龙戬一双落着欢愉的泪水、眼角因为哭泣而通红的眼睛。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风花雪夜

机关城那一战,墨家损失惨重,流沙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冷眼旁观。 好像看了一场笑话一般,连嘴角都带着讥讽。 那样讥讽的笑意,让墨家的人这一生都难以忘记。 那将成为一生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再见时的对峙,让雪女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当初那人嘴角带血的笑意。 真的是一个可怕的恶魔,雪女对于赤练的评价已经停滞于此。 后来,当成为同盟时,雪女便有意无意的避开这个女人。 只要她不接近墨家的人,雪女甚至不愿意同她多一次

【瓶邪】宫阙录

(33)

叁拾叁   黑瞎子的消息一向灵通,加上当时还有算得上是半个当事人的潘子在场,第二日下朝以后,黑瞎子便在回去的路上调侃了吴邪一番。   “那叶嫔莫不是看着殿下年轻俊美,想要弃了陛下投向您?”   “黑将军可莫要胡说。”心知这是黑瞎子的调侃,但防不得夏紫轩的人就这样听去拿来做文章了,“平日在后宫里嫔妃们大都足不出户,如今让我在御花园中碰到这样的事,自然不会是巧合。”   “那可是掌事的那位对殿下有意思

屠载十秋【一个眼睫毛特别长的吴邪的故事】

(57)

第五十七章  生天   话说到这还有反驳的余地吗,王胖子一屁股坐到地上,亲眼见证两个大活人从自己眼前消失,说出去真够吓人的。不过他的包里有几捆雷管,吴邪走之前不放心还多送了他几根,量足到天王老子来了都不怕。   “这故事可真够缠绵的。”   胖子说不出话来,脑子里还在想着吴邪临走前跟他说的话。他娘的什么叫我和小哥走了,回来的路就等你给我们打通了。这什么世道啊,你胖爷又没你这么好的脑袋瓜,鬼晓得你家

临江仙_江山一钱沽
龙戬控,妖市三龙儿心头好。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