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94

【飆速宅男】【卷坂】小雛菊 (5)

*私設有,對於吐花病有些微不一樣得自己設定。

*應該算虐文,但是結局是好得請放心。

請記得這是卷坂未交往之前,因為有親友跟我說,這兩人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想了XDDD(笑翻
然後目前真的有點卡文了,所以下一篇可能會隔的有點久(汗
雖然不能肯定有沒有人在等這篇啦....

以上都可以接受再往下看喔!

**********************

【5】

 

  到了約定的日子,小野田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半小時,他在千葉車站四處張望了一下,確認東堂還沒到就放心了一些,雖然是東堂約自己的,但是再怎麼說都不能讓前輩等後輩,這樣太不禮貌了!

  小野田低頭將手機拿出來,正準備看時間跟有沒有訊息的時候,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當小野田一轉頭,一根手指就戳著他的臉頰,就看到東堂笑嘻嘻的望著他,「眼‧鏡‧君!」

  小野田驚嚇地下意識往後退了一大步,隨即就看到東堂皺眉不滿意的指著小野田,「看到這麼美形的我,怎麼是這樣的反應呢?」

  「啊啊啊啊啊!對、對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不小心被嚇到了!」小野田緊張的揮舞著雙手解釋著。

  東堂看著慌張的小野田,感覺就像是一個驚慌失措的小動物,忍不住失笑,伸手揉揉他的頭,「沒事,跟你開個玩笑的。」

  小野田被東堂揉著頭,有點恍神,感覺好像是卷島揉著自己的頭,不自覺呆呆的望著東堂。

  東堂看著恍神的小野田,看他彷彿在自己身上找尋著某個人身影的眼神,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就收回了手,「眼鏡君,你要帶我去哪裡吃飯呢?」

  小野田被這輕拍才回過神,急忙的對著東堂說:「那、那個,我想帶東堂前輩去我們總北每次聚餐的家庭餐廳,那家店很多東西都很好吃喔!」

  「看看你們總北吃飯的餐廳也不錯,那我們走吧!就麻煩你帶路了。」東堂笑著撥弄一下自己的瀏海。

  「好、好的,不過我們還要再走一段路,請、請東堂前輩往這邊走。」小野田急忙走到東堂身邊帶路。

  「啊嘛嘛,眼鏡君你不用這麼緊張,我沒那麼可怕吧!」東堂看著小野田戰戰兢兢的樣子,忍不住誇張的嘆了一口氣。

  「欸欸欸欸!?對、對不起!東堂前輩才不可怕,像東堂前輩是那麼帥氣、人很好、爬坡又厲害,還很會講話,這麼優秀的人願意跟我交流,真是讓我不知所措,還、還有……我很不會講話,希望不會讓東堂前輩感到很無聊。」小野田慌張的揮舞著雙手對東堂解釋著。

  東堂聽了小野田的話,自豪滿意的點點頭,「啊哈哈,才不會呢!跟眼鏡君聊天很有趣呢!而且看來眼鏡君很清楚的知道我這美形山神的優點呢!所以說,眼鏡君你身為小卷的後輩,我更是要幫遠在英國的小卷好好照顧他最疼愛的後輩啊!」東堂開始刻意地向小野田提起卷島,想藉機更仔細的觀察他。

  當小野田聽到東堂提起卷島,眼神閃過一絲寂寞,隨即強打起精神對著東堂笑問:「東堂前輩,還是很常跟卷島前輩聯絡吧?」

  「當然啊!誰叫小卷太被動了,一定要我主動跟他聯絡才有可能知道他的狀況啊!眼鏡君有跟小卷聯絡嗎?」

  「啊啊……我一直有寄信給卷島前輩,雖然前輩沒有回過信,但是……我想卷島前輩會看信的吧……?」小野田微微垂下眼睛,不自覺地露出失落的笑容。

  東堂看著小野田失落的笑容,忍不住還是伸手拍拍小野田的頭安慰他,「啊嘛嘛,你也知道小卷向來最不擅長人際方面的事情了,他雖然沒有回信給你,但據我所知你的每一封信,他可都是仔細看過喔!」

  小野田聽了東堂的話,猛然抬起頭,閃著興奮的眼神直盯著東堂看,「真、真的嗎?卷島前輩都有看我的信?」

  「嗯嗯,這點我可以跟你保證,你放心吧!小卷跟我說過你信寫得很勤,這就代表你的每封信他都有看。」東堂笑著拍拍小野田的頭,小卷本來就不是一個熱情回應人的人,但是等不到小卷的回信也讓眼鏡君感覺失落吧!

  「知道卷島前輩有在看我的信,我就很高興了!」小野田總算對著東堂露出燦爛的笑容。

  東堂望著小野田燦爛的笑容,被小野田這樣看著,讓不曾被後輩這樣崇拜熱切眼神看著的東堂忍不住都微微紅了臉,心裡想著,小卷一直是都是被這樣的閃亮崇拜眼神看著嗎?那難怪小卷會喜歡上他,就是這樣單純燦爛笑容的孩子才吸引到小卷吧!

  突然,小野田慌張的用手遮住嘴,撇過頭咳嗽著,「咳咳!不、不好意思,東、東堂前輩……我去一下洗手間……咳咳……」

  東堂看著小野田的動作,就知道他的吐花病發作,猛然抓住小野田的手,四處張望了一下,隨即將小野田拉進一個暗巷,確認都沒有人,這才放開抓住小野田的手,「眼鏡君,你還好嗎?」

  小野田愣住看著東堂,但還是遮著嘴連忙搖頭,「不、不要緊的……咳咳……東、東堂前輩不好意思……」一片淡綠色花瓣就從小野田的手指縫隙飄落,就這樣飄落在東堂的鞋子上。「啊!東、東堂前輩千萬不、不能碰那花瓣!」

  東堂低頭望著那淡綠色花瓣,抬眼看著小野田,緩緩的開口:「我知道,摸了花瓣會被傳染吐花病。」

  小野田聽了東堂的話,震驚的抬起頭,「東、東堂前輩……你、你知道吐花病?咳咳……」手再也遮擋不住不斷湧出的花朵,小野田撇過頭開始不斷的咳出花朵。

  東堂看著小野田不斷咳出花,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因為之前有朋友有得過吐花病,所以我知道這個病。沒關係的,你不用壓抑,我可以等眼鏡君你冷靜下來再說。」

  「咳咳……真、真是不好意思……」小野田忍不住蹲下,痛苦的吐著花,只是知道卷島前輩有在看自己寫的信,就讓自己激動到不行,連平常早已經可以控制的吐花病又再發病。

  東堂觀察著所有小野田所吐出的花,這根本就是想著小卷吧!眾多的淡綠色裡還有著紅色、藍色跟黃色,這怎麼看都是代表著小卷的顏色啊!怎麼可能會是真波呢?不如直接確認吧!「眼鏡君,你……喜歡真波?」

  當小野田漸漸穩定情緒後,就聽到東堂提到真波,不解的抬起頭,緩緩眨眨眼,「咳咳,東堂前輩怎麼會提到真波?」

  東堂看著小野田望著自己的眼神充滿了疑惑,彷彿不能理解為什麼他會突然提到真波,東堂為了確認,還是刻意開口:「我說……你喜歡的人是真波嗎?」

  「欸欸欸欸!?我、我是很喜歡真波這個朋友,但、但不是真波……我喜歡的人不是真波。」小野田越講越小聲,並且不自覺露出苦澀的笑容。

  「啊嘛……那應該就是我想的那個人……你喜歡小卷吧?」

  小野田原本紅潤的臉色漸漸變白,不安的眼神開始飄移,慌張結巴否認著,「不、不是……」

  東堂不理會小野田的否認,默默地說:「我記得吐花病所吐出的花,有的是照著花語的意思代表,不然就是用顏色去代表所思念的人。眼鏡君,你吐出的那麼多花都是以淡綠色為主,還有紅色、藍色跟黃色,這怎麼看都是代表小卷的顏色啊!」

  小野田瞪大雙眼,腦袋一片空白,只認為自己必須否認這件事,慌張地想要辯駁,「不、不是的!不是卷島前輩……」

  東堂看著小野田慌張地辯駁,伸手拍拍他的頭,沉穩的開口:「眼鏡君,冷靜點,我不會跟小卷說的。」

  「不、不是的,這樣會給卷島前輩添麻煩的……」小野田只是搖頭默默的低語,對東堂的問題不敢直接回答。

  「眼鏡君,你是覺得你喜歡小卷,會給小卷添麻煩?」

  「……卷島前輩是個很溫柔的人……我不能給他添麻煩……」

  東堂揉揉小野田的頭,失笑的說:「小卷確實是溫柔的人,但是小卷也很有自我主見,並不是誰跟他說喜歡,他就會全盤接收吧?」東堂見小野田呆愣的望著自己,接著又開口:「啊嘛,眼鏡君你知道嗎?小卷啊,雖然非常不擅表達,但是他還是會用他自己的方式去拒絕人,並不會因為害怕傷害到對方而迎合對方啊!你不是也了解小卷嗎?」

  小野田聽完東堂的話,緩緩的勾起一個苦澀笑容,「正因為知道……所以才不想讓卷島前輩困擾……而且也……」嘴巴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低下頭準備將吐出的花收拾起來,餘光就看到東堂伸出手,連忙阻擋了東堂的手,「東堂前輩你忘了會傳染嗎?請你不要碰,我自己來就好。」快速的將花收拾好,裝進自己的包包裡,才打起精神對東堂笑說:「東堂前輩,我們去吃飯吧!」

  東堂看小野田岔開話題,理解他不想再繼續談下去,也就不勉強他,輕輕拍拍小野田的頭,「走吧!我也餓了!」

  看著走在前頭小野田瘦小的背影,東堂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小野田雖然後面那句話沒有出聲,但是他看著他的口型,他知道他最後說了什麼……『已經沒有機會了。』

 

   ***

  

  東堂回到箱根後,當天晚上就打了通電話給卷島,很難得這次卷島很快的就接起電話,東堂一開口就先問:「小卷,你現在有空嗎?」

  『咻。』卷島隨即就沉默等著東堂再開口。

  「啊嘛嘛,是說我直接去跟眼鏡君確認過了喔!」

  『喔……所以是喜……等等,東堂你說什麼咻!?』本來還有點心不在焉的卷島突然驚吼出來。

  「喔!我說我親自跟眼鏡君確認了!啊嘛嘛,果然是小卷你猜……」

  『等等!東堂你直接去找坂道咻?』卷島忍不住打斷東堂,激動得站起身子,還不小心把椅子給弄倒了。

  「對啊!這種事當然是直接去問眼鏡君本人最快了嘛!而且,小卷你果然猜錯了啦!眼鏡君喜歡的人才不是真波呢……」當東堂想再繼續說的時候,就又被卷島打斷。

  『你怎麼會就這樣直接去找坂道啊?而且坂道喜歡的人不是真波?』一時接受太多資訊,讓卷島有些煩躁地搔搔了頭,改坐到床邊,心裡不自覺地想自己是不是拜託錯人了?

  「因為本來就是直接跟眼鏡君確認最快啊!而且我就跟你說我覺得那個人不是真波,眼鏡君喜歡的人明明就是小卷你!」

  『不可能咻。』卷島一秒回答,就算私心很希望那個人是自己,但就是認為不可能。

  「為什麼小卷你直接說不可能啊?」

  『坂道對我的喜歡只是崇拜,沒有別的意思咻。』

  「小卷這麼肯定嗎?如果眼鏡君真的是愛慕喜歡著你呢?」東堂無聲的嘆了一口氣,雖然早認為依照小卷的個性應該會否認,但沒想到他連停頓都沒有,直接肯定的否認。

  『……不可能,依照坂道的個性應該會直率的說出來,不會沒有表示咻。』卷島很清楚小野田確實很崇拜自己,但是他印象中不曾在他眼神裡看到愛慕。想起小野田那燦爛的笑容,心臟開始不斷抽痛,讓卷島忍不住將手機移開,開始不斷地咳嗽。

  「小卷,眼鏡君是個很會胡思亂想,顧慮別人感受的人吧?」

  『咳咳,是這樣沒錯咻。』

  「那如果他因為顧慮小卷的感受,而不敢說或是不能表達呢?」

  『這……咳咳!』卷島聽著東堂的話皺起眉頭,看著隨著咳嗽不斷地吐出小雛菊,彷彿看到小野田那天震驚的表情……確實小野田的確是個很會胡思亂想又顧慮他人感受的人,但卷島還是堅持著自己的想法,『咳咳……我還是認為不可能咻。』

  「等等,小卷你是不是真的感冒了?怎麼又在咳嗽?」東堂對於卷島突然咳嗽感到疑惑,這才想起上次卷島主動打電話給他的時候,當提到小野田,也是有咳嗽聲,難道……「小卷,你也得了吐花病!?」

  『咳咳!』卷島沒有回答東堂,但咳嗽聲不斷的傳到了電話的另一頭。

  「天啊!難道上次你主動打電話請我幫忙的時候,你就已經患病了嗎?」

  『現在……咳咳!重點不在我身上咻。』就算吐花病讓自己很痛苦,但是卷島還是很堅持認定小野田喜歡的人不是自己,「咳咳!坂道對我只是崇拜,不是愛慕咻。」

  東堂聽卷島就算犯病還是如此的堅持,先是很誇張的嘆了一口氣,隨即就又開口:「我都忘了,小卷你是個悲觀主義者呢!這樣怎麼可以呢,我都那麼用心的親自去幫你從眼鏡君那裡探聽出來了,你居然不相信我說的話,小卷好過份,我感到好難過啊!」

  『……煩死了咻!』卷島不耐煩的對著電話那頭東堂吼,接著將電話掛掉。

  聽到電話那頭被卷島不客氣的直接掛掉,讓東堂忍不住嘆氣的看著變黑的螢幕,「唉唉,小卷還真的是標準的悲觀主義者啊!沒想到小卷跟眼鏡君兩人都得了吐花病,都為對方顧慮一堆,又都愛胡思亂想……我這旁人看了都好著急啊!啊嘛嘛,看來只好由我這個山神來想個辦法,讓他們徹底知道對方的心意吧!」手指繞著前額的瀏海,東堂勾起一個神祕的笑容,愉快的哼著歌。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x虹鈴x
本身是占星師,也是一位coser。 弱虫all坂受,主卷坂,荒坂,東坂一直線 目前主產卷坂文,之後可能開始試著寫其他cp(*˘︶˘*)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