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22

【OP同人】长生(主KL,辅KP、DH,微ZS) (13)

二十四个钟头之后,地下室的门开了。浓重的血腥味掺杂着蔷薇香气,从黑暗中丝丝弥漫出来。

佩金被裹在一条厚厚的黑色毯子里,基拉小心翼翼地抱着他。他还处在初拥之后的休眠期,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基拉的精神也略有不振。在过去的一天时间里他与佩金交换了大约一半的血液,这对他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他消耗了相当一部分纯血能量,才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接受并转化这些不健康的异族血液。

罗上前想看看自己的老搭档,金发男人却收紧了手臂微微侧身避让,像是不大愿意他接近佩金的样子。罗忍不住笑起来,基德也愣住了,他一直不知道他兄弟的占有欲原来是这么强的。

“让我看看他吧——他马上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了。”

 

看基拉没有再回避的意思,罗才伸手理顺那丛凌乱的黑发。佩金的体温低了很多,肤色也变成了极浅的象牙色。那些原本几乎覆盖整张脸的陈年伤痕淡退了一些,将他的容貌还原得干净柔和。

罗看着即将离开自己远去的伙伴。从十岁时柯拉先生第一次领佩金回来直到现在,这个人陪伴自己度过了所有年少轻狂的岁月。他们分享过彼此的快乐、迷惘和悲伤,也一起抗击过所有遇到的风浪。命运曾经对他如此不公,甚至险些夺走他的一切。幸运的是现在他终于找到真正的归宿,虽然他们此生或许再也不能相见。

佩金的双眼微合,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圈纤长的阴影。罗知道,那里面深不见底的美丽夜色已经一去不返了。当这双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血一般鲜艳的颜色会重新证明他的归属。

 

既然无法见容于阳光,不如就去追逐星空下的自由吧。我做不到的事情,得不到的东西,无法企及的梦想,都交给你了,佩金。飞得远远地,跟爱你的人一起,永远不要再回来。

 

基德和罗一直送他们到远离教堂的山脚下,南海蔷薇园的黑色马车正无声无息地停在十字路口。驾车的人有一头天蓝色长发,看到他们走过来,他跳下马车,手按在胸前向家主行礼。但他随即发现家族徽章别在基拉衣襟上,忍不住露出惊讶的表情。

四周万籁俱寂,除了靴子踩在雪上的声音,但罗知道长生种们正在交流。虽然离得再近也不会听到什么,他还是礼貌地后退了几步跟他们拉开一点距离。尤斯塔斯家族关于家主交接的谈话看样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他打算在附近随便走走,顺便看看周围环境有无危险,但还没走出两步,路边就有什么东西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十字路口正中间,有一棵树被刮掉了一小片树皮,露出的白色树干上整齐地刻着三道划痕,映着雪地的反光,稍显醒目。

 

看清楚那三道划痕的时候,罗的瞳孔一瞬间放大了,浑身都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基德,幸而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他握紧长剑,用力到虎口都微微泛白,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有什么异样。

他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而且竟然是那个人。上次那混蛋说的果然在理,教廷还真是无处不在,看样子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罗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犹大新书第一章。

“亚当的七世孙以诺,曾预言这些人说:看哪!主带着他的千万圣者降临,要在众人身上行审判;证实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证实不敬虔之罪人所说的顶撞他的刚愎话。”

主的审判永远来得比想象中更快,果然。

 

路口传来的响动打断了他的遐思。罗回过头,看到天蓝色头发的人已经回到了驾车的位置。基拉抱着佩金上了马车,基德后退几步,对他们挥了挥手。

他们看起来应该已经道过别了,但是基拉很快又跳下马车,再次用力拥抱了他的兄长。

罗微怔在原地。他印象中的基拉从来都是冷淡疏离的,即使面对佩金,他表现出的感情也相当内敛。但是现在,他连紧抓着暗红色毛皮大氅的手都微微发抖。那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知道他的兄弟永远都回不来了。

罗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等他回过神,马车的车轮已经滚动起来,朝着南海方向飞驰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午夜的黑暗中。

 

基德长出了一口气,朝他走过来,掀起大氅裹住他。

“我们也上路吧。”

 

等他们再次落地的时候,罗看到的是一片宁静的小湖泊,一条石子铺成的步道从湖边蔓延向树林深处。虽然是严寒的十二月,湖面却并没有结冰,步道两边依然开满了美丽的淡紫色宝石蔷薇。

“为什么会在这里?”

“据说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的地方。”

罗没有再问什么。他们沿着步道走进树林中的庄园,那只黑猫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两三下跳上了基德的肩膀。

他们在黑猫指引下穿过长长的走廊,看到霍金斯坐在一顶盛开的蔷薇花架下面,几张塔罗牌正漂浮在他面前的空气中。

罗和基德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越过他,看向花架后面的草坪。那里有一方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坟墓,没有墓碑,墓前只立着一个十字架。德雷克的圣殿骑士佩剑挂在十字架上,剑柄装饰的鸢尾花徽章依然闪闪发亮。

在长生种的庄园里有十字架,听起来如此荒唐,却又让人觉得悲伤。基德站在原地没有动,罗折了一枝蔷薇,走到十字架前面单膝跪下,将花放在墓前,念了一段祷文。

 

随后他走过去,坐在霍金斯对面。

“谢谢你们来看他。”金发公爵说,眼睛只盯着面前的塔罗牌。

罗看着对面的男人,他的容貌依然完美无瑕,没有分毫改变。然而罗觉得他老了——在那永远如沐春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苍凉而破碎的心。那双石榴花颜色的眼睛里凝结着看不见的寒霜,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够将它融化。

“我永远不会离开神为我指明的道路,但我也爱他。”当年德雷克对他说的这句话,现在他终于懂了。那种平行的信仰,名为爱情。

但是他至今仍然无法想象,在两年前那个满月的夜晚,在阴暗污秽的监牢里,德雷克和霍金斯究竟怀着怎样的心情对彼此道出永别。他千百次在脑海中模拟过那个画面,但始终不能成形。或者说他勾画的根本不是那两个人,而是基德和他自己。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人也遭遇了这样的境地,那剩下的一方,又会如何自处?

“我已经和他道过别了。”那天凌晨,在钟楼上,霍金斯是这么说的。

如果要和基德道别,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特拉法尔加。

霍金斯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意识当中,他抬眼看着对面的人,确定对方并未开口说话,而是在用长生种的心感直接和自己沟通。

——特拉法尔加,如果我没看错,你来这里像是有求于我。

罗定了定神,也用同样的方式回答他。

——没错,我特意带他来这里,是想求你一件事。我知道你办得到,也不会拒绝我。

——作为上次你帮助我的回报,我一定有求必应。

 

交谈途中罗回头看了一眼基德,对方正抚着黑猫的毛皮不知在想些什么。霍金斯随后站起身,开口对他说:

“尤斯塔斯,你难得来我的庄园一次,就在这里住两天吧。”

基德抬头看着他,有点意外。

“但是我跟……”

金发公爵直接打断了他。

“这位牧师并非我们的同胞,我就不强留了。”

基德察觉出了霍金斯语气中的异常。他站起来想要说话,霍金斯却抬手制止了他,同时一阵紫色烟雾从金发公爵的袖子里飘散出来,伴随着浓烈的陌生香气。

“喂!你们……”

基德忽然明白了什么,但是已经晚了,在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听到他的爱人低声说:

“对不起……当家的。”

 

罗一级级走上教堂门前的台阶,在门厅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山坡下的村庄。

时间已近午夜,但今晚村子里依然是万家灯火,远远看去就像落在地面上的点点星光。他知道,每颗星星都是一个美好的家庭——孩子们坐在温暖的壁炉旁边,等着母亲端来烤得香嫩金黄的火鸡。父亲则用各种彩带和小饰品装点起客厅里的枞树,再把槲寄生做成的花环挂在大门上。入睡之前,孩子们都不忘在床头挂上彩色袜子,期待着一觉醒来,里面已经装上了自己期待的礼物。父母则吻过他们的额头就假装去睡觉,再趁孩子睡熟之后悄悄履行圣诞老人的职责。等孩子们长大,他们会从父母那里继承这个秘密,然后一代一代,让这个甜蜜的童话永远继续下去。

对啊,今天是平安夜。应该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祈祷下一年的平安幸福。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然后转过身,推开虚掩着的雕花大门。

 

冷风哗啦一声灌进圣厅,吹得圣坛上烛火一阵摇曳。圣厅里空空荡荡,罗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黑斗篷的人,一动不动地坐在第一排座位上。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他慢慢站起来掀开兜帽,声音是与年龄不相符的低哑暗沉。

“真慢啊,特拉法尔加。等了你好几天,我还以为得在这里过圣诞节了。”

罗笑了。

“平安夜愉快,罗罗诺亚当家的。”

 

那人闻言略略勾起嘴角。多年不见,他原本苍翠的头发已经掺杂了斑驳的灰白。然而左耳上三枚金色的耳环和腰间从不离身的三把名刀,都还明明白白标示着他的身份。尽管沉寂了这么久,他依旧是传说级别的赏金猎人,能令长生种闻名而色变的东海魔兽——罗罗诺亚·索隆。

罗还记得自己宣誓成为驱魔人那天第一次见到的索隆。他站在教堂台阶下,头发颜色被太阳照得鲜艳夺目。那时候他的表情平和而懒散,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腰间的刀柄上,另一只手拎着喝了一半的酒瓶。被太阳晒到有点困倦的时候,他就靠着墙根坐下,大大咧咧地当众打起呵欠,毫不在意主教们投射过来的嫌弃目光。

那时候索隆的眼睛是深邃的黑色,也没有现在这道封住了左眼的伤痕。

命运总是不遂人意。他如何能想到,十年之后,自己竟然会有跟这个人对决的一天。

 

“不必道谢。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你应该知道。”

“当然。”罗平静地直视着他,“我看到了你在十字路口留下的标记。其实你早就已经到这里了吧?但你那时候并没有出手,放走了佩金他们。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

索隆耸了耸肩:“那时候我没出手,是因为他们人太多了,我没有胜算。而且,我接到的屠魔令上面也没有他们的名字。”

话音未落,一卷镶着金边的羊皮纸在他手中抖开,上面教廷的印章赫然可见。

“马林福多教廷下发,第0110号屠魔令。”索隆的语气没有丝毫变化,依然像是在和老朋友拉家常,但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罗觉得周身的温度又下降一分。

“清除目标:南海长生公爵,尤斯塔斯·C·基德。”

“执行者:圣殿荣誉赏金猎人,罗罗诺亚·索隆。”

“屠魔令执行期间,所有相关神职人员和基督徒都有配合执行的义务。如有窝藏、通敌、欺骗及反抗行为,执行者可视情节轻重自行决定如何处置。”

 

索隆收起那张羊皮卷,重新把手肘搁在腰间的刀柄上。

“刚才不过是官面上的话,有些事情是不会写在这种公文上的。比如说,教廷早就开始怀疑你和南海公爵的关系。你现在的处境,不用我说也能明白。根据我的观察,在你回到这里之前,他应该一直和你在一起吧?所以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说出他藏身的地点,或者直接带我过去。只要任务达成,教廷自然会消除对你的所有疑虑。”

罗冷笑了一声,微微侧头,语气故意变得轻蔑:

“圣殿荣誉赏金猎人吗……?罗罗诺亚当家的,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可一点也没想到,像你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沦为教廷的鹰犬。”

索隆只是动了动眉毛。

“谁在乎?”他说,“如果教廷能支使得动我,我也不会十年都不出现。我可是因为听到这件事跟你有关系才主动请缨来的,特拉法尔加。”

罗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事情。

“是啊,是啊,罗罗诺亚当家的。由老朋友亲手终结彼此的生命,总比让陌生人来干要好,对吧?”

“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

“哦不,你当然不会,我知道的。”罗打断了他,眼神和语气忽然都冷下来,声音也变低了,仿佛他将要说出一个弥漫着寒意的秘密:

“连自己的爱人都可以亲手杀死,干掉一个朋友又算得了什么呢?”

 

索隆眼神一暗。

夜风在教堂大门的缝隙里呜呜地穿梭,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手按在各自的武器上,不动,不说话,圣厅里安静得可怕。

“……原来你知道。”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回答,声音低哑而艰涩,但是并不心虚,也没有愧疚。

“达斯琪小姐向我打听过你的消息,但我没敢告诉她真相。”罗接着说,“她仰慕你那么多年,如果知道你成了上一任北海公爵的爱人,最后还执行教廷的屠魔令亲手杀了他,那简直能要了她的命。”

索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你知道了也好,那我就更不用废话了。”他说,“现在就告诉我南海公爵的去向,特拉法尔加。最好别玩什么花招——教廷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所以只给了我很短的期限,如果超过期限我没有完成任务,或者没有按时回去,他们就会派别的人过来。你当然可以全身而退,甚至可以搏一搏看能不能杀了我——但你不会眼看着这里的村民被教廷一个个抓去拷问,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对吧?”

 

罗深深皱起眉。

“到底是什么把你变成现在这样,罗罗诺亚当家的?看看你自己,跟长生种比起来,你更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人。但我还是不相信你真的成了这样的人,即使我知道了那件事,不然你不会放基拉和佩金走,也不会任由基德和我离开十字路口。你就不怕我们会一去不回,再花上十年二十年也找不到我们吗?”看到对方剩下的那只右眼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罗说得更加肯定,“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罗罗诺亚当家的?你和那个人之间,还有你的左眼。我们知道的并不是全部的事实,是不是?”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特拉法尔加。你明知道我已经到了这里,还跟他一起离开,不过是想支开他,自己来送死。”索隆并没有踩他铺好的陷阱,而是换了一种更加诡异的语气,“不要问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想法,因为十年前,我也这么想过。但是命运不会按照我们的设计来进行,否则神就不会成为神了。”

看到罗并没有要接话的意思,他便继续说下去:

“所以当年我没有死。而今天,我也劝你不要做这样的事情。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交出南海公爵,这样你就可以洗脱嫌疑,好好守着你的村子,继续做一个受人尊敬的牧师;二是你就在这里和我动手——甚至你也可以和尤斯塔斯联手,这样我必然毫无胜算——然后杀了我,跟你的长生种远走高飞。当然,教廷会来清洗这个村子,并且继续追杀你们两个。现在就选吧,特拉法尔加!”

 

罗沉默地听他说完,抬起头看了一眼圣坛上的十字架。基督的双眼也看着他,表情平静,目光垂慈。

“你说的对,但不全对,罗罗诺亚当家的。”他笑着说,“因为我们还有第三个选择——把我交给马林福多。”

他满意地看着对方皱起眉,自顾自把话说完:“把我交给教廷,就说我窝藏了南海公爵,并且拒不说出他的去向。这样不但你可以交差,也不会连累到村子里的人。至于我的下场,我早有心理准备,我想你也是不会在意的,对吧?”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4

——94——   两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出门。   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抗拒出门的,阳光好像会灼伤我的皮肤一样让我恐惧,它会让我的丑陋和肮脏无处遁形。我不想离开我的床,我也不想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不愿意跟任何人交谈。我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感受,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就算是医生也不行。   但我也知道,这样其实是不对的。我已经失去了自救的能力,我需要帮助。   我妈原本并不认为我需要去医院,但她从来没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0)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棠玖当然也知道解语花的疑问,不过对此他知道的也并不比解语花多多少,所以他聪明的选择了闭口不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28)

《他的王》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013548791 第二十八章   在看到他以后,三日月宗近的步子变得慢了下来,就像是在担心自己的脚步声会将他吵醒。鹤丸国永面容沉静,银白色的发丝松散整齐地搭在肩膀前,一丝都未滑落。祭坛里仿佛有某种让一切都静止的力量,风吹、日照、雨淋——这些自然因素就如同不存在一般,他恍如存在于静止流动的时间之中。 三日

烟雨敬亭
ACG重度依赖,电影轻度依赖。主要产出海贼王同人,偶尔捎带其他。CP口味杂,可发送并接受各种安利。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