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17
阅读 5864

妖狐打定主意要缠到大天狗破功为止,脾气喜好恶劣得和把他养大的晴明简直在某方面有如出一辙的恶趣味。

谁让这样慌张又强作镇定的博雅,真的实在是很可爱呢?

明明是身高体型都要比晴明高大的、爱好是研习柔道和弓箭,如若是放在古代能称得上武士一般的家伙。大大咧咧的性情遇上晴明的时候居然会展现不知所措的羞涩的一面,连他的妹妹都看出来了他还自欺欺人的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晴明并不知道他心意的骗局里面。

所以说啊……

这样的博雅真的可爱的要命,怎么能压制住那颗蠢蠢欲动想要欺负一下他的心啊?

“所以说,”晴明把跑远的思路拉了回来,点了点事故频发的地方开始为正事头疼了,“这里是商业街所在的地方啊,要如何才能避开人流才是最麻烦的问题。”

“麻烦吗?”博雅不解的接过地图看了看,“我给负责人打个电话吧,反正是我家的产业随便找个理由什么的就可以清场了。”

……晴明默默的缩回手端起杯子,想要伪装自己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

真的好生尴尬啊。

其实还有更尴尬的,比如现在窝在美人怀里进退不得的妖狐。

大天狗不仅生来是个端正严肃的性子,而且过长的岁月已经打磨掉了他过于孤直的棱角。不像是晴明从已经沉睡的岁月中将妖狐召唤而来,他一直被博雅家供奉着,旁观了经年时岁的流逝。

大天狗不为岁月所动,也因为时光的流逝改变了太多。

然而漫长岁月中除了博雅,大概也只有这只妖狐敢对他这么不规矩了。

博雅和他勾肩搭背,将他拽下神龛带着他融入新的时代,带着他打破神灵一般的束缚试图将人间的烟火气带到他的身上来。

“老是这样可不行啊大天狗,”当年还是个少年模样的博雅把胳膊压在自家供奉的肩膀上,笑嘻嘻勾着他的脖子试图把他往门外拽,“街口新开了一家店一起去试试呗!”

从街口到远一点的城区,再后来啊,直接拖着他到别的城市去了。

大天狗牢固的底线,活生生就这样被博雅磨得一降再降。当然比博雅干得更出色的是妖狐,博雅还算是有试探性的一点一点的打破束缚的话,妖狐简直就是直接上来毁了他的墨守成规的底线,然后还摇着大尾巴一溜烟就跑了。

投怀送抱的小狐狸头次觉得最难消受美人恩,大天狗只需要稍微一用力就扣死了他的腰肢,连挣扎和逃跑的余地都不给就开始了一板一眼的谈心。

小生……小生……

妖狐难受地扭了扭腰,扒着大天狗的肩背努力想把自己拔出来一样,可惜大天狗下手不知道有意无意,倒是稳准狠地卡住了他的命脉稍微一动弹瞬间力气就给抽干了一样。

有这种手段干点什么风花雪月的事不好,小生又不会反抗,你偏要拉着小生谈什么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

我去#¥##%的本性空自相空……

妖狐生无可恋地趴在大天狗的肩背上,耳朵都耷拉下来无可奈何的听他给自己讲完一整本无量寿经。

大天狗讲完才发现趴在他怀里的小东西整个都蔫了,耳朵垂下来尾巴也不乱动了,似乎连毛皮都黯淡了一点。他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也说得太重了,迟疑了片刻伸手笨拙地揉了两把带着耳朵的脑袋勉强补上一句:“日后行事不可如此肆意即可。”

妖狐好半天才动了动,懒洋洋地爬起来搂着大天狗的脖子看着他一双眼睛:“大天狗大人啊,您说这么多有的没的是不是准备吃干抹净后就对小生不负责任啊?”

“吾绝无此意。”

被念去了半条命的妖狐可记仇了,摸清楚大天狗端正严肃的性子后可劲踩着他的底线报复他。玫瑰花瓣一样软糯又红嫩的嘴唇都快碰到大天狗的薄唇了,暧昧的话流出来将他们周围的气氛都染成了不怀好意的缱绻:“那又不是不想不负责任,又偏偏爱给小生讲这些大道理,大天狗大人您到底想怎么样啊?”

大天狗张嘴想要说什么,妖狐手忙脚乱的先直接堵了他的嘴,要是再来一段佛经非得要小生这条命了。

妖狐记不清楚那一晚的缠绵的具体细节了,但是现在有机会一亲美人芳泽要不借此趁机多占点便宜简直就对不起他的血统了。本来看上去带着冰渣子一般的家伙结果吻上去后才知道双唇又软又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妖狐的动作惊住了连牙关都没来得及闭上,轻而易举的让贪欢好色的小混蛋抓住了机会试探性的往里面递了递舌尖。

他抬手抓住大天狗的胳膊警惕着下一步的行动,舌尖和唇齿却越发的肆无忌惮的舔弄和挑逗着。大天狗没经历过这种架势脸上渐渐起了一层薄红,耳根却滚烫通红的怎么也压不下去热度了。

才开了荤的小狐狸不管不顾起来有些手段简直无师自通,本来那天晚上除了啃就只会咬呢,现在舔吻勾勒着大天狗的唇形灵活主动地活像是在万花丛中过的浪荡子。大天狗闷哼了一声捏着座椅把手的手关节白了白,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小狐狸的手也就势往下一滑摁在了他的手腕上。

食髓知味的妖狐舔了舔嘴唇,凑上去一个吻落在大天狗的下巴上,看着那双都要冒火的眼睛得意洋洋地摇着尾巴腻声问道:“小生可把大天狗大人伺候舒服了?”

他的眼角都浮上了欢喜的春意,洋洋得意的样子格外的嚣张,能占据上风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更何况妖狐还想再刺激这个大天狗一下。

看着他冷静破裂看着他的自持粉碎简直比玩弄其他一切还要让他有成就感啊。

大天狗稳了稳气息,刚张开口训斥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又被堵了回去。得寸进尺的妖狐膝盖有的没的抵着他的大腿根暧昧地磨蹭着,唇舌又压了上来在他唇间肆意妄为。

从缠绵的纠缠着他的舌头再到扫过牙齿探寻每一处软肉试图发现更加敏感的地方,细微的水声压都压不下去大天狗耳根脖颈都红透了,忍无可忍地翻手一把抓住妖狐的手腕想把他拽开,还没怎么发力呢就听到肆无忌惮的小混蛋低低叫了一声。

瑟缩在他怀里的妖狐似乎疼狠了,声音都带着颤抖:“大天狗大人您把小生捏疼了。”

大天狗愣了愣,都到了嗓子眼斥责的话一时全都咽下去了,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被他拽在手里的那截纤细的腕子,可还没看清到底把哪捏伤了手里一空就像是到手的一条鱼溜了出去。恢复自由的妖狐趁机一推他的肩膀把他压在了椅背上得意洋洋地又扑了上来。

“您可真是好骗啊,”小混蛋丝毫不把自己才骗过人家的斑斑劣迹放在心上,舔了舔大天狗绷紧的嘴角得意洋洋地趴在他的心口看着他明显已经盛怒的表情,“这样的事您倒是有什么可气的呢?是大人您觉得您吃亏了?还是觉得小生吃亏了?”

妖狐当然知道大天狗当然不是在气自己吃亏了,他顺理成章的继续歪曲着事实踩着大天狗的底线继续折腾着:“要是觉得小生吃亏了那就补偿一下小生可好?”

他大着胆子伸长了胳膊去搂大天狗的脖子,手肘架在肩膀上小臂却趁势微微往下一垂在大天狗蓦然震惊的眼神中抓住了他的翅根的位置。

这种调戏良家……阿不调戏严肃家伙的感觉啊……

妖狐凑上去好几个吻落在了大天狗的脖颈上,满心都是快溢出来的愉悦快感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75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酒茨】终于等到你

第一章(上)

补上第一章QuQ                            酒吞要疯了。              茨木童子已经失踪半年了。鬼王大人在这半年内的心路历程不可谓不丰富。在茨木失踪后的前几天,酒吞还是表示喜闻乐见的。毕竟耳根清净了,也没有人在自己和红叶二人世界的时候叽叽喳喳地喊着挚友了。                                    这样也挺好的。        

Couple Therapy/伴侣诊疗

(13)

13. 神荼刚刚放下给阿塞尔的电话,丰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他以为丰绅是来催他回去,没想到,丰绅告诉他暂时别回去了。 话筒那边杂音很大。 “剧组外面围的全是记者,”丰绅听上去相当无奈,“你和你家sweetheart在机场被拍了?THA放的照片,网上传的铺天盖地,恭喜你出柜了。万幸都是背影,你可以不承认。” “……” 现在有两件事需要解决了。 出不出柜他倒是无所谓,爸妈也不会在意,他担心的是安岩。安

【瓶邪】缭乱风尘

(21)

这夜,他们在车上度过剩下的时光,吴邪放倒座椅,两人沉沉进入梦乡,谁也没有再说话。 第二天,吴邪睁眼时天已大亮。有一瞬间,他脑子里还迷糊着,摸不清自己身在何方,一秒后,关于这场意外的所有记忆洪水般涌入脑海,吴邪一个激灵,赶紧往右方看去,发现闷油瓶并没躺在座椅上,而是打开了车门,站在地上往远处眺望。 “阿坤?”吴邪赶紧也跳下车,走到他身边问:“怎么?” “我看看。”闷油瓶答得不动声色,吴邪偷眼仔细看他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