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6
阅读 4722

【酒茨】鎏金·血红 (1)

 他的双眸,像一汪湖水,潋滟着别样的光,偶尔含着秋水与淡淡山岚,仅仅只有一眼,便像是跌进了漩涡里,迟迟挣扎不出,最后,甚至都疲于挣扎,干脆醉倒在温柔乡里,撒手而去。

1.

  带了几分老旧的破木门,顺着寒风的席卷,在深夜里透着诡谲的气氛,门前的清流荡着弦月的皎洁,也荡着老妪佝偻着身体行走的身影。

  她的怀中似乎还揽着一个婴孩,裹着单薄的被包,冻得大声哭喊,偶得一睁眼,似是鎏金的眸子在月光下折着别样的光,老妪猛地一怔,浑身颤抖的把婴孩一掷,转身,撒腿就跑。

  中途她似是因为惊吓,没看清路,被一棵崎岖着的老树根绊倒,落叶唰唰声忽而响起,使得这老妪脸色愈发苍白,连拂去身上的灰的心情都没有,跑得毫不留情。

  “愚蠢的人类,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极为恣意的语气,蓦地响起,继而一个相貌俊美的男人现了身形,从古树上跳了下来,拎着他的酒葫芦。本来他还有点闲情逸致来这山脚喝口酒,这倒好,兴致毁尽了不说……还平白摊上了个麻烦。

  男人倜傥的把酒葫芦一甩,背到了自己身后,顺便带了几分反感的瞥向了噪音的产生处,“啧,真是烦死了。”

  走到那婴孩身边,伸出食指,戳了戳他鼓起的腮,不自觉的哼了声:“愚蠢的人类,长得倒是可爱。”

  听到男人在夸他,婴孩竟然止住了哭声,睁开了眼,面上攀起了几分笑意。

  男人本是无意抬眼一看,却像是被那抹金色夺去了魂,迟迟吭不出声来——这家伙,竟然是个鬼子。

  起身,男人把他的酒葫芦勒紧,顺便也紧了紧怀里的婴孩,望着他一直止不住笑的脸庞,男人有点说不出滋味的叹了口气,“麻烦死了。”

2.

  转眼间,婴孩也长大了不少,取茨木二字,一直跟随在男人左右。

  “鬼王大人,您的酒快要喝光了,我去给您买吧?”俨然寻常家十一二岁的孩子一般的茨木童子,相貌却是极尽美艳,毛茸茸的蜷着小弧的银发,倒趁着他还多了几分可爱。常年陪在男人身边,浴着酒香,时常扑红着一张小脸,此刻带了几分讨好的笑意,竟格外的招人喜欢。

  而他口中的鬼王大人,也显然看到了如此的景象,微微把眼眯起,摇了摇手里的酒,继而浅斟了一口,说道:“你去罢。”当年他把这家伙捡回来,虽然料想过他长得不错,但却万万没想到竟是个如此祸国殃民的秧子,不过如此这倒是方便了他——以后吃起这茨木童子,也不觉得难以下咽。

  也不知这小孩从谁那里学来的,竟然给自己易了副容,换了副皮囊,还刻意把自己的岁数往上涨了涨,此刻他上下女孩子的打扮,却也出挑。

  临行前,还被其他妖怪搭了讪——即便如此,也还是个小孩的芯子,对付起来倒是无措的很,男人在后边跟着他,帮他把一个又一个碍眼的家伙除掉,心下只觉得麻烦。

  见他轻车熟路的去了酒铺,买了上好的陈年老酒,便施施然的往回走。

  人类并不能看出他的真实身份,只当他也是个普通人类,便有人带了几分轻佻的上前,勾住了茨木童子的下颚。

  然而,在他们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猛地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勒住,顿时呼吸不得,挣扎了好一阵,最后口吐白沫,翻眼而死。

  茨木把他的鬼爪收回,上面还斑驳着几点血迹,似是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茨木不自觉的把手抬起,凑到了嘴边,轻轻一舔。

  然而下一秒,他却被人以同样的方式钳住了脖颈,茨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勉强有意识的时候,他看到了混沌着双目的男人——他的鬼王大人,酒吞童子。

  “大人……”

  在他恍惚之际,男人不由分说的把他扯到了自己面前,继而,拉开了他的衣领,张嘴,咬了下去。

  “酒吞……大人……”茨木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流出自己身体,与此同时眼前蒙着的血红的屏障却又让他连酒吞的神色都看不清。

  真是该死。

  To be continue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酒茨】殊途同归

今天是要下山骗钱的最后一天,算了算只要再骗一个人就能攒出挚友的宫殿,茨木心里美滋滋的。不过……今天碰到的会是渡边纲吧,虽然有点麻烦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只要不漏出马脚就好。想到这儿,茨木不禁想狠狠地给上一世得意忘形的说“愚蠢的人类,我是妖怪”的自己一个巴掌。  夜晚,看着茨木喜滋滋的笑着跑下山,酒吞也默默的跟了上去,自从上次他们俩好尴尬的互撩了对方之后,酒吞就天天悄悄跟着茨木,茨木也一直没发现。不知道

可念不可说

一.

妖狐死了。 他逍遥至极,不带半分念想离去红尘俗世,甚至眼角眉梢尽含笑意,溢满解脱之色。那双眸啊,曾如琥珀明澈,今朝也失了光彩,落寞成化不开的死沉。 大天狗默然,冷眼旁观失了妖力的妖狐被活生生剥皮,最后在痛楚中死去。一张俊脸冷清淡薄,从始至终他都不发一语,只是看着。 看着盈白皮毛卷积着凄惨的血呈到他面前,看着血肉模糊的一团逐渐呼吸泯灭。他伸手去摸,曾抚过无数次的狐尾入手竟带了些微刺痛感,扎得他心也跟

可念不可说

二.

轩外雨纷纷,芭蕉开花,春梦连未绝。长夜慢,星随月深入云,空余寂寥与谁言? 暖室炉烟逸,散过哪家满身难涤净污浊,半遮半掩能否挡住澎湃情欲?眼前妖魅,心间倒刺。 床榻摇晃,身后贯穿感愈浓,妖狐恍惚只觉身难保,顷刻即化泡影逐晨光而去。那一叶扁舟瑟瑟发抖,骤风暴雨皆随身上人意。疼痛、煎熬。何以偷生?唯有夹紧,夹紧唯一留恋支柱,活下去。 不是你想要的么? 蜘蛛遗丝,自小腹流窜,爬过四肢筋脉,蚕食殆尽末梢神智

驴桑
这里虐文写手一只! 站的CP不拆不逆,望大家和我陪一起愉快吃翔(划掉)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