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367

【石青】东京片隅 (2)

02

 

 

 

岛田荣次作家的讣告登报前,消息已经先一步为青江所知。石切丸跟着青江跑了几天医院,憋了满腹质问怒斥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眼看着青江耐心软化老人心防、演技高超地哄骗老人子女当他是自己人,前一刻还满面沉痛、虚情假意地表示愿为葬礼提供帮助,下一刻坐进车里已经换上尘埃落定的野心眉眼连续与多方通话:“岛田荣次全集纪念文库,精装本15万套,文库本25万套,版式封面就用今早发过去的……没开电脑?一分钟,查收邮件或者递辞呈,辞呈模板我这里有,必要的话直接填你名字了。”

“是。没有问题。委托书已经从先生家人那里拿到,对,筑前社独家的授权。”

“宽限?这么大的业绩送到你手上都接不住,当初怎么会有脸跟我争总主编?”

“新一期的《周刊Fiction筑前》……自作主张,天窗自己设法补上,几页纸就想打发国宝级作家?出纪念增刊,跨页广告为纪念文库造势,联系我们的连载作家,最少收集三十份悼文。……当然要说清楚,知道竞争对手都有谁,他们自己就会绞尽脑汁写得漂亮,这就是大作家们的写作大赛。……那些新人作家?也行吧,一人一个署名格子,挤两页足够了。”

“……”

 

来自文库本主编、单行本主编、杂志主编、常务理事、印厂负责人等等人的通话接二连三,青江不得不停下车专心讲话。清晰冷静的字句快速且连续不断地涌入石切丸耳中,渐渐地石切丸一个字也听不清楚,脑中嗡嗡作响,不断闪现在眼前的只有那位枯瘦的老人,以及被青江握住的干枯的手。

就像是青江吸干了那位老人的骨髓血液,尔后踏着干瘪的尸骨功成名就。

……可不就是在吸尸体的血吗,又有什么区别呢?

指甲深深掐入掌中。听得青江的通话暂时告一段落,看青江打算发动汽车,石切丸终于爆发了——他用力拔掉车内的钥匙,愤怒令他的声音有些发抖:“……前辈,我有些话想和您说。”

转过脸来的青江面上却是一副“终于来了”的表情,很轻松地侧转身体较为舒服地靠着车门,双臂环抱挑眉:“说。”

 

说什么呢。

说你怎么都不哀痛,怎么能这么利用一位将死的老人,欺骗老人和老人家属的感情,连付印封面版式都早早准备好,就等着老人死去借此机会大赚特赚?

无数长句挤在石切丸的喉中,哪一句都不够全面,哪一句都稍嫌力量不足。末了他终于咬着牙挤出一句质问:“前辈……你真的有心吗!?”

青江愣了愣,险些喷出一口水。

一瞬间的爆笑扯得脸皮都有点疼痛,青江用力咳嗽几声,揉着脸笑意分明,目光却是冷的:“心……啊。那你说有心的表现应当是什么?”

更真诚的安慰,更尽心地帮助,看着那位老人的目光是看着一个人而不是算计一样商品……没等石切丸组织好语言,青江却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讥讽道:“专心哀痛,丢开工作,等办完葬礼再慢慢与亲属扯皮谈授权,谈好授权再着手安排出版,讣告都登报了大半年,人们早忘了刚知道消息时的悲伤,到时候你想印多少本?又能卖出去多少本?日本一万五千家书店,每家书店摊到几本,最后又会退回来几本,你有没有概念?或者你觉得作品文库卖不出去作者才会比较愉快?这样的‘心’?”

“工作是可以做,但是诚意……”石切丸的话被打断了,青江露出厌烦的神色:“诚意?一个快死的老头子,子女都早早争起遗产基本不来看他,我付出那么多时间金钱,表达关心陪他说话还不够有诚意?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老头子获得了安慰是真的,出版纪念文库也是他自己的意愿,我既没骗他签什么不平等合约也没谋夺他的家产,双赢的合作,你到底有什么不满?”

 

石切丸张张口,竟然有些无话可说。人心难以探测,原本世间就是以人的行为为评判基准,只看青江的行为表现,确实没有什么错误。

他难以反驳,却也无法认同。文字是充满感情的产物,做着与文字打交道的工作,即使不说满怀着爱与信念,至少也不该如此冷酷,与社会牲畜无异。跟着这样的前辈学习,真的能学到什么吗?倘若真的被这样的人的理念感染,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啊?

他攥紧手指,下定决心开口:“我想我没有办法继续跟着……”

话语再次被打断。

青江快速拨出号码:“是我,青江。下次想选人替代我多少也看准一点,这种没有资质的家伙就不要送来浪费大家时间了。”说罢立刻挂掉电话,面向石切丸摊开手掌:“我想我没有办法继续带你了。钥匙。”

石切丸怔了怔,缓缓将钥匙放回青江掌心。指尖与手掌皮肤一触即分,真冷,石切丸想,就像这个人的心和头脑一样冰冷。

车门打开,他被不怎么客气地赶下车,慢慢向着编辑部的方向走去。拨开了前方的一块乌云,即使前路依旧茫然也该轻松许多,可不知为何,他的心情有些沉重。

这样的沉重预感中,他接到了来自人事常务的电话。

在大街上就开始与电话中的另一方辩驳,努力控制了音量依旧显得突兀,然而众多擦肩而过的行人谁都没有在意,甚至没有人看他一眼。挂掉电话的瞬间石切丸无比清晰地理解了二哥的话语:东京繁华却又贫穷,无论表面多么光鲜,人们都贫穷得只剩下顾及自己一人的心力。

离开家乡,来到的就是这样一座城市。

 

 

他吸一口气,转去了与原本路径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方向。按照人事常务提供的地址找到目的地时天色已将黑,深呼吸后按下门铃,通讯灯亮起时他对着看不到的对象深深鞠下躬去——

 

青江点着下巴,看着屏幕上深深鞠躬的高大身影,听到通讯器里传来失真的话语:“虽然不认可前辈的理念,但先前莽撞的言论确实是我的错。请前辈继续带我处理各种事务,至于我的理念,会在能够彻底接替前辈地位时展示出它的正确性。”

青江点了点下巴,爽快地戳开电子锁时轻声自语:“……还是有野心的人……”

 

“……比较可爱一点。”

 

 

 

  • 举报帖子
喜欢 30
收藏
评论 11

猜你喜欢

两个作家的爱情故事

(1)

       *   叶修是个大作家     叶修是个非常有名的大作家     尽管从他出道开始他的作品就大小争议从来不断过   可也改变不了他那个数年稳坐作家富豪榜第一的事实   脑洞大   文笔佳   产出多   叶修是个即有名,又有钱的大作家            苏沐秋是个大作家   苏沐秋是个非常有名的大作家   尽管从他出道开始他的作品总是大坑小坑层出不穷   可这也改变不了他那个数年

两个作家的爱情故事

(4)

   *      每到年末   叶修都很忙   毕竟他是一个大作家   还是个有名的大作家      尽管他经常拒绝各种活动   能不露面就不露面   因为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写书   不过作协的活动他还是要去的            每到年末   苏沐秋都很忙   毕竟他是个作家   还是个有名的大作家      他很喜欢出席各种活动   特别是签名会   对于他来说是能够跟读者近距离接触的好机会

〖花毒BL〗菜地帮哪来什么有趣的日常

96

    听说曲墨非的师父送了他断鬼对付我,他虽是收下了,但却没有用,还是拿着自己那把破到脱漆的笔。     这场比赛几乎所有万花谷的都来围观了,我甚至还看到了其他门派的身影。而场下的角落处还有一两个赌局,赌我胜的筹码正高高垒起。可曲墨非似乎不关心这些,上场前我看到他竟然还在吃早餐,两根手指夹着滚烫的油条吸溜吸溜的,吃完在衣服上随意擦了几下。     妈的。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     不管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