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525

【银土】调查问卷

*漫画551话捏他


坂田银时看着被摆在自己面前的调查问卷,那细细密密的横线晃得他眼睛疼。神乐今天回来以后就带回了这么一张纸,说是满大街都在发这张纸,就顺手拿了一张。


因为前任管理江户的两大警察组织真选组和见回组的谋反,新政府需要建立新的幕府武装代表。坂田银时把腿翘在桌上拿过表格扫视了一遍,大概就是对未来武装警察的民意侦查问卷。


他无所谓的想,无非就是走个形式而已,真正的新代表一定被新政府全权操作,哪里和民意相干。打开抽屉翻出笔,在表格第一栏漫不经心的写道:


填表人:不愿透露名字的天然卷。


一、你对武装警察的评价是?


废话,当然是差评啊。坂田银时握着笔毫不犹豫的写,他想起了某个黑发的警察。


税金小偷不说,还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暴走。然后他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话说哪里有人一见面就兴冲冲挥着刀扑上来的!啊,第二次也是。


嘴笨还毒舌,作为警察竟然嘲笑无辜小市民的天然卷。然后他又想起土方每次笑着鄙视他头发时候的样子,小混蛋啊竟然笑得那么开心......虽然远远不及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就是了。


很快真正让问题在脑子里过滤掉以后,笔尖轻轻在木桌上点了点,坂田银时划掉了之前的答案。


虽然没在本人面前承认过,坂田银时其实觉得警察先生还是合格的。在人前总是一副完美的公事公办的样子,正儿八经的,应对着各种棘手的案子和烂摊子,不过在自己面前就完全不是这样——是说大部分都是阿银我惹出来的啦。


就算暴走的时候,不以奇怪的罪名嚷嚷要逮捕人的时候还是有点可爱的......


答:不算太差,如果没收武装警察的武装的话就是好评。


二、武装警察有帮助过你什么?


帮……帮个蛋啊!有没有人来告诉一下某个前任警察,帮助别人前先帮助帮助自己啊,每次都照顾不好自己,别看阿银我这样,来帮忙的时候也是很心累的啊喂。


跟着坂田银时就掰着指头开始数,数那些以前帮过土方的忙。赏樱的时候帮他,动乱的时候帮他,帮他挡拳,帮他挡刀,帮他挡炸弹......一次,两次,三次......数着数着他就数不下去了,忍不住自顾自念叨一句,多串你倒是给我用一辈子慢慢还啊。


最后那次和他一起喝酒,土方却主动提起了要还“剩下的债”。那个时候自己一时耍帅跟他讲不记得借过他什么了,却没想到平时打死不说心里话的人就那样说了出来。


“借过啊。”土方的声音还清晰保存在脑子里面,“就算你那卷毛脑袋忘记了,我是不会忘的。”


坂田银时想着想着“噗嗤”又笑了起来,当时他没顾得上去看土方的表情,一字一句说着这样直白的话,他脸红了?青光眼变柔和了?


嘛......债什么的,早就算不清了。要说这次成功保护了想保护的人,取回了遗失之物的人,是我啊。


答:曾经强行帮助我吃蛋黄酱算不算。


三、和武装警察长期相处的话会感到融洽吗?


如果放在以前,这个问题坂田银时一定会果断写下“融洽得不得了”。开玩笑,见面除了吵架就是打架的两个人能相处得多融洽。


坂田银时拿笔杆敲着脑袋啪嗒啪嗒想,但是......好像......也没有那么不融洽?像是一起对外打架的时候?像是一起喝酒的时候?像是一起大笑的时候?


话说一般人关系不好的话会跟人交换特制食物吃吗?一般人关系不好的话会自己走了留一堆好酒给对方的吗?阿银我不是一般人啊,莫非土方君也不是?!


说来奇也怪,坂田银时最初会想他和土方的关系算什么,说不清道不明,总归是缠作一团。


后来却慢慢不想了。就这样吧,没什么不好。


也许真的和其他人说的一样,他们关系很好,只是自己没发现也说不定。


答:这个问题问得好。


四、有什么需要提的建议或者想对武装警察说的话吗?


……这什么鬼问卷啊!不是对未来新势力的调查问卷吗!人都不知道是谁我说个屁啊!虽然前面的几个问题我答的都是对前任警察的,不过就算是阿银我偶尔也会想要认真对待一下压轴题啊?!


坂田银时摔了笔,新政府还是早点垮台吧,过了几秒又捡回来,安慰自己都认真答题答到这里了,还是填完吧。


说什么?现在的话,早点回来......之类的?


留了一大堆酒,土方君好狠的心,挨个喝完阿银我要是酒精中毒了你赔啊——虽然是好酒。话说如果税金小偷偷的金都拿去买这种好酒了的话,你回来接着当税金小偷阿银我也是没意见的哦。


早在以前的时候,白夜叉从不堪的攘夷战场上退出的时候,他就想过,如果有两个人的话,一定能把对方保护得很好。一定能把重要的东西保护得很好。


他只是在一开始没想过另一个人会是土方十四郎。


这么多年是算数的,他和土方十四郎这么多年是算数的。因为他说他记得,他说会回来。


土方告诉他酒要一杯一杯的喝,他就一杯一杯的喝,日子也一天一天的过。然后坂田银时会在喝酒的时候想起土方留给他的酒,然后他会在喝酒的时候想起和土方一起喝酒的时候,然后他会在喝酒的时候发现酒一天一天的在少而离开的土方为了隐藏身份杳无音讯。


“你一杯一杯的喝。等到你把酒全部喝完的时候,我就会回来了。”


笔在指尖打了个圈,坂田银时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


答:没有。


坂田银时看了看填完的调查问卷,手一翻折了个纸飞机,随手扔了出去。


-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黑暗本丸的策略

(1)新刀介绍

名称:佑落清影   种类:打刀or太刀   刀纹:水纹中薄荷的纹路   刀派:不明   稀有度:四花   背景:冲田总司曾摆放的一把刀,从未上过战场,后因什么而流入他手并未记载。   【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属于极难获得的一把刀,有可能脸黑一辈子都拿不到呢(笑)】   登陆(正在加载):今天也是缭乱的一天呢。   登陆(加载完成):准备好了吗?   登陆(开始游戏):参上。佑落清影,随时待命。

【瓶邪】天上掉下只小狐妖

44

皎洁无暇的一轮明月摇挂当空,微弱的月光却也渗透不了浓厚的云层。霍家8号仓库位于郊区,离市里有50公里,是即将淘汰的货库。地理偏远,荒郊野外。   “唰——”一瓶冰凉的矿泉水泼在角落里昏迷人的脸上。   吴邪躺在水泥地上,地的冰冷蔓延了全身,微微睁开眼睛,额头传来的钝痛和满脸的水渍让他瞬间清醒,模糊的视线定格在眼前的一双黑色高跟鞋。   “起来!起来!”一只粗糙的大手抓着吴邪的衣领,把人拽起,推靠在

【黑花】天下为祭

20

天空乌云尽数散去,一缕暮光打在斑驳的湖面上,战火将天边烧的一片赤红。 幸好有张起灵及时赶到,不然铁面生这老家伙还真是难缠,黑瞎子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回到城里,他又问:“哑巴,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起灵淡淡道:“朝廷派了援兵过来,我一得知铁面生在汪藏海阵中,便先快马赶了过来,援兵估计很快就到。” 对面的铁面生死了,这边又有张起灵助战,主动权回到了明军手上,城门前,黑甲兵持着巨盾又凑出了一条防线

十四减一
想摸遍土方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