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400

【三山】夜莺为谁而鸣唱 (1)

01

 

 

  时之当世,有羽毛灰暗之鸟类,名为夜莺。其体型小巧、歌喉清丽,虽多生于野外林间,疏离人类而只在夜深人静之时鸣唱。传说只要将此鸟供奉于御座驾前,必定会一展歌喉。而能让夜莺婉转鸣唱者,也是大为不凡。

 

  故此,名为风雅的观赏活动拉开了帷幕,虽然想要捕捉到这一小小的鸟儿并非难事,然而要保证其羽毛不损一分、其歌喉不伤一毫、却是异常艰难。更遑论千里迢迢进献之路,让少有的落网之鸟儿命丧途中,安全抵达者不过千分之一。即使万幸能抵达御前,却也早已因为惊吓而失常,无法发声。

 

  是以狂热之时夜莺因大肆捕捉而近乎绝迹,然皇帝的耳边却并未听到一声啼鸣。

 

  虽然仍有部分人心存不甘,然而有灵性的鸟儿,正因如此才永远不会让传说落空。

 

  ——因为其永远不可能实现。

 

 

 

 

 

  三日月跟随他的主人前往御城觐见,他是刀灵,而他的主人正是他的锻造者。

 

  在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优美的歌声。同样还有尖锐的金属声。从属于人类、因熔造成铁而被赋予人形的刀灵比起所谓的夜莺更让人有亲近感,他们一降生就会认主,并且不需要训练就可以投入战斗。

 

  只要付出一点点血来供养他们,就可以获得一个有力的战斗生力。虽然也可以在战场上饮血来补充灵力,但是那样会降低主人血液的浓度而影响到忠诚,并且饮血太过还会变成肆意屠戮的狂刀,那样的前例也并不是没有。

 

  依赖刀灵的出现,彼此互相牵制的人类陷入了假面的和平之中,他们更愿意洁白着双手去做一些高雅的事情,比如听听音乐、赏赏花。弄脏双手是刀灵才会干的活儿,他们的手上都是血气,因此很多时间都会佩戴着手套,因为不影响到主人的心情。

 

  三日月宗近算是刀灵评定等级中最高的一把了,他的主人三条宗近因此而很是得意,自他被锻造出来之后,就一直将他视为代表作,认为不可能再有超越他的杰作而几乎放弃了锻刀。

 

  与其他刀灵相比,三日月的确是受到了相当的优待,比如刀灵一般都要跟随在主人的身后,而三日月可以随侍主人的身侧,并且正式场合可以直接以人形出现,同列于宾客之席,并不用拘束于变回刀具而被置放一旁的规矩。

 

  虽然三条先生对于三日月的宠爱简直有目共睹,三日月也的确有恃宠生娇的资本。然而他却并没有因此而心生骄狂,他十分清楚倘若没有这位大人,自己也不会降临于这个世间。因此在这位大人的面前,三日月一直都是小心谨慎,万分注意。虽然三条先生曾经对他说过,不用拘俗于礼仪,然而他还是一贯穿戴齐全,并且还佩戴上了手套。

 

  于是这位刀灵站在三条先生的身边之时,鲜少有人不会为他的翩翩风度与出尘绝色之美貌而倾倒。或许是因为本质不同,三日月看起来有一种特有的灵气,肤色白皙却并不缺乏血色,身材修长挺拔,自有一派端庄气势,乍一眼看过去,还在心惊这究竟是哪一家的美男子,而再细细打量,很快就能明白,这便是那传闻中实力与样貌都极为出色的三条家的刀灵,对三条先生的赞叹,自然也就不绝于耳。

 

  三条先生虽然听惯了奉承之言,然而他心底也认同这就是他的代表杰作,自然也是十分高兴。对于三日月的态度也就愈发和善,关系最好的时候,三条先生甚至允许三日月向他提出要求,这种跨越阶层的宽容,简直是莫大的恩赐。

 

  今次三条宗近奉命前往御城觐见,不仅带上三日月一同前往,并且准许他一路都保持人形。刀灵虽然只用于战斗,然而幻化成人形之后相应的也就有了好奇心,对于日常的世界自然也十分好奇,虽然想要探索,然而维持人形需要消耗格外的灵力,自然就需要主人的血来补充。而这一点三条先生都同意了,三日月心中的欢欣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一行人脚步不急不缓,三日月走在轿子旁,一路都留意着四周的动静,偶尔和三条先生汇报一下情况。虽然有护卫随侍,不过主力担当还是三日月。因此,当三日月说,“停”的时候,护卫们都惊了一下而瞬间准备抽刀进入战斗状态。

 

  “请您稍等片刻。”三日月这样对三条先生说道,然后示意大家不要妄动,就走入了路边的小道之中,片刻之后他才折返了回来,在众人好奇的视线中摊开了他的手掌。

 

  ——那之上躺着一只鸟儿,平凡无奇的外表,被露水打湿的羽毛粘在了一起,似乎身上有伤,泥土之上还带着血迹。小小的鸟儿奄奄一息地躺在三日月的手掌之中,好久才扑腾一下翅膀,证明还有气息。

 

  “您看。”在三条先生出声询问之前,三日月将他的手掌摊开给主人看,声音里有着明显压抑过的得意,“——是夜莺。”

 

  即使这个名字由三日月的口中说出来,然而那太过普通、甚至是可谓狼狈的形态还是让人忍不住怀疑。三条先生轻轻地哦了一声表示知晓,却并没有多么激动的样子,他反而更加好奇另外一个问题。

 

 “你是如何知道那里有鸟儿的?”

 

  这般脏污的鸟儿,并不显眼,灰色的羽毛几乎与土地同色,而三日月前去的路径,显然离道路还有一段距离,那般不起眼的存在,是如何注意到的?

 

  “我听到了翅膀的声音。”三日月说,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像是一个天真的稚子,因为这特有的天赋异禀而有些许的得意。刀灵终究还是灵物,耳聪目明,比人类更加感受得到万物之间的气息。

 

  就比如十几米之外从树梢跌落的鸟儿挥动羽翼的声音,他都听得到。

 

  “那么,你又如何得知,那鸟儿是夜莺?”

 

  除了夜莺之外,无论是多么名贵的鸟儿,都是触手可得的观赏品,却为何能够分辨的出来,独独是这一种呢?

 

  面对这个问题,三日月却没有回答了,他只是眨着眼睛,看着三条先生,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眼里的光却越发明亮了,像一个耍赖的孩子。

 

  ——也就是说,只是想去看看,随后才发现是夜莺而已。

 

  对于这样不言自明的答案,三条先生只是哈哈笑了起来,就如同一位慈祥的老人。

 

  “所谓求之而不可得,得之却非所求。我并不相信这等传言,却偏偏让你捡到了夜莺。也好,这鸟儿既然是你捡到的,就随你处置。”

 

  已经身居高位的三条家,显然不需要再借助这等手段来谄媚,况且也不过是一只濒死的鸟儿,是否能够活下去都是未知。将其赏赐给三日月,对于三条先生而言,和赏赐其他物品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三日月却出乎意料的拒绝了这个恩赐,他看了看手里的夜莺,“我想将它送给您。”

 

  这是为皇帝而歌唱的鸟儿,是贵族们用来攀求高位的道具,倘若留在他这个刀灵的手里,就全无意义了。

 

  对于三日月的这等忠诚,三条先生很是欣慰,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轿夫继续出发,但是看向三日月的眼神里,明显有赞赏之意。

 

  这不愧是他的代表杰作,这世间绝对忠诚的熔铸之铁。

 

  “那你就好好照顾它吧。”

 

  “好的。”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神无月

一个荒川用生命去八卦的故事……好吧,好吱说是用生命给连连八卦 主体是个水仙,主角是荒,涉及第二人称描写 某种程度上的荒水仙,当然也可能是神荒 然而这个水仙不是完全依托在yys的人物基础背景上的 涉嫌一只白长直的神明荒和一只超模荒 可能轻微涉及荒目吧……不过他俩在这真是清白的 建议不太涉及日本神话的先科普一下: 三贵子:三贵子是指日本神话中地位极高的三位主神,按长幼分别是:天照大御神,月读命,须佐之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二律背反
种地圆舞曲。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