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9-28
阅读 532

【黄喻】罪恶之城 3

    “你在开玩笑。”黄少天头也不抬,双手背到椅背后,身子往后一靠,椅子被他晃得嘎吱作响。

    “我没有开玩笑。”喻文州强调。

    “别搞笑了,雇我?”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想为你弟弟报仇?你脑子倒是挺活络,如意算盘打得挺精嘛。我说你还是哪儿凉快哪呆着去吧,别来烦我了,大人的世界很复杂,本少还忙着——”他瞥了眼喻文州,发现后者竟是逼上来一步,压根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是要雇你,你开个价吧,我想你不会拒绝送上门的生意。”喻文州说道。他又逼近一步。

    黄少天这才觉得不妙,这小鬼难缠得超乎预料。他还真没想过自己杀手生涯里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孩子束手无策,暗自有些恼火,立刻盘算了几种把人打晕直接扔出去的情景,但欺负未成年人实在有违他的原则,心下甚至希望喻文州自己能知难而退:“你认真的?你觉得你雇得起我?”他左右打量了喻文州一圈——这孩子穿着有些发黄的长袖白衬衫,衣服明显大一个尺码不知道是谁穿剩下的,而黑色的短裤还起了些毛边,脚下的黑皮鞋倒是很干净,只是旧得破开了口子,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的白色棉袜。

    黄少天笑道:“本少可是很精贵的,像你这样的穷小孩哪里有钱,你该不是要说自己有什么遗产?算了吧,你要真有钱也不会住在治外区了。”

    “我有筹码。”喻文州说,他发现黄少天在观察他的衣着,于是整理了下衣领,让自己看起来更整洁一些,“给你的酬劳是我的生命和余下的时间,这是我能拿出的最大诚意。”

    “你的命?你这样的烂命值几个钱?”黄少天嗤笑。

    “杀手先生,既然你做的是人命的生意,就应该最明白生命的价值,”他抬头看着黄少天,毫不在意对方的嘲笑,“我这样的年纪,和你学习两年,之后我可以接生意,得到的酬劳都给你,这样肯定付得起学费和这笔交易的工钱;而我身体健康,保守估计还有五十年的寿命,如果没有任何意外,我剩余的时间都是你的利润。”喻文州的条理清晰,仿佛在讨论纸面上的问题,和自己的生命毫无瓜葛。

    “当然以防万一,你可以在五年后收到酬劳再动手,我报仇不急一时;而以你的能力也不需要担心我的背叛,我成年后你随时可以杀我——无论如何这笔交易划算的都是你,决定权在你。”孩子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静静地等着黄少天答复。

    一秒、两秒、三秒……黄少天着皱眉,没有说话。他的手指又一次敲打在桌面上,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小习惯,如鼓点一般的敲击声能理顺他的思路。

    咚、咚、咚……喻文州听到黄少天弄出的小声响,和自己不太安定的心跳声混杂在一起。他知道自己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这笔交易他绝对没有胜算。他很清楚自己的价值,治外区的每个孩子都是砧板上的鱼,失去了家庭的庇护都是任人宰割的命运——何况他那个家庭本来就不是什么安身之所。

    想活下去便要拼命挣扎,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他捏紧拳头,再一次提醒自己不要去想瀚文,至少现在不能动摇自己的心。他眼前就有一棵救命的稻草,不论能行不能行,他决不能放过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杀手虽然绝非善类,却是他当下需要的,可以实现心愿的武器。

    傍晚的光颜色渐渐转红、变暗,黄少天脸上的光线也变得锋利起来。喻文州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人眼里的颜色如血一般明艳,却又带点温度,并非暴戾恣睢。虽然在书里看过很多关于杀手的描写,亲眼见到却又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面前这个黄少天,虽然有股戾气,却还在人类的范围内。

    不会滥杀无辜,是个理智的人,有多少善心另说,但有商谈的空间,这是喻文州当下的判断。

    “你……”黄少天终于开口,语气低沉,完全收敛了刚才嬉笑的表情,“我绝不会同意你的请求,我不会接这么乱来的生意。但是我愿意听听,你家里发生的事情。”他侧坐着,一手放在桌上,是认真听人述说的表情。

    没有拒绝便是有希望。喻文州的心沉了下来。他慢慢地走到桌子对面坐下,双手交叠,平放在桌上,掌心盖着他的怀表。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述说:“我想那男人……姑且算是我的养父吧,被特别执行部灭口的原因,是他偷了嘉世的东西。”

    嘉世。黄少天心头一凛,这座城市的统治集团,治内区绝对不可动摇的存在,甚至被治外区居民称为所有罪恶的源头。他下意识扫了眼窗外,远处那高耸的黑色建筑群如同巨蟒一般盘踞在城市中心——连他这样自认身手不凡的杀手遇上嘉世的特别执行部也都要退避三舍,为什么——“普通人怎么会想不开去惹嘉世?”他忍不住问。

    “那男人也算不得普通人吧,好像是从嘉世逃出来的老鼠。”喻文州的用词极为不屑,“原本是嘉世安保部的,和我的养母……偷了什么重要的物件,打算敲诈嘉世一顿。结果对方根本没受到任何威胁,倒是干脆利落地派了执行部来……我早该知道有这样的一天,自从听到他们的密谋,我早就知道——”

    混账啊,就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才让瀚文……

    骨髓撕裂一样的疼痛让他捂住了心口。他再次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所以你们惹上的确实是嘉世?”黄少天倾身上前。

    “是的。”仇人的事情我不会弄错。喻文州想。

    “你给我等等等等——”黄少天的语速突然快起来,“你确定是嘉世?刚那群男人是执行部?灰衣服是执行部的那个斗神叶秋?我靠靠靠我怎么觉得我忘了很不得了的事情——”他拉了一下风衣的袖子,慌忙地扫了眼手表,“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是几点,五点左右对吧?我们聊了多久?半小时?我去!”他唰地站了起来,急冲冲地跑到床边,抽拉出一个褐色手提箱,再从枕头下翻出一些枪支弹药和不知名的装置,往箱子里胡乱一塞,嘭地一声盖上盖子就要往外走。

    “啊?”喻文州被黄少天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

    “还愣着干什么,想活命就赶紧跟我走啊!”黄少天回头喊,看着喻文州不动,干脆过来拉了他的手臂把他从椅子上拎站起来。

    “痛……别碰我!”喻文州皱眉。

    “好好好,随你,我走了,你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黄少天摊手,转身就走。

    “等我一下。”喻文州把怀表挂上,回头跑到窗口,抱起那盆开花的仙人掌,快步跟上黄少天。他想带个纪念,和瀚文有关的,是什么都好。

    “你还惦记这破仙人掌……”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不紧不慢更是急火攻心。他一把夺过仙人掌,冲着喻文州怒道:“不让我拉你就腿脚麻利点,妈的时间没剩多少了……”

    “时间?”喻文州云里雾里弄不清状况。但黄少天并没有丢下自己,他放宽了心,走了过去。

    跨出门便看到405室,喻文州顿了一下。暗黄色的门里是什么样的惨状他不想知道。这是个意外,他这样告诉自己,但他必须面对。为了活下去,他就要带着回忆离开。

    “快走啦。”黄少天喊他,他快步跟上。

    

    “对了对了,”快到一楼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拍了拍脑袋,“我们这样走了也太对不起无辜居民了。”

    “对不起?”

    “嗯……虽然说出来可能也没人相信。”黄少天迟疑了一下,站定在房屋的入口处,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对着楼梯口喊道:“亲爱的父老乡亲各位居民!好好听我说!这楼里面有炸弹!要命的还剩下5分钟左右快~下~楼~啦~”

    “什么?!”喻文州惊道。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这样不着调的恶作剧在治外区天天都有,自然不会被人重视。

    “啧,我就说不会有人相信嘛。”黄少天摆摆手,“走啦走啦,我是仁至义尽了。”

    “到底……怎么回事?”喻文州疑惑。

    但他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背后传来了惊天巨响。他跟着黄少天快步跑了出去,砖墙在身后崩塌,尘土像是暴雨一样覆盖了眼前的一切。随后是有人的喊叫,孩子的呐喊,各种物品破碎的声音,参杂在房屋轰然倒塌的混响里。绝望、恐慌的情感压抑过来,喻文州跟着黄少天躲过了落下的石块,然后被黄少天摁趴在黄土里。

    一阵混乱。

    “哎都说了有炸弹不信我,嘉世就是这个做派嘛……”楼房的坍塌终于停止,黄少天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他把手边的仙人掌塞给喻文州,又把他的箱子放在一旁,说:“帮我看着箱子,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得处理个工作才能走。”

    喻文州固然有无数疑问,却没机会问出口,他的“好”字还没说完,黄少天已经绕进居民区塌了一半的建筑里。

    反正也弄不明白了,喻文州索性抱着仙人掌坐在了箱子上等黄少天。刚刚有些碎石块划伤了他的小腿,但他感觉不到疼,只是愣愣看着伤口渗出血来。他又抬头,居民楼此时过来黑压压一片人,有喊着救治伤员的,有动手开始挖废墟的,也有纯粹围观看热闹的。这里是治外区,是光照不到的地方,遇上这样的事情也只能靠居民自救,没有政府亦没有秩序,只有人如蝼蚁一般地挣扎生存。

    眼前的一切完全在12岁喻文州的预料之外,满门被杀?爆炸?然后要跟一个杀手浪迹天涯?

    “还好他不算坏。”他对自己念道,声音被风声掩埋。

    此时已是日暮西沉,夜晚的寒意袭来,喻文州抱紧了仙人掌。腿上的伤口已经凝血了,现在乌黑一片看着有些凄惨。他实在有些累,精神恍恍惚惚像是在做梦一样。

    黄少天回来了,脸上带着些不知名的血迹。他的额角挂着汗水,褐色头发贴在脸颊,微微喘着气,表情却很兴奋。

    “呼,搞定,唉唉唉都是因为你,害得我计划提前了,哎麻烦死了,那小子跑得还挺快不太好瞄准,只好委屈一下我的刀……好久没这样运动过了跑一跑还真是舒爽啊。对了你有没有纸巾?算了想必也没有……”他念叨着,用手背摸去了血痕。

    喻文州这才觉得自己上了死神的船。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