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1-21
阅读 747

【黄喻】罪恶之城 12

12.

    

    第二天天刚亮,黄少天把睡眼惺忪的喻文州从棉被里拎起来,塞上卡车去了嘉王朝体育场。

    演唱会的场地正在搭建钢架。卡车停在入口处,大老远搭建舞台的负责人一见到黄少天,一边骂骂咧咧起怎么来得这么迟,一边差使人去搬运卡车上的水晶灯。

    黄少天笑嘻嘻地应对,没空顾喻文州,就让他自己在场地里随便逛逛。

    喻文州自然是没亲眼见过正规的体育场,一路进走来左顾右盼掩盖不住眼里的兴奋。体育场的一侧被舞台工事围了起来,剩下的区域有不少普通市民在锻炼。

    秋日的阳光正好,场地里的气氛生动祥和。喻文州原来的家虽然不算治外区最差的地方,但也只有砂石场地可供孩童玩耍,此时更是大开眼界。他沿着橡胶跑道走了一圈,见到不少原来只在电视上看过的设施,正想和黄少天分享一下感想,一转头黄少天已经和工作人员聊得火热。

    “是吗是吗,灯光师傅你家里也有个熊孩子啊?我家儿子也这个岁数,他不到处乱跑,只是书看多了每天会问我为什么真的很烦,你说小孩子哪来那么多问题……”

    ……

    “对吧,养儿子真的很麻烦,唉你也是单亲?单亲爸爸太辛苦,我儿子被宠坏了,天天嫌我这不好那不好,天天挑剔老爸不够全能啊,他都不懂我的苦心,想到之前他生病,我抱着他冒着大雨跑了三个地方才找到一家医院,他病好了我倒下了……”

    ……

    “想当年他妈妈抛下他就走,我手把手把他养大,边换尿布边要跑车运货,大半夜还要在沙漠中来回,都是为了他的奶粉钱……”

    这话题的进展让喻文州目瞪口呆,这人前几天还试图把自己丢在蓝雨,现在就成了含辛茹苦带大独生子的模范父亲。周围听众感慨万分,拍着喻文州的背说你爸爸太不容易了,你要乖要听爸爸的话。

    ——这吹牛不打草稿的能力还真是绝了。喻文州对“慈父”黄少天扯出笑容,勉强点头。

    但是,多亏这一段唠嗑,午饭前黄少天从这些人手里得到了些有用的信息,比如这个场馆的场所布置、进出路线、应急通道,这些天的天气情况和演出时的灯光安排。

    尤其是最后一条,让他心情颇好,吹了个口哨用力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宝贝儿子,表现不错,回头请你吃冰淇淋啊。”

    “……”喻文州白了他一眼,才看到他拿的图纸,“灯光图?你要这个做什么?难道这次的目标是演出有关的人?”

    黄少天翻着布置图摇头,道:“目标不在这里,回头你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两天,黄少天凭着活泼热情的“本性”和各组的工作人员打得火热。他爱聊天,又力气大能干活,场地负责人对他满意得不得了,连发盒饭时都特别关照,给喻文州多塞了一个鸡腿。

    这好待遇倒是前所未有——原本的家里吃饭能有弟弟吃剩的骨头就算不错了。

    喻文州嚼着鸡腿,仔细扮演好“乖儿子”的角色,和黄少天再也没提起过目标的事情。他注意到黄少天并没有带着吉他箱出门,那把吉他倒是被他背出来,休息的时候爬上搭了一半的舞台随手弹拨,边唱着曲调欢快的民谣。不少人停下手中的活看他演出,甚至有演出公司的人玩笑一般地说要开发他出道。黄少天笑得高深莫测,说自己志不在此,就想当个自由自在的卡车司机。

    什么自由自在的卡车司机,分明是肆无忌惮的杀手。不知这帮人如果得知黄少天面具下的真面目后得有多吃惊。喻文州咂舌。他蹲在舞台下听着黄少天的即兴表演,心中疑惑这个杀手为何这么多天一点异样都没有,到底是早已胸有成竹还是另有打算——无论如何,肯定在某处会有某一个谁将要遭受血光之灾。

    第四天的傍晚黄少天哼着歌爬上了装饰用的钢架,独自站在舞台的最高点。他染金的额发被风吹乱,收敛起前几天摆给人看的吊儿郎当的模样,借着夕阳的余晖,眯着眼观察着对面的高楼,手指不自觉地在钢架上下敲动。喻文州靠在钢架下,抬头发现了黄少天的小动作,暗自思忖,这伏击的猎豹该是准备行动了。

    第五天是演出日。

    当天上午苏沐橙的演出团队来检查场地,现场调音走场,忙成一片。黄少天趁机离开了一段时间,回来时他抛下还剩半只的烟头,和喻文州说:“今晚干活。你是要看演出还是跟我走?”

    “我跟你去。”喻文州答。

    黄少天瞥了喻文州一眼,说:“要跟来可以,不要碍事。”

    “我有训练,”喻文州说着在场地上挪了几步,步伐轻盈,几乎没有声响,这是他这些天观察黄少天的走路姿势用心学习的成果,“我学得还行吧。”

    黄少天打了个响指:“凑合。”

    

    人潮不断地涌进体育场。

    黄少天把工作人员的鸭舌帽扣在喻文州头上,自己带起了卫衣上的兜帽,用以掩盖过于鲜艳的发色。

    他们混在人堆里,从观众的入场通道走出去。黄少天背着他的吉他箱,看着就像是乐队的成员。临近开场,人越来越多,把通道堵得水泄不通。

    “跟紧点,别走散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伸手拉住了黄少天的手腕。

    黄少天错愕了一下,随即握紧了喻文州的手。

    骤然传来的温柔体温让喻文州突然想,自己现在不论去哪儿,总不是孤身一人。他压低了帽檐,安安静静地跟着黄少天走。

    出了体育场,黄少天带着喻文州在工厂周边灯光昏暗的巷子里绕了好一大圈,最后在一处有缺口的围墙边停了下来。他拍拍墙壁,扶着突出的砖缝跳了上去,又弯腰把喻文州拽了上来。

    “连墙都不会爬,带个矮拖油瓶真麻烦。”杀手抱怨着。

    “我会长高的。”喻文州不服气。

    进去以后才发现这里是直通水塔的通道。

    “从旅馆那边过来不是更近?”

    “躲监控呢,”黄少天回答了喻文州的疑问,“学着点,踩点的时候就要把路想好,走起来才会快。还有,不要只想着一条路,多准备几条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哦,”喻文州应了一声,他对监控的概念实在模糊,又觉得黄少天说得有理,暗自记下,然后问,“但你不是不想教我?”

    黄少天敲了一下喻文州的脑门:“爸爸我好心教你防身。”

    “是吗,那好爸爸顺便教我怎么用枪吧,”喻文州认真道,“这才是最好的防身术吧。”

    “少得寸进尺。”黄少天撇嘴。

    通往水塔顶层只有一条路。

    以黄少天的身手,徒手攀上水塔本不算太麻烦。只是要带个喻文州就做不到了。为了避开楼梯口的监控,黄少天从侧面翻上墙,把一块黑布盖在了镜头上,等喻文州经过后再拿下来。

    这话唠杀手虽一路上抱怨个不停,却是连这点细节也考虑清楚了,喻文州不得不感慨他的心思细腻。

    从塔上向下俯瞰,工厂的厂区一片漆黑,只有几处闪着昏暗路灯光,和不远处的灯火璀璨的体育场对比鲜明。体育场圆形的场地内各色射灯和满场观众手里的闪光棒交相辉映,如银河中的星辉点点。

    黄少天抖掉外套上的灰,打开吉他箱,拿出里面的东西,熟练地组装起来。

    金属的哑光让喻文州倒吸一口冷气。

    就算喻文州对枪械不甚熟悉,也能一眼明白黄少天带来的是什么东西——这是一把狙击枪,黑色的管径笔直细长,暗色枪托的线条干脆利落,张开的支架如同野兽的利爪般坚实稳定。

    喻文州皱眉,一瞬间就反应过来黄少天的意图:“你要用这个射杀场内观众?”

    “动动脑子,场内那么多人哪分得清谁是谁,”黄少天指着体育场对面的一栋公寓,“往那边看。我的目标更远一点,在那栋楼的12层,亮着灯的。”

    “太夸张了,这起码一公里!”从这里看过去,居民楼亮着灯的窗户不计其数,压根数不清楼层,“太远了吧,你真能行?”

    “你居然怀疑本少的实力?”黄少天挑眉,“区区一公里半,简直小儿科。虽然我更擅长近身战,但狙击可是人人必会的基本功,当年在‘学校’里我可没什么科目不优秀。哦,狙击上郑轩比更我厉害一些,虽然他其他方面都不行,他那个人啊就是懒,他要是勤快点——哎糟糕,你还不知道郑轩是我同伙?算了反正你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吧。”

    “猜是猜到了……”但被这样直接肯定“压力山大”是个优秀的狙击手还是有些震惊。

    不过他们应该是没机会再见到郑轩了。黄少天想。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孩子没有戒心的?他一边为了刚才的失言懊恼,一边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测定设备。今天的风速、湿度、气压都令人满意,只有夹在当中那缭乱的舞台灯光实在太扰人视线——但他早已做好准备。

    他趴下来,专注于瞄准镜里的情况,又看了眼喻文州,见孩子正盯着自己,便从吉他箱里摸出一个望远镜递过去:“你自己一边玩会,想看看情况也行,别打扰我,我们一小时后就回去。”

    

    此时演唱会的主角已经登场,女神清亮的歌声宛如天籁,让冷寂的夜彻底喧嚣沸腾。场内安装的六个远距离射灯在云层上来回扫动,而舞台正中的巨型水晶灯更是绚丽夺目,配合着舞台主题,变幻出不同色彩的光芒。观众的欢呼声更是呼啸的风暴,席卷过寂寥的夜空。

    黄少天伏身于黑暗之中,对周遭一切的变化漠不关心,凝神在瞄准镜中的“猎物”上。他感觉到与生俱来的兴奋,扣动扳机的手完全主导局面。他在等待着最佳时机,出手便是结束。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猎杀,狩猎者掌控着猎物的生死,被瞄准的对象没有任何的说话权。

    是自身的本性还是人的天性如此?

    居高临下的权威感让黄少天身心亢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某些方面是有当杀手的天赋的。如同那老头子所说,扣动扳机给他带来的安全感绝对大于恐慌。或许真是杀了所有会危害自身的人,才能获得绝对的安全。

    虽然他不愿那么想,但他这样过了二十年。

    他整个人就是一把上了膛的枪。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有些格格不入的异样感。他转头举起望远镜观看,终于数清了公寓的楼层。

    那扇开着的窗里,坐着一个身着灰色睡衣的中年男人,似乎在看电视。

    “正是因为有了你,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女神甜腻的歌声落了下去,体育场的喧嚣达到顶点。几声轻响,烟花从体育场后升上天空,炸裂开来,随即更多的烟花被送上天空,一时间场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等着歌曲的最后重音落幕。

    “别看。”黄少天突然说。

    喻文州放下了望远镜。他最后看见一个笑容可爱的小女孩从房门口跑进来。

    “咚、砰。”

    无数的烟花在漆黑无物的天空中绽放。喻文州抬头,看到了魅红色的花瓣飘零。

    “好了。我们走吧。”杀手站起身说。

    

    回去的路途静默无声。

    黄少天把枪械放在了和虚空双鬼约定好的地点,再背着空吉他箱带了喻文州往体育场走。

    “你知道目标有孩子吗?”喻文州低着头,帽檐遮住了表情。

    “知道或者不知道,”黄少天答,“都不关我的事。”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突然问:“刚才放烟花的那首歌你会唱吗?”

    “《可曾记得爱》?那调子也太高了吧?”

    “想听。”回答斩钉截铁。

    “行行行,我下次试试。”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