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551

终章 命运之局


就像是焦躁的钟摆被一股温静的力量渐渐拉停。三日月脑中某根弦“啪”地断开,整个意识就沉沉地暗了下去。


小狐丸细看一遍,见三日月无性命之虞,微吐了口气,走到已经没有呼吸的老妇人身边,把那羊皮书拿到手里,又将地上昏睡过去的人横抱起来,一步步朝着陵园之外走去。


天空还是被火焰撕开的一片猩红,吞吐起伏的烟尘把远处景物的边框都弄得模糊了。


虽然从侧窗翻身跳出避开了大部分爆破的冲击力,但脚踝却不可避免地带了些伤。他走得稍稍慢一些,一轻一重。怀里的躯体是熟悉的温热,那人嘴角溢出的血还未凝固起来,直教人心沉。


这本是他一直想要护着、不让受一点伤害的人——虽然,迟早……但即使是护得他健康平安,也已经能偿慰心里许多的刻痕。


偏偏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小狐丸对着天空,兀自流露出一丝苦笑。


夜太深,四周已经拦不到车。顺着柔光的街灯,他沿着街一路往城外走去。暗影鳞次栉比排开,各各令人晕眩。昏黄的街道静谧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有些杂乱,有些失意,无可排遣的孤独感陡然袭来。


前面靠着街沿停了一辆车,看车牌应该是伊朗自产的低档小车——甚至没有警报器。小狐丸定一定神,走上前去。他自三日月怀中摸出那柄枪,砸破车窗,打开车门,把抱着的人小心翼翼平放在后座上,拉下安全带。再想了想,从三日月身上把那只手机拿了出来——一直与石切丸单线联系的手机。


随后,他从衣衫最里层的贴身小袋中掏出一枚白色药片。在推入那人口中之前,踌躇了一会儿,落下一吻。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他想着。血腥味冲进了口里,又沿着喉咙下落。不管不顾,他只想留住最后的味道。即便那是伤口的味道。


手指推开还染着血迹的嘴唇,把药片放进去。


待你醒来,你的世上再无我了。


摸索了一阵,非正常方式打燃车子。这倒是很熟练的事。看了油表,确认没有别的问题之后,向西出城而去。




手机在床头震荡起来,一波一波冲进大脑。三日月疲惫极了,奋力睁开眼,看到是石切丸打来的电话。他百般迟钝地把手机刨到耳侧,按下接听键。


“三日月……”


“怎么了……”三日月只觉得很累,浑身疼得没有任何劲力,脑子里恍恍惚惚,不知身在何处。


“S城市长的资料……我发到你邮箱里了……你待在那里,别离开。我现在机场,马上飞德黑兰来接你……”


“市长……?我在……德黑兰?”忽地一个激灵闪过,东西呢?他猛地顿坐而起,来不及顾及胸肺部骤然袭来的剧痛,放眼环顾四周——一间收拾得整洁雅致的房间,饰物显然是伊朗风格,包括地上那块昂贵的手工地毯。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包扎起来,衣服整齐地叠在床头柜,外套挂在衣架上——这样干净利落一目了然地呈现出,没有他想看到的东西。甚至,没有他想看到的那个人。


“你在德黑兰北城Tajrish地区的Borje Sefid酒店……我大约六个小时后到,务必等我。”


石切丸的口气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手本不在……明明该拿到的啊……”三日月对着话筒,看着房间,不可置信。


“东西不在你身边……我知道……”石切丸欲言又止了。


“什么?”三日月糊涂极了。


那头的石切丸沉默了一会儿,道:“看邮件吧……我登机了。”说完径自挂了电话。


三日月愣愣地看着手机,随后连上网络,打开了邮箱。


看到名字的那刻,呼吸就滞住了。他死抵住胸腔处传来的断裂一般的疼痛,手指不听使唤地下滑着页面,直到连照片都看见。


小狐丸。


照片上的中年男人,面貌神态,他怎会认不出来……


一下子全都通了……过去忽视的所有细节,全部联系了起来。


他握着手机,呆在床上。过去的许多头绪一霎间涌进脑海,像要炸开一样地胀痛。


怎么会……一直都没有察觉……难道真的被所谓……感情……蒙蔽了太多?


三日月突然很想指着自己大声嘲笑。


明明……好多事情,只有这样才能解释……


为什么戴着那张面具……虚室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要求。那是因为,要掩饰的身份根本就不是虚室成员——鹤丸当然见过小狐丸……从一开始,就是他父亲放在鹤丸身边的人,所以入城两年就断掉与虚室的联络……


可笑……还担心他孤立地在那城里生活那么久……


什么廉价的Bhutto老屋……那是市政府的产业,当然……


还有F城的枪击……当时就察觉中间哪一环扣不上,却没能及时静下来细想。现在想来,杀手如果是市政府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虚室身份?当然了……只有他……只有他知道……所以那个救命电话也不是巧合吧……


可笑……竟然以为是注定……为什么不在那晚就让我死?是想到了什么还可以利用的地方,所以暂时留我一条命么?真是可笑……


他无可忍受地笑了起来。后背的伤口被震得崩裂,血迹很快浸出了那片绷带。


拿到那份档案……自己竟然真的相信了那是他一个人做的……现在想来,就那座资料库,根本不可能一人之力分开做这么多头的事情——单是两名狙击手,就不可能!


他突然想起Chi,那个苍老清癯的刀店老人——他说,他在这里很久了;他说让自己小心。在这里很久了……Chi已经认出来了吧。只是无法确定,又看不破其中关联,只能缄口……


终于握不住那只手机了,全身力量都溃散,只能狠狠的笑。好像只有不停地取笑自己,才能觉得不那么屈辱。


爱?玩笑吧……


他静静瘫软了下来,窝回床间。


不知是哪一处的血脉在颤动?诱发那么多的痛楚和无法克制的颤抖。


死咬着牙,绝不想流泪,因为太耻辱。但眼前终究还是模糊掉……


末了,满心只剩下一句话。无人可问,也无人能答。


小狐丸,你到底……有没有真过。




近五个小时的飞机,三日月一直没开过口。石切丸一向冷肃的眼里不时闪过些忧色,反复去看旁边躺着的人。但三日月始终望着舷窗外。那边只有一碧如洗的湛空和厚重洁白的云层,阳光耀眼得刺目。那双瞳孔随着光线转变而变动,但眼里的神情却一丝不动,像是定格,又像是拖滞。


石切丸却无从揣测,这层背叛对于三日月有多少含义。


回到虚室总部,三日月才好像回到了时空之内——他看了看日期,距离失去手本只过了两天。S城市政府应该还来不及通过密钥彻底重组内部架构,削掉伊达势力。但算来算去,剩下的时机也不过只有十天而已——十天,如果拿不回手本,虚室只能宣告此次的彻底失败,然后再搭上不知多少年,从头开始,去对付S城这只怪物。


“我要去。”三日月还躺在病床上,就淡淡地对着石切丸道。


“不可能。”石切丸干脆地回绝了他。受了这样的伤,指望他去送死?


“我想,试一试……”三日月看着窗外,略掉了后面的话。他想试的,不止是拿回手本。不甘心,就像火炭一样,一直烧在胸口。他没有办法就这样放下。


何况,万一……那个人对自己……他及时阻断了思路,不让自己想下去。否则,那种耻辱感就又会顺着脊椎爬上来,让他浑身难过至死。


“不可能。”石切丸冰冷地重复一遍,关了门离开。


第五天,一辆车在出示了最高级别通行证明后,驶出层层关卡,离开虚室总部。


身体的疼痛和重创,哪里抵得过精神上无休止的折磨?他宁愿死在那座城,也绝不肯就此罢休。好歹,还能动。三日月双手握着方向盘,视野内一片澄澈——目标太清晰的时候,周围的东西就会被忽略。


在S城外的地方,他把车停到街边,步行进入。刻意污脏的衣服和跌跌撞撞的步子让他看起来像个醉汉,只剩下眼睛里的光,有意无意地一闪而过。


待到进了内城,他避开人流集中的街道,绕行僻静路段到了伊达宅邸——他的枪还在这里。因为是私下从虚室离开,落了个手无寸铁的场面。好在还能到这里来“补给”。三日月盯着那堵熟悉的院墙,心里又有什么东西“啪”地碎开。他知道,那人已经不在里面了。但这个地方太熟悉……只能轻轻摇头,甩开所有包围过来的残酷往事,悄声往里面走去。


一路都寂静得可怕。三日月意识到,市政府可能已经动手了。随后,他就在那原本辉煌空旷的大厅厅墙上看到了密集的弹孔——显然,这里曾经有过一场鏖战。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他径直进入曾经住过的房间。离开没多少时日,那些柜面上竟然已经覆了薄薄的一层灰。他将抚过桌面的手指伸到眼前,看着那些尘埃——很快,只需要很快,一切都会过去。就像这个地方,最终会被尘土掩埋起来,永远。


这种自我安慰起到了效用。所以当三日月翻出那把枪的时候,并没有再多的感觉了。虽然这是那个人送他的东西,但作为一把枪,一件武器,终究也就只是进行杀伤而已。


“以后你用这把枪杀了人,都算作是我杀的好了。”


依稀地飘过这句话。


都是些笑话罢了。他将枪收起来,没有表情地离开。




市政府的位置就在内城环心的一区。他去过,也知道——资料库对面那幢蓝顶的白楼,还采用了古典的巴洛克风格造型,好像里面的人多么有品味似的。


他在附近潜藏着。下班时分,许多穿着齐整正装的政务工作者走了出来。入夜后,灯光亮起的地方是没能按时下班的加班人群。再过了几小时,周围的灯都熄灭了,只剩下顶楼的一处。三日月立即就确认了——市政府政务组的决策中心。


在这个时期、忙到这个时间点的,只能是他们了——太多的事务在等着这帮人,无论是密钥的传递应用、权力结构的重组,还是产业的移交,等等等等。


而那本手本,则是近日来那帮人所要频繁用到的东西。因此,它一定不会被藏到多么隐秘深入的地方,而是放在方便取阅又可以妥善保管之处——尤其是当决策团体聚在一起商议讨论时。


三日月紧盯着那间亮着灯光的房间。那是作为决策中心的小型圆桌会议室。


零点刚过,灯光倏尔熄灭。


三日月朝着那幢楼走去。握着枪,食指一直牢牢卡在扳机上,以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不知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他甚至没有避讳摄像头。在看到摄像头下闪着的红色光点时,他甚至想,小狐丸会不会就在录像前看着他?会不会立刻叫人来对着他开上一枪?想到这,他不禁朝着摄像头的方向,牵动嘴角笑了笑,像是打招呼。


将自己困在电梯里显然不明智。因此他沿着楼梯一路上行,直到那间会议室门口。


攥着枪的手掌心这时才开始发汗。


他知道,如果里面还有人没走,他会很危险。因为门口所对的方向正是会议室的大幅飘窗,外面的光线能够轻而易举地让对方瞄准他身上所有可以致命的点。而他站在门口,面向室内,无法从黑暗中分辨潜在的危险并及时作出判断。


但是,又能如何呢?


那种耻辱感蓦地又浮了上来。这促使他终于下定决心,灌足力量踹开了门。


一股劲风从敞开的飘窗处掠来,骤至脸前。


里面那个人背对着窗户,举着枪对着门口。只有一个黑色的轮廓。


三日月甚至来不及反应就扣下了扳机——他已经握了它太久太久,久到几乎只是在等着开枪的这一刻。


他来不及察觉的,还有对方明显的、一瞬间的犹豫和放弃。


“砰——”


子弹呼啸而去,穿过心口。


他还是从前那个,擅于一枪毙命的好手。


终于,窗外的光打在倒下那人的脸上。那双眼睛,在三日月开枪前的刹那就已经闭起——这是那个人最终选择的放弃,和接受。


“以后你用这把枪杀了人,都算作是我杀的好了。”


他如是说过。




尾声


“你把这里弄还不错。”


“要谢谢你挑的房子。”男人转身,拉开客厅的窗帘。一整片蔚蓝的大海泛起点点粼光,细腻柔和地伸展到天边。


“不用。”


“……”


“说真的,你真要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再回总部了?”


“就当我退休了吧。反正……我的事已经做完了。”他又转过来,正面着眼前的人,脸色很沉静。


“好。我会来看你。”


脚步声朝着门外而去,过了一会儿,传来关门的声音。


男人在原地站了片刻,然后走上楼。


二楼书房的桌上,还留着石切丸来访前没做完的事——合上的铜盒,放在一旁的锁和钥匙。


三日月坐下来,认真地。


“嗒——”


锁扣发出脆亮的金属碰撞声,严丝合缝。


他把钥匙握在手里,来到阳台。一个无声无息的优美弧线,两把小钥匙落入辽阔无际的海洋。


一把锁,隔开两世。将上一世统统锁进暗角,不再触碰。就让那支枪静静躲在铜盒里,不复再见吧。


他绝不肯做执着于过去每分每毫锱铢必较的人。那些事情,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却再也没有必要抓住不放手,就让旧事都留在心底某一隅好了。


外面天高云淡,是出门的好天气,而F城还是一如往常地明朗美好,可以填满所有不能实现的空洞愿望。


披了件外套,关上大门,脚步缓缓向着繁华大街迈开了去。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29
收藏
评论 8

猜你喜欢

【韩你】那年花开

(1)

❀骨科(四代)预警 ❀私设预警 ❀已查资料,如若还存有bug欢迎提出!   一 “太太又更新了,快去看看看看看!” “真的么?她好久没更新了呢!” “今天跟新了好几万呢,算了就原谅她更新那么慢了。” “哇!小跟班更新了!” “对啊对啊快去看。” 你听着周围同学们的喧嚣,倒是丝毫不在意,拿起手机看起了职业圈的八卦新闻。 听说周泽楷今天拍广告被粉丝们追着到处乱跑,听说兴欣那个唐柔这次还是没有拿到三连胜

【曦孤】心事

(1)

梦间集背景上的平行架空 曦月孤剑和淑女君子互相认识,但是关系不算太好 没看过金庸武侠,无任何考据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各种私设ooc瞩目         【曦孤】心事         一、     曦月最近有些心事。 他的那些不知所以的心思,似乎还是要从孤剑身上说起。但是当这些心思真的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他又觉得似乎并不应该从孤剑身上说起。那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的?他自己想了一会儿,倒还真的想不出个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橙受
这个婶婶脑洞有毒。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