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77

【OP同人】长生(主KL,辅KP、DH,微ZS) (14)

“我主动向教廷领取屠魔令,不是为了看到这样的结局,特拉法尔加!”索隆抬高了声音,表情和语气都终于逐渐坦诚起来。

“我一直觉得你是我认识的人中间最聪明的,心思也最深,没想到你也一样看不透。禁断的感情不可能有结果,难道你自己内心没有挣扎吗?你放弃驱魔人身份,到这么偏远的小村子来做牧师,不就是为了避开他?跟他扯上关系,你身边的人会一个个被连累,最后你和他也没法再回头,彼此都痛苦。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变成他的同类,但我知道你不会选这条路。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坚持保护他?

我知道,要你自己终结这段关系,你一定下不去手,所以我才来代替你下手。不只是你,将来如果还有我认识的人遇到这种事情,我一样会出手帮他们解决。你们觉得我卑鄙,觉得我是屠夫、侩子手,这都没关系,既然命中注定要做这种事情,我认了!现在就告诉我尤斯塔斯的去向,特拉法尔加!让他解脱,也让你自己解脱。”

 

罗不说话,只盯着索隆左眼上那道长长的伤痕,半晌才开口问他:

“罗罗诺亚当家的,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左眼,变成红色了,是吧。”

不等对方回答,他继续说下去,然而话题却仿佛转到了不相干的事情上:

“你没去参加大事件,但也应该听说了吧。艾斯当时已经被莫比迪克的长生种救出来了,但他最后还是死在了处刑台。我后来才知道,他为马尔科挡下了‘熔岩使者’的致命一击。”

这件事是霍金斯告诉他的。霍金斯在那之后还说了一句话。

“一心想要保护别人的人,自己往往成了牺牲者。”

他想霍金斯指的是艾斯,是德雷克,也是他。那张塔罗牌上看不清楚的图案,他现在明白了,那是死神。

 

“不要觉得我这个时候跟你提这件事很奇怪。我只想告诉你,保护自己的爱人是一种本能,无关乎种族、信仰、立场,甚至也无关对错。这世上或许有无法饶恕的罪,但没有一定不能去爱的人。所以我选择保护他,即使这会要我的命。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做,那我只能说……这就是代价。”

我爱他,所以这就是代价。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索隆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噩梦般的时刻。

夜空中惨白的月亮,溅到左眼里的微凉血液,掠过脸颊的金色短发,对准自己的刀刃撞上来的那个人。

他保持着被和道一文字刺穿心脏的姿势,张开双手抱住自己。他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

“睁开眼睛,看着我的血。那里面有我的力量,留给你了。如果将来有人和我们一样痛苦,去帮他们解脱。”

“…你混蛋!你要留我一个人活着做这种事?!……”

“嘿,你还真是个白痴。”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变成了耳语,“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代价。”

 

你看,其实我们都一样。所以这就是代价。

 

索隆没有再说话,直接从腰间解下了海楼石锁链。

“一旦被这条锁链捆住,你使用圣术的能力就会被剥夺。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决定了,特拉法尔加?”

“没错,我决定了。”罗走到圣坛前,从肩上取下圣带,将它和自己的长剑一起放在十字架下面,转身向索隆伸出双手,“就这样吧。”

海楼石锁链咔哒一声扣上了。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大厅门口走,索隆伸手去推虚掩着的雕花大门。但就在那一瞬间他忽然缩回手,警惕地按住腰间的刀柄。

几乎与此同时,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黑色狂风呼啦一声撞开了教堂的大门,彩色玻璃窗相互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百叶蔷薇的香气扑面而来,血红色花瓣落了满地。

罗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了。精心布置的结局在这一瞬间全被打乱,他知道,从现在起,他再也控制不了事情发展的方向了,不管是基德的命运,还是自己的。

 

“你要带他去哪儿?”

南海长生公爵尤斯塔斯·基德站在大门中央,红色发梢被夜风吹得微微颤动,像是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他微微侧头看着面前的人,眉眼间全是张狂的笑意。

索隆意外地盯着他,随后也笑起来。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时候出现。”他用力抓住想要冲过去的罗身上的锁链,将它固定在教堂门闩上。“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罗眼睁睁看着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在自己面前一触即发,却怎么也挣不脱身上的枷锁,只能徒劳地吼出心中的积郁:

“蠢货!尤斯塔斯当家的!你回来干什么?!”

基德闻言皱了皱眉:

“那你是要我看着你被关进马林福多,然后烧死在火刑台上,像德雷克那样?”

罗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这个一根筋的人,但该死的理智却逼迫着他想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

“但是……你不能杀他……否则教廷会来屠村,我也一样不能脱身!”

 

基德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他的神职恋人,酒红色眸子里映着圣坛上摇曳的光。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依旧那么残忍,像刀子割着自己的心。

面前这个传说中的赏金猎人是来取自己性命的,他却要自己不杀他,因为他心里记挂着村子里的人。没错,那都是他的同族,何况不久前他们还对佩金有过再生般的恩德。

他对待他自己同样残忍。为了保全爱人,又不连累别人,他想方设法把爱人留在安全的地方,自己则一步步走进有去无回的深渊。

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是坚持还是固执?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是让他爱得死去活来。为了这个人他可以什么都不要,放弃家主的权力,置身于人类的包围圈,冒着一切可能的风险,只为了能守在他身边。

可是这个人心里却从来都不是只有自己。他要侍奉神圣的主,要牵挂无辜的人,他留给自己的空间,从来都是有限的。

明明知道再往前走一步就有自己全部的爱在等着他,他还是紧紧握住胸前的十字架站在原地,口中歌颂着耶和华的经典。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永远只爱自己一个人?

猜不透啊,这命运的谜题。

 

索隆缓缓抽出他的刀,语气分不清是嘲讽还是叹息:

“你听到了,南海公爵。你这么着急赶来救他,他担心的倒不是你,这就是人类和长生种之间永远也跨不过去的坎。你知道的吧,如果选择听他的话不杀我,那么这场战斗……胜负已分。”

随后他将和道一文字咬在口中,不再说话。

基德后退一步,张开了背后的暗红色双翅。他没有选择使用烟雾化的能力,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传说中的赏金猎人从不使用圣术,而是只凭剑术取胜。单论驭剑,他的水平在罗之上,或许也在同一时代的所有人之上。据说他的剑气可以直接穿透烟雾伤及长生种本体,基德没有打算冒险尝试。

 

但他依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场战斗。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在不伤索隆性命的情况下控制住他;如果自己全力以赴,或许有杀死索隆的机会,然而罗的那句话彻底粉碎了这个可能性。就算能杀死对方,结果又如何呢?就像对方说的,教廷会来屠村,无辜的人会牺牲,罗不会眼看着这种事情发生。要么他会死,要么他更加恨着自己,在纠缠不清的感情中离自己越来越远。

既能保全他,又能让他永远只爱自己的方法,真的有吗?

“一心想要保护别人的人,自己往往成了牺牲者。”这是霍金斯送他离开庄园时说的话。魔术师也对罗说过同样的话,然而只怕那个人理解成了要牺牲的是他自己。

 

罗看着眼前的刀光剑影,焦急地摆弄着身上的锁扣。他刚刚发现袖子里还藏着仅剩的一把银刃,但是材质过软,不知道能不能撬开这条锁链。偏偏他的双手又是被反绑在背后的,这让他的动作更加艰难。

索隆的秋水贴着基德颈边划过,黑色烟雾从伤口弥散开来。罗的手一抖,银刃被折弯了。

一阵绝望涌上心头。他把银刃丢在地上,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尝试最后的办法。那是他十来岁时学过的一门技艺,缩骨术。

实际上这么多年他从未真正在实战中使用过这门技艺,况且年纪也早已不适合了。这是少年人柔软的骨骼才能使用的方法,如果要在成年后还保有这样的效果,就必须日复一日地练习,而他明显已经生疏很久了。坚硬粗糙的海楼石材质硬生生磨着他的手腕,鲜血很快渗了出来,但他这时候感觉不到痛苦,眼中只有那个火红色的身影。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影子,生怕它下一秒就会从视野中消失,再也看不见。

没错,他已经明白了。从基德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所谓一心想要保护别人、最后成了牺牲者的人,还有那张塔罗牌上死神将要降临的人,究竟是谁。这就是为什么接住那张牌的人不是他,而是基德。

 

银光一闪,索隆和基德再次在空中交手后落回原地。绿发猎人抬头看了看已经泛出微微白色的天空,将和道从口中拿下来,自言自语般低声说:

“天快亮了……就在这里结束吧。否则,你们就要连道别的时间都没有了。”

随后他将鬼彻和秋水都收进刀鞘,慢慢睁开左眼。一阵寒意从他的身体周围铺散开来,带着死亡的气息。

正如罗所料的,那只眼睛有着血的颜色。那里面封印着上一任北海公爵的力量,还有藏在他残酷屠戮外表之下的,一颗救赎的心。

索隆双手执着和道一文字,摆出了进攻的姿势,那正是他的成名绝技——一刀流居合斩·狮子的挽歌。

尤斯塔斯·C·基德,一头悲壮的雄狮。自始至终,我都把你作为平等的对手来尊重。我会使出百分之百的实力,用这挽歌为你送行。

 

罗依然没有挣脱锁链,但他明明白白看到了索隆摆出居合斩的姿势后基德眼神的变化。他竟然在笑。

——嘿,特拉法尔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没有为你做过的?

只剩一件事了,对吧。

 

索隆微微向后弓起身体,随即拔足腾空而起,剑气化成黑色魔兽的影子。

罗猛地在手腕上最后一次使力,挣脱了海楼石锁链。坚硬的镣铐边缘刮开了他关节处的皮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但这时他心中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只是往基德身上直扑过去。

“特拉法尔加!!”

索隆控制不住地吼道,但是和道已经刺到距离罗的后心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他无法收势了。

罗闭上眼睛。他相信这将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赌博。

然而就在那一秒钟,面前基德的身影忽然消失了。他只觉得一阵黑色的狂风席卷了身体,从耳边呼啸而过。而后一切都归于寂静。

 

罗在基德的臂弯里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和道的剑身。他顺着那把剑微弯的曲线看过去,它的另一端正深深没入基德的心脏。

索隆站直身体,抽回了刀。

罗只觉得基德的重量猛地往身上压下来,而自己所有的力气却都从身体里消失了。他抱住基德跪坐在地上,五感全都麻痹,整个世界忽然都变了黑白,并且在快速地离他远去。

 

索隆将和道收回刀鞘,在胸前划了十字,随后毫不迟疑地走出教堂。清晨的微风迎面而来,他恍惚记起有个人的金发也曾同样轻轻拂过他的面颊。

真遗憾,香吉。你看,这次我是没死。还需要多久,我才能去见你?

 

罗低头看着基德,不敢用手去碰他的伤口。他想做点什么,想给他自己的血,想念一段圣经为他祈祷,就像在钟楼上一样。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没有用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记不起任何经典。只有一句话不断撕扯着他的意识,反反复复,一次比一次疯狂。

他终于体会到了,全知全能的神子,耶和华的化身,万世的主耶稣,被戴上荆棘王冠的时候,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看着夕阳渐落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绝望而疼痛的心情,仰头对着天上的父,声嘶力竭地喊出这时他唯一能想到的话: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背弃我?!!”

 

“喂,特拉法尔加。”

听到基德的声音,他朝怀里的人低下头。

“听说结婚前夜,女人都是要哭的,就和你现在一样。”

如果是在平常,他想他一定会一拳揍过去,但现在他只是笑,眼泪却落在那张惨白的脸上。

“罗。”

他点头。

“你当了这么些年牧师,有几句话,你说过很多遍吧。但是,应该还没有人对你说过吧?……”

他怔怔地看着基德,但随即明白了对方所指的是什么。因为他听到基德用他刚好能听到的声音,用最古老的希伯来文,一字一句地说:

“我爱你们,正如父爱我一样。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父的命令,常在他的爱里。这些事我已经对你们说了,是要叫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并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

 

他咬了咬牙,抬手拭去眼泪,低声随着基德一起念出下面的话。

“我,尤斯塔斯·基德/特拉法尔加·罗,愿全心全意与特拉法尔加·罗/尤斯塔斯·基德结为伴侣。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我将努力去理解你,完完全全信任你,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互为彼此的一部分,我们将一起面对人生的一切,去分享我们的梦想……”

——如果这誓言一生只有一次,请让我只对你说。

“你是我的生命,我的爱,我的挚友。我今天与你结为伴侣,这誓言将永远印证我对你的爱,和我今天对你的庄严承诺。”

——如果一颗心只能交给一个人,就让我们永远保管彼此的心意。

“从今以后,你不再被湿冷雨水所淋,因为你们会为彼此遮风挡雨。从今以后,你不再觉得寒冷,因为你们互相温暖彼此的心灵。从今以后,不再有孤单寂寞。从今以后,你们仍然是两个人,但只有一个生命。”

——要互相尊重。

“我将永远尊重你。”

——要互相珍惜。

“我将永远珍惜你。”

——要永远相爱。

“我将永远爱你。”

 

他低下头,吻了基德冰冷的唇。

这时太阳升起来了,光线透过彩色玻璃窗照在基德身上,罗感觉怀里的重量开始一点点减轻。

“圣诞快乐,罗。”

“圣诞快乐……当家的。”

基德笑了,从他身体里升腾出的烟雾映着清晨的太阳,像是闪光的星尘。罗伸手想要抓住什么,然而这些星尘只是从他的指缝间穿过,又在他身边萦绕许久,最终无声无息地消散在空气中。

 

基拉从南海永夜的沉睡中惊醒,听到了花瓣凋落的声音。佩金在他身边睁开眼睛,看到他正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

他顺着基拉的目光看过去,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城堡周围原本盛开的、花海一般的百叶蔷薇,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片片凋零。夜风吹散了散落的花瓣,翻卷着它们飘向远方。

“他死了。”基拉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蔷薇谢了,佩金。他死了。”

 

风将枯萎的花瓣吹进蔷薇园另一座宫殿,落在披散的粉色长发上。食物从女侯爵手中掉在地上,她跌跌撞撞地跑到窗台边,看着那些花瓣飘向黑暗深处。

“再见啦,笨蛋基德。”她咧开嘴笑了,倚着窗子唱起他们童年的儿歌,声音被风卷得支离破碎。

 

风将枯萎的花瓣吹进湖边的庄园,落在紫色的塔罗牌上。黑猫哀鸣着仰头看它的主人,那只翻动着牌面的手停滞了一秒,蔷薇花架下面传出一声苍凉的叹息。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邦信]潜别离

———————————————— *BE *短篇 *两人视角切换·有 *关于刘邦视角里的记忆接上篇([邦信]Remember) ———————————————— 回望自己昙花一现的一生。 结果就这样死去。 还真是可笑啊。 盯着奈何桥下忘川河发呆的眼无力垂下。 自嘲地笑笑。 还未见那人最后一面。 没有陪那人走到最后。 以及, 从未说出埋藏心中的情愫。 是他自己放不下么, 大抵是吧。 —奈何桥,奈何前

听闻,南国有烛香

前言

作者的话:先说声抱歉,这篇文因为我再想改的更好,让内容更精彩,所以拖到现在,自动走进小黑屋~   更新呢我打算再过一个月更换电脑更新,不会很晚的比个小心心 ♡ 

蛇蠍情佻 - 深陷囹圄

(7)

第四十道伤痕  盲目 唐聿明究竟还有多少影片,唐垩估算不出来。 他愣愣地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握着遥控器来回转过各大新闻台。已经要一周了,星期五,各台主播仍轮着报导他、狄瑟尔及“@Poison0219”的事,只要那人一发布新的片段,电视上就会跟着播出,虽然为防止被未成年人看见而打上马赛克,但有什麽用?那些惨叫跟喘息跟反覆被消音的下流话语…  …得了吧,要猜不出来内容才有鬼。 桌上、地上报纸四散,头版

烟雨敬亭
ACG重度依赖,电影轻度依赖。主要产出海贼王同人,偶尔捎带其他。CP口味杂,可发送并接受各种安利。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